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精变 > 第一章 弃婴

第一章 弃婴

书名:精变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尚可的天空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我叫陈雷生,是个弃婴。据说我是在一个雷电交加之夜被人遗弃在了青峰山上一个香火很旺的千年古刹的山门前。一个早起扫地的和尚发现了我,把我抱回了寺里,算是救了我一条小命。

    可毕竟寺里都是一群大男人,没个女人,养孩子这事谁都不在行;不养吧,出家人,慈悲为怀,好歹是条生命,也不能扔了不管不是?正当一群僧人围着我一愁莫展的时候,赶巧有一无子无女姓陈的郎中到寺里烧香拜佛,听说此事便好信儿地去看。许是郎中身上浓烈的药香刺激了我,当他靠近时,我忽地咋着两只小手,打了个响亮的喷嚏,睁开了眼。据传,当时我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众人皆惊。陈老施主更是惊得一个跟头跌坐在了地上。

    一阵惊呼后,还是老方丈沉得住气,在众人屏息注目下,闭上眼装模作样地掐指算了半天,才微睁双目,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这小儿见了陈施主便睁开双眼,这是他与施主的缘份,是上天感念施主一生善行,不忍看你孤独终老,无人陪伴,特赐给你一无根之人。你需好生将养,他日,此儿必能让施主尽享晚年安乐,给你养老送终。”

    不得不说,人老精,马老滑,方丈三言两语便打消了大伙的疑虑,更是说得陈老爷子心花怒放。连老天都感念于我,这是何等的恩赐,岂有不接之礼?于是二话不说便应承了下来。不仅在功能功德箱里捐了功德,临走还求方丈赐名。

    方丈捋了捋花白的胡子,略一沉吟,便道:“施主姓陈,此子应雷而生,就叫陈雷生吧。”

    郎中千恩万谢,便抱了我回了他开在山下县城的医馆。

    其实,在我看来,老方丈当时八成觉得我是什么妖孽,放在寺里是个烫手的山芋,恨不得快点脱手。而机缘巧合,碰上了无儿无女的陈老施主,便胡诌了一通,把我送人了事,省了一个大麻烦。

    而我爹,老来得了我这么个儿子,还真是宠我宠得不得了,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护得跟心尖宝贝似的。我却顽劣得很,从小就任性,一肚子的花花肠子鬼主意,还总爱和人打仗,整天招猫逗狗的,不是把谁家的公鸡拨了毛就是拽了谁家的猫尾巴,三天两头儿的总会搞出些状况,没少给他惹祸。每次他都把巴掌抬起来了,却舍不得落下。

    现在回过头来想想,才知道,那时,我依仗的无非是他对我的浓浓父爱。我曾天真地以为这爱可以永久陪伴,不知道珍惜,只是一味地挥霍。现在好后悔当初没有好好地孝敬他老人家,让他省点心。

    我爹是个老实人,作郎中从来不骗人,有便宜药能治的病绝不会给病人开贵的药,再加之医术还好,所以街里街坊的,名声很好,人缘也不错,就是日子过得有点紧。

    我这个小顽童虽然淘气,但对医术却很感兴趣,记性又出奇的好,每天看着老爹在医馆里忙,虽是在一边玩耍,却耳濡目染,不知不觉学会了不少。有一次,伙计跑肚去后院入厕,病人拿了药方抓药找不到人,正巧我在,就拿过方子,三下五除二把药抓了给了病人,还没忘把钱收了。三天后,病人来复诊时说起此事,把老爹的脸都吓绿了,好在诊脉之后发现病人已好了大半,基本痊愈,才暗吐了一口气。

    把人一送走,老爹就一把把我拽到身边,“儿啊,真的是你给病人抓的药?”

    我点点头。老爹诧异地问:“谁教你认的字啊?还有那些草药,你跟谁学的呀?”

    “跟你呀,爹爹你不是每天都在写呀,说呀的吗?还有伙计每天都在匣子里抓药,标签上不是都有字吗?看看就会了呀。”

    老爹不信,拿笔写了个方子让我抓。我看了眼方子,直接就奔药匣子去了,不用再看第二眼,只肖一会儿功夫,齐活。把旁边的伙计都看呆了,这本事他可是学了小好几年呐。

    老爹乐得嘴都合不拢了,把我搂在怀里亲了又亲,直道:“祖上烧高香了,我这儿子是神童啊!”从此宠我更甚。那年我六岁。

    此事一传十,十传百,都知道陈郎中有个天才儿子,医馆的生意竟好了起来,每天早晨一开门,外面都是长长的一队,有人甚至是从很远的地方跑来的。如此一来,老爹每天便都是忙忙忙,根本没有时间搭理我。那些人还总好拉住我问东问西的,开始还有点小小的虚荣心作崇,沾沾自喜,后来就烦了。再看看老爹每天累得都快直不起腰了,就对那些看病的人生出了恨意。

    有一次有个病人烦我烦得厉害,就想调理他一下,于是偷偷在药里放了巴豆。心想反正量放得不多,也吃不死人,让他拉一晚上第二天起不来床也算解气了。谁知半夜里门就要被人敲破了,说是吃我爹的药吃得上吐下泻,整个人都不好了。

    老爹二话没说,披上衣服提上药箱就出去了,我看见他把一直压箱底当宝贝儿一样珍藏的老山参也拿走了。我蜷缩在床上一角一动不敢动,知道自己闯了大祸,怕得要死。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老爹才一身疲惫的从外面回来。看了我一眼,什么都没说,就倒在了床上。我吓坏了,扑过去,摇着老爹哭着喊:“爹,我错了,你别吓我,以后我再也不敢了。”

    许久,老爹才缓过气来,心痛地看着我问:“为什么?”

    我瘪瘪着嘴抽泣着说:“我就是嫌他烦了,想让他吃点苦头,没想到会给爹惹这么大的祸。”

    老爹瞅了我半天,才说:“孩子,医者父母心,病人再烦也是病人。我们做郎中的,做的就是治病救人的事。仁心济世,懂不懂?如果我们凭心情做事,在药里做手脚,那和图财害命有什么区别?今天多亏是把人救过来了,否则,你的罪过就大了,儿子!”

    “爹,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不会了。”

    虽说这事就算过去了,可老爹必竟年纪大了,不担事,为此还大病一场。我的肠子都要悔青了,一边照顾着老爹,一边暗暗把老爹的话牢记在心。仁心济世,再烦也不能对病人烦。一个不大点的小人儿仿佛一夜之间懂事了不少,老爹也没再怪我,依然宠我如初。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