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精变 > 第十六章 障眼法

第十六章 障眼法

书名:精变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尚可的天空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晚上在藏经阁正打坐,外面忽然起了风。门窗起初只是被吹得吱吱嘎嘎的,但很快就变成了哐啷哐啷的巨响,好象被谁使劲地推搡着,下一刻就要散架了一样。

    什么鬼天气?这么大的风,从小到大还从来没遇到过呢!

    我心生诧异,忙收敛心神,刚想要站起身去检查一下门窗,就听“哐”的一声,门被刮开了,一阵狂风打着旋吹进来,架子上的书都被刮落一地。我急得忙用袖子挡着头脸往外冲,想要把门关上。

    此时,门板在狂风中被反复摔打在墙面上,发出可怕的的啪啪声,好象随时就会断裂一样。狂风裹夹着沙粒,打在身上生疼生疼的。我顶着风,眯着眼,好不容易走过去抓住了门板,想把门拉回来关上。可没想到那门板这会儿却象是被钉在了墙上一样,被风压得死死的,怎么拉都拉不动。我也顾不得风沙了,两手拉着门的边沿,一脚踩着墙,连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那门还是纹丝不动。

    真是见了鬼了,看来明天得练练力气了,否则连风都可以欺负我。正吐槽着,一阵劲风吹来,把我整个人吹飞起来,亏得我手快,抓牢了门栓才没被刮走。我死死的抓着门栓,身子就象是被抖搂的衣服一样,被狂风随意地摔打,身体有一下没一下地撞在门上,拍得我生疼。心中暗暗叫苦:老天,我这不是要被摔成肉饼了吧?

    这时,我才突然认识到,所谓的强大不过是相对而言,在自然面前我还是很弱小、很脆弱的。正所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修习的路上无止境。我暗暗下定决心,如果能逃过此劫,定要戒骄戒躁,潜心修习,嗯,先从力气练起。

    正当我满脑子走马灯时,那风象有智慧一样,突然改了路数,不再摔打我,而是象长了手一样扯着我的脚踝使劲地拽,好象非得要把我拽离门板扔飞出去似的。那劲道之大让我的手瞬间松脱了,我急得在心中大喊“救命”。在身体腾空的瞬间,我想,完了,这回真的要跟这个世界说再见了。

    然而上天似乎又一次眷顾了我。时间仿佛被凝固了,我没有任何疼痛不适的感觉,周围的景物都看不到了,满眼全是耀眼的白光。没有风声,没有门窗的吱嘎声,整个世界都变得安安静静……

    这是哪儿?天堂吗?

    脑子正不转个儿似的缓慢地琢磨着,突然感觉到一股巨力的牵引,一下子被吸了过去。

    “啊”,我大叫了一声,陡然睁开双眼,发现自己依然坐在蒲团上,外面没有风沙,室内整洁依旧。我跳起来,楼上楼下跑了个遍,窗户、门都是好好的。我推开门,外面月朗星稀,只有不远处树上的一只夜猫子瞪着溜圆的大眼睛晃动着身子,歪着脖子与我对视,还砸吧了几下嘴。看它脚下踩着一只垂死的老鼠,估计它是在推测我去跟它抢食的机率有几分。

    关上门,重又坐回到蒲团上,我不禁蹙起了眉,我这是走火入魔了?

    心里有些烦躁,闭目调息往下压了压,感觉好了一些,可已没了继续呆下去的兴致。楼上楼下的走了一圈,检查一下门窗,并未发现什么异常,便打算关了门回去休息。结果刚锁上门,还没等转身,浑身的毛孔就跟炸了一样都立了起来,有东西带着风声直奔后脑勺而来。脑子还没反应过来是是怎么回事,头已经偏向一边,一个快速转身,右手一伸便抓住了一样东西。嘿,这姿势,这造型,一定很帅。我很佩服自己在这种时候还能想到这些。我警惕地环顾四周,静悄悄的,什么都没发现,这才收回造型展开手掌低头一看,竟然是块石头。

    嗯?这就不能不说有点古怪了。刚才起风的事如果说是我的幻觉,那现在这石头可是实实在在千真万确的存在。难道我得罪了哪路的神仙?我思畴着,自从跟了方丈,我是要多乖有多乖,自觉没做过什么坏事呀?

    心里一面想着一面往回走,走了半天抬头一看,禅房还在前面不远处。我的汗一下子就出来了,不好,真是着了道了。要知道藏经阁离禅房并不远,不过百十来步的距离,按往常我早走到了。今个儿可好,走了这半天,禅房竟然还安静地立在那百十来步之外向我招手呢。赶紧回头去看,哪里还有藏经阁的影子!而周围一片灰蒙蒙的雾气,以我的视力,竟然看不透。

    障眼法!我的脑子飞快地运转:藏经阁不见了,按我走的时间来算,应该已经走出寺院了,那前面那个禅房就一定是幻像!想到这,我把手里的石头狠狠地扔出,向禅房砸去。只听“哎哟”一声,禅房迅速缩小,变成一个毛绒绒的东西仰面倒在地上。那家伙两个后腿一蹬,扑棱一下翻过身,头也不回地就跑出了迷雾。原来是只四腿黑黑、嘴巴尖尖漂亮的火红狐狸。

    我扑撸扑撸手,心想,这也不是什么狠角色呀,一块石头就搞定了。此时,遮眼的雾气已经不见,再看四周,竟然已经走到半山腰的密林里了。我忍不住想笑,看来这家伙要么是不算太坏,没成心想害我;要么就是心眼不够。否则大可把我引到后山悬崖那儿,直接让我掉下去不就完了吗?哪用得着这么费事?也不知我到底是哪里开罪了她,让她这么劳神费力地来调理我?哼哼,要说调理人呐,她可是找对了人了,想我当年……刚要回忆往昔那些光荣史,忽的想起老爹,心中一阵酸涩。我吸口气,仰起头把眼角刚要涌出的泪花给憋了回去。

    低下头,想想今天这事,不免担忧,这狐狸吃了亏恐怕不会善罢甘休,还会再找上门来。看来最近怕是不会太平了,得多加小心,不要伤及无辜才好。

    拧着眉,计较了一番,便有了主意。哼哼,如果她想玩,那咱就陪她玩,难不成我还会怕她个狐狸小妞不成?咱又不是吃素的二百五!只要她敢来,咱就奉陪到底。

    有了打算,回寺的路上心情也变得轻松起来,连嘴角都抵制不住地翘起。那颗顽劣的蛰伏了许久的调皮捣蛋不安分的心象是被什么唤醒了,满肚子的“坏水”雀跃着压都压不住地咕嘟咕嘟往外冒。眼看着寂静的山林从身边呼啸而过,好想大叫几声:哈哈,太好了,这回可有的玩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