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精变 > 第二十七章 黄皮子

第二十七章 黄皮子

书名:精变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尚可的天空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那小媳妇先吃不住劲儿了,抓着她婆婆的手哀求道:“娘,这小师父看来是真有些个本事的,您要是知道什么就都说了吧。”

    老太太这才叹了口气,拍着大腿哭道:“哎,这都怪我那个不争气的老头子啊。”

    老太太哭哭啼啼,断断续续地说了半天,才道出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三年前,一场雨后,她家老头子去上地,在草柯子里发现有个**毛绒绒的东西。老爷子好奇,找了个树枝儿拨拉开一看,竟是个小黄皮子。不知道是谁下的夹子把腿给夹了,动弹不得,瞪着一双溜圆的绿豆眼满是惊恐看着他。

    老爷子有点害怕那玩意儿,转身要走。那黄皮子居然发出了凄厉的叫声,象是求他救自己。老爷子犹豫再三,最后还是决定打开夹子把它放生了。没想到小黄皮子竟然象个人似的费劲巴力地立起身子,向他拜了好几拜,好象很感谢他的样子,然后才瘸了瘸了地走了。

    等老爷子上地回来,只当是个奇闻讲给老太太听,也没太当回事。过了大概一个多月,两人早把这事给忘在脑后了,可没想到有天早上,老头起早一开门,却意外发现门口不知是谁放了只金碗。看左右没人,老头赶紧把碗拿回了家。

    老两口地也不敢上了,门也不敢出了,战战兢兢在家呆了好几天,却始终没人找来。两人就纳了闷了,谁这么大意能把一只这么贵重的金碗给丢了还不回来找呀?想来想去,一致认为准是那小黄皮子在报恩呐。

    两人都是啧啧称奇感叹不已。黄皮子报恩这种事,曾听人说起过,但亲身经历还真是头一回。

    这么一想,老两口悬着的心才算放下。也不敢声张,里三层外三层的把碗包好,转天就去了城里。

    在城里转了一天,也不敢随便往外拿了卖。跟人打听了才好不容易找了家当铺。东西一摆上台子,伙计的眼都直了,马上笑脸相迎,从柜台后面转出来,请两位坐下喝茶,还把掌柜的也请了出来。

    掌柜的拿着碗端祥了半天,又盘问了起了碗的来历。老爷子长了个心眼,只说是祖上传下来的。那掌柜一脸的不信,但看老爷子铁了心的装傻充楞也就没再多问,只说要是再有了好东西,一定要想着送过来。

    价钱给的非常好,老两口真可谓是一夜暴富,高兴得都快找不着北了。

    开始的时候两人还想着怕邻居们知道,要不要装装穷。最后,看着手里白花花的银子,老头子拍板——花!有钱不花,跟没有钱又有什么区别?于是一家人兴高采烈地享受起生活,盖起了高门大院大瓦房,还给儿子娶上了媳妇。

    等所有的事情都办完,钱也就花得所剩无几了。

    老话得好,从奢容易,入简难。短短的一年时间,这家人已经不习惯粗茶淡饭了。

    正当大家犯愁钱花没了可咋办的时候,说来也怪,第二天他家门口又被放了支金镯子。此后的事情愈发诡异,就象有谁盯着他们家一样,只要钱快用光了,就会有个金

    豆子、金叶子什么的出现家门口。

    按理说,事情发展到此,该是皆大欢喜了,可惜,人就是个贪婪的物种。一旦**之门被打开,什么理智的都会被吞没。

    不用干活就白白的有钱花,这是何等的好事啊!此前每天背朝黄土面朝天,一家人日子过得紧绷的,顶多是上山拾个柴进城能换点现钱花。如今一下子手头阔绰了,还是那什么乍富,正所谓“饱暖思****儿子没学坏,这老爷子慢慢地竟有了花花肠子,没事儿跑到城里学人家有钱人去装大爷,逛窑子。

    窑子那种地方男人进去了哪还能出得来?这钱花得就跟流水一样,用门口放的宝贝换的钱很快就不能满足老头子的需求了。

    时间久了,老头就对小黄皮子心存不满了,怎么这么不开事儿,总一点一点地给干嘛?就不能敞敞亮亮的一次多给点吗?最好一次给座金山才好呢!

    于是就开始绞尽脑汁地琢磨,怎么才能狮子大开口,让小黄皮子多给弄点。这提要求总得碰个面吧?老头子就跟着了魔似的,天天在门口堵着,后来还真让他给堵着了。

    那天,老头象往常一样猫在门后面。到了后半夜,听到门外有动静,心想,可把你逮着了,推门就蹿了出去,比那年轻人还生猛呢。

    “哎,结果啊……”

    大家都看着老太太,不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

    老太太忽然就咬牙切齿地连哭带骂起来:“这个不中用的老东西啊,心也是太急了,小黄皮子没防备直接给碾了脚哇,连着腿都给碾碎了,好象还磕着了头,没一会儿功夫就咽了气呀。结果,结果,老头子第二天不知怎么的一口气没上来就一命呜呼了呀,扔下我们孤儿寡母,”老太太抬眼看到站在一旁的儿媳妇,忙改口道:“还有儿媳妇,让我们仨可咋活呀?”

    我和净安对视了一眼,心说,哼,真是报应。

    老太太哭了一会儿,没用人催,接着往下说:“老头子没了之后,这钱财也没人给送了,家里就靠我儿子一个人干活养着。又过回原来的苦日子了,可谁知这还不算完,儿子的身体又出了问题,时不时的就犯病。为了给儿子治病,家里先前置办的那些东西也都卖得差不多了。”

    老太太说到伤心处,又哭了一回,小媳妇也在旁陪着落泪。缓了口气,老太太才接着说:“钱是没少花,可这病是一直没见好。平时都是好好的,保不齐什么时候突然就犯病,一犯病就不吃不喝的,再不就胡言乱语。还不到半年的功夫,你们看看,我儿子都瘦成什么样了?哪还象个人呐!”

    老太太抹了把眼泪,咬牙切齿地说:“你们说这黄皮子多恨人呐,老头子都死了偿了命了,我儿子可是个好儿子啊,不欠它什么呀,它非折磨我儿子干嘛?有本事咋不冲我老太婆来呢?”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