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精变 > 第三十三章 张连生

第三十三章 张连生

书名:精变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尚可的天空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凭着记忆找到地方,我怔怔地站在那里发呆。

    面前的店铺似乎还15是老样子,只是门口梁上的葫芦没了,匾额上已由“陈记医馆”变成了“陈记药铺”。咦?难道新主人也姓陈吗?

    净空丢盔卸甲地追上来,瞅瞅我,又看看匾额,喘息着不解地问我:“怎么了?”

    “没什么,进去看看。”

    正欲进门,就见从里面出来一人,四十来岁,五短身材,衣着很是光鲜,看着十分的眼熟。定睛一看,竟是原来的伙计,名字应该是叫张连生的。记得老爹那时总叫他生子,我还骑在他身上玩过。这家伙发了什么财,才三年不见就发达了,都鸟枪换炮了?

    显然他也注意到了我,在与我对视的瞬间愣了一下,然后,就直冲过来,一把抓住我的肩,激动地说:“啊呀,是小老板啊,都长这么大了!”

    从小他就小老板小老板的叫,听着这久违的称呼,心里涌上一股暖流,竟热泪盈眶,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你们这是要去哪啊?快进来坐!”说着就把我往铺子里拉。

    一进门,就发现铺子变化不小,明显比从前气派多了,全是崭新的家具。

    铺子里的人也不少,一看就红红火火的。堂前几个伙计正忙着给人抓药、称药、算帐,见掌柜的回来了,都停下手中的活,恭恭敬敬微躬了身子叫“老板”。

    老板?我吃了一惊,什么时候他成了老板了?

    扭头看向张连生,只见他很有威仪地挥挥手,“忙你们的吧。”大家才继续手中的活计。

    真是训练有素啊,老爹在的时候好象没这么多的规矩,当然,也没有这么多的伙计。

    张连生把我带到后堂,拉了把椅子让我坐下,又吩咐伙计上了茶点。

    我打量着这个曾经熟悉的地方,如今已是物是人非,心里一时说不出是种什么滋味,五味杂陈,鼻子直酸,颇为难受。

    张连生没说话,看着我打量房间,过了一会儿才道:“是不是变化很大?”

    我点点头,“嗯,你经营得不错。”

    我见他眼中闪过一丝得意,但很快变得悲伤起来,叹息道:“哎,可惜老板走得早,没活到今天,否则也会为我高兴的。”

    “嗯,你是个有才干的人。以前老爹就夸过你,说你头脑灵活,是个做生意的料。”

    他有些不相信地看着我,“老板真的这么说过?”

    我点点头,“出家人不打诳语。”

    “哎,老板是个好人呐。”他低下头,举起袖子,抹了抹眼角,沉默了,神情颇为悲怆。

    过了一会儿,他才抬头问我:“小老板,你这次回来是……”

    “哦,忘了给你介绍,”我指了下净空,“这是我师兄净空,我们是奉师父之命下山游历修行的,顺便过来看看。故地重游,没想会在这儿遇上你。只听师父说当初把铺子变卖了,没想到盘下铺子的人是你。”

    “哎,方丈当初也是好心。你想,家里一下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一个小孩子又撑不了铺子,不变卖还能怎样?你当时真是可怜,没亲没靠的没人照顾,要不是方丈大师喜欢你,你又跟他熟稔,非要跟着他走,否则我都想收养你了。”

    “你有这份心我就已经很感激了。你现在生意这么好,相信也是好人有好报。老爹若在天有灵,也会感到欣慰的。”

    张连生落了几滴泪,道:“谁说不是呢……哦,对了,你若不急着赶路,就在我这儿多住几日吧,我让伙计把这打扫一下。这床都是现成的,方便。你就当还是从前,和在自己家里一样。”

    我忙说:“不必了,我就是回来看一眼。现在看也看了,也就没什么牵挂了。”

    “哦?那你们接下来打算去哪啊?”

    “我打算和师兄先回老宅看看,给爹上柱香就走。”

    “这样啊,”他低头沉吟了一下,看了眼外面,“现在也到晌午了,那就吃了饭再走吧,我这就叫人做去。”

    “不了,我们这就告辞,不打扰了。”我忙推辞,起身要走。

    张连生嗔怪着按我坐下,“跟我还有什么好客气的?你要是这么见外,我可要生气啦!”

    他的话让我无力辨驳,只好应承下来,“……那就打扰了。”

    “小老板,你可千万别这么说,你这么说可是要折煞我了。”

    说着他站起身,“你们暂且在这里休息,我还有事要办,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饭好了你们就趁热吃,千万不要客气啊。”

    “你有事就快去忙吧,不用管我们。你也不用急着回来,办事要紧,我们吃完饭就走。”

    “那好,那你们先休息,我尽快赶回来。”

    张连生走了,净空才放下拘谨,好奇地左顾右盼起来。

    “净心,没想到你家铺子这么气派,小少爷啊。”

    “原来没这么气派。”

    净空莫名其妙地看着我,“什么意思?”

    我瞥了他一眼,“我爹原来开的是医馆,以看病为主;他又是极老实的,给病人开的药都是最实惠最对症的,童叟无欺,还常给看不起病的人赊帐。因此,虽然生意看起来好得不得了,实际上应该并没有赚多少。”

    “应该?哦,也就是说你也不知道到底赚不赚钱了?”

    我想想,还真是。从小不缺吃不缺穿的,还真没在意家里钱财的问题。

    “这么说还是卖药材能大赚特赚喽?”净空似有所悟。

    我想了一下,“嗯,看来是这样。”

    “诶?不对呀,如果开医馆不赚钱,那他一个伙计哪来的钱盘店啊?”

    净空忽然感到困惑,疑问脱口而出,与我对望,定在了那里。

    我连忙比划着让他别说话,指指门外,让他小心隔墙有耳。

    他瞪大了眼睛忙把嘴捂上,瞧向门口。

    没错,净空一语中的,他的困惑正是我之所想。从在门外见到张连生的那一刻开始,这疑问就已在我心里翻江倒海了。

    是啊,他哪来的钱?

    以他当伙计的收入是不可能有实力盘下这铺子的。难道他捡到金元宝发了一笔横财?或是也有黄大仙感恩送宝?可世上哪来那么多的奇遇?我有点不敢相信。

    而且,他忘了我的记忆力是超群的。他说当初想要收养我,可我记得清清楚楚,绝无此事。他说慌。如果说他只是说的场面话,那他的话可信度又有多少?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