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精变 > 第三十九章 原来如此

第三十九章 原来如此

书名:精变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尚可的天空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我一看,不是别人,竟是那装神弄鬼的假道士。二话没说,伸手给他一嘴巴。他被打得一激灵,睁开了眼,看见我,噌的半坐起身,手脚并用地往后退,大叫“鬼啊”。

    我上前一手抓住他的衣领,厉声呵道:“看好了,我是谁?”

    那假老道定睛一看,认出是我,跪爬着扑倒在我脚下,磕头如捣蒜,“小师父,在下狗眼不识金镶玉,求您放过小的吧。”

    “我且问你,你不是说要改过自新的吗?现在又跑来这里装神弄鬼是怎么回事?”

    “这”

    他低下头,不言语了。

    瑶尘上去一脚,“法师问你话呢,装什么糊涂?是不是非得吃点苦头你才好受?”

    “小师父,这可不关我的事啊,我是真想改过自新呐。这不想着干完这一票就金盆洗手了嘛,常言道,受人钱财与人消灾,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啊。”

    “那你受的是何人钱财啊?”我呷了一口茶,不动声色的问。

    “我不敢说,说了,就怕没命了。”

    假老道低着头,眼神飘忽不定,贼眉鼠眼的,让人看着心里就不舒服。瑶尘一脚把他踢翻,踩在他的胸口上。

    “不说,信不信你现在就没命了?”

    我低头喝茶,装做没看见。这种人,死性难改,不给他点颜色,怕是会跟你玩捉迷藏。

    “这位姑奶奶,我是真不知道这位小师父在这儿啊,要是知道打死我也不敢来呀”

    我懒得听他废话,直截了当地问他:“三年前装神弄鬼的就是你吧?”

    假道士猛然转头,一脸惊愕看着我,脸上的肌肉不受控制的抽动着。

    “假借托梦替人洗钱的也是你吧?”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真是蠢啊,这么点小伎俩也敢出来混?那张连生给了你多少好处,肯这么替他卖命。”

    “你是?”

    我啪的把茶碗往桌上一放,一步跨了过去,俯身下去,

    眼露凶光,学着老爹的声音,恶狠狠地对他说:“我是来索你命报仇的。”

    “啊,饶命啊,不关我的事,我只是装鬼吓吓人,其它的都是张连生自己做的,和我无关呐。”

    我又变回自己的声音,逼问道:“张连生都做了什么?”

    假道士语涩,闭了嘴。我瞬间回到桌边坐好,冲瑶尘摆摆手,“放开他,让他好好说。”

    假道士爬了起来,向前紧走了几步,扑通跪倒。

    “我小时候和张连生是邻居,打小就认识,是一起光屁股长大的发小。他父母双亡后独自外出谋生,就没了联系。

    三年前,我扮道士来到这里,在街上恰巧遇见他,也算是他乡遇故知,亲切得很。他请我去了他的住处,把我安顿在那里,好吃好喝的供着。

    开始时,他每天都挺开心的,可后来每次回来都唉声叹气。我问他怎么了,起初他还不肯告诉我,后来在我的追问下才说是欠了赌债,债主追得厉害。

    我当时没钱啊,要是有钱我就替他还了。兄弟嘛,就该两胁插刀,是吧?我当时真恨自己是个废物,没法帮到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发愁。

    后来,他说,他老板的生意一向很好,平时花销又少,肯定存有不少钱。不如去他家顺点钱来还债。

    我说那不是偷吗?我虽然做的是坑蒙拐骗的事,但偷是不做的,那会让人看不起,干我们这行那也是有底线的。”

    假道士说到这儿,居然还生出一丝豪迈来,把胸脯挺了一挺。可一对上我的冷眸,立马就瘪了,低下头,瘫了身子继续讲:“可他说,那怎么能算是偷呢?挺多就是先从老板那儿借用一下,日后有钱了再补上就是了。再说,老板家一老一少,就是被发现了也不怕。我一想,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就决定帮他。

    我记得那天我和连生摸进来,正翻找东西,结果主人突然提前回来了,我俩连忙躲进柜子里。

    我就听到老爷子在训一个小孩,应该是他儿子吧。好象是说家里的钱迟早都是他的,为什么要偷家里的钱,小孩就哭,说被冤枉了,老爷子好象就打了他一巴掌,结果那孩子说了句你又不是我亲爹,你凭什么打我?我找我亲爹去,说着就跑出去了。

    老爷子气得够呛,一个人念念叨叨地哭述着什么。正巧我鼻子痒得受不了,不小心打了个喷嚏,被老爷子听到了。拉开柜门,见到我俩就明白了,上去就打连生,边打还边骂原来是你小子干的,害得我冤枉雷生。

    我见他声音挺大,害怕招来人,就从背后扑上去死死地捂了他的嘴,谁知不一会他就软了。我吓坏了,我可没想过要害他的命。

    连生倒是挺镇定,说肯定是压到脖子上的血管了。他伸手摸了下老爷子的鼻息,说还有气。不过他既然看到我们了,肯定会报官,不如一不做,二不休,把他给结果了。

    我吓得不行,说图财可以,害命不行。可连生说,我俩已是一条线上的蚂蚱,现在想退已经来不及了。

    这时,那老爷子倒了一口气,就要醒转过来。连生忙伸手按在了他颈下的一处地方,没一会儿,老爷子就蹬腿了。真是奇了怪了,我注意看了下,那脖子下竟没有於痕。

    连生让我和他把老爷子抬到椅子上放好。连生看我怕得不行,就说先回去,避避风头再说。

    第二天一大早,连生就赶过去打探,发现没什么异样就和往常一样去了医馆,之后还和大家一起帮着料理后事呢。

    再后来,连生说,郎中的家他之前放在明处的钱都被他拿过了,不多,肯定还有被他藏起来的,得想法子去他家好好翻翻才行。为了掩人耳目,就有了后来的扮鬼吓人,就是为了让别人害怕,不敢来这儿,好方便我们行事。再后来的事,你们都知道了,也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