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精变 > 第四十一章 真相

第四十一章 真相

书名:精变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尚可的天空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翻墙进了院,却没看到瑶尘。这妮子,一眼没照顾到这是跑哪去了?

    闭上眼静心凝神,却见后院的一间房内只点了一支蜡烛,张连生和那道士叽叽咕咕地在说着悄悄话。瑶尘整个人趴在门上,恨不得把耳朵都贴进去了。奇怪,她怎么不按商量好的来呢?

    我睁开眼,瞬移到瑶尘背后,想看个究竟。这丫头的眉头都快拧成坨了,一抬眼瞧见我,吓得一激灵,用口型说:“你怎么走路都不带声的?”又用手指了指里面,比划着让我别说话。

    我翕动耳廓,只听到里面的人在争论。

    假道士说:“你一个卖药材的,弄点鹤顶红还算难事吗?就算那小和尚本事再大,只要那么一点,他也得见阎王。另外那两个就是废物。”

    我听了不自觉的看了眼瑶尘,只见她已恨得咬得后槽牙都要碎了,眼珠瞪得溜圆。

    “不行,已经错过一次了,不能一错再错了。陈郎中活着的时候对我不薄,那孩子也不错,我不能让你害了我老板的命,又害小老板。”

    什么情况?难道不是张连生杀的老爹吗?这到底什么才是真的?

    “现在是你不杀他,他就杀你。你以为他能放过你吗?我估计他们马上就会找上来,你赶紧的,他们一到你就装可怜拖住他们,然后再想办法下毒。等把尸体处理了,再把房产一变卖,咱就远走高飞。你喜欢卖药材,咱就再找个地儿落脚,重打鼓另开张,照样过咱舒服日子,不是挺好吗?”

    “我这三年看起来过得风光,其实过得一点都不好,我一直觉得愧对陈老板。如果这次再杀人,我想我这辈子无论走到哪儿都不会安生的。要跑你跑吧,反正人也不是我杀的,我就跟他坦白说清楚。”

    “你想得美,想跟我撇清关系做梦!实话告诉你,我已经跟他们说杀人的是你了,就是他们找来,有事的也是你,和我没关系!我挺多就是被他们揍一顿。皮外伤好了以后还是一条好汉。你就不同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你怎么能这样我真后悔当初引儿狼入室,真是罪过呀。”

    “你现在后悔,晚了!赶紧把你的钱都拿出来,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我听着里面似乎要动手,一脚踹门进去,只见两人正扭在一起。张连生看到我,忙松了手跪倒在地。假道士要跑,被站在门口的瑶尘堵住,一脚踹了一个跟头,扑倒在地。

    假道士以为我们还蒙在鼓里,一指张连生,“快抓住他,就是他害死你爹的。”

    此时,张连生痛哭流涕,“小老板,我罪该万死,不敢求你原谅,但请你能把这个收下。”

    他一边说着,一边从怀中取出一张折叠的纸递给我。我展开一看,竟是陈记药铺的房契。只见上面在屋主一栏赫然写着“陈雷生”三个字,时间是三年前,我不禁愕然。

    张连生哭着说道:“小老板,这人是我同乡,儿时的玩伴,三年前他流落在此地遇见了我。我见他流离失所,很是可怜,就收留了他。

    不想他竟是个人面兽心的家伙,见医馆生意好,就打起了医馆的主意,有意无意地跟我了解医馆和老板的一些情况。我也是闲着没事,更是因为没拿他当外人,就什么都跟他说。谁成想他竟数次摸到老板家去偷盗财物。他还算了一笔账,认准了以老板的财务状况,肯定是把钱偷藏在哪了。我屡次劝阻无效,可又碍于同乡的情分,就一错再错的姑息了他,不想竟最终酿成大错。

    我心有愧疚,方丈变卖房产时,我就用分得的银两把店盘下了。我想老板不在了,小老板又上了山,这店铺是老板一生的心血,我必须得替他老人家给守下来,有朝一日好还给小老板。

    “所以你的药铺就叫陈记药铺,而不是张记药铺,对吗?”

    “是这样。”

    瑶尘轻哼一声,“算你还有点良心,否则,你会生不如死。”

    “姑娘说的是。我不求小老板能够原谅我,但求能得个心安。从前我还害怕面对,现在都说出来了,反倒感觉轻松多了。该来的总算是来了,无论小老板你怎样发落我,我都会心甘情愿地去承受,绝无怨言。”

    “怨言?你也敢?”

    瑶尘做势抬手就要抽他,被我伸手拦住。

    “酿成大错之后又是怎么样的?”不知什么时候赶到的净空插话道。

    “事后,他分了钱就走了。一别三年,不想今日一早去铺子的路上又遇见了他。我见到他心就突突,怕被知道当年事的人撞见,认出他就是那个解梦之人。就哄他先到我家等着,安排好店里的事再去找他。

    谁知,把店里的事忙完后,一出门又碰上了小老板。我心不在焉的,老宅换了锁的事都忘了告诉。回到家后,给他一说,他就道弄不好要坏事。后来,又听伙计说,小老板进去后一直没出来,他就更担心了,怕被发现什么,就决定再去装鬼把人吓走,这才有了今晚这一出。”

    “你别把事都往我身上推!小师父,杀人的是他,跟我可没半点关系。”

    那个假道士想是没弄清楚状况,这个时候了还敢红口白牙的推卸责任。

    我冷冷地看着他一字一顿地说:“刚才你们的话我听得一清二楚。”

    他一听就蔫了,但一转念的功夫突然换了副狰狞的嘴脸狞笑着说:“哼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个妖怪,只要我现在大声一嚷嚷,邻居们一来,你就完了,官府就会来抓你,烧死你!咱们不如做笔交易,你放我走,我替你保守秘密。”

    “你认为自己有讨价还价的实力吗?”我的声音已经冷得象冰一样了。

    看着他,我真心觉得可怜。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能自作聪明地说出这种话,也只有他这种人才能做得到。

    瑶尘象拎小鸡一样把他拎了起来,“净心,你就说吧,怎么处置他?”

    “……幻术。”我的眼里已没了一点温度。

    “好嘞。”

    瑶尘嘻笑着就要把假老道拎出屋,“我得找个没人的地儿,不能污了你的眼。”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