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精变 > 第六十二章 神树

第六十二章 神树

书名:精变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尚可的天空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正胡思乱想着,就听到离大声喊道“快看!”

    顺着离的手指看去,只见聚在深渊中的浓雾正以肉眼可见的度迅向正前方的位置移动。┡ 『文ΔW@w%W. Ke Wai Shu .O R: G>???八一中文?网  W?W?W?.㈠8㈠1㈠Z?W.COM

    我来不及说话,瞬移过去,想看看那边到底生了什么。

    然而,出乎意外的,却见烛龙正盘踞在一块巨石之上,立着脖颈,对着深渊大张着嘴,将白色的浓雾吸入口中,象极了一条巨大的火龙在那里吞云吐雾,场面十分的壮观。

    浓雾在我的惊异中被它吸得一干二净,而此时赶过来的离拉着我转过身。

    天,先前被浓雾掩盖住的一切都已显露出了真容,而我看到的堪称奇迹!

    原来我们正站在一个纵横两百余丈的天坑边缘,有九处瀑布悬于其壁,有如九条白练直落九霄。而天坑正中,矗立着一棵真正的参天大树。

    它的枝叶并不繁茂,每隔一段就有一圈枝杈伸出,倒是和我在那棺材底上见到的青铜树有几分相似。

    树干很粗,至少比烛龙的腰还要粗到五倍以上。整棵树通体碧绿,树干笔直,象极了一根大柱子杵在那儿,直戳入洞顶。

    我和离都是一阵的惊呼,这么粗这么高的树得活多少年了啊?

    我心中默念,佛祖啊,你能告诉我这是什么吗?就算它是扶桑,它是若木,在这大山之中,它是靠什么活着的?

    一转身,现烛龙正盘卷了身子,歪着头观察着我。

    别问我为什么觉得它是在观察,虽说其实它看起来就是一张木塑一样的脸,但我就是莫名地能读懂它的眼神和表情。

    例如此时,它就是在观察我的一举一动,而并不打算带我下去。那意思就象在说,地方我已经带到了,接下来就看你自己的了。

    它的意思已经非常明显,就是让我自己下去,没打算帮忙。

    我往天坑下面看了看,深不见底,黑漆漆的,我竟无法看透。

    捡起块石头扔下去,半天听不到落地的声音。

    我忍不住扶额,我的乖乖,这得多深啊!这要是掉下去,任谁都得摔成肉泥啊!

    我恶作剧地想,就是烛龙估计也不行。顶多仗着鳞甲结实,能摔成一袋肉泥,闹个外形齐整。

    这天坑附近的岩石也很奇特,都是黝黑黝黑的。

    我伸手摸了一把天坑内侧的岩壁,现它们就象是被打磨过的镜面一样。

    如此光滑,想是连苍蝇也难以在上面立足了。

    天啊,这可怎么上下,根本就没法攀爬嘛。

    唯一可借力的就是中间的那棵树,难不成那树就是此处上下的天梯?

    可树与天坑边缘目测怎么也得有一百丈的距离,而我还没对自己长大后的身躯做过测试,对一步能否瞬移这么大的距离还真就没什么把握。

    要是能把烛龙当绳子用系在两头,应该就不成问题了,只是人家烛龙肯定不会同意。

    我瞅了眼等着看好戏的烛龙,直挠头,心说,今个若是过不去,跌了份,以后在它面前岂不是要矮半截,还能被它瞧得起吗?不行,得想个办法才好。

    于是,我假装好奇,无视了烛龙灼灼的目光,沿着天坑散起了步。左摸摸,右瞅瞅,看着悠闲得很,实际上脑子转得飞快,没办法,得想招啊。

    离不明所以,真当是散步呢,一路跟着左瞅右看,忙得不亦起乎。而烛龙则在我身后缓行,好象在说,我看你能磨到什么时候!

    头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如芒在背。后背上的汗毛全让它盯得竖了起来,这个不自在。

    哼哼,你等着,等我想出办法来,让你服死我,你就等着乖乖做我的宠物吧。

    我偷看了一眼跟在身后的大家伙,嘿嘿地在心里暗爽得乐开了花。

    “嗨!净心,你傻乐什么呢?快来看看,这是什么?”

    离在不远处不知道现了什么,冲着我连招手带比划地喊,我连忙跑了过去。

    离从地上捡起一截一头焦黑的木棒,说:“你看,燃烧过的。”

    “嗯,好象是火把燃烧后的残骸,这里有人来过。”

    我接过那截木棒,捻了捻烧焦的碳黑,又闻了闻。气味微乎其微,应该已经很久远了,绝不是近期的。

    还真是不寻常啊。照理说,这应是个人迹罕至的所在才是,可怎么就有人来过了呢?

    我灵光一现,大喊:“快找找,一定还有别的通道!”

    离听了,忙扔了木棒开始左翻右找起来。

    烛龙却定在原地,象看傻瓜一样的看着我们。

    看它那样我就来气,不帮忙还看热闹,好象我和离是不干正事一样。

    我加快了脚步,仔细勘察,别说,还真在一处不显眼的地方现了一道裂隙。

    那道裂隙象是微张的小嘴,仅能容一人侧身小心经过,离和烛龙看来是都过不去了。

    “你俩在这等着,我进去看看。”

    说着我就要往里钻,离一把拉住我,眼神里全是担忧,半天吐出两个字“别去。”

    我的心一动,这是又一个净空啊。我净心何德何能,此生能有这些肝胆相照的朋友如此真心对我,值了。

    我拍拍他的手,“没事,我命大着呢,我去看看就回。”

    烛龙这时也把大脑袋伸了过来,用鼻尖拱我的手。

    我摸了摸它的大鼻梁,笑道:“干嘛呀这是,怎么都弄得这么煽情?我只是去探个路,又不是去赴死。再说,我又不傻,情况不妙我还不知道往回跑啊?都放心吧。”

    离抿紧了唇,眼神极其坚定地说:“净心,你记住,我会一直等你回来,你不回来我就不走。”

    我“噗呲”笑出了声,给了他一拳,“瞧你,整的跟个小媳妇似的,还一直等我回来,傻不傻?就一天。”

    我看离的眼神明显变得凌厉起来,忙改口,“好好好,三天,三天总行了吧?三天我没回来你们就别等了。”

    我知道不能再说下去了,再说眼泪就要出来了。因此,没给离再说话的机会,转身一头钻了进去。

    一直走,一直走,直到看不到他们了,才停下脚步。

    心里酸酸涩涩,捂着脸默默地落了两滴泪,也不知这泪是因何而落。

    吸吸鼻子,仰起头,使劲把眼睛眨了眨,继续前行。 *************************************************************************************************************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org)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org/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