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精变 > 第一百零一章 认主的卷轴

第一百零一章 认主的卷轴

书名:精变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尚可的天空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这一觉睡得极其香甜,梦见了许多小时候自己做的那些调皮捣蛋的事,梦见了老爹,也梦见了师父。┡Ww*W.んKe Wai Shu .O R G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梦里很温馨,也很幸福,我赖在里面不愿醒来。

    这时,邻居家的小狗跑了过来,跟我嘻闹,还伸出长长的舌头一个劲儿舔我的脸,把我弄得痒痒的。

    我伸手去推,一句“别闹”就说出了声,结果,一下就醒了。

    朦朦胧胧睁眼一看,烛龙的大脑袋近在眼前,我打了个激灵,坐了起来,一摸脸,脸上湿湿的,烛龙还倏倏地吐着它的信子呢。

    我恼着在它身上打了一下,“好你个烛龙,说了多少次了不要舔我脸,你还舔!我说怎么平白无故地梦见小狗呢?原来那小狗就是你!”

    烛龙既不害怕,也不生气,真跟个小巴狗似的乖萌地看着我。

    我一瞧它那样儿,就怎么也生不起气来,估计它是寂寞得很,瞧着我干睡不醒才出此下策的吧?

    我起身要去瞧瞧离和净空。

    一回身,现离已经起床了,正坐在那里看着我笑呢。

    “醒了?”

    离笑呵呵地答道:“不醒也不行啊,你那么大声。”

    我挠挠头,“不好意思,吵到你了。”

    “没事,我也睡够了。”

    “怎么样?”

    “嗯,感觉好多了。”

    我仔细瞧他,也感觉气色好了许多,不禁心情大好。

    “嗯,看来是真的好了不少,连说话都比先前有气力了。”

    我又去看了眼净空,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一直以来净空的身体虽未**,但面色都是青青白白的,没有一丝血色,说实话那样子其实是挺骇人的,而这会儿看他,脸上的青色似乎褪去了不少,虽然还是惨白泛着青,但却多少比之前看着顺眼了许多。

    我怕自己看错,忙把烛龙招呼过来,把自己的现说了,问它的意见。

    烛龙把个大脑袋伸到净空的头上左看右看地端祥了半天,终于在我紧张的注视下点了头。

    我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松了下来,抱着烛龙的大脑袋亲了它一下,“太好了,终于有起色了。”

    我一开心,便向离提议道:“嗨,难得今天开心,烛龙也闷在家里好多年了,正好,趁着外面天黑,要不咱们出去走走?”

    离听了,立马响应,“好啊。”

    烛龙也在原地快盘了一个圈,眉飞色舞的样子,很是雀跃。

    我一闪念,人就已经在外面了,可等了半天,那两位还没出来。我无奈又进去,看见离和烛龙同样用无奈的眼神看着我。

    “什么情况?”

    “我们试半天了,怎么都出不去。”离摊着又手无可奈何道。

    “嗨,瞧我,一高兴就忘了告诉你们秘诀了。”

    我抱歉道:“其实很简单,你们只要想着我要出去,就成了。”

    它俩谁都没动,依然看着我,就跟看个傻瓜似的。

    “怎么回事?”我纳闷道。

    “我们也试过了,没用。”

    “怎么会?这不可能!我就是这么来去的。不信,我再给你们做个示范。”

    我说着就又要出去一次,却被离一把抓住。

    “别费事了,没用的。”

    我有些蒙了,不知道怎么哪里不对。

    离问我:“这清楚这是什么地方吗?”

    我老实回答:“我们现在是在一幅卷轴里,这卷轴的名字应该叫做如意乾坤阴阳轴,可随人心意变化大小,而且在这里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我越说心里越没底,声音也变得越来越小,话说得越来越迟疑。

    离盯着我的眼睛,意味深长地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地儿是认主的,可不是随便谁都可以来去自如的,也不是谁的心意都能如意的。”

    我艰难道:“你,什么意思啊?”

    离看了我一会儿,就笑了,“这里是你的世界,只听你的,只随你的心意。在这里,我就是想要杯水,也不会听我的。你说,你到底是谁呀?”

    “不会吧?我又不是它老祖宗,没道理只认我呀?”

    “那我问你,你是怎么知道它叫什么名字的?”

    “哦,你说这个呀,那是因为......”

    我猛然想起当初卷轴是粘了我的血才显示出字迹的事,一时语结,难道还真是滴血认亲?

    离见我话说了一半就收住了,问道:“想起什么了?”

    “哦,我......”我瞟了他一眼,不敢正视他,也不知心里在忌讳着什么。

    离也不催我,就那么默默地看着我,等着我把话说完。

    “起先我也不知道它叫什么,就是一幅留白的卷轴。我还吐槽呢,除了材料特殊点,连个字都没有。这不,前几日天冷,想拿个火盆下去给你们烤烤火,结果不小心把手划了,出了点血。奇怪的是,血一粘上卷轴,就被吸了进去,然后就显现出了字,我这才知道的。”

    离听了就点着头若有所思,“嗯,这就对了,我曾听族里的长老讲过类似的事情,有些神物是要通过血液来验证主人的身份的,而且只侍一主,这卷轴应该就属于这种情况。”

    我吐了下舌头,“哈哈,我先前还想过是不是随便哪个阿猫阿狗的血都好使呢,还想着要不要哪天验证一下。照你这么说,验证这事儿就可以免了。”

    离笑道:“我看也是。”

    我过去一揽离的肩膀,“离,我现你挺神,知道得不少啊?说句不客气的话,我也算是博览群书了,怎么你总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

    “哪有,你只是忘了,恰好我知道一些你忘记的,要论学识,我可不敢和你比。再者,你也是当局者迷罢了。”

    想想离说的好象有点道理,可我到底是是谁?为什么我一点都不记得了?我有点头大。

    离捅了我的腰一下,把我从愣神中唤醒,“别想了,随遇而安吧,想那么多也解决不了问题,还不如走一步算一步,你说呢?”

    我顿时释然,心中一亮。离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让我醍醐灌顶。

    可不是,车到山前必有路,那么纠结着除了让自己难受外又能解决什么实际问题?还不如过好现在,还闹个开心快乐。

    这世间,缘起缘灭,因果轮回,冥冥之中,总有定数。

    该来的总会来,该走的留不住。执念深重,只会让你万劫不复。 *************************************************************************************************************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org)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org/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