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精变 > 第一百三十二章 顺水推舟

第一百三十二章 顺水推舟

书名:精变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尚可的天空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没问题。课 外 书W!wΔW.んKe Wai Shu .O "R G?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我的嘴角始终挂着笑,面不改色,同时瞟了一眼净空,问道:“现在给你母亲诊病,还方便吧?”

    净空一愣,马上点头,“哦,没问题,没问题,求之不得,快请。”

    座长老眉头微皱,面露疑惑之色,不知在想些什么,竟迟疑着没有迈步。

    我冲他笑笑,伸手做出请的姿势,不卑不亢道:“长老,请。”

    座长老忙挂上笑脸,也做出请的姿势,“哦,方丈大师,您先请。”

    这时,那个张兰仁一把拉住座长老的袖子,道:“长老,那我那一百钱怎么算?”

    座长老怒瞪了他一眼,“你个没用的东西,自己没经管好自己的钱财,还随便诬赖他人,险些让这位杜宇小哥蒙受不白之冤,没追究你污告之名就不错了,还敢讨要银钱?快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张兰仁挨了骂,面上挂不住,站在那里很有些委屈的样子。

    我忙替他解围道,“他也是丢了东西一时心急,又合着事出巧合,没调查清楚,不能全怪他。放心,咱这村里多少年了,都是路不拾遗的,只要是在村里遗落的,就不会丢,一定能找得到。”

    这时,一个十来岁梳着抓髻的小孩跑来扯了他的衣襟,气喘吁吁地喊着说:“爹爹,爹爹,我娘在院里柴垛那儿找到那串钱了,让我来告诉您一声!”

    张兰仁一拍脑袋,恍然大悟道:“哎呀,我怎么忘了,晌午时他娘让我帮着拿柴,肯定是那时候不小心掉进柴垛里的,我说怎么干找找不着呢!”

    众人都笑了起来,都说他:“以后你可长点心吧,别总丢三落四的,还冤枉人!”

    张兰仁挠着头,很是不好意思,“哎呀,方丈,还是您英明,您分析的多有道理呀,说能找到这就马上找到了,要不怎么说您是大师呢?我服了!”

    众人不肯放过他,调笑道:“什么意思?难道你原来还不服吗?”

    张兰仁讪笑着说:“哪能呢?原来也服,什么时候都服!”

    众人又哄笑起来,原本紧张的气氛变得出奇的祥和。

    净空微笑地看着我,那笑容是从心而,由衷的充满了欣慰的笑。

    我冲他点点头,一转身,正瞥见与之成鲜明对比的座长老那张尴尬的、皮笑肉不笑的脸。我的心一沉,隐隐的有种不好的感觉。

    众人随我进了门,瑶尘早就听得外面生的一切,此时躺在床上,盖着大被,装出一付要死不活的样子。

    我在床边坐下,问净空:“我走之后,她的疯病可好些了吗?”

    净空站立一旁,恭敬地回道:“回方丈的话,我母亲从昨日到现在都未再病。”

    周围人一听,都啧啧称奇。我则搭上她的脉,细细地诊查。

    其实,给瑶尘诊病也的确是我此行的目的之一。前日给她诊脉时我就现,她的脉息虽然强劲有力,但似乎有些微的中毒之状。

    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应该是某种毒物导致她的身体生了变化,而这或许跟她后来的经历有关。

    瑶尘是最爱美的,如果可以,我想帮她恢复容颜。

    我在众人的注视下,有话也没法说,只能尽量的演戏把今天这事儿敷衍过去。

    “杜宇,你母亲的病是千载难遇的奇症,不单纯是身体上的顽疾,还有一些外病缠身,怕是你们冲撞了什么吧?”

    瑶尘听了,眉毛就微微一动,围观的人则齐齐出“啊”的一声,胆小的向后直退。

    座长老挑眉看向我,净空则认真地对我说:“方丈真乃神人,还望救我母亲一救。”说着话,净空就扑嗵跪下了。

    众人吓了一跳,我忙将他扶起,“有话好好说。”

    净空站起来,擦着眼泪说:“实不相瞒,我母亲本来好好的,后来好象确实是冲撞了什么,突然之间就疯癫了起来,面貌也变了样子,本来她是很美的。”

    “这就是了,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你们原来住的地方应该没人愿意做你们的邻居,你们是被当成了不祥之人被赶出来的,对吧?”

    净空道:“您是怎么知道的?”

    我没理会他的问话,继续说:“你们到了这里,被好心的村民留下,按理说此地风水极佳,正可以对邪祟起到压制作用,不至于犯病,只是可惜呀......”

    我说着假意打量起这个不大的房子,眼角的余光却扫视着众人,观察着他们的表情。

    我看到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毛毛地盯着我看,神情十分的紧张。我心底微微一笑,要的就是这效果。

    于是,我话风一转,叹道:“恕我直言,整个村子哪里都好,偏偏他们给你们母子选的这块地儿却是至阴之地,对你母亲是大大的不利啊。”

    围观的人群立时骚动,议论起来。

    有人说:“我说怎么一进这屋就凉嗖的,觉得哪不对劲呢,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就是,我都起鸡皮疙瘩了,这屋里恁瘆得慌。”

    这时有个胆大的就问:“方丈,那怎么办啊,她是不是真的不祥,会给我们带来霉运啊?”

    这是大家都关心的问题,座长老也将他鹰隼一般的睛直象两道利箭般地插向我。

    对此,我完全无视,缓缓地眨了下眼,慢条斯理地说:“祥与不祥都是相对的。”

    众人没听明白,座问道:“此话怎讲?”

    “五行不全之人,邪祟就容易得手,而面对至阳之人,邪祟就无能为力。”

    “那方丈的意思是?”

    “这样吧,在我给她治病期间,我暂且在寺中给他们腾出间房,让他们先住进去。在寺里,任何邪祟都会避而远之。

    至于这个房子嘛,就毁了吧,以后都不要再住人了。”

    大家听了,都松了一口气,皆道:“这个办法好。”

    只有座长老拧了眉,问道:“那治好了以后,怎么办?”

    众人马上又把目光投向我,我知道他们是心有余悸,怕这不祥之人以后再惹上什么脏东西,不敢收留他们了。 *************************************************************************************************************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org)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org/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