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精变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夜谈之朋友

第一百九十七章 夜谈之朋友

书名:精变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尚可的天空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我笑了,“你说这个啊,这个还真有些个来历呢!”

    吉利巴尔一听,顿时来了精神,“哦?那您快说来听听!”

    我坦言道:“这是一位黄二爷送给我的,她说这是她族中的圣物,只要有它在,就可号令她族中之人。┡Δ』ΩΩ┡ΔW#w W.Ke Wai Shu .O? R G八一中文 w?w1w8.8881?z?w?.8c8o?据说是具有神奇的力量,可惜她的族人参了无数辈,也未参出其中的奥秘”

    说到这,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有个念头在脑海中一闪而过,想抓却没抓住。

    我愣怔在那儿,瞅着吉利巴尔说不出话来,吉利巴尔也因吃惊睁大了双眼看着我。我们相对无言,谁也说不出半个字来。

    半天,他才纳闷道:“有这事?我怎么从未听说过?我们一族现任的领就是我啊,这么大的事,我怎么会不知道呢?法师,您没哄我吧?”

    什么叫言多必失?什么叫言多必失?!我现在是深有体会了!

    然而,我的脑子来不及懊悔就已迅地想到了另一个问题,那就是现在距我当初度老妇人的小孙女的年代足足早出了几千年,而现在的吉利巴尔作为她的族中人却不知此事。也就是说,这个时候这碧玉扳指还未落在黄二爷一族的手中,那是不是说

    一个念头破土而出,难道说这碧玉扳指本是我送给吉利巴尔的?然后才被他族人当成了圣物?

    不对啊,那源头在哪里?怎么感觉象是掉进了一个怪圈?难道一切都是在周而复始的重复吗?

    我被自己的这一猜想轰得是外焦里嫩,难道我始终是在一个闭合的时间轴里一遍遍的重复着自己的故事吗?那我身处的这个世界到底是真实的,还是虚幻的?到底哪里才是突破口,哪里才是我的归宿?

    我觉得自己都要疯了。

    “法师,您没事吧?”吉利巴尔伸手在我眼前晃了晃,焦急地问。

    我从失神中醒来,恍然道:“啊?哦,没事”

    “没事才怪!法师,您看我又不从您要,看把您吓的。”

    说完,吉利巴尔就有些失落地扭过头去看向远方的天空。一轮满月挂在天上,边上有一个大大的光圈。

    吉利巴尔指着月亮兴奋道:“呀,有风圈啊,明天应该要起大风了。”

    他那个样子非常的童真,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第一次见到风圈时自己的样子,心里不由得感到一丝亲切,于是故意瞅着他嗤笑道:“懂的挺多嘛!”

    吉利巴尔故作忸怩的低下头,咬了咬嘴唇,娇声道:“瞧您,竟笑话我!”

    说完自己忍不住大笑起来,等笑够了,双手一拍自己的大腿气壮如牛,非常爷们的说:“法师,咱好歹也活了一大把年纪了,这么简单的天象要是都不懂,岂不是连三岁的小孩都不如了?”

    我也笑了。刚刚的烦恼连同这一串的笑声都被迎面抚来的晚风吹去了爪哇国。

    我的心安静了许多。

    无论这世界的真实与否,里面的每一个人还不都得努力地活着吗?还不都得为了生存或者生活而奔波吗?

    即使他智慧群已参破生死,即使他富可敌国身价不凡,那又怎样?

    蝼蚁与大象的生命一样可贵,都是造物主的恩典,都一样值得人尊重。

    现在,既然没有退路,那就既来之则安之吧

    耳边传来吉利巴尔犹犹豫豫的声音,“法师,可能我不该问,您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我看您这一会儿都走神了好几次了,您若是累了就回去歇着吧,我一个人在这守着就行。”

    我突然莫名的感慨,忍不住向他伸出一只手,道:“总管大人,很高兴认识你。”

    吉利巴尔被我弄糊涂了,怔怔地瞅瞅我的手,又抬头看着我的眼睛,许是受了触动,他那圆胖的脸上竟漾起了莫名的激动。

    他迟疑地伸出手,小心翼翼凑过来。我则没给他太多磨蹭的时间,一把拉住他的手,将他带入自己的怀抱,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喃喃道:“很高兴在这一世能遇见你,我的朋友。”

    我既然能将扳指送给他,相信他就一定是我肝胆相照的兄弟。

    而他显然是有些被吓着了,当然也可能是由于激动,他的身体僵住了,许久才柔软了下来,慢慢地将手臂环上了我的背。

    我拍拍他的背,然后放开他,笑靥如花地看着他。

    管他什么真实还是虚幻呢,朋友才是最宝贵的财富,遇到了就要珍惜。

    吉利巴尔还沉浸在刚刚的“惊吓”中没缓过神来,迷迷糊糊地看着我呆,半天才摸着头,自言自语道:“我的天神啊,这是什么情况?我不是在做梦吧?”说完毫不手软地在自已脸上就掐了一下。

    “哎哟!”

    吉利巴尔捂着脸尖叫了一声,我坐在一旁被他这一自残的举动惹得十分的开怀。

    他指着被掐得青紫了的脸气恼地抱怨:“法师,我都这样了,您还笑!”

    我一手拄着头,侧身看着他道:“我又没让你去掐你自己,还不是你自找的?”

    “法师呀,还不是您这表达感情的方式太过热烈,让我一时不敢相信,还以为是在做梦吗?”

    吉利巴尔苦着一张脸道:“法师,您说您一向清冷的人,平常笑的时候都少,这突然变得如此的奔放,任谁都得不知所措,都得蒙啊!”

    “你不喜欢?”

    “喜欢,当然喜欢!您在我眼里那就是神!为了您,我吉利巴尔肝脑涂地,在所不惜!”

    “别!”

    我的脸色一变,因为我最不想听的就是这句话,因此,不自觉地就皱起了眉。

    “我不想要你的肝脑涂地,我只希望你能好好地活着。”

    吉利巴尔大概是没想到我会是这个反应,竟极为动容,瞅着我,眼圈慢慢就红了起来。赶紧别过脸去,假装看向别处,掩饰自己的情绪。

    我叹道,这样重情重义的人,才是值得我净心称之为朋友的人。

    月光如水,洒在眼前汉白玉的台阶上,不知道我那久未谋面的朋友们可都安好?此时,他们是否也正对着同一轮明月在想着与我同样的问题? *************************************************************************************************************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org)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org/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