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大夏逍遥皇 > 第十二章 有客自北来

第十二章 有客自北来

书名:大夏逍遥皇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壶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陌离,你说这雨要何时才会停?”

    春雨贵如油,尤其是对边地这样气候较为枯旱的地方来说。┡Ww*W.んKe Wai Shu .O R G

    朱雀城中心有一座湖,不是很大,据说是之前戍守在这里的督军以一身功参造化修为打通了地脉引来地下暗河凝结而成的。

    湖中心有一座亭子,叫作观雨亭,由长长的廊桥与陆地相连。

    在这春雨滴落大地的日子里倒也颇为应了景。

    姜小蛮站在亭子里,伸出手让雨水滴落在掌心笑嘻嘻向身后少女问道。

    “说了多少次,要叫姐!”

    少女有些不满,伸手拽了拽少年头发,轻声嗔道。

    “说了多少次,你日后是要嫁与我做媳妇的,不叫就是不叫。”

    姜小蛮觉着少女生气时候模样最是好瞧,颇为惫懒的转身用那沾了雨水有些湿漉漉的手一把捏住姜陌离纤细白嫩的手腕嘿嘿笑道。

    “离儿,这世上女子那么多我却独宠你一人,莫非还不知足?”

    左右无人,少年胆子却是大了起来,顺势一拽将少女拉入怀中,学着那从戏文里听来游戏红尘大侠的样子,说着让少女脸红的话语。

    只是因为少年还太小,不过十三四岁的样子,这般模样倒是平添了几分感觉。

    “姜小蛮,你再这样我真的生气了!”

    姜陌离挣扎着推开惫懒少年,语气有些清冷,脸颊却红扑扑的。

    “你当真是与十一叔学坏了,看我回去不告诉姨娘。”

    一双桃花一般澄澈的眸子此刻怒视着少年,姜陌离感觉自己心跳快了不少。

    “陌离姐,我错了还不成嘛…你可千万别告诉娘亲,不然又要被罚抄经书了!”

    见到姜陌离真的有些生气,少年倒是老实了不少,连忙缩回手如同做了错事等着挨罚的孩童一般可怜兮兮看着姜陌离。

    “嗯哼?你还知道怕,年纪也不小了,跟着十一叔本事没学多少,别的却学了不少!”

    “如今十一叔不在边地了,我看谁还给你撑腰胡乱说!”

    看着姜小蛮如今这个样子,姜陌离没有忍住不禁噗嗤一声笑出声来,伸出纤纤玉指点在少年头上。

    “陌离姐,你当真不想嫁给我?”

    见姜陌离没有真的生气,姜小蛮放心不少,看着比自己稍微高出些的少女,小声问道。

    “不想!”

    姜陌离偏过脑袋,不去理会少年,双手叉腰撇嘴道。

    “可我在朱雀城中就只认识陌离姐你一个女孩子呀,你不嫁给我那以后我会娶不着媳妇的!”

    姜小蛮有些失落,跪坐在亭间椅子上看着窗外的雨轻声道。

    “你真是…我说姜小蛮你知道不知道娶媳妇是怎么回事?”

    对于少年终究是生不起气来,尤其是从小一起长大惯了,姜陌离轻轻坐在姜小蛮一旁浅浅微笑问道。

    “我自然是知道的呀,娶亲就是爹和娘那般,互相喜欢着然后一直一直在一起啊!”

    姜陌离看着少年有些天真的回答,不禁摇了摇脑袋。

    女孩在少年时期成熟的永远都是快过男孩,尤其是像姜陌离这般如今到了碧玉年华,对于爱的理解也多过男孩。

    “陌离姐,你不嫁给我那未来你想嫁一个怎样的人?”

    到底是少年心性,姜小蛮那里会知晓眼下女孩的心思,不禁张大眼睛有些好奇问道。

    嫁给一个怎样的人?姜陌离看着亭子外滴落在湖面上泛起水花的雨,满心憧憬:“若要嫁,他一定要儒雅翩翩,俊朗非凡,且疼我入骨…”

    话未说完,却被少年笑嘻嘻打断:“可你那么丑,莫不是要那男子瞎了眼看上你这只母老虎?”

    “姜小蛮!”

    姜陌离气急,扑上前与少年扭在了一起,平日里亏自己最是疼他,却敢这般贬斥自己。

    少女情怀总是诗,尤其是在十六七岁这个年纪最是爱美,姜陌离当真是被少年气到了,如同炸了毛的猫一般。

    姜陌离真的不丑,要真论起来别说是这边地就算是在皇朝腹地也少有同龄女子容貌上能比的上她,光是一双如桃花一般的眸子让这朱雀城连同周边几座城池儒门与军门中的多少青年俊杰乱了心,睡不着的夜里魂牵梦绕。

    若不是碍着姜耀在皇朝中的身份知晓朱雀城督军府上门槛高的出奇,不敢有那奢想,眼下姜小蛮家的门槛都要被那提亲的媒婆踏破。

    暗地里,有好事者把姜陌离比作那上古神话中貌美如韵的巫女洛神。

    也曾有云游至此对姜陌离见之倾心的墨客,恋恋不舍在那朱雀城上泼墨留诗一首:“边关有明月,窈窕神女颜。待倾长发及腰,十里红妆不负相思。”

    打完架,雨也渐渐小了下来,只听见姜小蛮却还赖在那地上小声嘟囔:“我还没说完……没人娶你,我娶你好了……”

    少年的声音很小,小到连一旁还在生气的姜陌离都没有听到。

    ……

    “这便是那莽荒草原岚家这一代的公主?”

    “回禀少主人,是的…那与姜家少年嬉闹的便是昔日莽荒草原雄主岚氏一族如今尚在世间的唯一血脉。”

    离姜小蛮与姜陌离二人不远,隔着湖一座民居屋檐上站着两道身影,先前问话的是一个年岁看起来不大的少年。

    这少年十七八岁的模样,生的却是极为俊秀,半长的头发随意扎着披散在脑后,一双眼睛黑亮无比,只是这会儿盯在不远处姜陌离身上,却泛着一种冷而邪魅的味道。

    就好像那世间毒性最强的黑水玄蛇盯住了守候已久的猎物一般。

    那后来答话的是一个面白无须,身子极长声音有些阴郁的中年男子。

    二人似是主仆,那有些阴郁的中年男子站在少年身后,答话时身子微微向前倾着。

    在中年男子手上提着一盏灯笼,眼下虽是白天灯笼中的烛火却亮着泛着淡黄的光,在那灯笼上有用篆体写着一个大大的“赢”字。

    “岚家的女子当真是当得美艳无双四个字,赵魂使你说这个陌离儿若是放在我大秦的当世美人榜里能与离南苏争那榜魁不?”

    少年一双眼睛微微眯着,隔着湖对姜陌离上下打量,偏过头向身后中年男子问道。

    “若单论容貌,南离苏能与之比肩,但要说身世南离苏虽出自我大秦第五代武君府身份地位显赫,却远不及这岚家的女子一二。”

    中年男子微微一笑,顺着少年的目光向前望去,说道。

    “是啊,这世上除了那有限的几个大族,哪一家敢说自身比岚家血脉高贵?”少年盯着亭中这会儿让姜陌离帮自己拍去身上尘土的姜小蛮轻声笑道,声音渐渐变冷:“不然也不值当让玄祖耗费三百年的岁月来布局,却未曾想到头来却让姜家的人摘了桃…”

    “一切皆有因果,大人也说了不可强求。”

    中年男子怎会不知此刻自家这个少主人在想什么,沉默半响低声说道。

    “我赢家的男儿,什么时候信过因果?”少年冷笑,黑亮无比的眼睛里跳动着光:“今日遇上与我来说便是一场大因果,莫说不知那陌离儿身份,眼下既然知晓更不能放过这场因果。”

    “可是出来前大人嘱咐过,这一次只可在北域我大秦领土上游历,如今陪少主人深入夏皇朝边地已属违逆了大人。”

    中年男子冲着少年身子微微弓下沉声道。

    “赵魂史,您怕是忘了自己的身份?”

    少年并未理会中年男子的话语,轻声一笑问道:“您可知道现在是在忤逆谁?”

    “赵高不敢,赵高只忠于大人,这次回去我自会去向大人请罪,还望少主人切不可做那节外生枝之事。”

    中年男子低着头,声音不卑不亢,对身前的少年语气尊敬但并不是太过忌惮。

    “我若偏要做那节外生枝的事呢?赵魂史莫非要行那镇魂使的权责,抽了我的魂镇压到您手中阴狱里去?”

    少年不去理会中年男子的劝阻,嘴角微微扬起,眼中的那一抹光芒似乎更加寒了。

    他出身显赫,且天资不凡。自幼便是深得族中某位老祖宗宠爱,从来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哪里有人这般违逆过他。

    尤其在少年看来如今这违逆他之人不过是族中豢养的一条狼犬而已。

    哪怕这条狼犬曾经某一个时期里在北域大地权倾一时,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但那,不过都是自己族中有人赏赐下来的,后来想要收回也不过是一道手谕的事。

    “少主人言重了,赵高怎敢行那违逆之事。”

    中年男子自然知晓这个少主人的心性,头虽然依旧低着声音却沉重了几分:“大人布局向来都会有后手,虽这次以三百载岁月布局让姜家的人误入其中搅了大人的布置,少主人又怎知这不是大人埋下的暗子?”

    中年男子本不愿多说,当奴才的总归是要懂得闭口的,能不多说便不多说。

    主人说错了话,做错了事大不了便是一顿责罚,但当奴才的一旦有不该说的从口中说出,那其中责罚多半是要性命相抵。

    与南域大夏皇朝的姜氏打过很多次交道的他怎会不知这一族的底细,若真要任由少主人行那口中“因果之事”,能否走的出这朱雀城都尚且两说。

    自家大人与他有恩,就算舍了性命护得少主人周全也是应得的。

    只是,这一回若真要在这朱雀城中放任少主人而不管,自己就算能舍了性命又能如何,无非是让姜氏一族边军刀下平添了两颗头颅。

    “出门前玄祖他老人家和我说过一切行事都要听赵魂使的,方才是我鲁莽了,思虑不周还望赵前辈责罚。”

    听到中年人先前那番话语,少年一双黑亮的瞳孔不禁一缩,片刻便是恢复正常转过身冲着中年男子双手抱拳作揖恭声道。

    中年男子点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心里却不得不感叹这个少主人能够得大人赏识却不无道理,年岁不大心中城府方才便可窥得一斑。

    就算自己如他一般年纪时,要论心机怕也多半不如。

    “赵高不敢…”

    中年男子低声说道,身子微微向后退了一步,不愿去受这一揖。

    雨,停了。

    姜小蛮终究还是从地上爬了起来,姜陌离的脾气他自是知道,朝夕相处久了难免在少年心中会有些不一样东西。

    “陌离姐,眼瞅着这春雨季节便是要过去了,我记得你可是说过要在今年和娘亲学会她那做桂花糕这门手艺的。”

    少年缀在少女后面,伸出一只手捉着姜陌离裙角,呵呵笑道。

    边地的春雨季节来的快,去的更快,春雨过后那漫延在边地山间野地里的桂花树便是过了花期,想要再吃那口齿留香的桂花糕便是要等到来年了。

    “还用你说!”少女转身伸出纤细洁白的手敲在姜小蛮头上,嗔道,柳叶眉轻挑最后凝在一起:“只是不论怎么做,却也依然做不出姨娘手里的那种味道。”

    边地比起皇朝腹地来说能称得上珍馐的食材很少,但春雨时节的桂花糕却绝对能够称之为一绝。

    每一年都会有不少皇朝腹地乃至其他几域的饕餮客们,不远百里,千里,甚至万里来这边地便是为的尝一尝边地巧妇们采那春露后的桂花酿制而成的心点。

    而朱雀城要说哪家桂花糕做的最好,又属督军府上是一绝!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少年少女有说有笑聊着些平日里的闲话顺着廊桥向岸边走去,却不知这时候有一双邪魅而霸道的眼神正盯在姜小蛮身上。

    “我常听玄祖说南域大夏姜氏一族传下来的涅槃功颇为玄妙,与我族遁天术并称为世间十大天功,今日见这姜家的少年郎不免想印证一番那涅槃经是否真如玄祖说的一般玄妙。”

    那少年轻笑一声,冲着身后中年男子问道:“不知赵魂史可否满足我这一好奇心?”

    中年男子没有说话,沉默半响点点头,那提着灯笼的手轻轻一挥便是瞧见灯笼里的烛火似乎亮了不少,旋即自那灯笼中便是幻化出一条白骨皑皑的胳膊,胳膊下连着一只同样只剩白骨的手掌。

    “魂出法随…”

    中年男子冲着这骨掌呼出一口白气,便是瞧见原本毫无生机的骨掌如同活了一般,自灯笼里冲出向着姜小蛮摄去。

    骨掌不大,却晶莹剔透,如那羊脂白玉一般,并未显得阴森恐怖,相反给人以一种无比圣洁的感觉。

    “蛮儿小心!”

    姜陌离虽然走在姜小蛮身后,却先一步发现那从天摄来的骨掌,拽住姜小蛮衣袖想将他拉到自己身后,她想用自己的身子来替少年去挡这带着无比威势的一掌。

    可惜,却有些晚了,那骨掌泛着晶莹的光这会儿却布满杀机,速度更快,直隆隆冲着姜小蛮的肩膀而去。

    这一击若是击实了,少年虽不至死,但臂膀却必然要受不轻的伤,至少一个血窟窿是要留下的,至于会不会残那全要看出手之人的意愿了。

    但显然,中年男子虽点头替少主人出手,却并不想做的太绝。

    这里是大夏朝边地,自古便是藏着龙卧着虎的地方。

    有些事若真的做绝了,就算眼下南域与北域两边碍着那面上还算和平局面不会动太大刀兵,但他相信至少这边地他与所谓的少主人是走不出去的。

    自己身后那位手眼通天的大人来了,一样改变不了什么。

    这一切来的太过突然,并没留给少年太多时间去反映,姜小蛮甩开那拽着自己袖子的手,旋即一把将身后那大声呼喊自己的人儿推开到较远一些的地方。

    “陌离,我说过有我在谁也伤害不了你。”

    少年偏过头不去理会那将要贯穿自己肩膀的骨掌,冲着少女轻轻微笑。

    后来,直至很久很久以后,姜陌离每当回忆起时,都会不由轻叹当时那一抹笑从来都是她生命中最美的一道风景。

    “当啷!”

    并未有预料中的血花四溅,那摄空而来的骨掌竟是被一片不知从何处飞来的绿叶撞的偏离了原来方向,冲向姜小蛮身侧一旁的石柱上。

    “轰隆!”

    一声巨响,只见得那原本敦实无比用来支撑廊桥的石柱竟是如柔嫩无比的豆腐一般被那骨掌洞穿,留下一个前后通明的洞。

    “是谁?!”

    中年男子见那本该贯入姜小蛮肩膀的骨掌被一片绿叶撞开,心思一沉,本来半闭着的双眼猛然张开,冷声喝道。

    他所担心的还是来了…

    那骨掌上虽然他只用了一成力道,却也不是凡俗武夫能够击开的。

    况且,能够御叶成兵的又怎会是凡俗武夫?chapter; *************************************************************************************************************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