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大夏逍遥皇 > 第十三章 潜龙榜

第十三章 潜龙榜

书名:大夏逍遥皇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壶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是我。『 文Ω『Δ Ww』W.Ke Wai Shu .O? R G”

    几人顺着声音传来方向望去,一个三十出头的青年男子坐在观雨亭屋顶,一只手随意搭在膝盖上,他声音很轻。

    一身白衣白袍,在穿城而过的风里猎猎作响,在这青年男子脚的一侧,另一只手拄着一柄七尺长的铁剑。

    赵高眉头微皱上下打量,待看到男子手中拄着的铁剑时瞳孔不禁一缩,沉声问道:“孤独家的人?”

    大夏皇朝北地三州便是挨着秦皇朝,那里是大夏皇朝的一字并肩王独孤一族祖地所在,青年男子手中那柄铁剑他最熟悉不过,唯有独孤家入世行走的弟子才有资格佩戴。

    “眼力倒是不错,只是这胆识更是不小。”青年男子并未起身,伸出两只手指轻轻弹在那铁剑剑尖上,随之发出一声清鸣声,轻声一笑问道:“秦皇朝的镇魂使深入南域边地不知是想要收我大夏第八代镇边军候的魂呢?还是要镇压边地两位督军的魄?”

    “独孤公子说笑了,赵高这次误入大夏皇朝边地纯属误会,这便退走。”

    赵高声音依旧低沉,手中灯笼轻轻一抖将那骨掌收回,上前一步挡在那邪魅少年身前冲着这青年男子拱手道。

    “哦?是么?”青年男子不去理会赵高,低着头有些玩味的冲着这会儿正一脸好奇盯着自己看个不停的姜小蛮与姜陌离问道:“两个小家伙问问你们,他说的话有几分可信?”

    “高手叔叔您也看到了,这白脸怪人方才是真想要小侄的命,这样冷血之人的话怎能相信?”

    姜小蛮倒也机灵,连忙冲着青年男子拱手作揖声音有些凄凉道:“还请高手叔叔念在都是大夏皇朝子民的份上为小侄做主!”

    姜陌离到底是年长几岁,没有说话微微扯了扯少年的袖子,背在身后的另一只手衣袖却是轻轻晃了晃,一只寸许大浑身被紫色如同缎子一般皮毛包裹着的小貂不声不响自她衣袖中钻出一溜烟便是没了踪迹。

    姜陌离的这番小动作哪里能逃得过这青年男子的眼睛,却也不点破,对这个少女不由的高看了一眼。

    “你也听见了,这番连孩子都不相信的话语,你却要用来哄骗与我?”独孤吟偏过头看着赵高,视线却越过赵高盯在了身后邪魅少年身上,有些玩味。

    那邪魅少年这会儿很低调,并未开口,一张俊秀的面庞非常平静,抬起头迎上独孤吟的目光毫无惧色。

    “胆识不错,是个好苗子,生在赢家却有些可惜了。”

    收回目光,独孤吟摇摇头轻声赞叹,道出了邪魅少年根脚。

    赵高护着那邪魅少年沉默不语,并未否认,此刻脑海里在思索。

    方才姜陌离放出的那只紫貂,独孤吟能发现,修为如他自然也能察觉。

    眼下若再没脱身之策,稍过一会怕是想走也走不出这朱雀城了。

    “家父曾说过,他这一生胜过南域大地上不少高手,最为遗憾的便是至今未能与南域独孤一族强者一战,独孤家的前辈他日若是能踏上我大秦皇朝领土,还望能圆了家父这个愿望。”

    邪魅少年踏步而出,冲着独孤吟微微一拜,恭声说道。

    少年话里藏着话,一番小玄妙却只有独孤吟听得懂。

    “你,叫什么名字?”独孤吟直起身,向前微微一跃如同一只冲天而起的金翅大鹏鸟一般瞬身便是出现在这邪魅少年身前,不去理会赵高手上那越来越亮的灯笼,问道。

    “赢幽。”

    邪魅少年冲着护在身前的赵高摆摆手,示意他手上的那盏灯笼不需愈发明晃,赢幽知道至少在这朱雀城里对面站着的这个独孤家的青年男子不会对自己有杀机。

    “呵呵,好名字,不过我对你父亲倒是愈发的感兴趣起来。”

    独孤吟轻笑,手中铁剑轻轻一挥便是滑过赢幽的脸颊,却并未触及到。

    他手上铁剑沾染的北域秦地强者血与魂不少,却有一个规矩,向来不对小辈出手。

    在独孤吟看来,那些个北域秦地的后起之秀自然是要留给大夏皇朝那些个晚辈们去杀的。

    所谓磨刀石便是如此。

    “在你这个年纪能有如此心机倒也难得,再过些时日同龄中人怕是少有能够企及,想来下一个十年潜龙榜上必然会有你名字。”独孤吟收回铁剑,话语间有些玩味:“方才恰巧听见你对你们赢氏遁天术很有信心,想要去印证我大夏姜氏一族涅槃经是否有资格与其并列?”

    “晚辈确有此意…”

    赢幽倒也不去隐瞒,抬起头直视身前这个高出他不少的青年男子,轻声说道。

    赵高不再说话,眼下说太多也是无益,倒不如正好借此机会来瞧瞧这个少主人手腕究竟如何。

    虽一路跟随护着赢幽南行几万里,却至今也没摸得清这个所谓的少主人心思几何。

    北域大秦皇朝统率千万疆土,赢氏一族男子每一世每一代哪个不是桀骜如枭心思如海的主儿,若非如此怎能镇压的住一域之地数千年一万年不倒?

    自己身后那位大人当年便是如此,不然怎能以庶出之姿逼得那一代正统大公子北去万里镇守与西域周皇朝接壤的万里龙城,自愿让出那至尊宝座,直至今日都未曾回过皇朝腹地。

    “你叫赵高?却是不知秦皇朝十二殿镇魂使里,你是排第几位?”点点头,独孤吟将目光转向赵高轻声问道:“那白仲与你相比,哪一个更强?”

    “你认得白仲?”赵高诧异,声音不由也抬高了几分,倒也如实答道:“比起白仲我多有不及,十二镇魂使中我不过居于第十殿…”

    秦皇朝初代君皇开国之始,便是于北域十七州分设镇魂殿一座,初始为镇压与其逐鹿北域大地大敌于其中,每一殿设镇魂使一名。

    镇魂使新老更替不受世袭传承,若一殿镇魂使意外殉国,每一世当选秦皇朝宗门大阀中至强者接任,赐初代君皇当年逐鹿北域时掘开一座上古大墓中挖掘而出至阴圣兵“神鬼灯笼”一盏,每一殿镇魂使行走于世间手上“神鬼灯笼”中必镇着北域秦皇朝不世大敌的魂。

    能被镇入其中者,无一不是天下间数得着名号的至强者。

    这“神鬼灯笼”既是无上至阴圣兵,也是一座能够移动的阴狱,内里自成一界生有九幽之下冥火,无时不刻焚烧关入其中至强者们的魂与魄。

    镇魂使辅以自同一大墓中挖掘而出的秘术,吸取“神鬼灯笼”中九幽冥火炼化关入其中者修为己用,当得玄妙无比。

    也因此,每一代镇魂使中从来没有弱者。

    现如今,十七州镇魂殿已然演变成秦皇朝镇压一切敌手所在,这一世北域十七州十七殿镇魂使尚有五殿近百年间未曾再现于世,仅留十二殿行走于世间,司那镇魂夺魄之职。

    民间尚有传言,若待到十七殿再同现于世,唯有出现秦皇朝不世大敌之时方会如此。

    独孤吟口中的白仲在如今十二殿镇魂使中居于第七殿,在北域行走时所造杀孽最甚,有绰号称“小杀神”,出身亦是显赫无比的第七代武君府白家,身份地位比起赵高来着实要高出不少。

    秦皇朝地处这片大地北域,再往北便是北海国了,白仲的父亲大秦皇朝第七代武君早年曾一战尽屠北海国四十万披甲精锐之士,落下个“杀神”称号。

    “小杀神”对于白仲来说倒也是名副其实。

    “既然你认得白仲,我也不多为难于你们。”独孤吟收回剑,冲着赵高轻笑一声:“赵魂使?待回到北域若是遇着白仲,替我传句话,就说南域有一个持铁剑的故人甚是想他,当日立下十年之约如今已然过去大半,三年后苍月湖畔我等他赴约!”

    “你是血罗刹…孤独吟!”

    听到这番话语,赵高猛然想起眼前这个独孤家的青年男子是谁了,不禁失声道。

    二十三年前,北域大地宗派界出现一个背负铁剑的少年,如一头孤狼一般,短短一年时间一人一剑便是在北域宗派之间搅起了一场腥风血雨。

    北域宗派界名宿北斗门前任宗主“君不败”,战宗第三宗主“楚狂”,大秦第八代武君座下盖世太保“陈铁面”,太虚观青年翘楚“莫子冲”……

    合共七十三名当时北域名震一方的强者,一年之间被手持铁剑的少年或是在荒野,或是在闹市以手中七尺青锋斩落头颅,成了为那少年饮血祭剑的亡魂。

    那少年后来惊动北域宗派界某一至尊,他手中铁剑斩下的头颅中有那位至尊至亲子孙,至尊一怒亲自出世追杀少年十万里,直至南域。

    归来时,至尊手上并未有那少年头颅,自身却被斩去一臂。自此对复仇之事绝口不提,后来有亲近之人自那至尊口中知晓这少年复姓孤独,非北域秦皇朝之人,乃是南域铁剑独孤一族嫡系子孙。

    往后十年时间,那孤独一族的少年时常出现于北域大地,每次现世手上铁剑必然沾血,几近无敌于北域同一时代中人。

    手中铁剑上沾着诸多强者的血,为他在北域换来了“血罗刹”的称号。

    罗刹,那是上古神话中魔神的名号,现世必定血染江河。

    直至大秦皇朝第七代武君之子出世,接掌镇魂第七殿执“神鬼灯笼”寻到那手持铁剑的独孤一族后人,二人于南北两域边界处苍月湖畔一战,毁尽方圆十里草木虫兽一切生机。

    那一战,没人知道是谁胜了谁负了。

    只是自此一战,“血罗刹”再未出现过,白仲亦是闭关三年才再现于世间。

    那一年,恰逢十年潜龙榜交替之期,潜龙榜上二人并列第七。

    北域世人终是知晓那独孤一族少年人名字,孤独吟!

    chapter; *************************************************************************************************************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