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大夏逍遥皇 > 第三十一章 神王遗藏

第三十一章 神王遗藏

书名:大夏逍遥皇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壶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樊城往西三十里地,有一处乱葬岗。『课 外 书?Ww W.Ke Wai Shu .O ?R ?G

    从前到现在,这里都是埋那些个客死他乡无人认领可怜之人的。

    除了樊城官府安排了几个年龄有些大胆子也大的老光棍作为那守陵人外,平日间倒是少有人烟荒芜凄凉的紧,尤其是夜间,更是如此。

    只是,几个月前开始,连那几个胆子大到据说年轻时当过山匪后来从了良的老光棍,都是匆匆忙请辞了被朝廷招安后俸禄不错的“美差”,甚至是连回身去那乱葬岗外守陵草屋收拾行李都是不肯。

    传闻,这乱葬岗几个月前闹了鬼。

    听那几个惊慌失措逃回城里守陵的老光棍说,那乱葬岗中有昔日的亡者回了魂,每逢夜间便是四处游,窃窃私语声音悲泣。

    若是再细问下去,几人便是一脸惊恐如同失神一般喃喃自语,不可说,不可说。

    那一次引得官府出面,遣出了坐镇樊城边军之中的几名强者联袂行动,夜探城西乱葬岗。

    只是几个军中强者第二日归来后,官府便匆匆封了此处乱葬岗。

    往后,再有那无人认领的尸体都不得不迁去另外一处荒地当中。

    今夜,月明星稀。

    这处被官府都不得不弃用的乱葬岗中,竟是有人在说话。

    “小公子,你父亲传了书信,二爷希望你早日回归中域去。”一个周身都是笼罩在蓝色鬼火当中的中年人,嗓音嘶哑的对身前盘膝而坐的少年说道。

    “若是那姜夜再寻了来,我想以我如今修为怕是无法护得小公子周全。”

    这中年人微微顿了顿,又缓缓开口说道。

    “那玄姓小娘皮本来都是我囊中之物,都是该死一万回的姜夜!”这少年,猛然起身一拳打在身前半人多高的青石上,一脸不甘,恼道:“是他们天魔宫欠我们大虞,欠我叔父的,为了那玄紫月我叔父他至今都还孑然一身,这一回待抓了她送回中域去,我就不信他天魔宫不就范。”

    “二爷在信上说了,这回七爷通过了祖地试炼,成功晋升咱们大虞新一代武王,已经从圣皇那里请了旨,这会儿已统军千万要征讨巫国那化外之地。”

    蓝色鬼火熄灭,露出一副有些苍老的身影,这修为不俗的中年男人浑身上下被一件黑色披风所覆盖,他看着姚显背影轻声说道。

    “鬼先生你所说的可是当真?”姚显闻言肩膀一动,转身看着中年男人激动问道:“你是说叔父他通过了祖地试炼成为了我大虞新一代的武王?”

    “二爷在信上说的,自然是真。”中年男人微微颔首,轻笑一声说道:“如今,七爷成了那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武王,五爷执掌止戈军,有两位大人的帮衬,想来那皇储之位不久后定然是二爷囊中之物,老奴要先行恭喜小公子了!”

    姚显神情激动,这中年男人口中的二爷正是他的父亲,那个在中域大虞皇朝身份地位都是高的出奇被誉为最接近圣皇宝座的大虞当今二皇子姚邪殿下!

    这一回南域之行,便是他父亲亲自安排的,目的特殊。

    甚至是连这被姚邪派出修为不凡的鬼先生,都只是知道这回南域之行目标是抓捕那从家中溜出来的天魔宫小郡主。

    至于更深一层的,则是只有姚显自己知道。

    昔年,五域乱战之时,中域大虞姚氏一族有先祖征战南域陨落,连同一起失去下落的,还有大虞皇朝七件镇国神器中的一件。

    前不久安排潜伏在南域的碟子送来密信说,这前前后后一千二百载,十几代人付出心血追寻的那当初被誉为一代无上神王姚氏先祖遗骸连同那一道遗失的镇国神器,终是有了下落,将要显踪。

    神王,可不只是一种称谓,更是代表了一层对于世俗凡人武夫高不可攀的境界。

    九州大地,习武修行寻仙问道之人,境界划分明确。

    后天之上有先天,先天之上是尊者,尊者结婴是王侯,王侯之后有神王。

    五方五域,修行之人何止千万,能够成为王侯者至少都是一方巨擘,至于神王,地位可想而知会有多高,无一不是五域皇朝中权掌一方的大人物,百万人中怕是都难出现一个。

    神王遗藏,南域边地,苍月湖。

    那潜伏在南域的碟子密信上不过寥寥几个字,却是让中域至尊一族的核心人物无一不是心神震动。

    除了姚显以外,其他几脉定然也是遣出年轻一代的翘楚人物暗中潜入南域边地,伺机而动。

    中域当代圣皇还处于全盛时期,血气冲天,修为通神,镇压一域之地。

    但,并不妨碍膝下的几个皇子有争那至尊之位心思。

    大虞当代皇主资质不凡,执掌中域不过一百七十载,修为便是已然半只脚踏入了天人五衰之境。

    世间至尊人雄,任你是皇朝至尊还是宗派巨擘,只要天人五衰争渡过不过,一切终将尘归尘土归土。

    所以,只要圣皇那另外半只脚迈了进去,自然是要退身皇位回归祖地潜心修炼,以期争渡过那天人五衰之后所要面临的天道劫难的。

    算起来,这时间不会太长。

    到那时,这皇位自然是要在几位最为出众皇子中甄选而出的。

    恰逢失落了一千多年当年神王遗藏出世,谁能够寻来,这自然会是加分不少,离那中域至尊之位也会更近上一分。

    先前,大虞圣皇召见了一众子嗣。

    不可否认,这至尊之位不久之后会是他们其中一个的。

    但更久远的未来,则终究还是要落到孙子那一辈手中去的。

    皇储的培养,自然是要从早抓起,才不会出现青黄不接的状况。

    当代圣皇有意培养更为年轻气盛的皇孙一辈。

    那一日,便是下了圣旨。

    夺回先祖神王遗藏之事,皇子们不得出手,遣出各自府上最为优异的子嗣去争夺。

    成功寻回先祖神王遗骸者,那神王遗藏中,位列大虞七大镇国神器之一的赤麒甲,便由其执掌!

    不得不说,这对于一众皇子皇孙们无疑是致命诱惑。

    古往今来,能够执掌镇国神器的,哪个后来不是成为了一代皇主,再不济也能够在祖地中换来不小的修炼神藏,成为凌驾于五域之上只手通天的至尊。

    姚显来到南域也有不少时日,他自然是知晓不只是自己,那些个原本应该以兄弟姐妹相称的其他几府后人,必然来了不少。

    只是到了今日,也是没能寻见这些个竞争者踪迹,最后,还时运不济的得罪了那姜家第三夜,竟是让他去给这南域的小孽畜当什么磨刀石。

    虽未曾蒙过面,但姚显对那只知道名字叫作姜小蛮的那姜家第三夜侄子也是暗暗恨上了,下定决心,一旦那什么姜小蛮要是真让自己碰上,那必然是杀之后快的。

    你姜夜不是仗着这里是南域而肆无顾忌的横行,让我当那小孽畜的磨刀石么?

    索性连那叫作姜小蛮的小孽畜小命一并磨去,岂不更好?

    想到这里,他不由狠狠咬牙。

    显然,恨屋及乌的将姜小蛮也是一并恨极。

    樊城玄府里,刚刚步入后天之境还没得意一会儿的姜小蛮,此时不由自主的连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莫非是家里面爹爹和娘亲还有陌离姐想我了?”少年揉了揉鼻子,自言自语说道,然后便是被那无赖的女飞贼一拳砸在了脑袋上。

    先前,那一阵枪雨伴着那梨花雨,将那株老梨树震动的一阵摇晃。

    少女坐在枝头受了牵连,连着梨树被晃的头昏脑涨,差点晕了过去。

    这笔账,自然是得好好找姜小虫算一算的。

    “老奴知道小公子心有不甘,只是那碟子密信上说,离神王遗藏出世至少还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如今刚好回到中域好好调整一番,卷土重来时自然这胜算也就更大一些。”浑身上下散发着阴冷气息被姚显称作鬼先生的中年男人,见自家这小公子无动于衷,沉默片刻低声开口说道,遮掩在披风之下的面孔看不出任何表情。

    “也好,这一次多亏有鬼先生出手了。”姚显想了想,最后还是点头答应,然后冲着中年男人微微躬了躬身,轻声道:“若非有鬼先生出手相救,先前,怕是姚显这条命也要被那姜夜收割去。”

    早前,自己最为忠心的下属止戈军统领铁面,连同那个被自己父亲暗中安排守护自己安危叫作绿袍尊者的怪人在内,都是被姜夜出手斩杀。

    纵使是强如绿袍,竟然都没能在姜夜手里挡住十招。

    要说不心惊那无疑是假的,姚显越想就越是忌惮。

    这就是那个当初跟自己七叔父姚烈争雄,一手打散叔父道基,逼得他不得不进入祖地参加试炼以期磨砺己身恢复修为更进一步的姜夜第三夜。

    先前还不是很觉得,但早前绿袍为护自己,挡在自己前面被姜夜手中刀剑四分五裂鲜血飞溅时。

    他第一次感觉知道了什么是害怕的感觉。

    “鬼先生,你说,那姜家第三夜是如何修炼的,这修为怎么会这般恐怖?”

    想到这里,姚显不由颓然的坐在身前半人高的青石上,颓然说道。

    “小公子无须如此,那姜夜论年纪辈分本就与二爷七爷同辈,这修为高一些自然也不奇怪,只是小公子还年轻,未来充满无限可能,凭您之姿,他日超越姜夜是必然之事。”

    中年男人沉默半响,然后缓缓说道。

    “嗯,也对,都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相信不用十年我便是让这姜家第三夜知道什么叫做后悔。”姚显点点头轻笑一声,然后轻叹一口气道:“只是可惜了铁面和绿袍,惨死在那姜夜刀剑下。”

    并不是说有多难过,只是失去了两个忠心手下,难免觉得有些可惜。

    他天性薄凉,像是铁面还有绿袍那样的角色,就算是如今这个鬼先生也是如此,死了就死了,对他而言无所谓的,反正府上这样的角色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无非是丢弃掉手中几颗棋子而已。

    这当奴才的,所拥有的一切还不是做主子的赏赐下来的,哪怕是命,这该去付出的时候也应该去付出。

    你若不去,那便是不忠。

    府上自然是会有人出面清理门户,这下场只怕还会更惨。

    打定主意等这次回去便是向自己父亲请命,去七叔父军中,他要亲眼看着那原本应该成为他七叔父妻子却敢逃婚的可恶女人所在天魔宫是如何被毁灭的。

    毕竟,据说这个叫作玄紫月的天魔宫上一代郡主,可是那姜家第三夜的心头肉。

    暂时奈何不了姜夜,那么毁去他心爱女人家族也无疑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

    “什么人?”

    话音刚落,那被称作鬼先生的中年男人却是瞳孔一缩,一把将姚显拉到自己身后,冲着乱葬岗外冷喝一声:“滚出来!”

    “原来,你们躲在了这里,难怪找了许久也没有找到。”

    脚步声响起,一个身披银色大氅浑身上下裹着黑色玄铁战衣的男人缓缓踏步而而出,铁甲下背负着一刀一剑。

    身后,跟随着四道如鬼魅一般的身影。

    统一的墨色铠甲,披风下背负着九尺长的黑色镰刀,面孔皆被一道幽兰色狼首面具所遮盖住。

    纵使是在月光下,这四人的身影看起来也十分扭曲,就站在那里,仿佛与虚空虚无融在一起一般。

    这四人躬身侧立那当先之人身后,气息渊源绵长,修为皆是不俗。

    “姜夜?!”

    待看清所来之人面孔,鬼先生微微后退两步,忌惮道。chapter; *************************************************************************************************************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