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大夏逍遥皇 > 第三十五章 有人害羞有人想念

第三十五章 有人害羞有人想念

书名:大夏逍遥皇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壶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姬小月,快看,我给你做了什么。Δ课 外书Ω   W?w*W.┡Ke Wai Shu .O R G*”

    姬小月这两日睡得迷迷糊糊,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

    每次醒来,只觉得头晕沉沉,浑身上下没有力气。

    这天早上,难得清醒过来,就是听见姜小蛮那咋咋呼呼却十分好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然后,就瞧见少年端着一只足足有脸盆那么大的瓷碗笑嘻嘻跑进房间里来。

    “嗯?闻着味倒是挺香,看不出姜小虫大侠竟然还会做饭。”小姑娘嗅了嗅小鼻子,那大瓷碗里装着的饭食,味道确实蛮香的。

    “那是,我堂堂一代大侠,这点小事能难得到我?”见被夸奖,姜小蛮十分得意,嘴快咧到耳朵边上了,端着大瓷碗跑上前递到姬小月手里道:“觉着香就尝尝,你就会发现,哇塞!原来味道更香!”

    姜小蛮手艺确实不错,小姑娘吃了一口,原来碗里炖着的是已经酥烂的鸡肉。

    都说君子远庖丁,只是,姜小蛮生长在边地,却没那么多像是皇朝腹地一般的规矩。

    虽然会做的菜不多,但是跟在娘亲身边久了,还是会做那么一两道菜的。

    这老母鸡炖汤,便是那为数不多的几道菜之一。

    平日间,在家里时,爹爹和娘亲还有陌离姐对小蛮儿炖的汤,都是赞不绝口呢。

    “对了,姜小虫,这鸡,你是从哪里弄来的?”姬小月吃了小半碗便是吃不下了,这碗着实有些大,小姑娘也是有些撑了,她满意的拍了拍似乎饿了许久的小肚子不免好奇问道。

    “喔,就是草庐外那在老槐树下做窝的花母鸡啊。”姜小蛮端起碗也喝了口浓浓的汤汁后,咂咂嘴说道:“那老母鸡还真有些难抓呢,废了我老半天的功夫。”

    “姜-小-虫!”姬小月悲愤欲绝,伸出一只手指戳在少年眉心上,恼道:“你闯大祸了!那鸡,是鬼婆婆用灵草与灵虫喂了足足一年多的芦花鸡!”

    用灵草和灵虫?

    姜小蛮呆了呆,感觉真是奢侈呀。

    然后二话不说,端起碗来咕嘟咕嘟几大口便是连着鸡肉与汤水一道灌入腹中。

    这祸,闯了都闯了,可不能白闯。

    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全吃光光,来毁灭证据。

    到时候要是鬼婆婆问起来,就装作不知道。

    反正,打死是都不能承认的。

    “姜小虫你还吃,你没救了你!”姬小月见着少年举措,一双大眼睛都快瞪到了姜小蛮身上,不停用手指去戳少年脑袋,碎碎念道:“你咋这么能吃呢,你咋这么能吃呢!”

    关键是,都不给自己留点。

    那只平日间,鬼婆婆养来用作下灵蛋作炼丹药引子的芦花鸡。

    其实,小姑娘也是惦念不是一天两天了。

    “吃都吃了,那还能怎么办?”姜小蛮用袖子抹抹嘴,十分光棍梗着脖子道:“反正你也吃了,咱俩算是同谋,鬼婆婆问起来你就说不知道!”

    “吃死你得了!”

    姬小月懊恼道,又钻回被子中,一双小手一拉连同脑袋一起都是缩进了被子中。

    小姑娘觉着需要好好睡一觉,才能够消解姜小虫这坏家伙带给自己心头的愤慨。

    想着,眼皮子又不由自主的打起架来,思绪也越来越模糊,便是要又沉沉睡去。

    然而,事不如所愿。

    正当姬小月困到不行就此睡过去时,就觉着被子忽然一动,然后就看到姜小蛮这家伙那张放大的,棱角分明的脸庞出现在她眼前,长长的睫毛都快要抵到自己脸上。

    “姜小虫,你疯了,你要闹哪样?!”

    小姑娘不禁吓了一跳,娇嗔一声,一双小手向前用力一推。

    就听见啪叽一声,然后就是姜小蛮屁股落到地面上的痛呼声。

    莫不是睡得太久,产生幻觉了?

    幻觉,这一切都是幻觉。

    一定是自己睡得太久了,才会做这样奇怪的梦!

    姬小月小脸通红,伸出小手匆忙将被子往着脸上拉,想要将整个脑袋都盖住。

    如同一只鸵鸟一般。

    刚才,姜小虫竟然把脑袋钻进她被子里来……

    “姬小月,你干嘛推我?!”

    这鸵鸟还没当一会儿,被子便是又被人拽了下来。

    小姑娘就看见少年那无比熟悉的面孔,这会儿正一脸哀怨蹲在床前盯着她看,幽幽说道。

    “呸,谁叫我掀我被子的!”姬小月娇嗔一声,轻啐道,

    果然是如那姓玄的小娘子说的一般,这家伙就是下流胚!

    姬小月偏过脑袋,想要用眼神杀死这个坏家伙。

    结果,却不想那毛茸茸的脑袋,这会儿挨着自己实在太近了。

    两个人,两双眼睛注视在了一起。

    小姑娘那轻柔的呼吸喷吐在姜小蛮脸上,由若茉莉一般芬芳,让他觉着痒痒的。

    “你、你、你……”

    这一回轮到姜小蛮不好意思起来,微微向后一仰,结果又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指着姬小月你了半天,却还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少年脸颊刹那就红了,如同火烤一般。

    姜小蛮反映大,结果姬小月反映更激烈。

    噌的一声,小姑娘从床上跳起来,睡意全无。

    挥动着小拳头便是打算好好教训这个胆子愈发大起来的下流胚,结果又是娇呼一声,姬小月才意识到这会儿,自己身上只是穿了单薄的心衣,十分之清凉。

    于是,小姑娘又连忙手忙脚乱的一溜烟窜上床去,将被子紧紧裹在身上,只探出一颗脑袋,一双大眼睛怒视着少年,道:“姜小虫,你打什么主意呢?”

    “额…那个,鬼婆婆临出去前,交代我说让你少睡一会儿,她怕你……”姜小蛮脸蛋火辣辣的,偏过脑袋不敢去看小姑娘的眼睛,他心跳不由快了好多,说到最后却是声音一沉,没再继续说下去。

    “怕我什么?怕我这一觉睡过去再也醒不过来了?”姬小月声音也是轻柔下来,不再张牙舞爪。

    她沉默了半响然后又咯咯乐呵呵笑了起来,看着身前这个有些傻乎乎的少年轻声说道:“放心吧,都说祸害遗千年么,你当初还说过我是小祸害呢,既然是祸害,哪里容易那么死翘翘!”

    “嗯嗯!”姜小蛮用力点点头,但心里总是有些担心。

    如今,鬼婆婆和蛊奴老头两个人都是深入山涧中,去寻一味据说能够帮姬小月多续一些时日的灵草。

    临出发前,鬼婆婆叫来姜小蛮一脸郑重的将姬小月托付给他照顾。

    姜小蛮偷偷问过蛊奴老头,姬小月的身体到底怎么样了。

    老人没说话,只是轻轻叹了口气。

    如此,姜小蛮哪里会猜不出,只怕姬小月这丫头如今的情况是越来越不容乐观。

    也不知姬叔叔有没有找到那位归墟国的忘忧郡主大人。

    虽然鬼婆婆已经传了书信,却不知如今那个不知道身在何处的姬叔叔能不能收到。

    姬小月是祸害,姬小月是祸害,姬小月是祸害。

    少年坐在地板上也不起身,搭了着脑袋,心里暗暗重复道。

    既然是祸害,那就一定能够活千年的!

    “咦,姜小虫你傻了?”

    “你才傻了呢!”

    “那你干嘛发呆不说话?”

    姬小月见着少年赖在地上不起来发呆,乐呵呵问道。

    “你才发呆呢,我在思考问题,思绪都被你打断了!”姜小蛮一个鱼跃起,翻起身,又跑到了床沿边上,气呼呼道。

    “好啦,别生气了,算我错了!”姬小月乐呵呵伸出手拍了怕那毛茸茸脑袋,如同拍小狗一样,然后歪着脑袋看着姜小蛮,顿了顿,轻笑道:“我不睡了还不成么,那陪我说说话?”

    “嗯!”

    “那说什么?”

    “不知道。”

    “真是个傻瓜!”

    “才不傻!”

    ……

    ……

    朱雀城,督军府上。

    管事的门房前不久来报,说有一个叫作姬恒的人递了名帖,说今日会来拜访。

    许多年没有见到那个当初在归墟国中与自己情同姐妹的小侍女紫苏了,说起来,林媚多少还是有些忐忑的。

    在大厅中走来走去,嘴里念念叨叨。

    今天,姜陌离也在。

    她安静的趴在桌子上,下巴拄着桌面,看着向来是淡定如云一般的林姨娘竟然会失了态,不由对将要上门的客人好奇起来。

    桌上,一只圆滚滚的紫貂滚来滚去,她百无聊赖的逗弄着这只不过寸许长一身皮毛如缎子一般的小家伙。

    轻叹一声,她在想一个人。

    小蛮那家伙也走了一段时间了,却不知这会儿到了哪里。

    对于那个个头早已比自己都高出不少的家伙,她现在也弄不清到底自己是怎样的一种情感了。

    可自从姜小蛮离开朱雀城后,她才真正明白想念一个人的滋味。

    想念是什么,约么就是她现在这般,也许都不知道自己在想念那个少年什么。

    只知道,闭上眼的时候是他,等睁开眼了,也还是他。

    “好啦,不过是娘家的妹妹妹夫要来,不用这么紧张的。”姜耀轻笑着握住林媚有些冰凉的小手,轻声宽慰道。

    前不久,他从林媚那里,大致知道了那个叫作紫苏的姑娘与自己妻子的一些往事。

    那本体是一株紫阳花叫作紫苏的女子,是曾经自己妻子的侍女。

    虽说是侍女,其实林媚向来都是将紫苏当作自己妹妹看待的。

    平日间也没有多少主仆威仪,相反,姐妹情深更多一些。

    不同于林媚是妖皇后裔,生来便是人身。

    紫苏是真正一步一步。吸取天地精华日月灵气,才得以化形修成人身的紫阳花得道。

    虽说修炼岁月比起林媚来更久远一些。

    但妖族寿命,是按照开了灵智能够化形成为人身后算起的。

    如此,算下来,林媚反而比起紫苏年长了四五岁。

    紫苏资质不凡,又生而靓丽。

    后来,又因为林媚的缘故被柳皇收作干女儿。

    归墟国中倾慕者自然不少。

    其中,不乏一些拥有妖皇血脉的后人。

    既然是当作自己妹妹来看待,那自然是乐得见到未来紫苏能够有一个好归宿。

    却不想,后来那丫头不听自己劝阻,竟是选择了一个闯入归墟国中历练的人类男子。

    最后,还为了那个叫作姬恒的人类男子,不惜与自己姐妹决裂,远走故土。

    “你不懂的,夫君你不懂得!”

    林媚把头靠在姜耀肩膀上,低低说道。

    思绪拉回到很多年以前。

    那时候,归墟国木妖一族还如日中天。

    作为忘忧郡主的她,知道关于妖族的秘梓比起紫苏来要多得多。

    人妖结合,违逆了天意。

    除非是超脱天地之外的妖皇血脉后裔。

    不然,从古至今,鲜有善终能够逃脱天道责难的。

    林媚是将紫苏真的当作姐妹一般,自然不希望因为今日昏了头跟了那姓姬的人类,而使得日后有朝一日会遭受天劫责罚。

    到那时,只怕会是万劫不复的下场。

    这些年过去,尤其是前几日只在朱雀城中感受到那叫作姬恒的气息,而未觉察到紫苏的气息时。

    林媚心绪就没有宁静过,总觉着会有什么事发生。chapter; *************************************************************************************************************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