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大夏逍遥皇 > 第五十章 人面桃花

第五十章 人面桃花

书名:大夏逍遥皇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壶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苍月湖,南北两域边界。┡Ww*W.んKe Wai Shu .O R G

    曾经这里是苍月山,却在千多年以前被南域一位绝世镇边军候一枪裂穿。

    自此,再无山,却有了湖。

    湖旁有村,一半在南一半在北,也名苍月村。

    村庄不大,不过百十户人家,多是寻常人家。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既然村旁便是浩瀚淼淼的苍月湖,村里人家多以打渔为生。

    虽常有南北行商过客,但比起两域腹地来,倒多了一分安宁。

    村前有一株老桃树,就连如今村里年岁最大的老人也说不清这桃树有多少年岁了。

    七百?八百?

    或许更长一些,也说不准。

    在老桃树旁,一间篱笆小院,两间瓦房,住着一户李姓人家。

    家中有女,在这个十七八岁便已是待字闺中的年代里,三十之龄已经算作一个老姑娘。

    若说这户人家女儿,生的歪瓜裂枣或者是缺胳膊少腿,嫁不出去也属正常。

    可偏偏这个叫作的姑娘,生的分外俊俏,且心灵手巧。

    就算是放到离苍月村最近的北凉城里,比起那些个豪门千金也是丝毫不恍若多让。

    虽已早过了待嫁的年纪,可若是瞧上一眼,却依旧如同少女一般水嫩,尤其是生着一双桃花眼,曾有那路过村子的书生因为那一双眸子而思之如狂。

    所以,直至今日上门提亲的人,也依然是络绎不绝。

    甚至,曾有那北凉城里仅此于独孤世家的豪门公子,在见过之后,竟是扬言要休了家中结发之妻娶她过门。

    虽然后来这件事不了了之,却依旧为人称道。

    女子生的太好也并非是良善之事,没多久,便有那风言风语传出,说李家那个叫作的姑娘不是人,是那山中逃出来的狐狸精转世。

    好在那老李头夫妇,一辈子虽没读过什么书,却不妨碍依旧是通情达理之人。

    尤其是这辈子就这么一个女儿,也没想着这女子非要嫁人便是归宿。

    平日打渔归来,听到谁若是在背后议论他家女儿是那狐狸精,铁定是要上前与人大吵一通的,早两年还因为如此跟人动手过。

    好在老李头年幼时不知跟着哪位途经此地的高人学过一些拳脚,这些年与人动手竟是从未吃过亏。

    这一日,夕阳渐落。

    那李家篱笆小院中,坐着一个素衣女子,不施粉黛却依旧妖艳,可不就是那被村妇们称作狐狸精的姑娘。

    她手里捏着一封早已泛黄的书信,看起来应该是有些年岁了,连那纸上的字迹都有些模糊不清了。

    但这信,却被她保存的很好,哪怕已然十年过去,却依旧干净整洁。

    暮色四合,倦鸟归巢。

    渐渐西落的夕阳,将淡淡金黄色的光透过那株桃树洒下,落在院落中,刚好还依稀能够看得清纸上的字迹。

    不过区区几行,却看得出那写字之人,笔力相当浓厚。

    那第一句是:“三世修得善因缘,今生得闻桃花香。”

    不难猜出,这书信之人,必然是姑娘多年待字闺中不肯嫁作他人之缘由。

    有风吹过,刮落一地桃花。

    姑娘痴痴站在那里,站在那株桃树下面,任由这吹动长发与衣裙,有朵朵桃花花瓣落下,落在她乌黑的发髻间。

    最后,她轻轻一叹,将那泛黄的信纸小心翼翼折好,塞进怀中。

    然后转身走进屋内,没一会儿那屋顶烟筒上便升起渺渺炊烟。

    太阳,终究落下山头。

    院落里也亮起了淡淡烛光,透过窗子,隐隐能瞧见那姑娘倚在窗框上埋头在绣着什么。

    瘦影当窗,怀人倍切。

    “经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一道身影自那株桃树背后缓缓走出,轻声念道:“,你瘦了…”

    独孤吟足尖点在地面上轻轻一跃,便是跃上了那桃树虬龙般的枝杈之上,一手拄着铁剑,一手扶着树冠,看着那相熟的影子,眼里尽是苦涩。

    这么多年,铁剑独孤吟被外人称作血罗刹,纵横北地秦皇朝,一剑当空,他不怕面对北域宗门成百上千高手的围剿,更不惧那十二镇魂使尽出也要斩他头颅。

    可唯独怕见着这笑起来总是能暖他心的女子,更怕十年后的今天再来此地,依旧听闻她还在等的消息。

    听人说,她等了十年。

    折下一株桃枝,他捏在手里,视线回到十年前。

    那一年,他与北秦杀神之子白仲约战苍月之畔。

    白仲神鬼灯笼中,汹涌而出的九幽冥火灼伤了他的眼。

    而他,一剑刺穿了白仲咽喉。

    两败俱伤,本是生死局。

    好在最后,即将同归于尽时。

    两人颇有默契的及时停了手,相约十年之后再战。

    那是独孤吟这一生当中最为狼狈的一次,拄着铁剑跌跌撞撞在黑暗中前行,不知身后是否还有那心想他死的北域宗派界高手在暗暗追踪而来。

    最后,他力竭昏倒在那株桃树下。

    再次清醒时,却是躺在屋里床榻上,身上盖着的被褥有好闻的桃花香。

    下意识便要伸手去摸那寸不离身的铁剑,可不小心却抓着了一只纤弱无骨的小手。

    视力尚未恢复,隐约间似乎看到了一张红透的脸。

    冷若如他,就算再不通男女之事,也是知晓自己方才那无心之举却有轻薄之意。

    往后小半年时间,他便是在这里,在这间院子中安顿下来。

    虽离着北凉城不远,可就是不愿回家。

    一百多天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却也不短。

    可却是这些年中最为宁静的时光。

    没有杀戮,只有桃花酒和她。

    那一年,他听她说,这桃花比起往年来开的不是最好,可酿的酒却是最甜。

    所以当要离开时,除了那柄半年未曾出鞘的铁剑外,还带走了一壶桃花酿。

    也是在那一天,从未醉过,也绝不允许自己会醉的血罗刹,却难得醉了。

    酩酊大醉后,留下书信一封。

    如同初来时一般,走得踉踉跄跄离开了苍月村。

    却没想到,那封信,她保存至今。

    如今,他回来了,带着忐忑还有不安,在赴那必死之约前。

    前些时日便已是知晓,那北秦的小杀神破关而出。

    也不知是得了什么大机缘,出关之时已然碎丹成婴入王侯。

    轻声一叹,不得不承认,比起白仲来。

    十年前他略有不如,十年之后更是如此了。

    修为是,敢爱敢恨的性格还是。

    这一回,最好的结局也无非是两人同归于尽。

    若说舍不得的,除了北凉城中的父母,也就只有她了。

    独孤吟轻声一叹,跃下桃树,渐行渐远。

    院内,姑娘似乎有感,推开窗去瞧,却只有月色静好。

    自嘲的笑了笑,或许,那人再也不回来了。

    盼望了多少次,又失望了多少次。

    反反复复,十年三千多个日日夜夜便那样过去。

    每年桃花盛开时,便会摘下桃花酿酒。

    到了今日,那株老桃树下,足足埋了十坛桃花酿。

    或许,明年会有第十一坛,十二坛,甚至更多。

    想来,若是有朝一日那个拿铁剑最会伤人心的家伙回来。

    这一回,应该是足够让他痛痛快快饮上一场了。

    省的到时,如当初一般,偷偷拿了一瓶便悄悄溜走。

    轻轻吹灭了桌前的红烛,她和衣而卧。

    黑夜里,有一道流星划过。

    那孤寂的背影终于停下了脚步。

    他仰头看天,双手合十闭上眼睛默默许愿。

    然后,睁开眼有寒芒剑气闪动。

    独孤家的男儿,当是如此。

    铁剑不折,唯死战不退。

    儿女柔情,若能活着回来。

    此生,定当不再相负。

    传说,桃花酿是以桃花花瓣和着伤心之人的眼泪酿成。

    ……

    镜子前,姬小月呆呆的看着镜中自己。

    身上,穿着的竟是一件男儿装。

    可她身形本就瘦小,穿上悄悄从姜小蛮那里顺来的袍子,倒有些沐猴而冠的感觉。

    小姑娘撇着嘴,一脸的不高兴,为什么玄知秋那丫头穿上男儿装明明很好看。

    而到了自己,反而不伦不类的四不像。

    这女儿间,或多或少都会有些比较。

    虽然姬小月大大咧咧,可却也避免不了。

    想要扮作男儿装自然也是有目的的,世界那么大,她想去看看。

    听说北地风光无限好,那自然是要去走走转转了。

    尤其鬼婆婆最后还是答应了蛊奴老头,要去那中域大巫国去救治一个更老的老头。

    这一走,少说也得半年的时间。

    小姑娘不愿意跟着去,待在樊城中也没什么意思。

    便是想着的学那姜小虫一般,来个仗剑走天涯。

    是谁说,当大侠就不能会是女儿家了。

    若是走得快一些,说不上,还没到北域便是先与姜小虫那家伙先遇上了。

    可鬼婆婆偏要说,这女孩子在外行走多有不便,非得要姬小月先学着扮作男孩子才肯放心。

    不然,那就得乖乖跟着她一道去中域。

    老人家的心思也能理解,小姑娘除了轻功外,其他拳脚功夫那是一塌糊涂。

    若真是一个人独自上路,那指不定还没走出多远,便是要被那沿途的山大王拐去作了压寨夫人。

    懊恼的嘟起嘴,早知道会有今日,当初,就应该好好用功修习的。

    正在小姑娘沮丧之时,身后却是传来一声轻咳声。

    “鬼婆婆…”

    小姑娘回过头,一双大眼睛幽怨地盯着老人看。

    “呵呵,小丫头,你这打扮倒是俏丽的很呀。”自从知道姬小月身体无恙后,老人心情难得的好,看着自己这个独孙女,怎么看怎么喜欢,不由打趣道。

    “哼!”姬小月转过头,撇着嘴,还在生老人的气。

    “喏,拿着,服下它。”老人笑了笑,也不在意,手里捏着个小瓷瓶递给小姑娘。

    “什么?”小姑娘转过头看了一眼老人,又连忙撇过头去,也不接那瓷瓶。

    “幻形丹,红的那颗,能让人暂时幻化身形,雌雄难辨。蓝的那颗,服下后又会变回自己模样。”老人呵呵笑着,轻声问道:“怎么?不想去找那姜家小子了?”

    “呸!谁去找他了,世界那么大,本姑娘也想要闯闯,不行么?!”虽然嘴上说的硬,可却一把便是将老人手里瓷瓶抢了过来,俏脸通红。

    “哎,女大不中留呀!”老人无奈摇头,又递给小姑娘一个玉镯子,嘱咐道:“戴好它,这可是稀罕玩意,储物手镯,里面放了些银子和丹药,省着些用足够你挥霍一两年了。”

    “嘿嘿,我就知道这世上还是您老人家最疼小月亮了。”小姑娘转阴为情,乐呵呵的扑进老人怀里撒起娇来。

    “你啊,跟你爹一个德性,就是一个字,倔!”老人摸了摸怀里小姑娘毛茸茸的脑袋,轻声叹道:“就算是我今天不给你,想来,保不齐你这妮子明日里就真敢离家出走。”

    “我爹,他还不是随了您…”小姑娘在老人怀里低声嘟囔道。

    “打算什么时候走?”

    “等您去了中域,我便也要走了。”姬小月伸出两只小手抱住鬼婆婆,低声道:“吃不上我做的菜,可不要太想念啊…”

    “那肯定有的惦记咯…”老人哈哈笑了起来,脑袋抵在自己孙女肩膀上,慈声说道:“我连《青囊经》也一并放在那镯子中了,这一路边光顾着玩,好好修炼才是正经,省的若是有一天我这老婆子要出了什么事,那一身无双医术也就断了传承。”

    “呸呸呸,您老人家千秋万代,别说不吉利的话!”小姑娘红了眼,连忙娇嗔道。

    “好,就活他个千秋万代!”老人笑呵呵点点头,然后轻轻推开姬小月,向着门外走去:“本来就是来和你说一声的,今夜我便会起身去中域,那玄家我早年欠了他们人情,如今是该要还了。”

    走到门前,老人停下了脚步,没有转过身,轻声道:“出门在外,可不比樊城,切莫依着性子胡闹,沿途若是遇见麻烦,就去找当地丹楼,自会有人替你解决。”

    “还有…若是去北海国,记得去看看你娘。”

    说完,老人一步踏出草庐,随即走入虚空,消失不见。

    “祖母保重!”

    姬小月红着眼,冲着老人离去的方向,认认真真跪了下来,重重磕了下去。chapter; *************************************************************************************************************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