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大夏逍遥皇 > 第五十六章 约着小堂倌同行向北

第五十六章 约着小堂倌同行向北

书名:大夏逍遥皇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壶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另一边,姬小月跟着姜小蛮出了醉香楼,便停下了脚步。┡Ww*W.んKe Wai Shu .O R G

    一双大眼睛直愣愣看着少年,呵呵直笑。

    “你笑什么?”

    姜小蛮也停下脚步,皱着眉,看着这个笑起来也同样有着两个浅浅酒窝的青衣小厮,轻声问道。

    “自然是笑你傻了!”青衣小厮姬小岳收回笑容,神情严肃道:“姜小……蛮,你知不知道,刚才若非我故意把那盆醉虾醉虾打翻扣在那姓韩混蛋脑袋上,这会儿你早就被人家当作鱼肉宰割了。”

    韩寻之先前在后厨时的一举一动,全都落在化身成为青衣小厮的小姑娘眼睛里。

    虽说从前跟着鬼婆婆时没能好好学习丹药之道,可姬小月丹道基础却是无比扎实的。

    就好比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一般,跟在高手身边,就算不刻意,这么多年下来耳濡目染之下眼界和学识也自然比起平常之人高一些。

    这便是名师指路的好处,更何况鬼婆婆岂止算得上是名师,认真论起来足够称得上当代丹道执牛耳者。

    那包药粉,董胖子不认识,姬小月怎么可能认不出。

    不过是连一品都算不上的寻常药粉,上不得什么台面。

    虽说连一品都算不上,可单论功效来却远在一品之上,能使人在极短的时间内陷入昏迷,任由摆布。

    这类药粉,有一个统称,迷药。

    寻常迷药算不得稀罕玩-意,世俗武夫都能得到,

    只是比起丹师出手炼制的药效要低了不少,平常那些个采花大盗一般手里多多少都备着些。

    当初,在樊城时姬小月制服玄知秋时也用过,便是鬼婆婆炼制出给小姑娘防身用的。

    韩寻之炼制的乱魂散,自然是不能够和鬼婆婆那样的丹道宗师相提并论。

    却也足够让境界在先天以下的武者暂时**,失去防抗之力。

    哪怕如今姜小蛮因缘际会下到了后天巅峰,也不能幸免。

    “你是说,方才那菜里被韩寻之动了手脚?”姜小蛮有些不可置信,看着身前这个头不高眼睛却很大的青衣小厮。

    “切,出门在外你娘亲没有教给你防人之心不可无么?”姬小岳早有准备,料到少年一时间不会相信,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从怀里竟然摸出了一只酒香扑鼻的虾来。

    “看好了。”说着,她便是将那只醉虾伸向趴在酒楼门口石墩上的那只白猫。

    海鲜淡淡的腥味钻进鼻子里,原本懒洋洋打着盹的白猫一瞬间便是一跃而起,嗷呜一口将青衣小厮手里那只醉虾吞入肚中。

    一息不到,那白猫便真如喝醉一般,摇摇晃晃走出没两步便瘫倒在石阶上,昏死过去。

    青衣小厮姬小岳得意洋洋,骄傲的扬着小下巴,挑衅的看着身前少年,笑道:“怎么样?我的姜大少爷,这回总该相信了吧。”

    姜小蛮微皱的眉头更加拧巴了,他盯着那白猫看了半响,然后轻轻叹了一口气。

    虽说这醉香楼的醉虾醉蟹都以美酒腌制过,可那不过是度数不高的花雕酒。

    纵使那只白猫再对酒精没有抵抗力,也不至于一只一两不到的醉虾便让它一瞬就陷入昏厥。

    哪怕再是初入江湖的雏儿,少年也是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不禁心一冷,喃喃道:“为什么,我以诚待他们,那韩寻之却要害我?”

    “我哪里知道……”青衣小厮姬小岳又是一个大大的白眼丢了过来,然后,她想了想打量着身前这会儿愣神的少年,轻声问道:“我说姜大少爷,你好好想想来这锦城时候,是不是哪里招惹到人家了?毕竟这城里那么多人人家不去算计,偏偏要算计你一个外乡人?”

    姬小月倒是猜对了,正是那初入锦城时姜小蛮为了救人将韩寻之连人带马揍翻在地上,才会被那姓韩的给暗暗记恨上。

    回过神,姜小蛮哪里会不知那方才还跟自己称兄道弟的几人,会用如此下作手段对付自己。

    少年自嘲的笑了笑,本以为自己多么幸运,才来锦城便是能够交上几个热情善良的朋友。

    原来,所有的一切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忽然,姜小蛮就想起了年少跟着十一叔修行时。

    那一天,他问姜彻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江湖。

    姜彻看着自己这个侄子,轻声笑了笑,没有从正面回答,只是说:“有人的地方都是江湖。小蛮儿你要记得,日后在江湖上行走,最可怕的,不是正面而来的刀砍火烧,而是人心。”

    今天,他终于明白了十一叔为何会说在这座江湖人心最是可拍。

    这人心,能有多善良,就会有多阴暗。

    不自觉的姜小蛮又是叹了口气,将因为愤怒而变得紊乱的心跳恢复平静,克制住现在就冲上去狠狠揍一顿韩寻之那几个混蛋的冲动。

    毕竟,再怎么说人家也算是请他吃了一顿不错饭食。

    出门在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说到底,现在的姜小蛮还是很善良的少年。

    初入江湖,虽说已然见识到了那江湖的阴暗一角,却依然愿意相信善良永远比阴暗要多。

    当然,若是韩寻之那些人再来招惹他,那么自然不会再客气。

    爹爹说了,那柄龙胆银枪是具有枪魂的灵兵,是需要用血去侵染滋润的。

    唯有如此,这枪才会不失去灵性。

    既然是用血来滋润,人又是万物之灵。

    想来,这人血比起一路走来在山野遇见的野兽之血,效果自然是要更佳一些。

    少年抬头,望了望那处窗子,没能看见韩寻之几人。

    他心里默默道,只此一次,当做教训。

    下一次,姜小蛮不介意让手中龙胆银枪多一些人血去滋润一番。

    “你呀……”青衣小厮姬小岳双手背在身后,摇了摇头,以一副老江湖的口吻冲着回过神来情绪不怎么高的姜小蛮叹气道:“看你穿着打扮,应该出身不差,可既然同样是世家出身,却怎么也连一点心机城府都没有呢?”

    说着说着,小姑娘就想起了当初在樊城初遇少年时,比起那会儿如今可算是进步了不少。

    但光是这些,可还是远远不够。

    鬼婆婆在知道姜小蛮此行是去北域后,便曾经和小丫头说过,这姜家少爷若是到北域还是如此性格毫无防人之意话,那一定会出大问题。

    单单是南域大夏姜氏一族的身份,在北域行走一旦身份爆了光,那就好比神话传说《西游释厄传》中的唐三藏一般。

    一路上凡是遇见“妖魔鬼怪”,谁见着不是想要去咬上一口,尝尝这‘长生不老肉’是什么滋味。

    人家唐三藏好得还有个齐天大圣保护,一路西行才有惊无险不至于变成哪个妖怪的刀下亡魂。

    这也是为何小姑娘要一路跟上来的原因之一。

    在姬小月看来,姜小虫这样被人卖了都能帮别人数钱的小傻瓜。

    可不就得需要自己这样和齐天大圣一般厉害,聪明机智又勇敢的女大飞贼去保护。

    不然,若是遇上如那西游传说里玉兔精,锦毛老鼠精这种不吃‘唐僧肉’,反倒是一心想要玩倒贴的女妖精,那可如何是好!

    姜小虫这家伙可不是定力超然的唐长老,一副傻兮兮的样子,保不准就喜欢那娇滴滴的美人计!

    所以,小姑娘豁了命也得跟着。

    得亲自守在边上,那才能安心……

    见姜小蛮不说话,青衣小厮姬小岳润了润嗓子,又继续教育道:“你这样行走江湖,可是要吃大亏的。”

    看着少年这会儿还拧巴在一起的两道很好看的眉毛,小姑娘不由也跟着皱了皱眉头。

    这姜小虫,为什么总皱着眉呢,一点都不好看!

    “呵呵,我知道啦!”姜小蛮看着这个比自己矮了一头的小堂倌,轻轻笑了笑:“谢谢你,这份恩情,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报答了。”

    心里不由也暖暖的,暗暗道这世上,还是好人要更多一些。

    这小岳兄弟,虽说不过与自己萍水相逢,却为了救他,连赖以为生的工作都丢掉了。

    如此想着,心里不由愧疚起来,看着小堂倌问道:“连累小岳兄弟你了,不知接下来小岳兄弟是如何打算?”

    “安啦,不用在意这些。”小姑娘摆摆手,不禁露出一副小女儿姿态来。

    心里面乐开了花,哪怕如今变幻了身形性别,姜小虫这家伙最在意的还是人家。

    如果是以姬小月的身份来做这娇羞状,那自然很赏心悦目。

    可如今,小姑娘服了幻形丹,化身男儿。

    虽说样貌还是无比清秀,可落在姜小蛮眼里,忍不住浑身一阵恶寒。

    莫不是,这小堂倌也与那姓李的公子一般,有某些特殊爱好不成?

    如此想着,姜小蛮不禁微微向后退了两步,一脸警觉的看着姬小月,小心翼翼道:“虽说不可否认小兄弟你对我有大恩,可在下没有那方面嗜好,万万不能以身相许来报答兄弟的。”

    “呀!”小姑娘意识到自己又犯花痴了,冲着少年翻了一个白眼轻啐一口道:“呸,想什么呢!谁要你以身报答了?我才不是那些个死变态呢!”

    说着,不禁冲着姜小蛮挥了挥小拳头示威。

    然后,又乐呵呵笑了起来,背着手在台阶上蹦蹦跳跳,十分豪气道:“咱们都是江湖儿女,出来混,讲究的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所以你不用自责,本身我也没打算常干,那董胖子的手艺已经偷学到了,我也该离开这锦城了。”

    “哦?小岳兄弟你也是在外出游历啊?”姜小蛮恍然大悟,难怪丢了工作还这么高兴,他摸了摸脑袋笑道:“不知兄弟打算去往哪里?若是咱们同路,路上也刚好能有个伴说说话。”

    从樊城离开后,一路向北除了暂时歇脚外,一直都是一个人。

    平日间在路上的时候,也只能和小白说话,姜小蛮确确实有些憋疯了。

    “唔,我此行目的是为了学遍天下美食,将来做给某一个人吃得,听说北域秦皇朝帝都里,有一座号称收尽五域菜肴的‘天下楼’,还有一座据说藏尽世间美酒的‘四海阁’,我想去那里看看是不是当真如传说的那么神……”

    “巧啦,我此行也是要去北秦的,咱俩刚好顺路!”姜小蛮一拍手掌,哈哈笑道:“不如咱们结个伴如何?”

    “那自然是好,我去收拾一下行李,今晚咱们随便找一处客栈落脚,明早便出发。”姬小月乐呵呵,还没等姜小蛮开口,便先帮少年把行程给定了下来。

    姜小蛮嘴角抽了抽,怎么觉着这小岳兄弟比自己还更兴奋。

    原本放下来的心,不禁又提了上来。

    这小堂倌,该不会真的有那断袖的癖好?

    不行,晚上要真住在一起,那必须得睁着只眼闭着只眼才行。

    “那你就在这里等我啊,我行李也不多去去就回。”

    青衣小厮姬小月一双大眼眯成了一条缝,光顾着兴奋了,也没注意到少年那防贼一般的眼神。

    背着手,蹦蹦跳跳向着醉香楼后院跑去。

    少年看着那瘦瘦小小的背影,不知怎的,就忽然觉着那个笑起来很暖心的小姑娘和这个小堂倌的背影竟然隐隐重合在了一起。

    姜小蛮想了想索性背靠着墙安静等那小堂倌回来,他看着不远处熙熙攘攘的人群,回想起先前与那韩寻之几人交往的一幕幕,搭在脑袋上的双手不禁暗暗紧紧握成拳。

    也许,将来尝尽了江湖冷暖。

    有一天,我也会如他们一般,有心机也有城府。

    可至少,不会是现在!chapter; *************************************************************************************************************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