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大夏逍遥皇 > 第六十三章 少女情怀

第六十三章 少女情怀

书名:大夏逍遥皇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壶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姜小虫是色坯,我肩膀借给你!”

    还不等姜小蛮回过神来,小堂倌便是抢先一步跑了过来。┡Ww*W.んKe Wai Shu .O R G

    姬小月伸手抢过萧颖手中的酒坛,然后一把揽过她脑袋放在自己肩上,轻声说道:“想哭,就大方哭出来吧,眼泪憋得久了,是会发霉的。”

    萧颖把脑袋靠在那瘦小的肩膀上,有水珠落下,没一会儿便是打湿了姬小月的衣襟。

    姜小蛮楞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

    我什么时候成色坯了?

    我是姜大侠好不好!

    还有,你这小堂倌看着蛮正经,可占姑娘便宜的手段还真是花中老手!

    瞪了一眼这会儿正美人在怀的姬小月,哪里想,被这小堂倌又狠狠回瞪回来,最后还甩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姜小蛮气不过,惹不起,我还躲不起么!

    偏过脑袋,索性不去看,自顾自的开始喝起闷酒来。

    ‘哼,难怪玄知秋那臭丫头会说是下流胚呢,还真是!’

    化身小堂倌的小姑娘,伸出腿想要在桌子下狠狠踹一脚姜小虫的,没成想竟然没够着。

    有些崩溃的低下头去,看了一眼自己的腿,明明不短嘛!

    “你们聊,我去看看魏将军那边怎么样了!”姜小蛮闷闷的喝了一大口梅子酒,摆摆头站起身,向着大厅外走去。

    自然不会是因为没抱上萧姑娘而生气,对姜小蛮而言,到如今都还没弄清楚什么是爱情呢。

    更何况,对于这萧姑娘,不过是萍水相逢,同情她的遭遇,连喜欢都算不上,最多也就能够算作一个朋友罢了。

    如果沿途见一个爱一个,哪自己成什么了!

    人,就只有一颗心脏。

    那么这辈子也只能装的下一个人,再多便装不下了。

    如爹爹一般,直至今日也只爱着娘亲一人。

    往后,也依旧会如此。

    当然,姜小蛮见原本该被他抱在怀里的萧姑娘,让小岳兄弟给截了胡去,多多少还是会有那么一丢丢介意的。

    毕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这当大侠的,哪个没有一两个红颜知己不是?

    “嗯,赶快去,顺便让那铁衣门的赶紧准备银票啊!”姬小月冲着姜小蛮挥挥手,示意他赶紧出去。

    女孩子就该女孩子来安慰嘛,一个大男人赖在这里像什么话。

    小姑娘全然忘了,认真说起来,她现在也应该被归类为男孩子的范畴里。

    “好啦,不哭了,夜里风凉,过会儿眼睛该被吹肿了。”伸出一只手轻轻拍着萧姑娘的背,姬小月却不禁暗暗嘀咕,这皮肤可真滑啊,哪怕隔着衣服都能感觉的到。

    萧颖脑袋埋在姬小月瘦小的肩膀里,声音有些哽咽:“我没有哭,是眼泪自己要掉出来……”

    微微抬起头,便是瞧见了那一双清澈如湖水一般的大眼睛。

    她突然就觉得,这个头不高的姬公子,还真是能暖姑娘心的贴己人呢……

    那原本有些冰凉的心,也不禁渐渐回温变暖,有一丝丝专属于少女的小心思,似乎在慢慢情窦初开。

    娘亲临走前,跟她说起过。

    日后,如若得遇良人,那一定要把握好机会。

    别如娘亲一般,将机会抓在手里都能悄悄溜走。

    “怎么了?”姬小月看着这萧姑娘微微仰起脑袋,用一双极好看的眼睛直勾勾盯着自己,有些不解问道。

    “没……没什么。”萧颖赶忙又把脑袋埋了下去,懦懦道:“我娘亲说过,纵然是女孩子,活在世上,也应该如男孩子一般独立坚强,想哭的时候就抬起头,决不能让自己的眼泪落在地上。”

    “姬公子,能不能让我再靠一会儿。”萧颖微微闭着眼,低声喃喃道:“一会儿,就好!”

    “没关系的,你想要靠多久都行!”

    姬小月乐呵呵笑了起来,将搭在萧姑娘背上的那只“咸猪手”往上移,学着在樊城时姜小蛮摸自己脑袋一般,轻轻抚着萧颖柔顺的发丝,柔声说道。

    之前总觉着姜小虫那小傻瓜,摸自己脑袋是像在摸小狗一般。

    可现在想想,嗯,这感觉似乎真的挺不错呢。

    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这般搂着,萧颖脸颊不禁通红,暗暗道这姬公子还真是个贴己人呢。

    好在这会儿是低着头,姬公子看不到自己那快要烧起来的脸蛋。

    不然,还真是羞死个人。

    姬小月本身就是一个小姑娘,哪里会知道,她如今这般动作,最是能撩拨姑娘们的心。

    竟然是让这个萧姑娘,心神荡漾起来。

    萧颖轻咬着嘴唇,耳边听着姬小月那轻微匀称的呼吸声,感受着冰凉指间滑落在自己发梢间那一分酥麻,心头如触电一般,温婉而甜蜜。

    自小跟随娘亲隐居山林,除了偶尔会碰见进山采药的小药童外,几乎从未和男子打过交道。

    这姬公子带给她的感觉,是前所未有的。

    第一次让萧颖觉着就这样安静的待在一起,也一样会很幸福。

    这种撩拨心脏的感觉,一时间竟是让她忘了呼吸,忘了思考。

    也暂时,忘了那一份被最亲之人出卖的痛楚。

    ‘娘亲,你不是担心日后没有您在身边,女儿会找不到好的归宿么?

    现在,您可以放心了,颖儿遇见您说的良人了,等替娘亲将那封信交给独孤叔叔后,颖儿便会向姬公子表白。

    幸福,是要靠自己争取的。’

    女孩,有时候要的很简单,不需要自己心爱的男子有多厉害,能够视自己如宝就好。

    能够在需要的时候陪在身边,看穿自己的逞强,明白自己的脆弱。

    在自己难过的时候,一把抱住自己说,想哭就哭出来,眼泪憋得久了,是会发霉的。

    如此,便足够了。

    都说少女情怀总是诗,一点也不假。

    姬小月只是觉着,这会儿怀中的萧姑娘心脏跳的很快。

    哪里会知道,不过短短一瞬间,那属于女儿家的小心思早已经百转千回无数次了。

    ……

    锦城将军府的地牢,不算太潮湿,还算干燥。

    只是兴许是太长时间没有用了,所以那一阶阶的石梯上,铺着一层淡淡的灰尘。

    姜小蛮沿阶而下,魏冉走在他的身前引路。

    如今,铁家那位二公子和姓莫的老妪都暂时被关在这里。

    姜小蛮心确实挺大,但并代表他不会记仇。

    对于几年前揍过自己,那个据说是北秦皇朝小世子的家伙。

    他直至现在,可都还咬牙惦记着呢。

    这回去北秦,一旦逮着机会狭路相逢了,那一定是要找回场子来的。

    对于敢犯大夏之威的家伙,都该虽远必诛!

    况且,姜小蛮是谁,堂堂一代姜大侠!

    那一回,差点让人给揍成猪头,在床上躺了足足两天两夜。

    当时还小,没觉得什么。

    可后来随着年岁长大,却是越想越气……

    我和陌离姐好好在那里玩耍,没招谁没惹谁的。

    你这坏东西闲着没事,好好北秦皇朝不待,跑来边地揍我玩是几个意思?

    这口气,是绝对咽不下的!

    那家伙叫什么来着?

    对了,赢幽!

    好好洗干净脖子等着,本大侠那即将而来的炽烈报复吧。

    轻仇者,寡恩。

    轻义者,寡情。

    大丈夫立于世,理应敢爱也要敢恨,恩怨分明快意恩仇的。

    若是连将仇恨都能看得很轻的人,那必然是对别人的恩情也一定会看得很轻。

    十一叔说过,情感不激烈的人,大多是性情凉薄,不值深交。

    不论在江湖或者是在庙堂,约么都是如此。

    要想不记仇,其实只有一个方法,除非恩大于仇。

    那样,倒也是没办法的事。

    不知觉间,两个人便已然走入地牢底层。

    姜小蛮眉头轻蹙,隔着栅栏蹲了下来,打量着这会儿盘膝而坐的两人。

    锦城将军府的地牢,是以千年寒铁打制而成,就算是王侯境也难挣脱。

    莫虞修为固然高,可也不过尊者境。

    何况,年岁越大,就越是惜命。

    不然,她也不会挖空了心思,隐忍多年,也想要取回那枚据说能够让人得证长生的龙珠了。

    所以,就算这老妪修为再高,也万万不敢去得罪大夏朝廷的。

    先前也不是没有羁押着的武者越狱的例子,而且还是半步神王的江湖巨擘。

    到了王侯境,便能破丹结婴,已然可以做到肉身死而神魂不灭。

    可最后结果怎的,还不是被监武阁出动两个真正达到神王境的老怪物,给一刀剁下头颅来,传首江湖了。

    至于逃窜而出的元婴,则是被铁链锁着,镇封在了监武阁位于大夏皇城炎帝城中年,那座巍峨直入云间的总阁地底下。

    永世不得再见天日。

    半步神王的大能尚且如此,尊者于监武阁来说不过蝼蚁尔。

    光是想一想,就足以让莫虞胆寒,那里还敢再生出别的心思来。

    “姜少爷……”铁羽睁开眼,看着这会儿正隔着铁栅栏蹲在自己对面的姜小蛮,苦涩一笑,再也没了早前的那份跋扈。

    铁狂奴是打算将自己这个二儿子培养做接班人的,能够日后执掌偌大的铁衣门,怎么会是傻子。

    这时候,还猜不出姜小蛮的身份,那当真不如一头撞死了。

    先前,光是听白家那位之言,知道近来没有皇朝腹地惹不起的存在来边地游荡。

    所以,他才会在知道这少年姓姜后,也敢毫无忌讳出手的。

    原本是想着,大夏皇朝姓姜的何止百万,总不能自己好死不死的倒霉遇见至尊一族的年轻一代吧。

    完完全忽略了,在这边地朱雀城里,还有一座门墙出奇高的烈焰督军府。

    那里,一样还有一个自己招惹不起的同龄之人存在……

    烈焰督军府这些年在边地出奇的低调,几乎少有关于那位日后注定是要一飞冲天的少年消息传出。

    这么多年,外界也只是知晓朱雀城烈焰督军府上,那位当朝九皇子有一个儿子。

    可竟是连那姓姜少年的画像,都未曾传出过一卷来。

    这一次,怪不得白家的那一位。

    完完全是铁羽自己思虑不周,才差一点铸下便给铁衣门都是带来灭门的大错。

    不敢与姜小蛮直视,铁羽低着头,骄傲如他这时候也不禁生出一股子无力感,哪里还敢再升起报复的心思。

    姜小蛮在同龄之人中,不可谓不优秀。

    之所以边地一直没有有太多关于姜小蛮的消息传到江湖上,完全是因为,林媚对两个孩子保护的紧。

    凭着朱雀城督军府在边地的地位,哪怕说只手遮天也不为过。

    对于封锁自己儿子与陌离的消息,那还不可以说手是到擒来的小事。

    “你铁衣门,为何会出手对付萧颖?”姜小蛮看着这会儿将头深深埋下来的铁衣门二公子,轻声问道:“那龙珠虚无缥缈,当真对你们有如此大的诱惑力?”

    关于龙珠的传闻,姜小蛮小时候便曾听自己爹爹和十一叔说起过。

    凝聚蛟蛇化龙时一身修为与灵韵的天地至宝,大夏姜氏一族就曾得到过一枚。

    龙珠是至宝,属大瑞之物,却同样也是天地间至凶之物。

    三千年前,吞噬那枚龙珠入肚的姜氏一族先祖,已然是度过天人第一衰的至高境界。

    可依旧没能够将龙珠炼化入体,最后不光自己生死,连同为其护道的十多名老祖宗,一同都被连累生死道消。

    那段历史记载的很隐晦,就连如今的姜氏一族后人,都鲜少有人知道具体为何会如此。

    姜小蛮也只是隐隐约记得自己爹爹和十一叔偶尔提到过,说化龙之蛟属天道眷顾之灵物,不可轻易斩杀,不然必受天道反噬。

    那位功参造化,完全有资格进入祖地潜修的老祖宗,最后便是被天道降下雷劫,打落了一身道行修为含恨陨落。

    所以,哪怕真的龙珠摆在自己面前,姜小蛮都不会太过心动。

    凡涉及到如此灵韵之物,其中沾染因果太深。

    想来,那莫虞背后的宗族与萧颖她娘亲所在的萧氏一族,后来之所以会落得族灭,多多少还是与沾染到了龙珠之上的因果有关……

    “莫老并未告诉我们,她所要谋夺的竟然会是龙珠。”铁羽惊愕的抬起头,看着姜小蛮失声道:“若是知晓她口中所说之物竟然会是这般天地至宝,说什么我铁衣门也万万不会与虎谋皮的!”

    铁衣门发展至今,自然有自己的一套生存法则。

    江湖门派多是如此,什么能碰,什么不能碰都明明白白。

    那些个没自知之明的门派,除了极个别幸运儿,大多数都早已烟消云散在历史中了。

    除非是贪婪与野心大过理智,不然,铁衣门绝对不会去沾染他们所不能守护住的东西。

    灵宝虽好,可前提也得是有命能消化的了。

    铁羽不傻,知道这一回多半是着了姓莫的这个老妪的道。

    不由狠狠瞪了一眼这会儿闭目不发一语的莫虞。

    “既然不是为龙珠,那又是为何?”姜小蛮不去理会两人之间的恩怨,看着铁羽,轻声问道。

    “前不久,莫虞这个恶妇来到铁衣门,她跟我说自家这个小姐体质非常特殊,是天生的九阴玄女之体。”

    低下头,沉默半响,铁羽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抬起头看着身前这个少年,缓缓开口:“我所师承功法特殊,这种体魄的女子,若是当作鼎炉,能够让我在极短的时间内修为获得极大突破……”

    面对姜小蛮,铁羽没有一丝隐瞒,将其中缘由如实告诉了身前少年。

    既然知道了少年身份,他没敢再生出一点歪脑筋。

    何况,就算他不会说。

    那莫虞既然连龙珠之事都肯如实说出,自己这点秘密没有可能会藏得住。

    九阴玄女之体?

    姜小蛮眉头微皱,自己似乎并没有听说过。

    不知什么时候起养成的毛病,只要一思考事情,便会忍不住蹙眉头。

    这若是被姬小月看到,定然又该忍不住想要去戳他眉心了。

    立在身后的魏冉,面色却是一变。

    这体质,他听说过。

    与那龙珠一般,代表着机遇,同时也蕴育着不详。chapter; *************************************************************************************************************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