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大夏逍遥皇 > 第六十九章 吃斋时说禅

第六十九章 吃斋时说禅

书名:大夏逍遥皇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壶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山顶,斋房内。┡Ww*W.んKe Wai Shu .O R G

    姜小蛮几人盘膝坐在蒲团上,一条长长的红木矮桌穿堂而过。

    此刻并不是用斋时间,所以寺里僧人们除了念慈与念悲外,也就只有湛海禅师在。

    寺中僧人日子多过的比较清苦,所以桌上不过摆着几盘斋菜粗茶,算不得多好。

    至于主食,是一大木桶热气腾腾的糙米饭。

    好在几人都不是计较之人,在山上有的吃就已经非常不错。

    湛海坐在主禅位上,面容带笑,望着众人,轻笑道:“几位施主还请动筷,切莫要嫌弃寺内饭菜不合口。”

    姜小蛮也不客气,端起木碗就是给自己盛了一大碗糙米饭,扒拉两口,笑道:“谢谢禅师的招待,前些日子为了赶路,很多时候都是用随身干粮对付的,这饭已经很好了。”

    魏冉似乎并不太饿,只是轻夹了几口斋菜送入口中细细品尝。

    军伍出身,纵然有好几年没有上过沙场,可并不妨碍他懂得忆苦思甜。

    和平来之不易,都是兄弟们用命换来的,他比起百姓来要更懂得珍惜。

    这斋菜淡茶,虽说没有太多油水,可却难得是他觉着这些年吃过最合胃口的一次。

    姬小月头发还湿漉漉的,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将头发披在肩上,端着碗很小心,生怕将水珠滴落到桌子上就是不好了。

    湛海禅师似乎看穿了小堂倌的心思,笑道:“小施主不必如此,在寺里没太多规矩,沐浴之后身上有水汽是常事,无须太过拘谨。”

    小堂倌点点头,终于放开了,端起手中碗来学着姜小蛮的样子,大口扒拉着那滴了香油拌了些许咸菜的糙米饭。

    姬小月腮帮子一动一动,不禁暗暗点头庙里僧人厨艺当真不算差。

    虽说这糙米不比白米那般稚嫩让人容易下咽,可嚼在嘴里时,却也软糯无比。

    而桌上,那几盘绿菜,虽说只是清炒,可火候却是刚刚好,甜脆有加。

    可以看得出,这梧桐寺中的火头僧厨艺必然不差。

    几人当中,就属姬小月厨艺最好。

    能够入那位樊城女厨神之眼,她自然是有资格给出这般评价的。

    满足的拍了怕肚子,姬小月乐呵呵赞叹道:“大师,您这庙里掌厨的师傅,手艺真不错。”

    “呵呵,小施主倒是有眼光,我们梧桐寺的烧火师傅,出家前这方圆百里出了名的大厨师,锦城三大酒楼当初都曾花过重金请他出山呢。”湛海禅师呵呵一笑,端起桌前清茶细细饮上一口,缓缓道:“虽然我这师侄因为一些原因,如今只是带发修行,可确实是一个有禅心之人呐。”

    几人没有想到,小堂倌随便一问,竟然这寺院执掌火房的师傅,竟然还有这样一层来历。

    带发修行,在禅宗弟子中,算是比较特殊的一种。

    虽修禅礼佛,却因为或因世俗有所牵绊,或是佛缘浅薄,不能尽一生而出家。

    故而会不剃度受戒,带发而修行。

    出家修行之期可三日、七日、一月、三月、半年、三年乃至更长,在寺院过一段相对宁静的日子。

    开卷读经,闭门修禅,以期有朝一日能够顿悟禅心,从而得以超脱。

    “禅心?”

    姜小蛮内心一动,放下手中之碗,认真看着湛海请教道:“敢问大师,什么才是禅心?”

    “姜施主,你未来之路必然是会波澜壮阔,老衲也只能观之一二。”湛海轻颂一声佛号,缓缓开口道:“所以,于姜施主来说,花看半开,酒饮半酣,茶至半盏,食入半碗,不贪心,不妄求,不妄动杀念,正视本心,便是禅心。”

    湛海禅师,行伍出身,早年曾身居军中高位。

    四十年那年,有云游禅师途径家门,三绕其宅而入,推其门赠经书合共二十一本。

    当时大字不识几个还是万人敌将军的湛海禅师,却对那厚厚一沓佛经,本本一读便通。

    往后,每一年,诵读一本经书。

    那个年代,正值南北两域连番大战的乱世。

    说来也怪,自读经书之后,这个本名叫作张大海的湛海禅师,但凡统兵出征必大获全胜。

    虽说被称为常胜将军,但在战场所屠敌军,却是各路将领最少。

    甚至有几次,在远胜于张大海所部几倍兵马的大战时,北秦军队最后竟然会不战而降。

    六十一岁那年,张大海诵读完最后一本经书,顿悟自己前世是那禅宗护法金刚,得道前曾受大夏五代镇边军候之恩。

    故而转世投身军伍,是为报恩。

    前世,兵祸之中。

    大夏五代军候,在乱世中救下他悟禅之寺中四十一口僧众性命。

    所以得证金刚果位后,张大海再次投胎出生南域边地。

    二十岁从军,为南域镇守边地四十一载报恩。

    今日期满,自然忆起前世因果。

    第二日,于家中子孙留书信一封,隐姓埋名投入青峦山梧桐寺前代主持座下。

    直至今日,已有二百七十载,一身佛门神通丝毫不输前世,更是修出唯有菩萨果位大成者才拥有的一双佛眼。

    佛为觉者,觉者之眼称佛眼,谓能洞察一切。

    早在少年几人登山时,虽未刻意去看,但湛海禅师却一眼看穿了姬小月的女扮男装,也望见了那个捧着白瓷瓶的萧姑娘身后有佛缘,看破了魏冉这一世纵横沙场杀戮过重,以至于最终将因果牵连到自己妻子身上的凄凉。

    却唯独没有看穿这个少年,哪怕是后来真正去动用神通开启佛眼,也只是隐约觉察到少年未来的不凡与支流多到恐怖的命运之河。

    命运,看不见,摸不着,却影响人之一生。

    佛门讲因果,人自打出生那天起,便会应运而生一条由自身气运组成的河流。

    河流浩瀚程度,决定了人未来一生是落魄贫穷亦或者大富大贵。

    而命运,却是充满了变数的。

    所以,每个人身后气运组成的命运之河,必然会多少生出一些支脉河流。

    有人多,有人少。

    寻常世俗之人,少不过两到三条,多不过数十条,已是极数。

    哪怕是踏上武道的修行之人,就算如已入王侯境的魏冉,至多不过百条。

    但用佛眼望去,这姜姓少年身后河流却是密密麻麻,多不胜数,不会低于万条。

    甚至是,在有的支脉中,波涛滚滚巨浪翻天,其气势,丝毫不输于主脉。

    更可怖的是,有那么两三条支脉,河水颜色竟是金黄或者血红。

    气势,更隐隐压过了主脉河流。

    就算如今的湛海,已然半只脚踏入了菩萨之境,也不敢去深入探寻这少年背后那条浩瀚无比的河流。

    但隐隐觉察到姜小蛮,其日后会与禅宗有几桩因果,所以如今才会开口隐晦的说出所能看到的一二来。

    至于,不能看到的,那是万万不能妄加揣测的。

    于少年而言,未来必然会是一条趟着尸山血海之路。

    天道公平,有失必有得。

    故然,这条路走下来雄阔壮观,却也少不了杀戮艰险。

    成,则屹立九天,必一世之尊。

    败,怕是连尸骨都不一定能够留存。

    过去,湛蓝禅师也只是在书上看到过有此记载。

    背负如此恐怖命运之河,往往是汇集了一族气运,甚至是一城乃至一域一皇朝气运于一身。

    不仅是自己,势必会影响身边之人。

    离得越近,越是如此。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不用去想,未来,如现在一般宁静安详的日子,必然是越来越少。

    少年问他何为禅心,对姜小蛮今后要走之路来,可不就舒闲之心即禅心。

    姬小月听得云里雾里,却觉得好玩,不由好奇道:“大师,那我呢?对我而言,什么才是禅心?”

    湛海不语,深深看了一眼低着头细细咀嚼自己那番话的姜姓少年,然后才嘴角带笑看向小堂倌,轻声道:“对于小施主你呀,心中所想之人,便是你的禅心,只要伴在他左右,便处处是禅。”

    心思被戳穿,小堂倌偷偷看了一眼身旁少年,不禁红了脸。

    对小姑娘来说,纵使世间禅有千万。

    可唯独此禅,要用一生来参。

    “对了,大师,不知萧姑娘她什么时候会醒?”姜小蛮有些不解身旁小岳兄弟怎么老爱和女孩子一般脸红,摇摇头,笑了笑看着湛海禅师问道。

    方才,钟响之后,萧颖便是陷入昏睡当中,周身被塔林之中诸多佛塔散发的霞光所覆盖,旁人根本近身不得。

    湛海说,萧颖她生而便带着大佛缘。

    这次进入寺院也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诸多舍利业果加身,等醒来必然能洗尽铅华,仙途可期。

    这不说还好,一说可把几个人吓了一跳。

    莫不是今后,这萧姑娘难道要入了禅宗,剃度出家不成……

    好在湛海禅师向几人解释,有佛缘并不一定非要出家的。

    禅宗弟子千万,有很多便是那世俗弟子,于红尘中修心,并非一定出家。

    在中域与西域,有诸多大族,认真算来都属佛门子弟,可一样并没有剃度受戒,真正遁入空门。

    禅是在心,而非在外。

    那些历代高僧所留舍利,多留有成佛前的神念,在萧颖进入塔林感知其佛缘深厚,才会显化佛光结一场机缘。

    如果不出意外,想来,等萧颖醒来后,武道修为一步入先天,也并不是没有可能。

    姜小蛮一听说萧颖可能会一步入先天,连忙狠狠一拍脑袋,道:“坏了!”

    “这是一件喜事,怎么会坏了?”念悲和尚坐在师父身边,有些不解看着少年问道。

    小堂倌坐在一旁,冲着姜小蛮嘟嘴道:“姜大侠,你是不是怕萧姑娘醒来后比你厉害了,心里面那些个坏念头没机会施展呀?”

    姬小月不知道萧颖体质的事,见少年这般表现,不禁有些吃味。

    “想什么呢?”姜小蛮揉了一把小堂倌的脑袋,开口解释道:“萧颖体质有些特殊,一旦进入修炼,必遭天妒,降下劫难来。”

    姜小蛮看着湛海禅师,轻声问道:“不知大师,是否听说过九阴玄女之体?”

    “九阴玄女?”老僧面色一变,有些不可置信道:“姜施主,你是说,萧施主她身负九阴玄女之体?”

    姜小蛮点点头,神色有些沉重。

    虽说才认识不久,可却也不想看到萧颖出现什么意外。

    “九阴玄女之体?”小堂倌见众人反应,也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小声冲着身旁少年问道:“萧姑娘她是不是会有危险呀?”

    “九阴玄女之体,又叫度厄劫体,生而得天道恩宠全身阴脉贯通,却又遭天所妒,一旦踏入修行没有任何瓶颈,每破一境,天道必降下一劫。”轻轻叹一口气,湛海苦笑一声道:“看来这场佛缘与萧施主来说,是福也是祸啊。”

    得禅宗缘法,让诸多舍利业果加身,今后萧颖身上必然会得佛门气运庇佑,是为缘。

    可身负度厄劫体,遭天道所妒,一入修行则必遭天道责难,每突破一个大境界,必经历一次大劫术,修为越高,劫数也越难度过,这是为祸。

    从古至今,除了西域武瞾与北域芈月,世间身负这种体质女子,多数不得善终。

    “善哉,善哉!”湛海禅师闭目苦思,猛然睁眼,瞳孔中绽出两道佛光,轻笑一声道:“福兮祸依,祸兮福依,萧施主身负佛缘,此生虽有劫难要度,却可有惊无险一生无忧。”

    意味深长看了一眼女扮男装的小堂倌,轻声道:“未来,缘数到了,未必不会是这世间第三位九阴玄女大成者!”

    姜小蛮转过脑袋看了一眼魏冉,见他冲着自己微微点点头,这才放下心来。

    少年自幼读各类杂书颇多,知道诸如道门禅宗,这类传承最为久远的道统,都会有许多推演神通。

    方才老僧眼中两缕佛光,必然是运用佛门神通去推演了一番。

    魏冉修为不俗,连他都认可老僧之语,想来应该是真。

    刚松了一口气,却又听先前一直未曾开口的魏冉轻声道:“若真如大师所料一般,萧姑娘她醒来时,武道修为会一步入先天。那么必然是两场劫数一同降临,虽说只是最容易度过的后天之劫与先天之劫,但两者相加,想来也是极为险恶,还是早做准备的好。”

    点点头,湛海刚想要再说什么,却是忽然面色一变。

    似心有所感,老僧连忙伸出手掐指一算,沉吟许久,才缓缓开口说道:“萧施主这第一劫,已经来了。”chapter; *************************************************************************************************************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