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大夏逍遥皇 > 第七十八章 难挡一枪

第七十八章 难挡一枪

书名:大夏逍遥皇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壶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姜小蛮微微一怔,然后乐了。『课 外 书?Ww W.Ke Wai Shu .O ?R ?G

    似乎是想到一件非常好玩的事,竟然笑的直不起腰来。

    以手扶住山门,边笑,边道:“如今寺中确实还有别的女子,乃是锦城开布庄邱掌柜家的夫人,今年已然接近六十岁,却不知是不是六叔要找之人?”

    姜小蛮所说的那位夫人,确确实就在庙里,是锦城当中最为虔诚的禅宗信众。

    这次登山是为家中幼孙祈福,已然小住了六七日,平日间便是跪坐佛前日夜颂读佛经,合共七七四十九日期满才会下山。

    除了萧姑娘与这位邱夫人外,庙中再无任何女眷。

    这中年文士说与姜楚风有所谓天赐良缘的女子,既然不是萧颖,且还尚在庙中,可不就只剩下邱夫人了?

    笑着笑着,姜小蛮的脸就变得严肃起来,挺直了身体,望着那中年文士,道:“就算邱夫人是你要找的女子,我也不能让你们进寺,如果让你们入了寺,岂不等于为虎作伥祸害良家妇女?”

    云枭还未开口,一旁的姜楚风却先是急了,上前一步拉住中年文士袖子,急切道:“云叔,我不要这份天赐良缘了!”

    “风儿你傻啊,若那邱夫人当真是九凤命格,她夫君就算不能为至尊,也不仅仅只是一个小商人了!”姜展看着自己儿子,暗中传音道。

    这些话,自然不能放在台面上说的。

    当然,姜展也知道自己诸多兄弟当中,从来不缺手眼通天的存在。

    若是这次边地之行,当真寻到了云枭口中身负九凤命格的女子,只怕也瞒不住。

    就比如他自己,府中摆在明面上的,暗地里见不得光的,对自己那些兄弟们平日里的监控只多不少。

    姜楚风意识到自己失态,立刻闭了嘴,不再说话。

    云枭轻声一笑,道:“也不是那邱夫人,我们要找的女孩,年龄不会过二十岁。”

    “那寺中自然就不可能再有你们要找的人了。”姜小蛮看了一眼云先生,随即将视线转到姜展身上,轻声道:“六叔,并非做侄子的刻意要让你为难,只是今日却有不便之处,还请你和堂兄明日登山。”

    姜展没有说话,转过身,见云枭冲着自己微微点了点头。

    随即,回身看着身前这个少年,在姜小蛮身上他隐隐能瞧得见年少时老九的影子。

    到了他这个年纪,多多少开始怀念起从前时光了。

    当时锦衣歌轻狂,骑马斜倚桥,满楼招

    年少时,兄弟之间没有太多间隙,感情不算好,但也并不如现在一般争锋相对。

    秋冬狩猎,诸多兄弟鲜衣怒马围绕在父皇身侧,逐鹿驱虎。

    若是谁不小心犯了错惹了父皇不高兴,怪罪下来,下一刻就会有兄弟站出来求情。

    有一回他在殿中说了不该说的话,触怒了父皇,还是老九出列跪在父亲身前不退不避,替自己挡下了那当头而来的两鞭……

    若是能一直都是孩子,不去知晓那些实力为王,强者为尊的道理该有多好。

    年少时候的那些感动,总会随着岁月渐渐被遗忘。

    没来由的,凌天候眼神微微一黯,随之便恢复如常,望向姜小蛮,轻声道:“小蛮,你让开,六叔不想为难你,若寺中当真如你所说并无我们要找的人,回头我亲自去向你爹赔罪。”

    传闻,族中藏有长生的秘密。

    但唯有历代坐上大夏圣皇之位的姜氏子孙,才有资格去知道。

    若非如此,又怎会有历来诸代大夏圣皇多能飞升为仙的道理。

    说到底,人终究还是怕死的。

    哪怕是那最凶戾悍不畏死的亡命徒,当死亡那一刻来临时,还是依然会怕。

    武道修行,修一世,于世间争渡,所为不过一朝顿悟,问道长生白日飞仙。

    所谓朝闻道夕死可矣,那纯属自欺欺人之话。

    若能问道长生,飞升为仙,得享漫长数之不尽的岁月。

    没有谁会真的傻乎乎去以身侍道,不求长生。

    面对长生可期,没有谁能拒绝,谁会去拒绝。

    既然是云枭用命换来的一缕天机,他自然不想错过。

    风儿若能登上至尊之位,那长生之密自然也会落入他手中。

    人活一生,为的不就是如此?

    说到底这些年固然对中年文士有利用之心,却并不妨碍姜展将云枭当作最为信任的至亲朋友来对待。

    既然云先生点了头,他便不会再有顾忌。

    或许还会有,但若能够为风儿换来一世至尊,那便不足一提。

    “小蛮,你知道六叔耐心不是很好,别逼六叔对你出手!”姜展双手负在身后,双眸泛起一股夺人心魄的冷芒,看向姜小蛮,轻声道:“若真无我们要找的女子,你就算让我们入寺又有何妨?”

    万剑面色一凛,他知道姜展绝非说笑,如果姜小蛮不让,他当真会出手。

    来不及多想,锦城监武阁主双脚自地面一踏,身子便向前掠起,在月色下如同一只大鹏一般一闪而逝,出现在少年身前。

    “侯爷,为难一个后辈,可就说不过去了。”万剑不惧姜展目中凌冽的寒芒,轻笑一声,道:“何况,小蛮还是你亲侄子,若是让夜大人与耀大人知道了多半是要寒心。”

    这突然而来的一幕不禁让姜小蛮微微一怔,原本以为这老者是自己六叔的部下。

    现在看来,似乎并非如此。

    这让他提着的心稍微放松了些,若真要动起手来,除非隐身虚无中的魏冉与湛海禅师出手,不然还真阻挡不住自己这个六叔。

    固然感知不到姜展的修为,少年也能猜到必然不会弱。

    身为大夏皇子,岂会有弱者。

    姜展看着万剑,双眼微微眯起,道:“万阁主,你也说了小蛮是我亲侄子,那这便是我们叔侄之间的家事,我姜氏一族的家事你莫非也敢来管?”

    万剑看了一眼身后的少年,呵呵一笑,道:“若说是家事不假,但你以大欺小终归是不好,侯爷真想要进寺,何不让小蛮与楚风兄弟间比斗一场。赢则入寺任由侯爷寻人,败则下山此事就此作罢,如何?”

    说完,万剑冲着姜小蛮笑着问道:“你说呢?”

    姜小蛮看了一眼他那个堂兄,方才两人交过手。

    真要再比斗一次,到最后多半赢得还是自己。

    少年想了想,他知道身前这老者是真心想要护他,点头一笑,道:“万爷爷,我没有意见,只怕我这堂兄多有不愿。”

    姜展眸子柔和了一丝,除非逼不得已,他并不想现在就和三哥老九他们撕破脸皮。

    一旦伤了姜小蛮,以老九的性子或许会发狂,但只要做的不是太过,多少还能承受下来。

    但真惹恼了这些年在边地被称作血修罗的三哥姜夜,就算凌天候府全部底蕴尽出,也多半不能承受下来,最好的结局便是两败俱伤。

    这自然是姜展所不能承受的,两败俱伤便意味着他失去了替自己儿子角逐南域至尊的资格,提前出局。

    况且,自己这个侄子背后,可不仅仅只有三哥老九与老十一撑腰。

    还有在整座南域都最让人头痛的北凉城独孤一族。

    那一族,出来的可都是些背着铁剑没事乱砍人的主儿,平日间最是护短。

    当今独孤老族主,算起来还是自己父皇的老泰山。

    若是当世还能让大夏当代圣皇变色的,恐怕也就只有那位独孤老爷子了。

    这万剑便是独孤一族出身,身为监武阁主,虽说也会护短,但至少还会明是非。

    今日若是换成是其他独孤一族的族人在这里,只怕连话都不会多说上半句。

    管你是不是大夏六皇子,先砍了再说。

    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姜展望向自己儿子,问道:“风儿,你觉得呢?”

    姜楚风低头看了一眼方才被差点裂穿的胸甲,手中长剑紧握,点头道:“这本就是孩儿的事情,刚好方才与堂弟没能分出胜负来,多有遗憾。现在有此等机会,自当不能错过。”

    提剑而出,看着姜小蛮,他低笑一声:“小蛮堂弟,还请赐教!”

    姜小蛮如一柄尚未出鞘便已然剑气纵横的利剑一般,身子挺的笔直。

    他没有动分毫,只是安静地看着自己这个堂兄。

    过了半响,才缓缓开口,露出一嘴白牙笑道:“你不是我对手,不想给你赐教。你若能接我一枪,我自会给六叔还有堂兄让道,不再阻拦你们入寺。”

    向前一步,那龙胆银枪被少年抗在肩上,在月亮与漫天星光下泛着一股淡淡的幽冷之光。

    不仅是姜楚风,连身后让到一边的姜展都忍不住眉头紧皱起来。

    老九家这个孩子,未免有些太狂了。

    凭他的修为,自是能感知到姜小蛮如今不过是后天巅峰,比起风儿尚要弱了一丝。

    哪怕是方才姜楚风护心内甲差点被少年裂穿,姜展也不过觉得是自己儿子亲敌才会如此。

    当父母的,永远都会觉着自己孩子必然会比旁人来要更优秀。

    丝毫不认为两人若是真正交手,自己儿子当真会败给老九的儿子。

    刚想要传音,让楚风这孩子好好教训一顿他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堂弟,却被身旁云先生暗暗拉住。

    姜展有些不解的偏过头,就瞧着云枭冲着他微微摇摇头,轻声开口:“楚风不是姜小蛮那孩子对手,让他全力防守,挡下那一枪便好。”

    “云兄,你觉着风儿不是他对手?”姜展有些不可置信,但若是从中年文士嘴中说出,又多半不会有假。

    点点头,云枭没有说话,只是盯着那手握银枪少年的一双眼睛。

    世人都知天机楼最擅谶纬推演之术。

    却不知,天机楼还有一门望眸观气之术。

    这里的气,便是指人这一生气运。

    而云枭,是这一世诸多天机楼门人中最擅此道之人。

    一个人,一身气运是否绵延,决定了未来成就高低。

    而气运本身就属虚无缥缈之物,多藏于身,浮现于眼。

    但是,云枭只要以秘术观之,便能从一个人眼眸中瞧得出其今后气运几何。

    有的人气运绵延如长河大江,眼眸深处七彩斑斓如彩虹。

    有的人气运衰败如朽木枯藤,眼眸深处破败灰暗如黄泉。

    他这一生见过无数双眼睛,却从未瞧见过如姜小蛮一般的。

    那双眸子最深处,藏着的,竟然是浩瀚星海。

    只是一眼,便差点让他迷失其中。

    如此可见,这持枪少年身后气运是会有多恐怖。

    身负这种大气运的,之前并非没有,无一不是每个大世中最为耀眼的存在。

    而若与其相争,除非是身负相同绵延气运,或者是境界修为差着好几个大境界。

    不然,单凭气运加持己身,就注定了其多数时候立于不败之地。

    还不等姜展开口,姜楚风却是长剑一挥,冷笑一声:“小堂弟好大的口气,要知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有时候这般狂妄可不是好事!”

    当然,姜楚风也不是傻子,若非顾忌这里是边地,怎么会如此被动。

    既然他这个堂弟说了只要挡住一枪便不再阻拦,这自然是不会拒绝的。

    收回长剑,姜楚风改攻为守,轻笑道:“既然小蛮堂弟有意如此,那为兄恭候你这一枪便是!”

    姜小蛮不说话,只是轻轻点点脑袋。

    他真的有些厌恶这个堂兄,懒得跟他说上一句话,无非出手便是。

    龙胆银枪横卧在胸,轻轻一挥,便是听见一声龙吟声响起。

    浑身气息一变,若说方才立身不动的姜小蛮是一柄未出鞘的利剑一般。

    此刻,那便是利剑出鞘。

    枪出一点,寒芒万丈,连诸天繁星都变得黯淡起来。

    姜楚风内心一凛,哪怕是早已防备,也依旧不由自主的向后连退三步,双眼更是被这一枪晃得竟然忍不住半眯起来。

    姜小蛮此刻并无杀心,见姜楚风似乎抵挡不住,在半空中将枪身向下平移,原本是要刺向他胸口的,如今则变成了改刺肩膀。

    这一枪出,让姜展面色一变,暗道一声不好。

    没有丝毫犹豫下一瞬便已然出现在了他儿子身前,冷哼一声磅礴气势自体内而出,伸手向前轻轻一抓便是徒手握住了姜小蛮的枪尖。

    以掌握枪尖,哪怕是修为如他,也不禁微微倒退了半步。

    姜展面无表情的盯着姜小蛮,过了半息时间,才轻轻开口:“想不到你在这个年纪,竟然能够使得出不悔天枪第九式来。”

    不悔天枪,枪出无悔。

    大夏边军七式,唯此一枪,可独压其余六式。

    方才这一枪他如果不挡下来,哪怕后来姜小蛮改变了方向,但若被刺中,此刻姜楚风固然不能说是被废了,也至少是重伤。

    这不由让姜展当真心生怒意,出手也重了些。

    说罢,他反手一握枪尖向下一甩,火花在手掌间四溅,连虚无都如同平静水面被丢入一颗石子一般,泛起阵阵涟漪。

    姜小蛮只觉胳膊一痛,似如火烧一般钻心,手中长枪便要脱手,咬着牙握紧手中长枪,被姜展那股自枪身传入体内的力道向下猛然一压,竟然是忍不住半跪下去。

    “阿弥陀佛!”

    万剑面色一怒刚想上前,平地却忽然响起一声佛号。

    随后,姜小蛮身后虚无中空间裂开,从中走出一个老僧来,抬手便扶住了少年。

    “多亏了姜施主,萧姑娘身上这一劫数,已然散去多半。”湛海禅师看着少年,微微一笑,道:“接下来,交给老僧便是。”chapter; *************************************************************************************************************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