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大夏逍遥皇 > 第八十五章 独孤翟的下落

第八十五章 独孤翟的下落

书名:大夏逍遥皇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壶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姬小月今天起来的很早,比起往常都要早。Δ 课 外书ΩW?wㄟW.『Ke Wai Shu .?O R G

    一睁眼,便再没了一丝朦胧睡意。

    大概是因为昨夜在禅堂睡过一觉的缘故,又或者被那立身在窗前的姜小蛮这家伙给吓的。

    “要死啊你!”

    揉了揉有些发胀的眼睛,姬小月相当不满,嘟着嘴。

    还好昨夜是和衣而睡,不然还真是要叫人抓狂。

    姜小蛮只是把脑袋杵在窗户上,嘿嘿直笑,看的小姑娘不禁发毛。

    小堂倌内心一凛,下意识的去摸喉咙,还以为是那幻形丹露了马脚。

    待摸见脖颈间那幻化出的喉结尚在,才暗暗松了口气。

    一个翻身从床上跳了下来,姬小月双手叉腰怒视那窗口惫懒少年,大声问道:“姜小蛮,你要干嘛?”

    挠挠脑袋,姜小蛮呵呵一笑,道:“没干嘛,就是觉着你睡觉的时候蛮可爱的。”

    他并没有去拆穿小堂倌,只是嘴角微微扬起,就这么盯着小堂倌的脸去瞧。

    少年觉着,两人若是就以这样的身份,结伴一路向北。

    或许,也挺不错。

    他倒想要看看,姬小月这死丫头要玩什么花样。

    小姑娘还不知道昨夜迷迷糊糊间已然暴露了身份,只是以为自己脸上有什么,赶忙伸出手去擦拭。

    一边揉着脸蛋,一边有些疑惑的冲着窗户外,那笑起来要比皱眉时好看许多的少年问道:“是不是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啊?”

    姜小蛮乐呵呵点点头,道:“确实,你右脸颊沾了滴墨汁,想来是昨天夜里萧姑娘抄写经书时,你在边上打盹时不小心染到。”

    话音刚落,也不管姬小月愿意不愿意,一只手撑着窗户便一跃而入,跳进了房间中。

    这座平日间梧桐寺为香客准备的厢房算不得太大,但也简洁朴素,一边墙上还挂着一幅前人留下的墨宝。

    那硕大的禅字,你别说,倒还真显佛气。

    还不等姬小月反应过来,少年就轻笑着伸出手,捏住了她那有些肉呼呼的脸蛋。

    霎时,小堂倌便红了脸。

    用力晃了晃脑袋,想要将那有些冰凉但很纤长的手指从自己脸上甩下去。

    可惜,效果并不是很大。

    小姑娘眉头微微蹙起,一双大眼睛圆睁瞪着这惫懒少年,嘟着嘴,怒道:“你到底想要干嘛?”

    姜小蛮微微低下头去看那比自己矮了足足一个头的小堂倌,然后将手从姬小月肉嘟嘟的脸蛋上松开来,伸出食指点在她眉心上,轻笑道:“干嘛要皱眉头呢?小岳兄弟,你要多笑笑,那样才好看!”

    姬小月呆了呆,一下子没回过神来。

    那惫懒少年趁机又狠狠揉了揉小姑娘的脑袋,说了声‘该下山了’,便哈哈大笑着推开厢房门走了出去。

    待她回过神羞恼的追出去时,哪里还瞧得着姜小虫这可恶家伙的身影。

    咬着牙嘟着嘴走回房里,狠狠的把窗户连同房门都紧紧关闭了起来。

    姬小月靠在那扇木门上,只觉脸颊发烫。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姜小虫,今天真是太反常了。

    小姑娘两只手捂着胸口,只觉着心跳变得很快。

    忽然,姬小月似乎想起来什么,猛然一拍额头,暗道糟糕。

    昨天夜里,自己迷迷糊糊间似乎冲着少年喊了一声姜小虫!

    当时太过瞌睡,也没有太过在意,还以为是梦呢。

    现在回想起来,莫非让姜小蛮这臭家伙察觉到了什么?

    不过看样子也不太像,毕竟刚才他喊自己的是小岳兄弟。

    若是,若是真发现了自己女扮男装。

    以姜小虫的性格,必然是会拆穿自己的。

    那时,喊得可不就是小岳兄弟了。

    那必然是要么喊小飞贼,要么就叫自己死丫头。

    总之,不会是自己名字就对了。

    小姑娘摇摇脑袋,想不通索性就不再去想。

    她本就是极乐观的性格,只当是姜小虫这家伙昨夜没有休息,所以脑袋不正常。

    转过身去将床铺收拾好,又拿起桌前的布子将房间内轻轻擦拭了一遍的。

    拍了拍手,看了一眼墙上那大大的禅字。

    姬小月乐呵呵,满意的点点头。

    推开门,走出禅房。

    姜小蛮他们早早收拾好等在禅院当中,这不禁让小姑娘微微脸红。

    敢情,自己是最慢的那个。

    鬼虎与魏冉两人本就军伍出身,多年行军打仗惯了,这作息时间自然是很有规律。

    却没想到,连昨天誊抄一夜经书的萧姑娘,都比她起的还要早些。

    阳光打在姬小月脸上,让她本就长长的睫毛沾染上一层淡淡金色光晕。

    姜小蛮看着小堂倌那张似曾相识的脸,没来由的就想起来从樊城离开那一夜,他透过屋梁看到那双澄澈如湖泊一般的眼睛里,啪嗒啪嗒滴落下来的泪珠。

    不禁伸手摸了摸心口,只觉着暖烘烘的。

    那里,放着一叠金叶子。

    是如今少年身上最为珍贵的东西。

    并非是金叶子本身,而是那丫头曾经滴落其上的眼泪。

    约么比起身后紫檀枪匣中,那柄能够排进九州神兵榜上的龙胆银枪,还要来的更珍贵些。

    姜小蛮忍不住伸手想要去摸小堂倌的脑袋,这一次却没能得逞。

    仿佛早有预料一般,被她偏过身子躲了过去。

    他忍俊不禁,道:“我说小岳兄弟,你可真够慢的,磨磨唧唧像个姑娘!”

    小堂倌轻啐一口,怒道:“你才像个姑娘!”

    两人争锋相对,让在场诸人都是嘴角轻扬。

    此时天色已然大亮,梧桐寺内僧人们也已然开始了一天的早课。

    若说这寺中如今最为闲散的,却是这在佛前参禅,一参悄然过去两百多个春秋冬夏的湛海禅师。

    原本老僧的意思是吃过些斋饭再下山的。

    可姜小蛮心系独孤表叔与那北秦白仲两人之间,那个所谓的十年之期将临。

    所以也就委婉谢绝了老僧的好意,想着早些下山继续赶路。

    若非心系铁衣门的三千两黄金还没有给,他原本都是打算不回锦城,等下了山便一路向北前行。

    出了锦城地界,顺着澜沧大江再往北行,便是北地三州。

    原以为接下来的路程会平平淡淡,可现如今却愈发的有些期待起来。

    湛海禅师一路相送,直至山门前,才停下了脚步。

    老僧看着一行人,轻颂了一声佛号,眉角嘴角皆是带着笑。

    尤其是望向姓萧的姑娘时,更是如此。

    萧颖非但将自塔林中所得那部经书誊抄给了湛海禅师。

    为了感谢梧桐寺寄存莫虞遗骨之恩,更是将自己母亲生前最是珍爱的半部佛经孤本,转赠给了老僧。

    昨夜,当湛海接过那只有半册的经书时,嘴唇颤动激动的无以言表。

    那可是禅宗三圣地之一的昌都城中,轻易不外传的佛门镇宗秘典《楞严经》。

    虽只是半部,但对整座梧桐寺来说都是幸事。

    连湛海禅师都仅仅是初入禅宗时,跟随恩师前往中域修行。

    在那座一宗便占据一城的昌都城里,听一位半只脚已然踏入西天净土年岁大到惊人的师叔祖讲经时,提起过。

    这本禅宗至高秘典,涉及大因果,只留存于昌都城中,向来不外传。

    非佛门圣地中,最为核心弟子才有资格去参悟。

    相传若能悟透其中缘法,成佛可期。

    哪怕是其他几域禅宗支脉,都向来是无缘得见。

    禅宗三大圣地,之所以能够被称之为圣地。

    其最大根由,便是因为三处圣地存有禅宗至高成佛秘典。

    西域‘狮子林’的《楞伽经》,‘莲池寺’的《金刚经》,以及中域‘昌都城’的《楞严经》。

    整座九州,五域万千禅宗传承。

    唯这三部经书,能使人修成金身佛果。

    其余,诸如梧桐寺中丢失已久,近日才有幸因萧颖失而复得的《观音心经》。

    修行至大成,也仅能得证菩萨果位。

    若是底子再薄弱些的佛道宗门,所传承下来的经法。

    修炼大成,兴许只能达到罗汉果位。

    梧桐寺上一任主持,便是湛海的授业恩师,七宝禅师。

    老僧修行四百七十载,佛法已然通玄。

    却因丢失寺中最为重要的一册典籍,以至传承不全。

    终归是离修成正果差了一线,未能度过天人五衰,飞升西天极乐净土。

    虽如此,坐化前却似有所感,为湛海留下一句佛偈。

    ‘锦城唯雨潇潇时,陌上山前塔林中。

    自有观自在显现,佑梧桐兴盛千年。’

    潇通萧,今日终于得以应验。

    那册由梧桐寺初代祖师所撰,随梧桐寺而传承千年,后来又失踪千年的《观音心经》。

    终是借姓萧姑娘之手,再次于世间显现。

    且又得半册佛门至高秘典《楞严经》。

    他日,若有身具慧根弟子借此修成金身佛陀之果。

    当真能庇佑梧桐寺兴盛千年而不衰。

    有道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哪怕是早已遁入空门所谓五大皆空的湛海老禅师也不能免俗。

    众人与老禅师挥手道别,沿着下山的石阶,渐行渐远。

    老僧立于山门之前,目送着众人背影。

    直至彻底消失不见,他才轻笑一声,回转寺中。

    只是一只脚刚踏入山门,另一只脚尚未迈入时。

    那走在最后面的虬髯大汉,似乎想起了什么,匆忙停下脚步又追回山上来。

    “老将军且请留步!”

    鬼虎哈哈一笑,喊住老僧。

    他从怀中掏出一本被棉布包裹起来的书册,递到湛海禅师手中,道:“老将军,我家公子因为有事耽搁不能前来,特叮嘱我将此物转交与你。”

    “阿弥陀佛,姜施主有心了!”轻颂佛号,湛海伸出双手接过那被棉布包裹着的书册。

    见老僧接过书册,鬼虎点点头,他想了想轻声道:“公子说,这棉布里包裹着的是一部经书,为昔年他游历中域时,一位挚友所赠。为避免让明珠蒙尘,特托我转交与禅师之手。”

    说罢,虬髯大汉双手微微合十向着湛海行了一礼,再一次向山下走去。

    出于礼节,湛海并未当即将那包裹在经书外的棉布拆开。

    目送着鬼虎身影再一次消失在视线中后,才小心翼翼将那棉布层层翻开。

    待看到手上那捧着的经书封面之上几个字时,老僧不禁热泪盈眶。

    那赫然是才从姓萧的姑娘手中,得到没多久的《楞严经》下册。

    ……

    临近山脚,鬼虎与姜小蛮一行也将分道扬镳。

    “鬼虎叔叔!”见鬼虎跃入虚空正要离开,姜小蛮忽然想到了什么,连忙叫住他。

    虬髯大汉转过身,有些疑惑的看着姜小蛮,问道:“小公子还有什么事么?”

    姜小蛮呵呵一笑,道:“鬼虎叔叔,这萧姑娘,她此次从中域来南域,是为了替她娘亲找一位叫作独孤翟的人。想问问你,北凉独孤一族可有此人?”

    “独孤翟?”低声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鬼虎看了一眼身前少年,轻轻摇了摇头,道:“族里年轻两代中,似乎并无此人。”

    “这样啊!”姜小蛮有些失望的点点头,冲着鬼虎挥挥手告别。

    鬼虎看了一眼那不远处姓萧的姑娘,若有所思。

    在跃入虚空前,他暗暗向少年传音道:“族中确实并无此人,但是公子他当初如小公子一般大时,曾以此名游历过其他几域。”

    “什么?”

    姜小蛮不可置信,抬起头惊讶的看向那片虚空。

    那里,哪还瞧得着虬髯大汉的身影。chapter; *************************************************************************************************************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