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大夏逍遥皇 > 第九十三章 小院对联写归墟

第九十三章 小院对联写归墟

书名:大夏逍遥皇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壶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马车行出半里地,在那小院落前停了下来。』   』 课 外 书Ww*W.┡Ke Wai Shu .^O R G

    姜小蛮跳下马车,走向院门,就瞧见这处颇具古朴味道的小院门上高挂一副对联。

    “悠悠归墟百世繁华谁非过客,千载松柏万载青莲柳是主人。”

    少年抬起头,轻颂一遍,赞叹道:“好字,当真是好字。”

    此联只有上联和下联,却少了横批。

    可纵然如此,也依旧遮掩不住那雄浑的笔力。

    笔走龙蛇,书写之人笔法老道相当出彩。

    所谓字如其人,人如其文。

    字词间藏着凌冽无比的剑意,小院主人必然是不出世的高人。

    “请问,有人在么?”

    轻叩柴门三下,姜小蛮静等那骑牛小童口中义父前来开门。

    约莫过了半息时间,院落里响起脚步声。

    脚步声沉重但不沉闷,一深一浅。

    似乎,那脚步声的主人腿脚曾经受过伤。

    那漏了缝的柴门缓缓从内打开,姜小蛮终是见到了小院的主人。

    这是一个男子,准确的说是一个极其俊秀的男子。

    男子一袭青衫,丹凤眼,卧蚕眉,系一方那三十六家中儒家之士才会系的逍遥巾,面容白哲。

    如果不是眼角泛起淡淡的鱼尾纹,完全瞧不出他的年龄已然步入知天命之岁。

    “有人敲门,自然是有人的。”那男子推开门,见到门外三人轻轻一笑,说了一句让姜小蛮有些摸不着头脑的话。

    姜小蛮微微弯腰行了一礼,冲着男子轻声道:“晚辈一行往北,今日路过贵村想要稍稍歇歇脚,叨扰之处还请前辈见谅。”

    姬小月跟在姜小蛮身后,姓萧的姑娘立身马车前。

    有少年在,与人打交道一事自然不用两人来出面,她们倒是乐得如此。

    男子哈哈一笑,摆了摆手,道:“想来是念忧那小子与你们说来我这里的,有道所来便是客,无须那么多礼数。”

    说罢,他侧过身将三人让入小院当中。

    “如此,谢过前辈!”

    姜小蛮拱手一揖,轻笑一声。

    虽然人家说无须那么多礼数,可娘亲说过出门在外尤其是在人前,切莫乱了礼数。

    既然今日有客到,索性就不再关着柴门。

    在九州,开门迎客是对客人最起码的尊重。

    待客人进了门再关门,那多是黑店或者盗匪所为。

    庭院内,一株参天古柏枝繁叶茂,树荫遮蔽住了大半的院落。

    早间的阳光最是明亮,顺着树荫徐徐落下,倒也别有一番乡野间才会有的宁静致远之趣。

    树下六个矮石墩,围绕在一座光滑青石之前。

    青石之上,摆放着一樽红泥小火炉。

    火炉中木柴轻燃有一股松木香,火炉上银壶中泉水泛起一股茶香。

    入了秋后的北地,早间多少是有些凉的。

    围炉而坐,倒让姜小蛮三人祛了几分路途上的寒意。

    水已煮沸,茶自然是已经煮好。

    男子端起茶壶,为姜小蛮三人倒上一杯清茶,笑道:“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今日方才煮茶,小兄弟便来叩门了,当真是有些缘分呐!”

    “是我们沾了前辈的光。”姜小蛮手捧茶盏,小酌一口,便轻放下手中茶盏。

    那个梧桐寺的老和尚说过,他的禅心是茶至半盏,少年深以为然。

    任何事都不能过,饮酒如此,品茶亦是如此。

    饮酒过多,恐会酒后失态。

    品茶过量,则会失了那盎然茶意。

    姬小月当真是有些渴了,反正现在是男儿身,不必顾虑淑女形象,一口饮尽杯中清茶犹如牛饮。

    一杯饮尽,小堂倌用袖子抹了抹嘴,乐呵呵道:“谢谢前辈,我能不能再喝上一杯啊?”

    男子也不在意,呵呵一笑便又为她满上。

    姜小蛮坐在小堂倌身旁,忍不住拿手去揉她脑袋,笑骂道:“喝茶哪有你这般喝的,你以为你是老牛喝水啊!”

    姬小月刚刚端起杯子,怒视那少年一眼,嗔怒道:“呸呸呸!你说谁是牛?”

    姓萧的姑娘最是安静,早已习惯了两人之间这般吵吵闹闹的斗嘴。

    她将茶盏捧在手心,看着两人会心一笑,这样的感觉让萧颖很是舒心。

    “我好男不和你斗,边玩儿去!”姜小蛮笑着抓住姬小月挥来的拳头,啪的轻拍小姑娘脑门,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忽然,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由尴尬的挠挠头,看着这间院落的主人道:“忘了向前辈做自我介绍,晚辈姜小蛮,还请前辈莫怪。”

    姬小月也连忙跟着放下手中茶盏,认真道:“还有我,我叫姬小月!”

    姓萧的姑娘轻声道:“萧颖见过前辈。”

    “呵呵,我姓木,木听涛。”男子也不在意,专心的低头为火炉里添些新茶,又取出一瓷瓶往银壶里添了些新水。

    可当他再抬起头时,却愣住了。

    方才没注意到,待现在仔细起瞧那少年时,眉眼间不由让他想起一人。

    不得不说,姜小蛮的容貌也是生的极为俊俏的,鼻梁高挺,目若星辰一般。

    尤其是眉眼之间,像他娘亲林媚更多些,有棱角却多了丝柔和味道。

    “你说,你叫姜小蛮?”看着少年那似曾相识的眉眼,木听涛端着茶盏的手不由轻轻一抖,失声问道:“你娘可是姓柳?”

    他声音微微有些发颤,但被他掩饰的很好,寻常人听不出其中波澜。

    姜小蛮也没多想,轻声一笑道:“回禀前辈,我娘亲姓林并不姓柳。”

    木听涛点了点头,有些失神的喃喃道:“这样啊,想来是我认错了。”

    姜小蛮摸了摸脑袋,有些迷惑道:“前辈莫非认识我娘亲?”

    木听涛轻轻摇了摇头,笑道:“只是觉着你和我一位昔日故人长得很像,所以有那么一晃失神。不过想来,应该是我认错了……”

    说着,他还是多少有些不甘心,看向少年问道:“你娘亲,她是否配有一柄紫青宝剑?”

    姜小蛮笑着摇摇头,轻声道:“我娘亲并不通晓武道,没有修行过一天,又怎么会有佩剑。”

    有些失落的点点头,木听涛也不再问。

    这天下相似之人很多,应该只是巧合。

    想来,真的是自己认错了。

    两个人却没注意到,在说起姜小蛮娘亲时,少年身旁的小姑娘面色却是变得有些古怪起来。

    姬小月捧着茶盏小小饮了一口,被姜小虫这坏家伙说自己喝水像牛,小姑娘还是很介意的。

    她看了一眼姜小蛮,心里暗道莫非连姜小虫都不知道林媚阿姨不但通晓武道,而且还是一个大高手。

    那紫青宝剑,可不就是上一次在樊城时,林媚阿姨手中持着的那柄么……

    那一次,林媚一边帮她疗伤,一边和她聊了许多。

    聊归墟国,聊她娘亲,聊木妖一族。

    所以,小姑娘自然是知道的。

    过去,归墟国的忘忧郡主其实是姓柳,应该是叫作柳媚。

    想着想着,她看向木听涛的眼神就更加怪异了。

    这大叔,是怎么会知晓林媚阿姨那么多事的。

    见小姑娘这般直勾勾盯着自己,木听涛有些不解的笑了笑,问道:“怎么?”

    姬小月摇了摇脑袋,乐呵呵道:“没什么,就是听前辈说起紫青宝剑,有些好奇。”

    姜小蛮诧异的看着小姑娘,这死丫头平日里对武道修行最是不上心。

    今天这是太阳打从西边升出来了?

    微微顿了顿,木听涛缓缓开口道:“既然你想听,那我与讲上一讲也无妨,那紫青宝剑是我族重宝,曾为一个故人所持,曾经位列九州名剑榜第十七位。”

    姜小蛮抓住了关键,疑惑道:“曾经?”

    “嗯,是曾经。”木听涛呵呵一笑,点点头道:“因为某些缘故,那剑失了剑魂。可纵然如此,也依旧能够排进名剑榜上前百位。只是可惜那紫青宝剑,后来在我们族中的一场大变故中与我那位故人一起失了踪,不再显现于世。”

    姬小月眨巴着大眼睛点了点头,以手托腮暗暗沉思。

    昔日故人?

    这样说来,这木听涛一定与林媚阿姨和自己娘亲一般,是归墟国木妖一族的遗民了!

    难怪那门上对联会有归墟二字,难怪她能觉察到整座老庙村中都弥漫着淡淡的妖气。

    哪怕是隐藏的很好,但她已然觉醒了流藏在身体当中属于娘亲的那一股血脉。

    对妖,尤其是对草木精怪一类的木妖,最是敏感。

    想着,想着,姬小月的面色变得越来越古怪起来。

    小姑娘轻轻拽了拽身旁少年的衣袖,低声道:“姜大侠,时候不早了,再不走天黑前可是到不了下一处驿站又得露宿荒野了……”

    木听涛似有所感,盯着姬小月,嘴角微翘玩味道:“怎么?小花妖,难不成还怕我把你吃了不成?”

    小姑娘脸色唰的就白了,如同受了惊吓的猫咪一般,身子往后一缩便躲在了身旁少年身后,懦懦道:“你……你早就知道了?”

    “萧姑娘,过来!”姜小蛮面色一沉,身子往前倾了倾将姬小月整个人都挡在了身后,又冲着另一边姓萧的姑娘轻声喊道。

    他故然不知道姬小月为何会这么害怕,但本能想要将两人护在身后。

    萧颖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但还是立即起身走了过来,也不去问为什么。

    其实,单论修为来,姓萧的姑娘比起姜小蛮还要高出不少。

    哪怕是受诸多佛门舍利于己身,一举成为先天境的高手。

    可说到底萧颖以前不过就是一个柔弱的姑娘罢了,自然不会有所谓的高手之心。

    此刻,她更是愿意站在姬公子身边,去相信身前的少年。

    姬小月从少年身后探出脑袋来,怯怯看着这会儿依旧淡定举杯饮茶的男子,懦懦道:“姜小蛮,你要小心,他是妖!”

    “妖?”

    姜小蛮疑惑转头,见小姑娘不似说笑,心中不由一沉。

    他知道,这世间是有妖存在的。

    就好似在朱雀城时,陪伴在陌离姐身旁的那头小紫貂,便是尚未化形的妖。

    木听涛没有动,依旧淡然的坐在那里,把玩着手中茶盏。

    他轻笑一声,视线越过姜小蛮,玩味的看向姬小月,大方承认:“不错,我确实是妖。”chapter; *************************************************************************************************************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