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大夏逍遥皇 > 第一百二十二章 白茶清欢无别事

第一百二十二章 白茶清欢无别事

书名:大夏逍遥皇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壶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旭日东升,凉风拂面。Ω『 ┡课 外书  Ww W.』Ke Wai Shu .O R_ G

    如今的朱仙镇,再无那犹如酷暑的炎热。

    姜小蛮睁开眼,只觉神清气爽。

    看天色时候尚早,姜小蛮也不去吵醒姬小月与萧姑娘。

    他坐在屋顶上看着远方出神。

    朱仙镇往北便是一览无余的旷野。

    林木森森,只是从镇外绵延数十里却是枯黄土地干裂。

    干裂的枯黄与那盎然绿荫可谓是泾渭分明。

    目及之处,隐约间能依稀瞧得见的那条澜沧大江。

    姜小蛮不由轻叹一声,这段日子确实是苦了诛仙镇的百姓。

    好在随着赤霄入鞘,这一切都结束了。

    想来只要几场绵绵秋雨滋润,便能让镇子再一次恢复了生机。

    只是因为赤霄化蛟,在朱仙镇折腾了小半年的缘故,早已是耗尽了方圆百里的水汽。

    地下那条奔涌流经不知何处的忘川河倒是水汽足,可却深藏千丈地底。

    想要以此化雨不说没有可能,但也是极难。

    少说也得两个月的时间。

    到那时,已是冬季。

    所谓,远水解不了近渴。

    迟来的雨水,约莫也是如此。

    且不说落下的会是雨还是雪。

    光是朱仙镇的居民这两个月的饮水,便已是大问题。

    难不成,真要去那几十里外的澜沧江里取水?

    几十里的路程说远不远,说近却也不近。

    可吃穿用度都离不开水,留下的居民就算不足千人,每日所需水量却也是一个天文数字。

    凭借着车拉人提从几十里外引水,只能算作杯水车薪。

    这几个月里,所幸朱仙镇上那间祖宅里有一谭泉眼未干,每日可出百多斤的水量。

    说来也是蹊跷,那泉眼竟是生在比起老宅年岁还要大了不少的老樟树虬龙般的枝干之上。

    离地三尺,自两寸多多的树洞里泊泊涌出,甘澈而清甜。

    不论严寒亦或者酷暑,都未曾断过流,就仿若那老树中藏着一口幽泉似的。

    若非如此,镇上居民,怕是早已支撑不下去。

    百多斤的水量,自然难以养活几千镇民,多是分给了老幼妇孺。

    如周马虎一般的壮年汉子,每日所分不过二两不到,便已是极限。

    现在,最能解此燃眉之急的,便是有那么一两场突然而至的秋雨。

    “春雨宜读书,夏雨宜弈棋,秋雨宜检藏,冬雨宜饮酒。”姜小蛮将手搭在膝盖上,抬头看天轻声自语,嘴角微微扬起:“今天,应该会有一场雨吧?”

    此时万里无云,怎么也不像是会有雨来的景象。

    不知不觉间,天色已是大亮。

    隐约传来一两声雄鸡报晓的啼鸣。

    而此时,车厢里的两个女孩,也已经从睡梦中醒来。

    姬小月懒懒的伸了个懒腰,迷迷糊糊地睁开眼,蹬了蹬腿,哈欠连连不由又闭上双眼,打算继续睡个回笼觉。

    忽然,小姑娘觉着身旁似乎有人在盯着她瞧,连忙又睁开眼坐了起来,见是萧颖而非那个可恶的姜小虫,这才又安下心来。

    她拍拍小胸脯,乐呵呵道:“早啊,萧姑娘。”

    “早!”萧颖双手抱膝坐在车厢一侧,应该是早已醒来了,她看着姬小月似笑非笑道:“小月亮,你知不知道你睡觉时说梦话了?”

    “啊?我以前可从来不会说梦话的,可能是昨天太累了吧。”姬小月从毛毯里钻出来,抬起小手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揉了揉大眼睛,乐呵呵问道:“唔,我都说了些什么啊?”

    萧颖一双好瞧的杏眼眯在一起,轻咳两声,学着小姑娘的语气道:“姜小虫,我好喜欢你。你要是喜欢别人我就哭,但是还是会喜欢你。”

    “你骗人!”姬小月连忙捂住脸,只觉两颊发烫。

    昨天喝了桃花酿后,小姑娘只觉昏昏沉沉,连怎么睡着的都忘了。

    后来,在梦里似乎也确实梦到了姜小虫。

    可女孩子要矜持,哪怕是梦里,自己也才不会说那样的话呢!

    萧姑娘笑嘻嘻,掰开姬小月捂在脸上的两只小手,咯咯笑道:“怎么?还不好意思啦?”

    小姑娘撇过头,懦懦道:“才没有!”

    萧颖两只手搭在姬小月的肩膀上,轻声道:“没事,我不会笑话你的。可能是昨天你喝了些酒,说的醉话。”

    姬小月点点头,鼓着嘴道:“对,没错,就是酒后乱言说的醉话,算不得数的。”

    “可是,不论是酒话还是梦话,才是真正的心里话呢。”姓萧的姑娘不禁摇了摇头,轻笑一声,钻出车厢。

    小姑娘不说话了,低下头数着手指继续发呆。

    “是姜少侠你们回来了么?”

    听声音,来的人应该是周马虎,

    姜小蛮跃下屋顶,恰逢姓萧的姑娘掀开帘子钻出车厢。

    两人相视一笑,互道了一声“早”。

    只见周马虎手里拎着一个篮子,向着这边走了过来。

    姜小蛮笑了笑,冲着周马虎道:“周大叔,早!”

    “早,姜少侠,萧姑娘!”周马虎憨厚一笑,将篮子递给身前少年,轻声道:“方老说不出一天你们必然就会平安回来,昨夜我在井旁等了许久,也不见姜少侠你们回来,便想着今早来看看。却没想到还真让方老说准了。”

    “承借方老的吉言!”姜小蛮笑了笑接过篮子,心不由一暖。

    只见篮子中放着一瓷白碗。

    碗中,盛着热气腾腾的白面馒头,还有一小瓶清水。

    若是放在以往太平年,馒头与清水并不觉得什么。

    可此时镇子上已遭了半年的旱灾。

    粮食与水,对于朱仙镇居民们无疑是价值千金。

    想来,这顿简单至极早点,已经是周大叔倾其所有了!

    “谢谢周大叔!”姜小蛮将篮子递给萧颖,然后轻声向周马虎道谢。

    周马虎摆了摆手,笑道:“我就说姜少侠与姬少侠还有萧姑娘,你们三人都是大富大贵之人,肯定能平安归来的。”

    姜小蛮从篮中取出一块馒头,掰开送入嘴中细细咀嚼。

    周马虎似乎并未吃过早饭,在一旁轻轻吞了吞口水。

    这让姜小蛮愣了愣,旋即明白过来,肯定是周马虎把自家的口粮全都给了他们。

    他笑了笑,也不戳破周马虎的好意,将手中另一半还没有吃过的满头塞到中年汉子手里,轻声道:“我吃饱了!”

    “这是给姜少侠你们的,我不饿。”周马虎有些不好意思,连连拒绝。

    姜小蛮轻笑一声,“对了,周大叔,那头赤色的大蛇已经让萧姑娘收服了。想来,咱朱仙镇的气候,今后也就应该恢复正常了。”

    “什么?!”

    啪嗒一声,馒头掉在了地上。

    周马虎觉着心疼,连忙弯腰捡起放在嘴边吹了吹,直接送入了口中。

    也顾不得烫嘴,狼吞虎咽地将馒头吞入腹中。

    这个不过四十之龄,却在短短半年时间为了镇子渐生白发的中年汉子,激动地如同一个孩子一般两只手紧紧抓着姜小蛮的胳膊,生怕是自己听错了,声音有些颤抖:“姜少侠,你是说,你是说我们朱仙镇不用再受酷暑干旱侵袭了?”

    姜小蛮点点头,看向身旁的萧颖,轻笑道:“这得要感谢萧姑娘,若非是她,那头赤色大蛇也绝难在这么短的时间便能够被收服。”

    周马虎连忙弯腰冲着两人躬身一拜,沉声道:“姜少侠,萧姑娘,此番大恩,我周马虎仅代表朱仙镇两千七百户镇居民先行谢过。”

    姜小蛮要去扶,可这中年汉子性格执拗,执意再三拜谢才肯起身。

    对于朱仙镇来讲,这无疑是一件天大的幸事。

    想了想,姜小蛮继续道:“眼下,镇子方圆百里虽说气候恢复正常。可水源干涸却非一时半会儿能够解决之事,想来往后还会有很长一段时间里镇子要做好抗旱的准备。”

    周马虎高兴地手舞足蹈,哈哈笑道:“不碍紧,不碍紧。那么苦都扛过来了,一点干旱又算的了什么。大不了,我领着大家伙去那澜沧江里引水,哪怕是肩挑手扛也一定能坚持到雨季来临。”

    这时,姬小月从马车里钻了出来,她眨巴着大眼睛看了看周马虎,有些迷糊道:“姜小虫,周大叔这时怎么了?”

    比起小姑娘来,周马虎却是更加迷糊,他看着姬小月瞠目结舌,结结巴巴道:“姬……姬公子,你……你怎么……。”

    依稀间,他能认出身前这个小姑娘应该是那先前见过的姬公子没错。

    可怎么,可怎么就忽然变成了女儿身?

    姬小月愣了一下,然后捂着嘴咯咯笑道:“哎呀,周大叔,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嘛!”

    眼下,恢复了女儿身的姬小月俏皮而活泼。

    姜小蛮忍不住揉了揉小姑娘的脑袋,冲着周马虎呵呵笑道:“她本来就是一个姑娘,先前扮作男儿身也是为了避嫌,周大叔不用在意。”

    周马虎深以为然的点头道:“出门在外,理当如此。”

    他不在意,可不代表有人不在意。

    萧颖一脸幽怨地看着这会儿乐呵呵拽着那少年袖子的姬小月,没来由地叹了口气。

    这么暖人心的‘姬公子’,对于世间女子来可不就是那能托付一生的良人。

    可偏偏,怎么就变成了一个姑娘。

    这时,方老由那两个小童搀扶着也亦步亦趋的缓缓走了过来。

    他看着三个少年人,和蔼一笑,轻声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

    老人似乎早有预料,并不惊讶姜小蛮三人能收服那赤色大蛇,方墨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姓萧的姑娘,轻笑道:“今日早起,老朽不禁心血来潮,特地占了一卜。根据卦象上来说,你们三个小家伙皆是福缘深厚之人,便已是知晓这次朱仙镇之劫必然会因你们而解。”

    “是呐!姜公子,你们都是有福气的人,让我们朱仙镇也跟着沾了光!”周马虎跟着点头,冲着老人兴奋道:“方老,我这就去召集大家伙来,告诉李孝山那般兔崽子们别跑了,都他娘留下来好好将咱们朱仙镇恢复如初!”

    还不等老人开口,这个不过中年便已然白了头的汉子,便已是一路小跑着去挨家挨户逐一相告这天大的喜事。

    “去吧,去吧!”方墨挥挥手,他看着周马虎的背影低声喃喃道:“只是这天灾能消,人心,却难测啊!”

    “方老……”姜小蛮站在老人身侧,若有所思。

    只是连他都没有注意到,在方才那一刻,方墨一双斑驳的瞳孔竟然是化成了淡淡的青色。chapter; *************************************************************************************************************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