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大夏逍遥皇 > 第一百三十七章 雪夜遇红衣

第一百三十七章 雪夜遇红衣

书名:大夏逍遥皇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壶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姜小蛮背靠在窗户边上,听着那雪打窗沿声混合着穿城而过的寒风声,没来由就来了喝酒的兴致。Δ课 外书Ω   W?w*W.┡Ke Wai Shu .O R G*

    一壶淡酒,对于早已习惯了酒滋味的姜小蛮来说自然是远远不够的。

    站起身走到桌前,随手拿起了那裹着两壶桃花酿的包裹,取出一壶来揣在怀里。

    姜小蛮脚步很轻,真的很轻,几乎是落地无声。

    再次回到窗户前,他看了一眼酣睡的小姑娘,想了想终究是不忍心打扰,轻轻推开窗户有风雪打在脸上,那种凉凉的感觉让他在温暖如春的厢房里忽然就清醒了不少

    一只脚踩在窗沿上,随之整个身体纵身一跃便飞向了摘星楼顶。

    而那扇窗子,在少年身影消失不见时,“啪”的一声轻轻合在了一起。

    摘星楼顶,早已覆盖了厚厚一层银白的积雪。

    琉璃瓦当真很滑,可偏偏以少年的身手刚好就能在很滑的琉璃瓦上健步如飞。

    坐在一处飞檐上,姜小蛮双手抱头径直的躺了下去。

    此刻城内城外满城尽是风雪,隐隐有几盏灯光亮起,是虽入夜还未睡得人家。

    北凉城于他而言无过就是生命的一个驿站,可于那些居住在城里城外的百姓们来说,却是一辈子。

    从怀中摸出那只盛着桃花酿的酒壶,小小饮上一口,只觉四肢百骸暖洋洋的丝毫不觉寒冷。

    这样宁静的雪夜,最能让人宁静沁人肺腑。

    “姜小虫!”

    忽然,少年身后响起了清脆的女声。

    “你怎么醒了?”姜小蛮坐起身,扭过头便看到这会儿姬小月正眨巴着大眼睛安静地站在他身后,身上裹着一床薄薄的毛毯。

    小姑娘咯咯一笑,也学着姜小蛮的样子就这样直直坐了下去,乐呵呵道:“被你吵醒的!”

    “那还真的怪我咯?”姜小蛮耸了耸肩,看着姬小月这丫头不由蹙眉道:“也不多穿点,当心着凉!”

    见少年蹙眉,姬小月不由也跟着蹙眉,连忙抬手去触姜小虫这家伙的眉心,嘟着嘴道:“都说了多少次,干嘛老皱眉呢?”

    姜小蛮晃了晃脑袋,呵呵一笑捏住了姬小月的手指,然后轻轻掰开将手中酒壶递了过去,道:“夜里凉,喝些桃花酿暖暖身子。”

    雪吹在两人的脸上头上衣服上,姬小月看着少年那双如同星辰一般璀璨的眸子,不由红了脸,接过酒壶小小抿了一口,低声诺诺道:“姜小虫,你说我们就这样坐着,若是一直不停,算不算一起到白头?”

    姜小蛮不禁微微一怔,愣了愣看着低头在雪夜里脸红扑扑的姬小月,然后看向远方有些泛红的天空,轻声喃喃道:“也许吧,就这样到白头……”

    没来由就想起来三年前在朱雀城里,也曾经是这样的一个大雪天。

    那一年,踏在及膝深的雪地里,也曾有个扎着蝎子辫的女孩在雪中扔了伞,用一双如桃花一般好瞧的眸子看着自己,轻笑着问过他。

    “小蛮儿,你说,下雪天,我们不撑伞,是不是就可以一路到白头?”

    姜小蛮还记得,那一年大雪里,那个女孩笑起来时像是一个精灵。

    却不知朱雀城里今天是否也有飘雪,陌离姐本就身体不好,却喜欢看漫天的飞雪。

    头朝南方,姜小蛮轻声道:“陌离姐……”

    小姑娘很是警惕,似乎听见了姜小虫这家伙似乎念叨了一个女孩的名字,眼睛不由瞪得老大,看着手里酒壶,装作不经意地问道:“姜小虫,陌离姐是谁啊?”

    小姑娘总觉得这个名字似乎在哪里听到过,可偏偏就想不起来了。

    陌离,陌离。

    是莫要分离的意思么?

    似乎比起姬小月来要更加好听些。

    姬小月,姬家的小月亮。

    其实,也蛮好听啊!

    不过一瞬间,小姑娘心里面已经百转千回了。

    “唔,你说陌离姐啊?”姜小蛮转过身看着姬小月,呵呵一笑道:“我以前没有和你说起过么?陌离姐她啊,是我这一生中最重要的几个人之一。她非常喜欢雪天,以前在朱雀城时,每逢外面下雪时她比起谁都还要高兴,总喜欢撑着一柄红色的油纸伞站在雪地里看雪。然后一站就是一下午,就连手被冻红了都丝毫不觉呢!所以我总是会准备一个暖炉在怀里捂热帮她暖手。”

    姬小月嘟着嘴,两只小手捏着那黄泥小酒壶,有些吃味道:“姜小虫,你和你的陌离姐关系挺好嘛!”

    “是呐!除了后来不知道去了哪里的小虎子,小时候我就只有陌离姐一个玩伴。陌离姐也是一样,也只有我这么一个玩伴,所以不论是吃饭还是去外面玩,也总是只有我们两个人。”姜小蛮抬手去接飘落的雪花,轻声轻语道。

    似乎想起了以前的一些趣事,呵呵笑了起来,后知后觉的并没有发现小姑娘有些不对劲。

    “哼,那你这趟出来怎么不带着你的陌离姐一起?”小姑娘轻哼一声将手里的酒壶塞还给了姜小虫这个讨厌的家伙,气呼呼的站起身跺了跺脚,一跃而下轻轻抓着房檐一角荡回到了厢房里。

    “呦?怎么了?是哪个家伙惹着咱们小月亮生气了?真是不开眼!”姓萧的姑娘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有些好笑盯着这会儿赌气把脑袋埋在软榻里,小脸冻的通红的小姑娘,轻笑着开口。

    “谁生气了,我才没有!”姬小月咬了咬牙,含含糊糊道。

    姜小蛮手机揣着酒壶怔怔站在原地愣了半天的神,无辜的摸了摸脑袋。

    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又惹得姬小月这丫头了?

    好好的,怎么说生气就生气呢?

    真是叫人搞不懂!

    “难怪书上会说女儿心海底针呢!这女人女孩都一样,真是难懂!”摇了摇还有半瓶多的酒壶,姜小蛮没来由叹了口气,扬起脖子和着这风雪将剩下的半瓶桃花酿一饮而尽。

    “兄台这么说也不尽然,这女儿家的心思固然如那海底针一般,可说到底却还是只因为在乎这两个字。”

    还不等姜小蛮饮完那小半壶酒,身旁不远处却是又有一道清脆婉转如百灵鸟一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是呢!因为在乎……”姜小蛮有些醉了,连身旁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都未曾察觉,只是迷迷糊糊点了点头。

    “嗯?”

    忽然,他意识到了什么,连忙放下酒壶,转过身就看到身侧不远处有一身穿大红裘袄的姑娘坐在另一侧的飞檐上。

    手里,还捧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汤圆。

    兴许是这风雪太大的缘故,两个人明明离得不远,可偏偏任姜小蛮怎么样都看不清这红衣女子的相貌来。

    “敢问姑娘是何人?如此大雪天为何会独自一人上这屋顶来?”

    虽然看不清女孩的相貌,可如此雪天能够淡然而坐于摘星楼顶的,又岂非会是寻常姑娘。

    女孩捧着手里热气腾腾的汤圆。可却并不急着去吃,将碗放在了一旁,掩嘴轻笑道:“呵呵,你这人好生奇怪,难道没听过相逢何必曾相识么?”

    虽然这般说着,可她柳叶眉轻轻一挑,嘴角勾勒起一抹弧度,俏皮一笑,盯着姜小蛮玩味道:“你虽然不认识我,可是我却知道你,你叫姜小蛮没有错吧?”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雪夜下,姜小蛮的身影被拉的很长,下意识的稍稍向后退了小半步,一只脚踩在飞檐上。

    虽然看不清相貌,可是光是看那身形和听她声音,不难知道这突兀出现在摘星楼顶的红衣女孩年岁应该不大。

    最多,不会超过二十岁的样子。

    可偏偏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姑娘,却让姜小蛮不由心生忌惮。

    故然,是因为先前喝了酒,所以灵识有些迟缓。

    可却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自己如今这个半步先天的‘大高手’身侧。

    红衣服的女孩修为绝对不会低于先天一境。

    甚至,隐隐还会更强!

    可如此年轻的先天强者,除了不久前得了禅宗莫大缘法的萧颖外,这女孩却还是第一个。

    这江湖从来不缺天才。

    可天才想要一路崛起成为一世最为璀璨的天骄,少不得需要身后有一股庞大的势力来作为支持自己的资本。

    并不是没有那种一路靠自己一双拳脚站到一世之巅的绝代人物。

    可从古至今却是极少,算来算去一双手指头都能过数的过来。

    这其中,除了那位千古才出了一位的女帝武曌外。

    其余,皆是男性。

    姜小蛮不由对红衣女孩的身份好奇起来。

    想来,其身后势力必然不会寻常。

    女孩偏了偏脑袋呵呵笑道:“我啊,应该不算是坏人,却也算不得是好人。”

    姜小蛮满头黑线,这和没说有什么区别?

    而且,就你这么一个小姑娘,要真是坏人又能坏到哪里去……

    “我叫红衣,从北边来的。”女孩痴痴一笑,看着少年轻声开口。

    “北边?”姜小蛮一怔,若有所思道:“这么说来,你不是南域之人了。红衣,好奇怪的名字。”

    “哪里奇怪了,我姓芈,名红衣!”女孩不禁嗔道,瞪了姜小蛮一眼。

    没有哪个女孩不会介意被人家说自己名字奇怪的,红衣自然也不例外。

    姜小蛮挠了挠头,尴尬一笑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觉着这样的雪天,女孩子不是应该抱着暖壶舒舒服待在房间里么?”

    女孩声音有些不满道:“你的意思是说女子不如男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姜小蛮连忙摇手,虽然看不清这个叫作红衣的女孩面庞,可光听声音也能知道这会儿,她一定是在冲着自己翻白眼。

    “切,是就是,这又没什么!”拍了拍肩上雪花,女孩蹲下身端起那碗依旧冒着热气的汤圆来,微微上前将碗递到了姜小蛮手中,轻笑道“喏,芝麻花生馅的,送给你吃。怎么样?我不是坏人吧?”

    姜小蛮接过碗,有些疑惑道:“你是说送给我吃?”

    两人不过初识,这自称红衣的女孩为什么要送自己汤圆吃呢?

    而且,她似乎对自己非常了解一般。

    “怎么?怕有毒?”见少年楞在那里没有动,女孩晃了晃脑袋,抬起汤勺就从碗里舀起一个汤圆送入嘴中,含糊不清道:“放心吧,毒药那么贵,浪费在你身上可惜了。”

    囫囵吞下汤圆,女孩抹了抹嘴呵呵一笑,看了看微微泛红的天色,背过双手道:“姜小蛮,你要记得汤圆得趁热吃。若是觉得味道好吃,等你到了大秦记得来长歌城,我再请你吃!”

    话音才落,还不等姜小蛮回过神来,就见这一袭红衣的女孩张开双手纵身跳下了摘星楼。

    “喂!”

    姜小蛮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连忙抬手想要去拉住她。

    只听得一声悦耳的鸟鸣,那红衣服的女孩便轻巧的落在了一只五彩鸾鸟的背上。

    “喂,姜小蛮记住了,我叫芈红衣!”女孩跪坐在鸾背上,转头看着姜小蛮咯咯一笑,轻抚鸾羽,在雪夜中渐渐消失了身影。

    “芈红衣?好奇怪的名字,好奇怪的人。”姜小蛮手捧汤圆,看着女孩离去的方向,隐约间似乎还能听的到一两声清脆无比的鸾鸣。

    若非是手中汤圆和风雪打在脸上的凉意,姜小蛮真的以为自己是做了一场梦。

    说来也是奇怪,这样的风雪夜里,一碗汤圆放了许久却丝毫不见变凉。

    舀起一只汤圆送入嘴中,甜糯刚好,酥软可口。

    姜小蛮摇了摇头,笑道:“手艺还不错,就是比姬小月这死丫头差了些。”

    芈红衣?

    姜小蛮有预感,想来等去了北秦,一定会和这个奇怪又有些神秘的女孩再次相遇。

    只是却不知下次见面时,是友还是敌?

    chapter; *************************************************************************************************************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