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大夏逍遥皇 > 第一百四十章 有个小老儿自称是棋魔

第一百四十章 有个小老儿自称是棋魔

书名:大夏逍遥皇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壶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午后,阳光正好。┡课 外书『『W?w%W.ΩKe Wai Shu .O !R G

    北凉城里一如往常一般喧闹,丝毫未受到昨夜风雪夜的影响。

    南来北往的行商游侠学子们不少,虽有准备秋天要穿的厚衣裳,可相对于如今的天气来说却是远远不够。

    一场雪,让城里经营衣坊的掌柜们乐弯了腰,当真是赚的盆满钵盈。

    姜小蛮三人一路打打闹闹却不知已然到了中午,这会儿着实是有些饿了。

    “姜小虫,说好的胭脂鸡呢?”小姑娘可怜巴巴地拽着少年的袖子,一双大眼睛在阳光下亮闪闪的眨呀眨。

    “早上就你吃的最多,还敢喊饿!”姜小蛮指尖点在姬小月光洁的脑门上,笑骂道:“当心变成小胖猪,嫁不出去!”

    “讨厌!”姬小月气呼呼拍下姜小虫的手指,嘟嘴道:“我这么苗条,怎么吃也不会胖!”

    嘴里虽然这么说,可小姑娘眼神却是不由自主的落在自己小肚子上。

    她才不想被姜小虫这家伙说自己胖呢!

    萧姑娘摇了摇头,掩嘴轻笑道:“小月亮最苗条了,一点都不胖。”

    “真的么?”姬小月眨巴着大眼睛,悄悄抬手捏了捏小肚子,嘟嘟囔囔小声道:“可我怎么感觉这久确实胖了些呐!”

    姜小蛮揉了揉小姑娘的脑袋,轻笑道:“好啦!别纠结了,一点也不胖,再不赶快些待会儿那望月楼可就没位置了,可真吃不上最地道的胭脂鸡了。”

    “我才不纠结呢!”姬小月有些心虚的撇过脑袋小声道。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不同的地域也就有了不同的菜系。

    要说北地三州,单论吃之一道,最为出名的便是闻名南域的三绝。

    这第一绝,便要属凉州的胭脂鸡。

    而北凉城里近几年才新近崛起的望月楼所烹制的胭脂鸡,又要属凉州第一绝。

    传闻望月楼掌厨的是一位以薄纱遮面,从不肯以真面目示人俏厨娘。

    有那北凉城里好事的书生,曾参照北地三绝也给那望月楼里不知名姓的俏厨娘取了一个三绝雅号。

    说那望月楼里有三绝。

    一曰胭脂鸡,鸡肚藏老酒,肉质肥美而不腻。

    二曰俏厨娘,身姿曼妙遮轻纱,定藏绝世容颜。

    三曰那厨娘半老,风韵犹存,谁若能成其裙下客,就能赛过活神仙,纵使做鬼也风流。

    话是混账话,可偏偏那叫‘彦池疾’的书生一朝高中,不过三年时间便已然官居一品,成了南域大夏庙堂之上手握一方的权臣。

    这三绝雅号也就随着这位如今在炎帝城里春风得意的‘彦大人’而水涨船高。

    而望月楼也就成了北凉城里的一座金子招牌。

    如今,管他是南来北往的江湖客还是那负笈游学的文人墨客,但凡途径北凉城,一定要去那望月楼里坐上一坐,尝一尝那胭脂鸡,瞧上一瞧那位轻纱遮面的俏厨娘。

    胆子再大一些,自然少不了一场‘窈窕厨娘君子好逑’的大戏。

    这其中自然会有那北凉城里摸鸡逗狗的泼皮破落户,更多的却是名动一方侠名颇盛的江湖豪客和那满腹经纶的玉面书生。

    只是,从望月楼开业至今,五六年的时间里,却不曾听闻有谁就真能得手。

    前两年,更是有那恶名昭彰轻功无双于天下的采花大盗燕南飞夜袭望月楼,第二日便有楼里的青衣小二抬着被割去头颅的尸身送去了北凉城的衙门。

    一石激起千层浪,燕南飞可不是寻常人物,认真算来是今世为数不多能以采花之名登上《九州大寇榜》上的狠角色。

    成名多年,最擅偷香窃玉,曾被西域大周武氏一族追杀三年之久,丝毫奈何不得。

    却不想,只因一时好奇,竟是在北凉望月楼里凭白丢了性命。

    由此,便不难看出这望月楼里那位集‘北凉三绝’于一身的俏厨娘,可并非看上去那般柔弱,一朵带着致命毒吻的妖花。

    姜小蛮领着两个姑娘来到望月楼前,尚未进楼却被一道略显沙哑的声音吸引了过去。

    “这位小哥尚请留步,不知可否陪老朽下上一盘棋,再入那望月楼里品三绝也不迟。”

    姜小蛮回头,只见那声音主人是一个有些佝偻头戴斗笠的老头,蹲坐楼前不远处的墙根底下,看不清容貌,满头银发似雪一般,透过那破败斗笠披散在肩。

    在老人身前摆着一张缺了四边的破烂棋盘。

    其上,黑白二子相互缠绕,星罗密布,勾勒出一副白蟒吞黑蛟的诡异残局。

    “老人家,你是在叫我么?”姜小蛮看了看小老头,又看了一眼老头身前那破烂不堪的棋盘,才有些不确定的指着自己,轻声问道。

    “姜小虫,我们走吧。”姬小月似乎有些怕这个造型和乞丐差不了多少的老人,躲在姜小蛮背后,拽着姜小蛮衣角,小声喏喏道。

    萧颖虽然没有说话,可眉头却是微皱。

    她是赤霄剑主,又习得禅宗至阳功法,又是至阴至寒的体魄,所以对世间邪魔之气最是敏感。

    如今,在这老人身上,萧颖明显能够感觉到一股让她极不舒服的气息扑面而来。

    甚至,这股子气息竟然让她是心生畏惧,本能的想要逃离。

    腰间那柄入了鞘的神剑赤霄,更是轻微颤鸣,躁动不已。

    “姜公子……”

    萧颖看着身前少年欲言又止。

    “自然是在叫小哥你,不然还能是谁?”小老头低垂着脑袋,呵呵一笑,轻声道:“小老儿观小哥你身后命河浩荡如云烟,有紫气东来之势,贵不可言。想来,必然是我等了许久有缘能解此残局之人,却不知小哥能否陪小老儿下完此局,也不枉我于此苦侯小哥一月有余。”

    姜小蛮知道老人并未说谎。

    因为,他注意到这老人虽是蹲坐,下半截身子却全然埋在了雪里。

    不仅如此,老人头上斗笠,身上蓑衣,皆是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积雪。

    唯独那破旧棋盘之上并无一丝一毫积雪。

    沉吟半响,姜小蛮轻轻点了点头,道:“既然老先生相邀,那是看得起小子,自然不敢拒绝,可惜小子只是略通棋道,想来会要让老先生失望了。”

    棋道,‘九州三十六家’多有涉猎,又以兵家与儒释道四家为最。

    其中,兵家涉棋布局讲的是诡道与霸道,儒门讲究的是正,禅宗讲的是和,道门则多擅奇。

    林媚虽是妖族郡主,可自幼在柳皇言传身教下,极其精通儒道两家法门,尤其喜好围棋,自身棋艺则多受儒门道宗影响,每逢落子棋风中有一股大开大合之势,又暗藏奇招,端得是女子当中少有的棋道大家。

    而姜耀,年少时奉行儒道,后入边地统兵又执的是兵家一脉法门,棋风自然霸烈无比且又诡谲异常,每逢落子常有龙蛇吞象之妙手。

    夫妻二人在家中无事时,多喜烹一壶清茶,坐于荷塘之前,老树之下,以围棋落子消磨时间。

    有时,一盘棋一下便能一天,倒也颇具情趣。

    姜小蛮与姜陌离两人,打小便喜好一左一右围坐两人膝前,渐渐竟然也在潜移默化中学到了不俗棋艺。

    姜陌离跟从林媚,极擅布局,奇招百出。

    而姜小蛮,棋风则要更像姜耀更多一些,霸烈不失诡诈。

    说自己棋艺不精,无艺是自谦了。

    若当真不擅棋艺,又怎会一眼就看的出那棋盘上那诡谲异常的‘白蟒吞黑蛟’之残局。

    小老头紧了紧身上披着的蓑衣,又正了正头上戴着的斗笠,抬起头呵呵一笑道:“无妨,你只要顺从心意落子就行,无需顾虑太多。”

    姜小蛮终于看清了老人的面孔,可以说是寻常至极,方脸大耳蒜头鼻。

    唯有一双眼睛,却让人只要瞧上一眼便再难忘记。

    竟然是如同那身前破败棋盘一般,是一股布满死气的灰暗之色,且无瞳孔。

    灰暗中,又暗藏两道淡银色漩涡,仿若只要一眼便能将人摄入其中一般。

    姜小蛮只是与他对视一眼,便觉头痛欲裂,似乎连心底最深处隐藏的秘密都要被看穿,连忙将视线挪开。

    这小老头并不似外表一般风烛残年,修为不俗绝非等闲之辈。

    如果不是笃定北凉城里无人能伤自己分毫,姜小蛮这会儿铁定要领着两个女孩跑路了。

    老人眸子里藏着死亡,能有如此可怖瞳术的,不用去猜也能知道必然是今世魔道巨擘,就是不知在这苦等自己究竟有何目的?

    如他所说只为下上一盘棋,姜小蛮自然不会相信的。

    想来,就算是三岁的孩童都不会相信。

    更何况姜小蛮本身就不是三岁孩童。

    “不用这么紧张,你也能看得出老朽并无恶意。”小老头似乎猜出了少年心思,从雪堆里站起身,颤颤巍巍抖落一身积雪,一双灰暗无比的眼眸转瞬恢复正常,竟然是如同孩童一般清澈,丝毫不见沧桑。

    老人和善一笑,看着姜小蛮轻声开口道:“明人不说暗话,江湖抬爱很多人喜欢称呼我为棋魔。老朽所修功法在世人看来可以称之为魔功,老朽所属在世人眼中也属魔教,可老朽这一生所杀皆是该杀之人,从未错杀一人,也从未枉杀过一人。认真说来老朽也算是那纯洁良善之辈。小哥与二位姑娘皆是福相显贵之人,老朽自然无心与你们为敌,只求能对弈一局足矣。”

    “棋魔?”萧颖面色微变,不由失声道:“难道你是猎仙山这一世琴棋书画四位掌旗使中的棋魔?”chapter; *************************************************************************************************************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