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大夏逍遥皇 > 第一百五十八章 重瞳如凰,可吞日月

第一百五十八章 重瞳如凰,可吞日月

书名:大夏逍遥皇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壶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北凉擅用剑,有独孤剑冢,有淬火剑池,有三才剑碑,有珞珈剑潭。┡ 『文ΔW@w%W. Ke Wai Shu .O R: G>

    光是剑道传承,便有过千。

    可却并不意味着天下剑皆出自北凉。

    望月楼里。

    此时,泾渭分明。

    姓铁的胖掌柜手握黑色大剑‘贪狼’,脸色不禁有些阴沉。

    贪狼一脉,自古便是走的诡剑之道,与大开大合的北凉诸多剑宗剑门传承相生相克。

    独孤桀手中铁剑有磅礴剑意而起,多少让铁掌柜有些不适。

    手中贪狼剑更是轻颤不止,剑吟声带着一股子煞意。

    不同于独孤家铁剑的龙吟。

    此番剑鸣,有如天狼吞月。

    孤傲,且森寒。

    若非是刻意压制,还不待孤独桀破阵,两剑之间便先要分出个胜负高低来才可方休。

    每一柄剑都拥有于世上独一无二的剑名,如萧颖腰间的赤霄,铁掌柜手中的贪狼。

    独孤桀手中的这柄银色长剑,剑名霜雪,《九州名剑榜》上排名第四十九,来历不俗。

    此时恰逢北凉漫城倾雪,最是应景。

    “也不知姜小虫怎么样了?”

    小姑娘站在自己师父身侧,一双大眼睛就未曾离开过那血色光幕。

    踮起脚努力想屋内望去,却只有惟余莽莽一片猩红血色,浓郁到极致,层峦叠嶂。

    姓萧的姑娘两只手轻轻捏着姬小月一只纤细白皙的手腕,动作虽轻,可心神却不敢离开片刻。

    生怕小姑娘趁着自己不备,再跑去拿自己身体去撞那血色光幕。

    所谓关心则乱,可真如姬小月一般莽撞,那可不就是胡来么?

    洛神宠溺的摸了摸小姑娘脑袋,轻声道:“小月亮,我知道你想要救姜家的那个少年,可若是要再莽撞胡来,反而对他是百害而无一益。”

    若说这里修为最为高深的,自然是独孤桀,可洛神却是另类成道,感知最为敏锐。

    有道是知子莫若父,师徒约莫也是如此。

    姬小月这妮子从小就招人疼,在樊城的那几年,小姑娘算是自己看着长大。

    自己与那黄岐之术无双于天下的医圣轩辕是旧识,算起来还有一段香火之情。

    当日收姬小月为徒,未必就没有存了还那段香火情分的心思。

    只是后来,和小姑娘朝夕相处的那几年,虽以师徒相称,关系却更甚母女。

    至今,洛神还记得,后来小姑娘送自己出樊城,一双大眼睛红通通的。

    那天,瘦瘦小小还是个半大孩子的小月亮,低着头不敢去自己,过了许久才算是鼓足勇气,声音很小,有些懦懦。

    她说:“师父,我能叫你一声娘亲么?”

    当时是怎么回答来着?

    对了,自己似乎是笑着摇了摇头。

    可为什么会摇头来着?

    连洛神自己都说不清当时是怎么想的了。

    兴许是知道自此之后,便是师徒缘分已尽,不愿再让小妮子与自己有所纠葛吧?

    那天,樊城城门楼外,小月亮仰着脑袋送自己离开。

    虽然是在摇头,可心里却早就将小姑娘当作女儿一般了。

    起起落落,跌跌撞撞,走出半生,依旧是孑然一身。

    当初若是那个呆子肯点头,说不定自己真的会有小月亮一般聪颖又惹人疼的女儿了。

    初入江湖时,可从来没想过做一个青衫仗剑引无数英雄折腰的女侠。

    所要的,不过是想找一个如意郎君把自己嫁了。

    习武如此,做菜亦是如此。

    懵懂时听邻村颇有好感的小哥哥说,世间男子都爱慕如同那西域武瞾,北域芈月一般的绝代女子。

    也曾听游历于家乡的说书人讲起过,那紫霞仙子下凡,历经三世寻如意郎君的故事。

    说是谁要能拔出她手中紫青宝剑,谁便是她如意郎君。

    当时就在想,这仙界下来的谪仙就是不同于世俗凡人,连追寻爱情都能这般轰轰烈烈。

    后来如何了?

    那个故事,终究是没听到结尾。

    以至于真正入了这座江湖,还依旧是念念不忘。

    可偏偏走了那么多地方,见到了那么多的风景,听过许许多多说书人轻摇扇诉传说,却再没听过那段孩童时印象最为深刻的故事。

    紫青宝剑,后来倒是多有耳闻,毕竟是昔日《九州名剑榜》上的灵物。

    听说今世的主人颇为不凡,是一位妖族百年来最为璀璨的明珠。

    似乎是叫作忘忧郡主,家住北海之北的妖族之国归墟。

    只是这些年的江湖,那位据闻剑法能与北秦芈家那位老祖母年轻时比肩的忘忧郡主,却是没了消息。

    江湖之远,远不过青衫女侠腰间那一柄三尺青锋。

    习武入江湖,也曾有一柄九州名剑傍身。

    那是属于自己爹爹的遗物,传闻沾染过仙血。

    当时要的,不过就是能在这座浩瀚看不到边的江湖上,遇见那么一个书里常常能够看到名流侠士,不需他衣袂翩然,更不需他武功多高,只要能疼自己入骨便好。

    可自己运气不好,侠士没遇着,才饮马江湖便遇见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书生,满口的之乎者也,让人烦的紧。

    有好几次,若非是自己脾气好,换作另一个脾气稍微暴躁些的‘女侠’,说不定当真要仗剑割了这混蛋的舌头。

    初遇时,是那书生负笈游学遭了马贼。

    若不是自己心好出手,怕是早早便去了九幽见了阎王。

    那书生也是一个呆子,被马贼把刀架在脖子上了,还要和人家去讲些个有辱斯文的道理。

    不是找死,是什么?

    虽呆,却也不傻。

    不然,后来怎么又会将自己的心连带着人都一并偷了去。

    盯着小姑娘,洛神有那么一抹失神,记忆又被拉到许久以前。

    收回手,看了一眼身前不远处的血色光幕。

    似乎,是黯淡了许多。

    欣慰一笑,掐了掐小姑娘肉乎乎的脸蛋,轻声道:“姜家的那孩子得了一部分九州气运在身,不会有危险的,安下心来。”

    ……

    不远处,独孤桀白发无风飞扬,手中铁剑劈斩在血色光幕之上,有龙吟声不绝于耳。

    胖掌柜面色略微苍白,豆大的汗珠带着一分油腻的味道自额前渗出。

    剑为百兵之皇,自古以来便有王不见王的说法。

    贪狼一剑,位列《九州名剑榜》上第五十。

    名剑皆有灵,贪狼尤是如此。

    剑不似人,除了那‘干将莫邪’外,鲜少有英雄惜英雄一说。

    于剑而言,两王相遇时,唯有臣服,亦或者毁灭。

    名剑榜上,那排名第一和排名第三的轩辕与赤霄是如此。

    排名第五十的巨剑贪狼,与排名第四十九寒剑霜雪,同样也是如此。

    剑者相争,无外乎各自剑主之争。

    向来是既决输赢,也分生死。

    好在贪狼一脉因为身后宗门缘故,行走江湖多是以和气生财,鲜少有那争强好斗之辈。

    寒剑霜雪,自先代主人武碎虚空飞升为仙,便被葬剑于北凉剑冢,几近三百年未曾出世,

    直至独孤桀铁剑横空而出,方才再现九州。

    铁掌柜虽是贪狼剑今世剑主,可从来也没想过有朝一日再去寻那霜雪剑宿主的麻烦。

    贪狼一脉与霜雪一脉,本就无太多生死大仇,不过是有昔日两位剑主相互看不顺眼而已。

    不似赤霄与轩辕一般,向来都只有死仇,不可化解。

    两脉剑主,但凡相见,必当要分生死,不死而不休。

    所以哪怕两剑皆隐于北凉城中,这些年却依旧是相安无事。

    过去是如此。

    今天,就更是如此了。

    看得出来,独孤桀对那姜家少年的看重。

    若非如此,也不会这般发狂。

    就算玄苍那老匹夫当真能得偿所愿,可想要走出这座望月楼都难,更不用说是巍峨北凉城了。

    北凉独孤,最是护短,更是记仇。

    在南域大夏皇朝,宁可去惹姓姜的,也千万莫要去惹复姓独孤的。

    好得姓姜的贵为一域之主,多少还有些能够讲理的人。

    可复姓独孤的,要让一群背负大铁剑的滚刀肉讲理,那无疑是天大的笑话。

    这般想着,胖掌柜没来由缩了缩脖子,强行按捺住贪狼剑中喷涌的磅礴剑意,神情多少有些复杂。

    怕是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更道不明。

    现在,究竟,是何心情。

    ……

    “我知道,可还是会担心姜小虫!”小姑娘抬起头,看着自己许久未见连模样都是大变样的师父,红着眼,眼泪汪汪可怜兮兮道:“师父……”

    洛神摇头,轻叹道:“好了,知道啦!”

    抬起一只手点在小姑娘额前,宠溺道:“你这妮子,总是这样,为师想想办法,让你能看见屋内那个姜小虫!”

    轻道了一声“闭眼”,略微有些冰凉的指间泛起一抹赤芒,覆在姬小月双眼之上。

    小姑娘很是乖巧,一双大眼睛阖在了一起,睫毛微微颤动。

    待洛神指间落在眼睑上时,姬小月只觉双眸发烫,如同被火烧一般。

    尽管如此,可她却丝毫不敢乱动,生怕打扰到了师父。

    “好了,睁开眼吧!”洛神揉了揉小姑娘有些枯黄的发丝,轻笑道:“以后可别再哭鼻子了,都是大姑娘了。”

    “嗯!”

    姬小月鼻音很重的点了点头,匆匆忙扭过头望向光幕之中。

    小姑娘本就生来乐观,长这么大很少见到她哭泣。

    可自从见到姜小虫后,几乎每一次的眼泪,都是为那少年而流。

    洛神不由有些好奇,那姜家的少年究竟是有何魅力,能让小月亮这般着迷。

    如今的心情,倒是更像当娘亲的更多一些。

    这世上,但凡是当娘亲的约莫都是如此,期颐自家女儿得遇良人能嫁个好人家,却又时时刻刻担心着宝贝闺女所遇究竟是否真是良人。

    若非良人,可别要受了情伤才好。

    那么开朗乐观的小妮子,总是为那姜家小子落眼泪珠子,这可不好。

    思绪被牵扯到很久很久以前,那时候的小月亮才刚刚和她开始学做菜。

    小小一点点,如同一个芝麻团子一般,连举菜刀都十分吃力。

    可那股子倔强劲,直至今日,也再也没有在谁身上看到过。

    那时候小姑娘虽然爱笑,可脸色却总是很白。

    每一天,总会重复去问那几个到现在都觉得有些傻乎乎的问题。

    ……

    “师父,你说,等我的病好了以后,那时,我是不是就可以长高长大了?”

    “嗯!”

    “那师父,等我长大我是不是要嫁人了?那时候还能喊你师父吗?”

    “什么时候都不会变的!”

    “那我一定要嫁一个如意郎君,他会是九州最为耀眼的大侠!”

    “可若到了那时师父您老人家不太满意他,那时候,我还能喊你师父么?”

    “傻丫头,你没听过么?一日为师,终身为师。”

    “那等我做了娘亲呢?也可以叫你师父?”

    “那如果,有一天我变成了老奶奶呢?”

    “小月亮,不论何时,你都是我徒儿。”

    ……

    看着踮起脚望向那道血幕的小姑娘,洛神面纱下红润朱唇张了张,轻声喃喃道:“小月亮,你终归还是长大了啊!”

    姬小月揉了酸胀的双眼,踮起脚,向着屋里去瞧。

    一双大眼睛忽然瞪大,面露焦色,急切喊道:“呀!姜小虫,快跑!”

    此时,谁也没有注意到。

    方才,在那一瞬间。

    小姑娘一双澄澈的大眼睛中,那如黑宝石一般明亮的双瞳,竟是化作了金色,更是幻化成为了重瞳。

    一闪而逝,又恢复了正常。

    北海轩辕丘,姬氏族人。

    凡至尊者,生而异相。

    重瞳如凰,可吞噬日月星辰,是为轩辕异相其一!

    chapter; *************************************************************************************************************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