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第38章 退婚

书名:枭王霸宠:诈尸狂妃要逆天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今夕明夕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当下,再也无人再敢多说。Δ 课 外书ΩW?wㄟW.『Ke Wai Shu .O? R G

    楚凌越这才想起宁珂这位受害者来,抬眸看去,宁珂冷冷清清地站在人群里,不言不语,不哭不闹,纵是恼怒沉痛却也冷静镇定,大事当前却更显出几分修养与气度来。

    “珂儿。”他沉了沉眸子,开口道:“这事你也受委屈了,朕在此亲自为你解除了婚约!从此后,你嫁娶自由,不受干涉!”

    宁珂低头福身,唇角微微一勾,“谢陛下!”

    宁魏脸色变了变,抿着唇,没吭声。

    楚君越满意地勾了勾唇,走到楚凌越身边,沉声宽慰道:“皇兄莫气,被此等渣滓气坏了身子可不值得,还是要保重龙体!”

    “君越,还是你懂事。”楚凌越叹了一声,今日之事真是让他焦头烂额,只觉得身心疲惫,转身就想回去了。

    “父皇!”楚宇轩忽然冲了上来,苦苦求饶,“父皇!儿臣知错了!父皇饶了我吧!”

    楚君越在他扑过来那一刻,猛地回头,“胆敢冲撞陛下!你活腻了吗?”说话间,袖子一挥,楚宇轩就像断线的风筝飞了出去。

    刚才被楚凌越打断的椅子腿不知道何时恰好立了起来,楚宇轩瞪大了眼睛,眼睁睁地落了下去。

    “嗤!”

    断木不偏不倚地刺穿他的下身,血溅三尺!

    楚宇轩来不及哀嚎一声,两眼一翻就昏死了过去。

    楚君越好整以暇地挥挥袖子,扬起下巴,一脸没事发生过的样子。

    “皇儿啊!我的儿啊——”淑妃尖叫着扑了过去,宫裙凌乱,发髻歪斜,全然没了昔日尊贵模样。

    李公公看了那个场景一眼,就好像想起了当年入宫净身的一幕,忍不住夹住了腿,小心问,“陛下,这需要叫太医吗?”

    “哼!不必!”楚凌越冷冷一哼,目光厌恶,“他脑子里也就只有这些龌龊东西,断了念想也好!”

    楚君越目光在殿内幽幽一转,恰好瞥见角落里有个人影正在偷偷摸摸往外爬,他勾了勾唇,使了个眼色给元宝,元宝一手就把宁玉给拎了回来,丢到楚凌越的脚下,“陛下,这人想逃跑,该如何处置?”

    楚凌越冷冷地看了衣衫不整的宁玉一眼,语气嫌恶,“她不是巴不得跟楚宇轩一起吗?那朕就将她赐给那个逆子为妻!不得合离!”

    “不——”宁玉瞪大了眼睛,绝望地哀嚎,“陛下!陛下饶了玉儿!玉儿再也不敢了,不敢了”

    她可不要嫁给一个一无所有的庶民!更加不能嫁给一个不能人事的男人,她不想一辈子守活寡啊!

    楚君越冷笑,一脚踢开了她,“陛下宅心仁厚成全了你,你却不领情,这是想要抗旨了?抗旨可是杀头大罪,你想好了?”

    “我我”话说至此,宁玉还能说什么?守活寡总比死了强!

    楚凌越表示心情不好,剩下的事情压根没管,直接让人把受伤的楚宇轩和宁玉丢出去宫外就不管不顾了,当真是断了这父子之情了。

    好端端的一个太后诞辰变成贻笑大方的闹剧,楚宇轩被贬为庶民,淑妃连降两级,外戚林家也因此受到了牵连,收回了两大军营,全部交由楚君越管理。

    而宁夫人当场被气晕了过去,宁魏嫌她丢人现眼,直接叫人扛回去关在院子里,禁了足。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事情结束后,宁珂准备去跟太后告退就要回府了,在大殿前,突然却有人伸手挡住了她的去路。

    宁珂抬眸,目光冷冷地从那缠金丝束口的袖子,往上,慢慢落在那人阳刚爽朗的脸上。

    是他?先前在宫门前见过的那一位?也是帮了她大忙的那个大嗓门?

    她收了思绪,冷淡无波开口,“请你让开!”

    “你这丫头可真不乖!”淳于焰挑了挑剑眉,乌黑如沉铁的眸子里幽幽亮着新奇的光,“本王差点就被你给骗了!”

    他虽然性格大大咧咧的,可也不傻,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事和她脱不了关系了。

    即便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是怎么发生的,但是从受益者的角度来看,他知道这事就是她干的!

    宁珂对于聪明人也懒得绕弯子,却也不热忱,语气一如既往地冷淡,“所以?王子这是要去找陛下伸冤?”

    “本王懒得多管闲事!”淳于焰没兴趣地摆摆手,眼睛却一直落在她面巾上,“本王只想看看你这焉儿坏的心肠,长得一张什么脸!”

    劲风呼扯,他出手神速如雷电,刹那伸手抓向她的面纱。

    “啪!”不知从哪儿飞出来的一刻石子,硬生生将他的手打偏,擦着宁珂的脸庞而过。

    宁珂侧身退开,神色不悦,“堂堂北越王子竟然如此轻浮!三番四次调戏民女,果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淳于焰一时失手,却也不再尝试,凝眸望向了走廊尽头的那个男人。

    长廊幽深曲折,桐木地板被擦得油光发亮,倒影着那人黑色纹金色曼陀罗大氅,他迤逦站在廊边花影下,薄唇轻红一抹如彩釉上勾勒的一笔,眉目如画,潋滟生波。

    剪碎的光晕落在他眉眼间,光影变换,几分冷魅,几分魅惑,让人不禁想起那黑暗中绽放的罂粟,妖冶诱人,却带着致命的危险。

    皱了皱眉,淳于焰大喇喇地哼了哼,扯起嗓门吼了一句,“摄政王!你这病秧子又搞什么鬼!别捣乱!”

    “王子在这皇宫之内就敢轻浮大臣之女,本王怎能不管?”楚君越轻笑着漫步走来,大氅从桐木地板上拂过,满地落花瞬间碾为齑粉。

    宁珂瞅了一眼,挑眉,这骚包生气了?终于肯露出真本事了?

    她从不知道这骚包武功如何,如今见他这么轻而易举把花瓣变成粉末,总算知道他厉害了,也庆幸这厮没对自己生气,不然成为粉末的就是她了。

    “谁说本王轻浮她了?!”淳于焰瞪眼,浓眉挑了起来,“本王对她感兴趣多问几句怎么了?”

    楚君越悠然来到宁珂身边,并肩站在一起,笑眯眯地说道:“大燕王朝最讲礼数,可不像你们北越草原,见着谁就去勾搭。大燕王朝女子矜持柔弱,经不起王子如此盛意的。”

    “哈?”淳于焰好像听见了天大笑话似的,哈哈大笑起来,“你说大燕王朝女子矜持柔弱?哈哈哈哈,那肯定不包括眼前这位小**姐了!”

    宁珂翻了个白眼,她哪儿不矜持了?柔弱说不上,但至少是落落大方的吧?

    “王子此言差矣。”楚君越意味深长地看了宁珂一眼,“女为悦己者容,这女子的心思总是花在自己在意的人身上的,你只看见她的不好,证明你不是她意中人。”

    他微微眯眼,一脸向往,“本王可见过她柔情似水、美丽动人的样子,至于王子你呵呵!只能遗憾了。”

    淳于焰瞪大眼睛,瞅了瞅宁珂那丑不拉几的易容,一脸惊愕,“美丽动人?柔情似水?”

    这个摄政王是有多重口味啊!虽然他也不是以貌取人的肤浅之人,可宁珂这尊容,还真的和美丽沾不上边!

    “在本王心目中,那自然是的。”楚君越唇角笑意愈深,想起那一夜灵堂的旖旎,想起她房中同浴的倾城容易,想起树端惊艳之吻,以及方才偏殿里的短暂缠绵她的美好,只在他心里。

    至于这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草原王子,他总有手段逼走的。

    哼,小珂儿是他一个人的,谁敢肖想?那就等死!

    宁珂忍不住扫了扫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再也听不下去了,“两位慢慢聊,我还有事,告退!”

    她才不要听这骚包发酸!受不了!

    淳于焰看着她渐渐远去的身影,对着楚君越咧嘴一笑,“既然王爷觉得她这么好,那本王我也要试试了!反正她未嫁,本王未娶,正合适!”

    楚君越不怒反笑,眯眼一笑,“那本王就先祝王子好运了。”

    他家小珂儿可不是谁都能惹的,这只蛮牛要去碰壁,那便去吧!

    唔他要赞助多一些毒药和银针给小珂儿了,不然怕是不够用啊!

    宁珂丢下这两个大男人,直接去了太后寝宫,太后也知道了偏殿里发生的事情,对宁珂越发愧疚和疼惜,连连叹气懊悔。

    “太后,这事已经过去了,那就不要再提,你也别自责,身子要紧。”宁珂好生安慰了许久,太后才慢慢放开心结,宁珂这才能把先前与胡老头一起研制的药丸给她。

    太后不解,“这是?”

    “这是给你调理身子的药,一定要记得吃,还有,以后不管是谁送来的膳食都要小心,检查安全无虞后方能食用。”

    “珂儿你是说”

    宁珂握紧了她的手,瞥了周围一眼,压低声音道:“太后,这仅仅是珂儿的猜测,没有真凭实据,也只能自己小心了。”

    太后点点头,“好,珂儿,哀家都听你的。”

    宁珂轻轻吐出一口长气,这深宫里的事情哪里有这么简单呢?太后高处不胜寒,谁都有嫌疑。

    此事她得慢慢调查了。

    只是,没想到,在她调查出来之前,却发生了一件大事!*************************************************************************************************************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la)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la/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