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第74章 宁夫人被休

书名:枭王霸宠:诈尸狂妃要逆天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今夕明夕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次日,宁府书房。┡Ww*W.んKe Wai Shu .O R G

    宁魏看着手里的纸张,脸色铁青,气得腮帮子都在抖。

    “混账!混账!”他咬牙切齿,一连说了好几个“混账”,却气得再也说不出别的词来了。

    宁珂抱着手臂,倚在门边冷笑,“宁国公应该认得上面那个章吧?那可是宁家主母才有的,怎么会跑到那丫鬟家里去的?”

    那张纸上盖得就是宁夫人才有的章,盖过章的领条具有银票的效用,只要拿着去钱庄就会兑现。

    没想到,这张纸没有被收回去,还被丫鬟收了起来!

    宁魏气得两眼猩红,他捏住了纸条,厉喝,“来人!去把夫人叫过来!”

    下人噤若寒蝉,一溜烟儿出去了,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也察觉到风云要变了。

    过了一会儿,下人来报,却说宁夫人不在府上。

    “她不在!那就给我去找!”宁魏愤怒地拍了桌子,“不管她在哪里,都要给我找回来!”

    “是!”

    而就在宁府找人找得团团转的时候,宁夫人却在宁玉的房间里,母女抱头痛哭。

    宁夫人看着遍体鳞伤的宁玉,心疼不已,“我苦命的女儿啊!怎么会伤成这样啊!皇子怎么怎会这样!”

    “娘宇轩以为是我把手札给了宁珂,才让宁珂找到了治好太子的法子的。”宁玉躺在床上,身上每一块肉是好的,她哭着,“可是娘,我怎么会给宁珂那个贱人!我什么都没有做啊!”

    “那我给你的手札还在吗?没有被人拿走吧?”宁夫人问道。

    宁玉从被子里拿出了那件肚兜来,“娘,肚兜还在这里,手札也没丢啊!我真的不知道宁珂是怎么知道的!”

    宁夫人看了看,确实还是原件,藏得那么隐秘,应该不会被发现的啊!

    莫非宁珂真的那么厉害,不需要手札就能看好太子?

    宁玉抱着宁夫人的手臂,哀求,“娘,娘你救救我,我不能在这里了,宇轩会打死我的他说了要把我卖去青楼做妓女”

    “玉儿,那个王公子呢?你们不是已经他不对你负责吗?”

    宁玉摇头,“宇轩怎么会同意!他之前同意我和王公子,也是叫我去监视王公子的,现在宇轩怀疑我和宁珂串通了,哪里还会同意我在王公子身边!”

    “玉儿”宁夫人皱着眉,一时也想不到什么办法来,只能安抚,“玉儿你等着,娘一定会想办法的,你相信娘亲。”

    “呜呜娘”

    *

    宁夫人从宁玉处回来,脑子里还在思忖着要怎么对付越发厉害的宁珂,不曾想到自己已经大难临头了。

    她一进门,就发现下人们的脸色都不太对,正要呵斥,宁魏便脸色阴沉地走了出来。

    “老,老爷”宁夫人一看他那个脸色,忽然有点心慌。

    宁魏骤然爆喝,“你这个贱妇!还有脸回来!”

    “老爷”宁夫人吓得脸色都变了,“老爷你这是怎么了?妾身不明白!”

    “你还想装吗?”宁魏狠狠地将那张纸砸到宁夫人脸上,咬牙切齿地怒吼,“你自己睁开眼睛好好看看!看看你做了什么好事!”

    宁夫人不用看,只扫了一眼就明白了那是什么东西,顿时脸色就白了。

    “老爷!老爷冤枉!”她扑过去,抓着宁魏的袖子,“老爷这不是妾身的,妾身什么都不知道啊!”

    “你老实交代!她的东西都在哪里?”宁魏捏着她的下巴,逼问,“告诉我!到底在哪里!”

    由始至终,他就没有给她解释的机会,已经肯定了一切。

    宁夫人一怔,随即好像泄了气的气球似的瘫了下去,嘲讽地笑了起来,“又是那个女人!又是为了那个女人!宁魏你终于露出真面目了!你还是想着她!你骗我,原来你一直想着她!”

    “我问你!她的东西到底在哪里!”宁魏脸色阴狠了下来,大手用力得几乎要把宁夫人捏碎,“说!”

    宁夫人两眼死死盯着他,咬牙,“你不是很在乎她吗?我就是不告诉你!她人都死了,凭什么还要霸占着你!我就是要把她的一切都毁了!毁得干干净净,让你不留一点念想!”

    “董氏!你最好不要逼我!”宁魏眼底涌起一抹杀机。

    “逼你又如何?反正你都已经不打算和我好好过了,我为什么要和你好过?”宁夫人疯了似的笑了起来,“想要她的遗物?我实话告诉你,我烧了!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

    宁魏怒气上涌,抬手就把宁夫人摔了出去,爆喝,“你!你竟然敢!”

    “我有什么不敢!别说是她的遗物,她还是还在人世,我也会杀了她!”

    “你住口!”

    “我偏不!我就是要说,当年要不是我,怎会有你的今天?宁魏你要是有良心,你就不能这样对我!”

    “你!你这个贱妇!”

    宁魏气得胸口起伏,拳头捏得咯吱作响,也无法平息内心的怒火。

    咬了咬牙,他再一次冷冷看向了宁夫人,“我再问你一次,她的东西到底在哪里!”

    “我说了,我都烧了!”宁夫人仰着头,一字一句地道。

    “好!好!很好!”宁魏一连说了几个好,脸色难看之极,他狠狠挥手,让人拿了笔墨纸砚过来,当场就写下休书一封。

    “七出之中,你已犯下无子、善妒、盗窃这三出!我休了你也是应该!”宁魏怒道:“即日起,你我再也瓜葛!限你在今日之内搬出宁府!”

    宁夫人整个人都怔住了,她似乎没有想到宁魏真的会这么做,半天都没有反应。

    “拉出去!从此后,不许再让这个贱妇踏进国公府半步!”宁魏一甩手,转过身去,已然不想再多说一句。

    宁夫人终于反应过来,忽然像是疯了似的笑了起来,“好啊你!宁魏你果然只是利用我!由始至终你都是在利用我,为了那个贱人,为了那个野种!你骗了我那么多年”

    宁魏背脊僵了一僵。

    “宁魏!我诅咒你!不得好死!”

    在宁夫人被拖出去好远,都还能听见她的咒骂声,凄厉狠毒,像是淬了毒,令人听了都心惊。

    宁魏却好像什么都没有听见似的,背着手站在院子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脸色深沉。

    宁珂从花墙后走了出来,目光幽深地看着眼前这个名义上是她父亲的男人,刚才宁夫人的那一番话,她都已经听见。

    她一直以为宁魏和她的生母只是露水情缘,却不曾想,宁魏对她母亲真的用情至深,过了那么多年,都还在念念不忘。

    就连遗物都一直留着,最后甚至可以为了遗物而休了宁夫人。

    倘若这都不是深情,那么还有什么才算得上是呢?

    但如果宁魏真的那么爱她的母亲,为什么偏偏对她不闻不问?那么多年来却任由着宁夫人和宁玉欺负她?

    奇怪,好奇怪!

    她越发想不明白这个男人了,或者说,她从一开始就没有看透过他,也许事实的背后,有令她更加惊讶的真相。

    “以后,不会有人再欺负你。安心住在府里,不要再提离开宁府的话!”不知何时,宁魏已经回过头来,脸上又恢复了以往那种严肃的模样,看不出任何刚才那种愤怒。

    宁珂皱了皱眉,为什么?他以为她是因为被宁夫人欺负了所以才要走的?

    尚未等到她的回应,宁魏便越过她,快步离开了。

    宁珂蹙眉,越来越想不通了,她怎么觉得宁魏好像有一点点关心她了?

    *

    柳雪琼的遗物没能从宁夫人的嘴里问出来,宁珂却还是从死去的那个丫头那里找到了线索,在宁府的后花园里挖了出来。

    但是这个事情她没有告诉宁魏,她认为她更有资格拥有母亲的遗物。

    而宁魏休了宁夫人之后,也不再提起遗物的事情,又恢复了之前那种不闻不问的冷漠关系。但是宁珂总觉得,宁魏应该知道东西在她这里,只是没有说而已。

    解决了宁夫人,宁珂的日子总算清静了许多,更专心地给太子医治,很快,便到了最后一次拔毒,也是太子要揭开面纱见人的日子。

    跟之前不同,这一回宁珂进宫是以郡主仪仗迎接入宫的,所有人的态度也有了三百六十度的转变,恭敬得不像话,就差没烧香供着了。

    谁都知道,太子这是要恢复了,以后这天下也就是太子的了,那么宁珂作为恩人,还少得了她的好处?

    巴结,要从一开始抓起。

    这一日,全部人都汇集在了太子东宫的门口,屏住了呼吸,等待着太子揭露真面目的那一刻。

    除了皇帝、皇后、太后、楚君越和宁珂在太子寝宫里,其余人都在外面等着。

    太子经过几次治疗,体内毒素已经几乎拔除,早就可以下地行动的,但是肌肤上一直敷着药膏,他还没有见过自己恢复后的样子。

    站在镜子面前,太子紧张地不能自已,捂着心口,不住地大口吸气。

    “殿下,可以开始了吗?”宁珂一手拉着纱布的一端,低声询问。

    太子捏了捏拳头,深吸一口气,才郑重地点了点头,“好!可以开始了!”

    “放轻松,没事的。”

    宁珂低声宽慰着太子,素手不停,慢慢地将纱布一圈圈地拿下来,在这个过程中,除了楚君越神色淡淡之外,皇帝皇后和太后都紧张地屏住了呼吸,大气都不敢出。*************************************************************************************************************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la)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la/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