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第135章 幕后黑手落网

书名:枭王霸宠:诈尸狂妃要逆天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今夕明夕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是凌云志!

    皇后说的就是凌云志!

    宁珂激动地上前了一步,还想仔细听听皇后再说些什么,那时,皇后身子猛地抽了抽,痛苦地叫了一声,嘴里咕噜噜呕出一摊鲜血,瞬间毙命!

    “皇后!”她急红了眼,早不说晚不说,偏偏这个时候说!皇后连死都不肯让人安心!

    “小珂儿,别去,她已经死了。┡Ww*W.んKe Wai Shu .O R G”楚君越用力抓着她,“小珂儿冷静。”

    听见楚君越的声音,宁珂才找回了自己的理智,眼睁睁看着皇后扭曲惨死的面容,心底十分不是滋味。

    “哎,作孽啊作孽!希望你来世不要再作恶了。”太后合上了经书,虔诚地念了声佛,工工整整地放在皇后身边,这才让侍女扶着走了出来。

    堂堂皇后落得如此下场,也是令人唏嘘,但为了顾全皇家脸面,皇后之死也不能公之于众,对外也只能说是暴毙,便将这不光彩的一桩事给掩盖了过去。

    从天牢回去之后,宁珂都有点心神不宁,老想着皇后死前说的那一句话。

    凌云志。

    很早之前静怡师太就找她要凌云志。

    那么皇后死前说那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她知道凌云志在哪儿了?可到底在哪儿呢?

    宁珂到处都翻了一遍,就是找不到那本书在哪里。

    楚君越担心她因此入了魔障,过来陪了两天,她才冷静了一些。

    次日,便是柳雪琼头七了。

    严格来说,这也不能算是头七,柳雪琼都死了那么多年了,不过是尸体刚被发现而已。

    但是宁魏对柳雪琼一往情深,不顾他人反对,执意当柳雪琼刚刚去世,一切都要按照正常礼数来走。

    众人见他用情如此,也便由着他去了。

    按照风俗,头七也没有别的,只是亲朋好友过来吃个饭而已。

    以宁魏的地位,再加上宁珂最近风头正胜,来的人不少,高官贵族,皇亲国戚,甚至是被宁珂搭救过的老百姓也自发到门前拜了拜。

    先前柳雪琼的尸体发现得比较仓促,有些遗物尚未处理,宁珂将密室里的一些东西都搬了出来,放在灵堂里,一件件地烧。

    有些事情,过去了就是过去了,人也要向前看,总不能一直活在心里。

    这也是宁珂决定要把部分遗物烧掉的原因,也以免宁魏总惦记着,放不下。

    客人来了,又走了。

    宁珂一直待在灵堂,哪里也没去,期间楚君越和淳于焰都来过,安慰了几句便离开了。

    将近天黑的时候,宫里才来了人,代表太后送了西蜀的一些东西过来,说是西蜀风俗,死者有了那些物事才好投胎转世。

    宁珂也不好不要,便让宫人放下了。

    宫人又说:“宁小**姐,太后吩咐要烧掉了才能走,西蜀风俗如此,不可违逆。”

    “好吧!你们慢慢烧。”

    宁珂有心无力,也由着他们去,守着自己的火炉,将柳雪琼之前留下的一些衣服烧掉。而宫人们则弄了个更大的火炉来,在外面起火烧了起来,嘴里念念有词。

    眼见着东西快烧完了,宁珂也准备烧完就回去休息,不料,她不经意地瞄了一眼那衣服的里子,竟然发现有字!

    她眼睛一亮,莫非这就是所谓的《凌云志》?

    之前这些衣服她早就看过,但是都没有发现有字,准备要烧了,竟然就显出字来了!

    她转念一想便猜出了缘由,这字应该是用特殊药水写上去的,平时看不出来,但是用火一烤,字体自然就出来了!

    难怪谁也没有找到,藏得果然够严实的!

    宁珂压抑着心底的欣喜,将衣服折叠好,起身准备去找楚君越。

    这才一起身,迎面便有个阴森的身影笼罩而来,手指直接抓向她手里的衣服。

    宁珂一惊,猛地抬头,发现是刚才那位宫人,但那眼神分明就是之前那位幕后黑手。

    她瞪眼惊呼,“又是你!你不是”

    皇后不是已经认罪,这人怎么会在这里?

    黑衣人粗哑地怪笑了一声,一把抓住她手里的衣服,“原来《凌云志》真的在你手里!也不枉我煞费苦心找了那么久!”

    说着,一掌劈开了宁珂,便将衣服抢了过去。

    宁珂落在地上,捂着心口厉喝,“原来你才是幕后黑手!皇后是冤枉的!”

    “是又如何?一切都太迟了!”黑衣人得意挑衅地笑着,转身便往外一掠,“有本事就来抓我!”

    宁珂弹地而起,快步追了出去,一声高喝,“楚君越!动手!”

    半空中,黑衣人微微一愣,“你说什”

    话音未落,夜空中一张巨大的网当头落了下来,黑衣人脸色大变,拔剑想要劈开,不料那网却是特制的,砍上去没有半点动静。

    “别费力了,你插翅难逃了!”高高的屋顶之上,楚君越负手而来,月白宽袍如清冷月辉,在风中冷冷漂浮,令人望而生寒。

    与此同时,灵堂周围的屋上屋下都齐齐闪现了无数人影,刚才还是便衣吊唁之人,殊不知竟然是埋伏在此的侍卫!

    黑衣人目光一冷,想要挣脱,却已经回天乏术,四面侍卫一同收网,将其困在其中。

    这个时候,黑衣人要是还不明白这是个圈套,那当真是傻了!

    “好!好一个瞒天过海!我竟然没有发现,找了你们的道!”

    黑衣人怪异的声音粗哑难听,咬牙切齿的更是如同鬼魅,惊悚吓人。

    宁珂擦掉嘴角的血,迈步走了过去,冷笑,“如果不是让皇后顶罪而死,你怎么会相信?又怎么能把你引出来?”

    “所以皇后所说的什么凌云志,也是假的了?”黑衣人目光阴沉,咬牙道。

    宁珂挑眉一笑,“那是自然,如果皇后不在临死前说出来,你怎么会放心地来?”

    “好!很好!”黑衣人至今为止,气得除了说好,也无话可说了。

    楚君越走了过来,森冷一笑,“隐藏了那么多年,你也累了吧?就不想以真面目见见人?”

    话音未落,他骤然飞身而起,如一道雪白的闪电,快得让人无法捕捉,刹那便到了黑衣人跟前,手如鹰爪,扯向黑衣人面门。

    黑衣人骤然警觉,扯着大网猛地后退,功力威猛,竟然也将周围拉网的侍卫拉了出去。

    但终究还是受到了束缚,速度远不及楚君越的速度快,没几步就被楚君越一掌击中,踉跄倒地。

    “嚓嚓!”

    周围侍卫齐齐出刀,一致抵在黑衣人脖子上,黑衣人咬牙切齿,却也再无反抗之力。

    “即便蛰伏多年,一样栽在本王手里。”楚君越居高临下地斜了一眼,骤然出手,一把将黑衣人脸上的人皮面具撕了下来。

    然而,那竟然只是一张陌生的脸!

    黑衣人冷笑,“那又如何?我不过是来灵堂抢东西,顶多就是掠夺之罪,其他的,你没有证据!”

    楚君越神色淡定,短促地笑了一声,“唔,就算本王认不得你这张脸,让本王猜猜你是谁。”

    黑衣人脸色大变,“不可能!你不可能知道!”

    “为何不可?”宁珂走过来,笑了起来,“这世界上就没有天衣无缝的事情,只要你做了,就会露出蛛丝马迹,怪只怪你太急躁,中计了。”

    楚君越眼角挑起,细细长长,与他幽冷语气一般,意味深长,令人心底发寒。

    “你说是吧?太后娘娘?”

    话音刚落,众人顿时都震惊了!

    南海**细是太后?不是皇后?

    怎么可能?!

    太后不是身子不好,怎么会是这个武功高强的**细?

    黑衣人眼底露出一抹震惊,随即便冷冷地笑了起来,却没有说话,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看来你还不相信?那我倒是不介意跟你解释解释,为何我会怀疑你!”宁珂负手,绕着黑衣人开始踱步,一面娓娓道来。

    “老实说,自从太子中了火蛊,我们在调查清隐寺的时候,种种迹象都指向了皇后,因此我们早就是怀疑皇后所为,甚至在发现废宫底下那些尸体的时候,我也还这么认为。”

    “但是,你太心急了,你为了把箭头指向皇后,故意在密室里模仿皇后的笔迹,但是”

    宁珂霍然转身,拔高了声音说道:“但是太后你忘了,密室已经许久没人去过,处处都是尘埃,可偏偏就那张纸上没有灰尘,也就证明那是你后来故意补上的。”

    “在这里,我就已经开始怀疑,但是我并不知道那人就是你。直到摄政王去调查洛阳纸的事情,你说分了一些给皇后抄佛经,我才猜测你也许借此机会临摹了皇后的笔迹。”

    黑衣人不屑地冷笑,“那又如何,那也不能证明那就是太后放进去的。”

    “这里是不能,但是可惜你又中计了。”宁珂勾唇,眼底睿智闪现,“你忙于找替死鬼,所以故意把皇后约了出去,并且借机令她中了我给你下的毒,再把面具丢给她,以此挑拨她和太子之间的关系。之后,摄政王特意打草惊蛇调查洛阳纸一事,你又坐不住了,在燕窝粥里下了砒霜以此栽赃皇后,以坐实她杀人灭口的罪名。“

    “但是,你却不知道所谓带砒霜的燕窝早就被我们换了,太子喝下的不过是我放的排解毒素的药,为了让你相信一切顺利,我们还陪着你演戏呢!”

    “那又如何?你还是没有证据指向太后!”黑衣人一脸笃定,甚至开始笑得不屑。

    宁珂摇摇头,笑了,“你把一切罪名栽赃到皇后头上的时候,其实你还是不安的,所以你开始出来走动了,比如,接近我。”

    “我也在和你接触的时间里发现,你走路的姿势和体型完全符合废宫上面的脚印特征,之前我们四处调查却唯独漏了你,当时你称病在床,我们也没有留意便错过了。但在御花园那一次,我才发现原来就是你!”

    “所以,我趁着你握我手的时候,暗中给你把脉了。你之前的病也许是真的,但是最近你病被我治好了,也就没有遮掩,才会让我发现你会武功!”

    “那天你是故意在御花园撞见我的?”这一回,黑衣人不再伪装了,用回了自己原本的声音,那便是太后的声音!

    “那是当然,不然我怎么知道?”宁珂冷笑,“你有意无意都在打探皇后的消息,我也就顺水推舟告诉你了。果然,皇后死的时候,你还怕皇后捅你出来,美名其曰给她念经超度,实则是怕她说出什么来对你不利!”

    太后冷笑,“说起来,你也是皇后告诉你的吧?否则你怎么知道是我!”

    “皇后告诉我的,只有那一张密信。”宁珂从袖子里拿了出来,放在鼻尖上嗅了嗅,“上面还有一股淡淡的药香味,恰好,和你宫里的西蜀特产一致。”

    “哦对了,你肯定会说你身居皇宫,压根没法出去清隐寺,那么,你是如何和其他**细传递信息的呢?”宁珂继续道:“也还是那所谓的西蜀特产,每隔一段时间,你就趁着西蜀来人的时候,冒充西蜀使者出入皇宫!”

    “好!很好!”太后鼓掌,疯狂地笑了起来,“算我低估了你!”

    宁珂哼了哼,“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虽然你很聪明,但是,你一定还有一个秘密是没有查到的,这辈子,你也别想查到。”太后得意地笑了起来,“宁珂,你这辈子都查不到哈哈哈哈!你连我的具体身份都不知道!”

    宁珂回头,诡谲一笑,“很不巧,我还真的知道。”*************************************************************************************************************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la)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la/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