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第142章 宁乐公主出丑

书名:枭王霸宠:诈尸狂妃要逆天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今夕明夕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宁乐公主在位置上扭来扭去,表情十分痛苦,急得眼泪都要出来了。课 外 书Ww W.Ke Wai Shu .O R (G

    夏儿也发现了她不对劲,连忙问道:“公主,你怎么了?是否身体不适?”

    “快!”宁乐公主咬着牙,难受地道:“快点,快带本宫走!”

    “公主!”

    “快点!”

    宁乐公主骤然一声怒喝,原本其余人也没有太在意的,这时便忽然望了过来,纷纷问,“宁乐公主这是怎么了?脸色不太对啊!”

    “是啊!是不是身子不舒服?要不我给你看看?”宁珂一脸关切地问着,说着便拉起她的手,作势要把脉。

    宁乐公主本来就痒得不行了,哪里还忍得住,尤其是被她这么一碰,也不知道是不是动了手脚,瞬间就破功了。

    “啊你别动本宫,痒!痒死了!”

    宁乐公主出于本能,抓了一下胸口,谁知道越发汹涌,一发不可收拾了。

    众人看着她扭来扭去,时不时摸一下胸口的样子,也是震惊了。

    堂堂南海公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自摸?这这这,也太不雅观了吧!

    “你啊啊我忍不住了,你快松开!”宁乐公主何尝不知有人看着,但是她的手还在宁珂手里,美名其曰在把脉,其实是在拖着她,等着她出洋相。

    宁珂一脸深沉地把着脉,连连摇头,“又是荨麻粉,啧啧,本来量少没什么,但是一喝酒啧啧,我就劝过公主别喝多,公主非不听呢!看吧!”

    荨麻粉?

    赫连玥眨巴着眼睛,“哪里来的荨麻粉啊?不会是王瑶瑶弄的吧?”

    “嗯,有可能!”宁珂一本正经地点头。

    别人不知道,宁乐公主可是清楚地很,那荨麻粉就只在王瑶瑶穿的那一身有,其他根本就没放!

    现在她身上突然有这个荨麻粉,肯定是宁珂趁机放在内衣里的!

    但是她却无法反驳,一旦说开了,别人就会怀疑到自己身上了!

    这一次再怎么委屈,也只是吃了个哑巴亏!

    这个宁珂果然真是不能小瞧了她!

    “你够了!松开!”

    宁乐公主再也绷不住善良温柔的人设,骤然怒吼了一声,恶狠狠地甩开了宁珂,一面抓着胸口,一面痛苦哀嚎着冲了出去。

    那个场景,那个动作,那个声音简直不要太壮观了!

    直到宁乐公主跑出去好远,除了宁珂之外,其余人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刚才那个真的是宁乐公主?我没看错吧?”赫连玥不相信地揉了揉眼睛,那厮不是最喜欢矫揉造作装温柔么?怎么暴走了?还揉着胸口走的!

    淳于焰咽了一口唾沫,点头,“没错,就是宁乐公主,她”他下意识地也抓了自己的胸口几下,随即一阵恶寒,“哎呀咳咳,眼睛要瞎了,要瞎了!”

    楚君越愕然之后,便是深深一笑,凑在宁珂的耳侧,低低吹气。

    “小珂儿,你做的好事儿?嗯?”

    宁珂脸不红心不跳,坐得笔直,回答也很是理直气壮,“不是我!这是她自作自受!”

    如果不是宁乐公主伙同王瑶瑶想陷害她,宁乐公主何至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那些荨麻粉本来就是王瑶瑶指甲里的,她让青蔷悄悄抹在了宁乐公主的内衣上面,大概算好了时间,等到荨麻粉快发作了,再喝点酒,激发出更大效力!

    宁乐公主不是爱护自己白莲花的形象么?她就亲自毁了这个形象!哼!

    “唔”楚君越笑意更深,眸底波光流转,魅惑迷离,“其实,如果你说那就是你做的,我会更加开心的。”

    宁珂哼哼,“你不心疼?少忽悠我。”

    “真的!”楚君越信誓旦旦地道。

    宁珂倒不是不信,自从她跟楚君越确定了关系,他确实很拎得清,基本上不搭理宁乐公主了。

    但是,她也知道,貌似楚君越欠着宁乐公主什么人情,有时候碍于男人的信用,他多少还是会手下留情的。

    唔,这个事情,她还是得抽空问问清楚,断绝了宁乐公主的念想!

    经过了宁乐公主这番闹剧,饭桌上不但没有收到不良影响,反而更加放得开,吃的开心,喝得也更欢乐了。

    最后,赫连玥和淳于焰都喝多了,让手下的人给扛了回去。

    “唔唔别动,我要和淳于焰一起睡!睡觉觉!数星星!”

    “我才不要你,爱哭鬼!”

    “呜呜你欺负我,我告诉父王,你可是答应过我要娶我的。”

    “那也是你逼我的,我才不会喜欢爱哭鬼”

    两人喝醉酒都还在打闹的声音,渐渐远去。

    宁珂喝得不多,也有点头晕了,夜风一吹,更加晕乎乎的。

    “小珂儿,你又喝多了。”楚君越喝得不少,但他却是最清醒的那个,轻轻抱起她,下了楼。

    宁珂脑子还是醒的,不想他抱,“我自己能走。”

    “你现在能走,等会就下不了床了,所以你还是省省力气吧!”楚君越深深一笑,将她放进了马车里。

    宁珂想了想,过了会儿才反应过来,咒骂,“混蛋!”

    楚君越捧着她的脸,鼻子对着她的,低低笑着,“小珂儿,刚才没吃饱,又饿了。”

    “那就自个儿上去再吃一顿。”宁珂偏开脸去,她只想睡觉,别的什么都不想做。

    楚君越却不肯让她睡,修长的手指落在她腰间,慢慢攀爬游走,呼出的鼻息带着酒气,似有似无地撒在耳侧柔嫩的肌肤,好像羽毛似的,痒痒的。

    宁珂低低的出了一口气,越发觉得口渴,嘀咕,“别闹我困了。”

    “吃饱再睡,嗯?”他不安分地将唇瓣贴在她脸颊上,一张口,便好像在亲吻,温热的鼻息纠缠,令人沉迷。

    “不吃”宁珂更晕了,抬手想扇走他,却连手指都觉得酥酥麻麻,没了一点力气。

    她觉得他大概是个磨人的小妖精,把她的灵气给吸走了,不然怎么会没有力气了呢?

    他吻她耳垂,轻轻呵气,“你不吃,我吃”

    “不行。”她拒绝,但声音都糯软了下来,一开口,把自己都吓了一跳。

    “小珂儿,我能忍,兄弟不能忍了。”他像是撒娇似的,吻了耳垂,吻肩窝,大手像是羽毛在她腰肢上挠啊挠。

    宁珂原本喝得不算醉,但是被他这么一撩,脑子里就不那么清醒了,马车内的温度嗖嗖上升,又燥又热,令人昏聩。

    就是这么一瞬间的出神,却被他占了先机,直接将她放倒在软垫上,巨大黑影笼罩下来,虏获了她所有神志。

    马车轱辘往前,白天的长街热闹非凡,还在传颂着今日医仙新开的服装店之神奇,却不知医仙本人沉沦在温柔乡里,旖旎厮缠。

    车夫也好像知道后头的心急,把车赶得飞快,抄了近道,直接由摄政王府的后院侧门而入,最后稳当地停在了楚君越房前,随即无声离去。

    须臾,马车门开,楚君越紧紧抱着怀里的珍贵,一阵风似的卷入房中,抬手一拂,纱幕纷纷扬起,他倾身与她一同滚入,掀起一片片红浪。

    *

    行宫里。

    宁乐公主一回来,当即就气得把房间里的东西都给摔了,全然没了平日里在人前的温婉纯良,破口大骂。

    “贱人!宁珂你这个贱人!啊啊啊!竟然害的本宫出丑,本宫不会放过你的!”

    她又摔东西,又是骂人,身上还痒着,时不时挠一挠,不像个公主,倒像个耍猴的。

    夏儿低着头,咬唇不敢吭声,只怕她把怒火烧到自己身上来了。

    等到宁乐公主发泄完,她才怯弱地道:“公主,还是先找个大夫看看吧!留疤就不好了。”

    “找大夫?本宫千金之躯,叫大夫瞧了去,还要见人吗?”宁乐公主愤怒之极,她本来就是穿内衣的部分痒,找大夫怎么看?看那个地方吗?

    再说了,这事情要是传出去,她也丢死人了!

    自己本来是要陷害宁珂的,没想到被倒打一耙,她就是吃了憋也只能咬牙咽下去!她不能找大夫,更加不敢找太医!

    夏儿急了,“那怎么办啊?总不能不看啊!”

    宁乐公主眯着眼睛,忽然看住了夏儿,阴测测地笑了,“本宫有办法!”

    “什么办法?”夏儿不解。

    “你去把荨麻粉拿来!”宁乐公主冷冷道:“在自己身上倒一些!等会你再找大夫给你看病,多开几副药,那本宫的难题不就解决了?”

    她不能看大夫,但是夏儿一介丫鬟是可以的啊!到时她拿了夏儿的药就可以!

    夏儿脸色都变了,“公主不要,奴婢”

    “你敢违背本公主的命令!是要找死吗?”宁乐公主柳眉倒竖,怒不可遏。

    夏儿纵是委屈,但是为了小命着想,也只能咬牙应下,乖乖去拿了荨麻粉倒在手臂上,等到发痒了才去找了大夫来。

    这一回,宁乐公主请人给丫鬟治病,不但赢得了好名声,也给自己拿到了药,两全其美。

    如此,她的心情才好了几分,但是对于宁珂的怨恨那是愈发根深蒂固了。

    在她冥思苦想该如何反击的时候,忽然有个人找上门来。

    “宁乐公主,我是来帮你解决宁珂的。”那人一进门就开门见山地道。

    宁乐公主打量了此人一眼,冷笑,“就凭你?本宫为何要相信你。”

    “因为我和你一样,对宁珂恨之入骨!只要我们合作,一定可以扳倒她!”那人眼底涌起了浓浓的恨意。

    宁乐公主眸光一转,冷冷地笑了,“好!只要能把宁珂除掉,本宫答应你!”*************************************************************************************************************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la)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la/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