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第165章 摄政王病重

书名:枭王霸宠:诈尸狂妃要逆天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今夕明夕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次日。Δ┡W/w W.Ke Wai Shu .O R G

    楚宇轩一大早便来到牢房,将宁珂和胡老头都提了出去,开堂审问。

    “眼下罪证确凿,你们两个还有什么好说的吗?”楚宇轩挂着一块金灿灿的皇帝御赐金牌,坐在大理寺大堂之上,那叫一个威风凛凛,仿佛回到了曾经那风光无限的皇子生涯。

    这一回,皇帝给了他莫大的殊荣,特将他封为此案的钦差大人,直接全权负责此事,就连大理寺寺卿也要让位给他。

    胡老头一脸不屑,哼哼,“既然有证据,那就先拿出来看看。”

    宁珂抿着唇没吭气,她从昨夜就在思索如何脱身,但是她越发觉得这事没有那么容易,人家摆明了就是蓄谋已久,就等着她跳坑里。

    既然楚宇轩能那么快就抓到她和胡老头当场分辨药材的那一幕,想必其他栽赃手段都已经准备好了的。

    毕竟林家在京都的势力还是不容小觑的,她和林家积累了那么大的仇,再大代价,林家估计也会不计一切代价。

    “要证据是吧?”楚宇轩得意地冷笑一声,一招手,立刻就有人带着几名太医院的太医上来,他冷声质问,“你们好好说说,送给陛下的药材到底有些什么?是不是和这些药渣一样?”

    几名太医颤颤巍巍地跪着爬过去,拿起先前宁珂从宫里拿出来的药渣,分别看了看,再拿太医院用药的记录册子对比了一下。

    随即,几人齐齐俯下身去,异口同声地道:“药渣里的药物并未在册子上记录!那是有害之药,宫中并没有此类药材!”

    外面围观的众人愕然地瞪大了双眼,齐刷刷地看了进来,一脸难以置信。

    要知道医圣和医仙都是神一般的人物,且不说对达官贵人怎么样,就是对待平民百姓,那可真的是再生父母,多少人受过恩惠和救助。

    如今说医圣和医仙都参与了谋害皇帝,不管是谁都不敢相信的!没人会没事跑去杀皇帝,除非是嫌命长的。

    “怎么样?无话可说了吧?”楚宇轩一脸得意,扬眉翘唇一笑,“既然罪证确凿,王可,医圣,我劝你们还是认罪吧!”

    下一刻,他话锋又是一转,“不过,我觉得你们也不是如此歹毒之人,想必是有人暗中操控的吧?你们想清楚了,到底是谁主使的。”

    宁珂抬头挺胸,一口否认,“我是冤枉的!我要面圣,我有话要和陛下澄清!”

    她自然不会认罪,一旦认罪,宁珂这个身份特殊,不仅会拖累宁国公府,更加会给楚君越也加上一个涉嫌谋杀君王的罪名!

    只要她有机会面圣,她就要向皇帝说明情况,且不管皇帝信不信,就凭借皇帝那个多疑的性子,肯定不会再那么信任楚宇轩。

    但是要怎么才能见到皇帝,这恐怕是个很大的难题。

    因为,楚宇轩压根没打算让她见!打算就这么暗箱操作了!

    果然,楚宇轩听了她这话,冷笑了起来,语气不屑,“你不过是个阶下囚,你还有何脸面觐见陛下?谁知道你会不会设法谋害陛下!”

    宁珂抿着唇,眸光阴沉。

    再这么下去,楚宇轩就会定罪,然后就会到处搜查宁珂,一旦他找不到人,她就可能会暴露。

    “你想要见陛下也可以。”楚宇轩看着她变幻的脸色,又道:“只要你们告诉我宁珂在哪里,我就会向陛下求情的。”

    “我说了,宁珂在摄政王府,摄政王身子不适,她去那边几天都没有回来。”宁珂一口咬定。

    胡老头也附和,“对!我家小徒儿去给摄政王看病去了!”

    “你们!”楚宇轩见这两人软硬不吃,恼羞成怒,“既然你们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一挥手,怒喝,“来人!把他们带下去!择日处决!”

    话音刚落,就在官差要把宁珂和胡老头带走的时候,门外忽然有个黑色身影炮弹般冲了进来,嘴里还高声大喊着。

    “救命救命!我家主子要不行了,请医圣救命啊!”

    众人微微一愣,包括官差的动作也停顿了一下,回头循声望去——

    那不是摄政王身边的侍卫吗?刚才他说是摄政王病重?

    元宝急得不得了,一进来就一手拉着宁珂和胡老头,语气飞快而焦急地道:“二位快跟我走,我们主子快不行了,医仙都搞不定了啊!”

    胡老头稍微一愣,“摄政王病重?”

    “是,是啊!”元宝挺直胸膛,说的理直气壮,“我们主子先前打仗落下了许多病根,这阵子入冬就病了,二位跟我先去救命要紧啊!”

    说着就要拉着两人走。

    楚宇轩脸色阴沉,骤然遏制,“站住!这里是大理寺,他们是谋害陛下的犯人,你不能带他们走!”

    元宝冷不丁地回头,恶狠狠瞪了他一眼,“你说什么?!你不让我带人走,这是要眼睁睁看着我家主子病死吗?”

    “我没”楚宇轩哪里敢应这样的话,张嘴要解释,但元宝比他更快。

    “我家主子再怎么说也是赫赫战功的摄政王吧?!他是为了谁才变成这样一身病很?难道他现在病重,都不能找大夫医治了吗?真的是要兔死狗烹、鸟尽弓藏吗?”

    他的语速很快,声音又大,迎头盖面就噼里啪啦来了这么一堆话,丝毫不给楚宇轩一点反应的机会,当场就把人给唬住了!

    别说楚宇轩措手不及,就算他反应了过来,这话他也不敢应啊!

    楚君越的功劳那是普天之下都知道的,现在人家病重来找医圣救命,你能不给吗?

    一旦拒绝,这天下人就该说兔死狗烹这样的话了,那皇帝还不气死了啊!

    楚宇轩也觉得自己要气死了,那么大顶帽子扣下来,他哪里敢接,但是要他就这么把人放走,他也不甘心。

    “皇叔病重虽然紧急,但是这两位是重犯,即便我同意让这二人前去,也担心他们动手脚伤及皇叔性命。”

    “那你就不用管了,先救人要紧!”元宝一副着急得不行的样子,不耐烦地嚷嚷,“你到底肯不肯让我带走,是要等我家主子咽了气了才高兴是吧!”

    楚宇轩自然不敢说是,辩解道:“他们比较是重犯,就这么带走也不合适,万一跑了”

    “是你这大理寺人多,还是咱们京畿军人多!”元宝耐不住了,一咬牙,冲着门口一吼,“弟兄们,就给大家看看!咱们看不看得住这两个犯人!”

    “吼吼吼!”

    外面忽然响起一阵密集而沉重的脚步声,军队齐声吆喝的声音高昂,响彻云霄,几乎都要把大理寺给震碎,青甲冷酷,刀戟冰凉!

    楚宇轩慢慢捏紧了拳头,眸光阴沉,这是威胁!红果果的威胁!

    说得好听是押着这两个去摄政王府看病,实际上就是摆明来抢人的!亏得人家还搞了个那么好的名堂,自己这里不关注怎么样都是要放手的!

    “好!”半晌,他才咬了咬牙,开口道:“我可以让他们去摄政王府,但是我们的人也要跟着去!”

    “随便你!”

    元宝一脸不在意地哼哼,再也等不及,直接把宁珂和胡老头拉着就走了。

    京畿军守卫在两侧,穿过繁华拥挤的街道,十分高调张扬,就这么一晃,整个京都的人都知道摄政王病重,特意请了医圣去看病了。

    楚宇轩虽然也在后面跟着,但却无法靠近,穿过街道的时候,还被人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大多是不好听的话。

    他忍了又忍,好不容易到了摄政王府门口,却被拦住不给进。

    理由是——你不够资格,没有收到邀请只能在外面站着!

    于是乎,那日北风呼啸,京都下了第一场大雪,而楚宇轩就在风雪中傻等。

    而那个时候,宁珂已经顺利地来到了楚君越的房中,胡老头早已经被元宝带去喝酒吃烧鸡了,并没跟来。

    宁珂走进屋,楚君越披着大氅在窗边看着信,也不知道是不是天气原因,他脸色看起来确实不太好。

    “听说你病重,我来给你救命了。”她见着他就觉得心安,昨夜她一直等他,虽然他没来,但是她知道,他一定会来的。

    楚君越闻声才抬起头来,将书信一收,站起来走到她身边,仔仔细细看了一遍,一脸的心疼。

    “你受苦了。”他握住她的手,怜惜地道。

    宁珂微笑,摇头,“没事,楚宇轩没有给我用刑。只是他不给我见陛下,只怕心里有鬼,幸好你想了这么妙招,不然我还出不来。”

    “唔别说是楚宇轩,就算是陛下,他也不敢见死不救。”楚君越笃定地道:“兔死狗烹这个罪名,谁也担不起。”

    宁珂点头表示认同,这个男人对于人心的揣摩,谋略的筹划,那都非常人所比,简单一句话,便可将她带了出来。

    但是带出来还不算,她还要见到陛下才算数!

    楚君越仿佛看清了她的心思,捏了捏她的脸颊,笑道:“放心,我知道怎么让你见到皇帝,你且安心在这里休息,很快就会有消息的。”

    “你想怎么做?”宁珂蹙眉。

    楚君越笑得神秘兮兮,“等会你就知道了。”

    宁珂确实很快就知道了,但是她没有想到的是,楚君越用的是这样的方法。*************************************************************************************************************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la)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la/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