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枭王霸宠:诈尸狂妃要逆天 > 第183章 你们二人就择日成婚吧

第183章 你们二人就择日成婚吧

书名:枭王霸宠:诈尸狂妃要逆天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今夕明夕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宁珂等到天黑了,拎着精心准备好的生日礼物,鬼鬼祟祟地往楚君越那边去。┡ 『文ΔW@w%W. Ke Wai Shu .O R: G>

    她事先约好了元宝,在宫殿前面的湖边等,没有元宝,她可进不去。

    好几日没有来找楚君越,她想,他肯定憋坏了吧?

    等会她突然地出现,他应该会很惊喜吧?等他再看到她给他准备的礼物时,他大概更加激动了!

    宁珂一想到他那么大个人还欣喜若狂的样子,就止不住地扬起了嘴角,将怀里的盒子抱得更紧了。

    今夜巡逻的禁卫军少了,宁珂比以往顺利就到了和元宝约定的地点。

    元宝一早就等着了,瞧着她抱着好一大包的东西,微微一愣,“王妃娘娘,这是什么?”

    “礼物!”宁珂讳莫如深地笑了,“我们赶紧走,你家主子肯定等着呢!”

    “嘿嘿,主子看见你,肯定很高兴的!”元宝咧嘴一笑,便领着宁珂躲开宫殿外的禁卫军,和往常一般,飞檐走壁地落到楚君越寝宫前。

    “我就不进去了,主子就交给你了哟!”元宝贼兮兮地笑了一声,转身一掠,就不见了人影。

    宁珂失笑,低头再次检查了一遍,确保礼物没有损坏,这才慢慢推门而入。

    她进门后,褪去了身上的斗篷,里面穿着一声香槟色紧身的礼服,修饰她纤细婀娜的身段,起伏转折,精致如美妙艺术品。

    再把面纱去掉,露出她真正的面目来——肌肤洁白如雪,五官精致如同天人精心描绘,黑眸大而水灵,仿佛冷泉一汪盈盈,唇色浅淡如唇色一抹,在光影里笑意如画。

    这是她鲜有的打扮,唯独为了他,她费了这般心思。

    等他看见这样的自己,她再把礼物献上,再告诉他怀孕的消息。

    他会怎样呢?

    宁珂自己想象中,都觉得莫名欢喜,满心甜蜜。

    敛了笑,她平复了心情,再次拎着礼物,踮着脚尖,放轻了脚步慢慢往深处走去。

    然而,刚走了几步,她便发现地上稀稀拉拉地散落着女人的衣服,先是外衫,然后中衣、里衣,最后是肚兜

    宁珂一步步走进去,手心已经开始发凉——为什么会有女人的衣服?他做了什么?

    床榻已然就在眼前,她伸着手,却如何都无法掀开那一层厚重的帘幕,生怕自己看见和想象的一样。

    “唔君越你轻点”

    那时,里面突然溢出一丝怪异而暧昧的声音。

    宁珂如同雷劈,愣在了原地——宁乐公主!那是宁乐公主的声音,她怎么会在这里?!

    难道

    脑袋里掠过一个可怕的念头,宁珂简直不敢相信,僵在原地,半天都没有动作。

    床榻上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出来,如同恶魔的声音,一下,一下将她的希冀撕碎,踩在脚底下狠狠蹂躏。

    “君越人家疼轻点”

    “宁乐,宁乐你真好”

    “真的么?那我和她谁更好”

    并没有得到答复,回应宁乐公主是更加激烈的惩罚,红浪翻滚,床榻咯吱咯吱摇曳着,晃动金钩,晃动男女交缠的身影

    宁珂一动不动,冷冷地站在一边,听完了整个过程!

    她从一开始的愤怒,再而是悲凉,最后沦为了麻木。

    呵呵。

    她不禁苦笑了起来,真是笑话啊!亏得她苦心孤诣给他准备礼物,精心打扮,打算告诉他怀孕的消息,给他一个惊喜而美妙的生日。

    而他却禁不住空虚寂寞,在她努力准备礼物的时候,他却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他置她于何地?他当她是什么?!自己做了那么多,到底又图什么?!

    好不容易消下去的火气,瞬间又冒了起来,宁珂将礼物狠狠地摔在了地上,狠狠地踩上了几脚!

    “楚君越!你混蛋!”

    她怒吼了一声,一脚踢开礼物,就朝着床榻冲了上去。

    里面的人早已经畅酣淋漓地睡下,等到反应过来,宁珂就已经站在了床前,抬手就是一巴掌。

    “啪!”

    响亮!清晰!在这宽阔的宫殿里尤其清晰!

    “谁!”楚君越吃痛,猛地睁开了眼,隐约看见床前一个朦胧的身影,低喃,“小珂儿”

    “啪啪啪!”

    宁珂不给他说话的机会,连续扇了他好几个耳光,因为他觉得他叫自己的名字很恶心!就好像他刚才喊宁乐公主一样!

    “你,你是谁!”宁乐公主也惊醒了,花容失色,“你是”

    “贱人!”宁珂见着这两人躺在一块儿的样子,恨得入骨,抬手又狠狠扇了一巴掌过去。

    宁乐公主捂住脸,被打懵了,随即便是哭,“君越,她打我”

    “小珂儿,你听我解释”楚君越顾不上宁乐公主,起身要去拉宁珂,但被子一滑,露出光着的身子,他又坐了回去。

    宁珂心如刀割,眼睛涨得要落泪,她却死死咬着牙不肯落下,咬牙切齿地一字一句地对着楚君越道:“楚君越,你真让我恶心!别再叫我!从此后,你我再无瓜葛!”

    “小珂儿”

    宁珂却不想再听任何解释,冷酷转身便快步奔了出去,楚君越想要追,腰间却被宁乐公主死死抱着。

    “君越别走你我已有夫妻之实,你不能不管我”

    楚君越回头看了宁乐公主一眼,宁乐公主把落红帕子拿出来,目光楚楚可怜,“君越你看”

    眸光阴冷,随即恶狠狠地一拳砸在了床头上。

    可恶!

    为何他会上当!

    为何他一点都记不起来了?!

    但是宁乐公主身上的痕迹,还有眼前的这一切都证明他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事!

    他咬咬牙,披了衣服便下床,宁乐公主还想拦,却被楚君越一手推开。

    “君越”宁乐公主趴在床边哭泣叫唤。

    楚君越不为所动,盯着地上那个礼物袋子,里面东西都被摔了出来。

    蛋糕还有她曾经答应给他做的西装

    她刚才应该是满心欢喜地来的吧?可是却看见了刚才的那一幕,她该多么难过?!

    咬牙,楚君越眸光一凛,快步追了出去,“小珂儿!”

    那会宁珂却已经让元宝带她离开了,元宝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觉得一切都不对劲。

    直到,宫殿里忽然冒出了火光,禁卫军惊慌失措地去救火的时候,元宝才发现事情大发了。

    “王妃娘娘你做的?到底怎么了?”

    宁珂冷酷地站在远处,凝望着宫殿里冒出的火烟,一字一句地吐出,“抓**!”

    “什么?”元宝瞪大眼睛,“抓谁啊?”

    宁珂咬着嘴唇没有回答,她要抓的自然是宁乐公主和楚君越!他们两个敢背着她胡来,她自然就敢这样做!

    不是想在一起么?

    好啊!

    她就成全宁乐公主!故意放了一把火,把所有人都引来,让大家看看宁乐公主主动送上别的男人的床的样子!

    即便她这样做也许会直接导致他们成亲,但是她也要让宁乐公主一辈子背负这个水性杨花的污点!让楚君越背负喜新厌旧的负心汉罪名!

    这算是她的报复!怒气的发泄!

    元宝转念一想也明白了过来,脸色也变了变,“王妃娘娘你可别啊”

    宁珂凉凉地看了他一眼,他只觉得那个眼神悲凉冷酷到了极点,想说的话也就憋了回去。

    那是他第一次见她这样失望而悲凉的眼神,她到底看见了什么?才会如此?

    宁珂没再说话,也没让元宝送,拿青蔷威胁了元宝便顺利地出宫去了。

    那时,宫里已经乱做了一团。

    皇帝刚准备歇息就听说楚君越那边着火了,当时就吓出了一身冷汗,这要真的是把人烧死了,那些部下估计要造反!

    于是乎,领着浩浩荡荡的人马,皇帝亲自去灭火,然而等他到的时候,火已经灭了。

    “怎么回事?”皇帝逮着一个侍卫就问。

    侍卫一脸古怪,低着头唯唯诺诺,“那个火不大,都是树枝点火,烟气大而已”

    “摄政王呢?”皇帝松了一口气,再问。

    侍卫脸色更古怪了,“摄政王在里面”

    皇帝不知情,大步走了进去,恰好听见宁乐公主哭哭啼啼央求楚君越的声音,大概就是“你要对我负责,我已经是你的人”之类的。

    皇帝顿时就懵了,宁乐公主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还跟摄政王发生了什么?

    一想到这里,皇帝嘴角一勾,加快脚步走了进去。

    里面两人都已经穿好了衣服,宁乐公主哭着求着楚君越不要走,楚君越冷冷背对着,一言不发。

    皇帝眸光一转,走了过去,“君越,事已至此,你怕是不能再推脱了吧?”他扫了宁乐公主一眼,笑意颇深,“公主对你情深一片,你可不能再辜负了。”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宫里那么多人都见证了这一场风花雪月,楚君越要是不娶宁乐公主,那可就说不过去了。

    楚君越面色阴沉,心知其中利害,却只字不说。

    皇帝笑了笑,再道:“此事也算是皆大欢喜,明日朕就知会东堂那边一声,你们二人就择日成婚吧!”

    “谢陛下恩典!”宁乐公主破涕为笑,委身谢恩。

    皇帝笑意盈盈地拍了拍楚君越的肩膀,“你呀!今夜就不必在这里了,回王府去吧!宁乐公主现在是你的人了,以后可要好好待她。”

    见楚君越不言不语,皇帝也不生气,笑眯眯地和宁乐公主说了几句话,便离开。

    *

    寥寥无几人的大街上,冷风呼啸,白雪纷飞。

    宁珂身穿着淡薄的礼服,失魂落魄地游荡在街头,她不想回家,不想见人,只想用这冷风让脑子冷静冷静。

    可是,不管怎么样,刚才那一幕都挥之不去,一直像是播放电影般来回地重复。

    心头也好像有一把刀子,一下又一下地捅着,痛得她连走路都觉得没有了力气。

    好不容易稳定的胎气好像受到了情绪的影响,小腹开始疼了起来,宁珂扶着墙,想走,却疼得再也迈不动腿了。

    “宝宝宝宝对不起”

    她慢慢捂住了肚子,但却不能抑制任何的痛苦,反而越发厉害,渐渐的,裙底便慢慢淌下鲜血来

    “不要宝宝别走,别离开妈妈,别”她手忙脚乱地在身上摸着金针和药物,但她为了去见楚君越,特意穿了身礼服,医疗包全部都在太医院里。

    怎么办?

    流血了,她没有药,没有金针,无法止血,再这么下去,真的会出事的!

    不!

    她已经失去了爱情,不能再失去肚子里的宝宝了!

    宁珂咬着下唇,扶着墙,忍着痛,一步步地往前走,嘴里不住地说着给自己加油打气的话。

    她所经之地,雪白积雪上都是鲜艳的血流

    她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来到一座恢弘大气的宅子门前,她使出全身力气,拍了拍大门。

    “救救我”

    不一会儿,大门开了,有人看了一眼,立刻跑回去喊人。

    “小珂儿?”*************************************************************************************************************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la)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la/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