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第224章 萧伶再现

书名:枭王霸宠:诈尸狂妃要逆天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今夕明夕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楚君越将她神色看在眼里,背在身后的手无声无息做了个手势,窗外树丛上有人影悄然离开。『课 外书┡W?w W.ΔKe Wai Shu .O R? G

    “怎么了?”宁珂有些感应地看了过去,楚君越朝着她眨了眨眼睛,宁珂意会,点了点头,去跟杜若叮嘱了些注意事项,便和楚君越出了门。

    “到底怎么回事?你也看出什么来了?”一出门口,宁珂就立刻压低了声音问楚君越。

    楚君越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你跟我来。”说着便领着她往后面的大院走去。

    宁珂也不知道他要去哪儿,乖乖被他七拐八拐地带着去到一个豪华的房间门口,她才恍然大悟,“这是杜仲”

    “嗯!你不是怀疑他?”楚君越拉着她躲在花圃边的窗台下,那个位置不管是里面外面的人都不易察觉,他似乎是踩好点似的,洞悉一切。

    宁珂深深看了他一眼,他只是笑,修长手指轻轻在窗户上一划,窗纸无声无息裂开一个口子来,恰好可以看见房中的情景。

    那时,杜仲正火急火燎地从抽屉里捧出一个盒子来,有一只手不能动,他便只能单手去解开药瓶的盖子,明明是那么简单的动作,他额头上却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脸色苍白,看样子像是极力忍受着痛苦。

    将盖子打开,他又用完好的左手和牙齿一起将右手上的纱布解开,慢慢露出一只糜烂腥臭的手掌来,纱布扯到了烂肉,他止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暗骂了一声什么,再咬着牙关,把药粉一点点撒了上去。

    撒药的过程也是极其煎熬痛苦的,他浑身上下几乎都被汗水湿透,疼的每个指尖都在发抖了起来,但却又怕别人知道,一句也不敢哼。

    杜仲歇息了好久才缓过来,他将受伤的手包扎好,药箱也放回了原处,转身便想再出门去,走到门口,突然又折回去抱了个盒子出来,打开,直接将里面的东西丢出了窗外。

    恰好,那东西就落在了宁珂脚底下正是她手腕上戴着的那条鲛珠链。

    哦不,应该说是假的鲛珠链!那是她用红豆串成的手链!外形与鲛珠链相似,但却并不是真的!

    一开始宁珂也图个方便就戴在手上了,但是后面救了尹秋水,她就怕被人盯上,所以就换了,并且在手链上巧妙地下了毒!

    只要有人敢抢,她捏开毒药,那么这人沾上药粉,肯定会腐烂!

    而昨夜抢她手链的人,不用看那都是杜仲所为!刚好他的手也是如此!

    幸好她事先留了一手,否则真的是要吃了这哑巴亏了!

    不过,这杜仲也是够奇怪,自己妻子生下孩子就快要死了,他却一副不关心的样子,还想着偷她的东西!简直是个渣渣!

    不由的,她就想起了之前在现代网络上看见的孕妇在医院自杀的新闻,女人不管在什么时候,地位都是如此卑微,如此可悲!

    “小珂儿!”她这恨得咬牙咬的咯吱响,手心传来一阵温暖,宽厚而担忧地将她包裹。

    宁珂回神,恰好看见杜仲出门,便立刻蹲了下去,等他走远了才出来。

    “刚才怎么了?不舒服么?”楚君越一脸担心,大手有意无意掠过她脉搏,除了有点快之外,并没有什么不妥。

    宁珂摇摇头,认真地看着他,问道:“我问你,如果等我分娩的时候出现了意外,要么我死,要么孩子死,你只能选一个,你选谁?”

    这是个很热,但是也是很愚蠢的话题。

    她不知道怎么就问出来了,问完便后悔了。

    楚君越却是当真了,蹙着眉,大手按着她的肩膀深深看着她的眼眸,“小珂儿,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真的不舒服?为何突然这样问?”

    “没有,我就是随口问问,因为尹秋水的事情有感而发而已。”宁珂笑道,“你当我没问。”

    “不”楚君越摇摇头,无比认真地道:“我不会让那样的事情发生的,没有那个假如!我不是杜仲,我一定会让你们母子平安!谁也不能和我抢你们!”

    顿了顿,他轻轻抿了抿唇,“我不能没有你”

    所以,他的答案是要她?

    宁珂本来就是无心之谈,却换来他如此认真恳切的回答,心底暖流潺潺而过,嘴角止不住扬了起来。

    “真是傻,我医仙的名号也不是白来的,哪里会让自己出现意外?”

    “那你以后再也不许说这样的话!假设也不行!”

    楚君越态度强烈而认真,惹得宁珂更是哭笑不得,废了好多口舌才让他打消了疑虑,免得他一直以为她有什么不舒服。

    最后,宁珂还是用杜仲的事情转移了话题,她问他打算怎么做,毕竟两人都算是外人,似乎也不好插手。

    “外人?”楚君越冷笑,“既然他敢打你的主意,我就没打算放过他!”

    “那你的意思?”

    “静观其变。”

    楚君越丢下这么一句话,果真什么都没有插手了,宁珂有种感觉,他是在等待什么。

    下午的时候,赫连玥吵吵着跑过来,说是要出去逛街,在院子里快憋死了。淳于焰不给她去,说是怕危险,让她守着宁珂才是王道。

    宁珂瞧着这丫头嘴巴都要撅到天上去了,忍不住笑了起来,最后还是说服楚君越,好歹有机会出去逛逛了。

    西蜀最大的特色就是医馆药店特别多,不管是集市还是市场,卖的基本上都是各种药材,而医城,医馆是最多的,据说是人人都会医。

    不过,这里的医馆一般都是面向外人的,有些有疑难杂症的,都会跑到这里求医,有些有钱有势的人家,也会来这里雇一些医师回去。

    赫连玥瞧着这满大街都是药材,很快就觉得没劲了,随便买了些美容养颜的,便拉着宁珂找茶馆吃东西。

    四人找了个临街的包厢,窗子下恰好对着繁华的大街,边喝茶,边看看人生百态,也是极好的。

    可宁珂坐了不一会儿便发现,这大街上似乎突然多了很多神神秘秘的人,虽然服装都是当地的,但是看那走路形态和神情,感觉就不太对劲。

    她正要和楚君越说的时候,人群中突然有一道犀利的目光朝着她这个方向看了过来,她心头一紧,凝神再看了过去的时候,恰好有个一身黑衣的女子头戴着斗笠面纱,露出尖尖的下巴,粉色嘴唇一抹。

    这是

    宁珂莫名地觉得熟悉,直到看见那人嘴角勾起一个嘲讽讥诮的笑容,对她做了个蔑视的动作之时,她才恍然大悟。

    “萧伶!”

    “何处?”楚君越迅速靠了过来,顺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只见一个黑影飞快地在人群中穿梭,很快便走远了。

    他脸色一沉,朝着屋顶打了个响指,屋顶上立刻掠过细微的衣带拂过石瓦的声音,如鬼魅般的弧影落在大街上,四面八方追了过去。

    赫连玥满嘴塞着药膳做的点心,一脸懵逼地抬起头来,傻乎乎地眨巴着眼睛,“咋了?又出啥事了?”

    “那个假太后。”淳于焰见她这个德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赫连玥跐溜一口吞完,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道:“她怎么那么阴魂不散呢?到底要做什么?”

    “估计又是来捣乱的吧!”宁珂静静地抿了一口白开水,眼底一片深思。

    这个萧伶到底是想做什么?来西蜀又是想做什么?

    当初她离开的时候,不是带着淑妃的军队跑了么?现在淑妃人呢?军队又藏在哪里了?

    宁珂莫名地有种阴谋来袭的感觉,萧伶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只要她出现,医城肯定要出事了!

    不一会儿,隐卫回来了,虽然没有出现,但是也不知道怎么给楚君越传达了信息,楚君越的脸色不太好看,宁珂便猜到肯定跟丢了。

    “她既然敢出现,肯定就是有把握离开的。”她道,“也许,她就是想来示威,我们要当心了。”

    楚君越眉头还皱着,看着她欲言又止,迟疑了一会儿才开口,“没有跟丢,萧伶去了城主堡。”

    “什么?!”

    赫连玥和淳于焰比宁珂更大反应,东西也不吃了,瞪着愤怒的眼睛,“她去做什么!”

    宁珂眸光转了转,突然想到了什么,猛地站了起来,语气紧张。

    “坏了!尹秋水!”

    楚君越似乎一早想到了这个层面,淡定地拉住她,“别动气,元宝在那边,不会有事的。”

    “不行,我们现在回去!”宁珂始终觉得不安,那个杜仲不是好东西,也萧伶又去了,谁知道会出什么事!

    于是,这顿下午茶仓促结束,四人火急火燎就往城主堡赶,然而才刚进门,就听见了杜若哭天抢地的声音。

    “娘!娘亲你醒醒!你别离开我,别离开我好不好”

    接着便是杜仲淡定沉稳的声音,“若儿,别哭了,你娘怕是回天乏术”

    “我不信!珂儿姐姐说了会救活娘亲的!她不会骗我的!”

    “但是现实摆在面前!你必须认清现实,为父早就说了你娘亲失血过多已经没办法了,你却宁愿相信一个外人的哄骗,也不信为为父!”

    “呜呜不会的珂儿姐姐不会害娘亲”

    宁珂走进去的时候,杜若正在伤心欲绝地趴在床头哭,而床上的尹秋水,脸色一片苍白,死气沉沉,又如同当初她救人之时那般行将就木。

    怎么会这样?好好的怎么会这样?

    “珂儿姐姐?”杜若抬头看见她来了,立刻扑向她,大哭,“你快告诉我,娘亲不是你害的对不对?她还有得救对不对?”*************************************************************************************************************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la)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la/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