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第275章 我们不能太亲近

书名:枭王霸宠:诈尸狂妃要逆天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今夕明夕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楚君越几乎是立刻就脱口道:“自然不会!你怎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一如既往地爱护你。课 外 书W!wΔW.んKe Wai Shu .O "R G”

    “可是”宁珂眸子暗了下来,她垂下头,声音苦涩,“可是我这辈子都不能动情更加不能和你有任何的亲近,不能为你再生孩子”

    楚君越捧着她的脸蛋,深深地望进她的眼眸里,“小珂儿!只要你我心中都有彼此,那些都不算什么!我不介意!”

    “不是的”宁珂摇头,眼睛红了,喉咙里有什么梗着,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也许楚君越爱着她,是不会介意和她过一辈子只有爱没有肉的生活,可是她觉得那样对他不公平!

    他才二十多岁,正直年轻气盛的时候,有妻子却不能碰,要过这和尚一般的禁欲生活,如何能熬?

    他不仅仅是她的丈夫,孩子的父亲,还是一国之君,若是她不能再和她亲近,他们只有一个子嗣的话,那是绝对不会被允许的!朝中大臣自然不会答应,她也会觉得对不起他。

    “小珂儿,你别哭,一定会有办法的!”楚君越将她揉入怀里,声音笃定而温柔地安慰着,宁珂情绪也渐渐地安慰了下来,停止了流泪。

    可是她比任何人都清楚,一旦植入了血连珠这种蛊,那就成为了身体的一部分,并且由其凝固血液,如果强势要取出,那之前受损的伤口,就会血流不止。

    血连珠也被称为绝情蛊,属性寒,对于凝聚冷却血液具有极大用处,但也正是因为如此,血连珠喜寒畏热,人一旦动情充血,那血连珠就会被血液冲破堡垒,导致大出血。

    这种蛊被人视为禁蛊,但为了救她,公孙容若不得已触犯了禁令。

    她因此得救,也因此受制一生。

    “好了,你可以松开我了,我没事。”

    宁珂不想楚君越担心,勉强地笑了一声,抬手拍了拍他。

    楚君越也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猛地松开了她,“是了,我们不能太亲近,会害了你的!”

    他还记得她就是因为他才变成那样,他不能再重蹈覆辙。

    宁珂见他那个紧张劲儿,忍不住笑了出来,“这样没事的。”

    “那你得告诉我,哪些行为可以,哪些必须禁止。”楚君越一本正经地道:“以免我不小心再犯了。”

    宁珂看他这么认真的样子,哭笑不得,刚才的那股伤感也消失不见了,她圈着他的脖子,亲了一口,“像这样抱一下,亲一口,都没事。但是沐浴,怕是万万不可了。”

    “嗯,我记住了。”楚君越之前是最喜欢宁珂亲近的,眼下却浑身不自在的样子,僵硬地往后拉开距离。

    于是乎,接下来的时间,宁珂几乎都没法碰着楚君越的小指头,因为她一靠近,他就会正儿八经地告诫她。

    “咱们不能这样!这样会害了你的!”

    宁珂嘴角一抽,“我的定力还没有那么差,不至于抱你一下就那样了。”

    “那也不行。”楚君越板着脸,一本正经地道:“我不能让你置身于任何危险之中!能避免就避免,至少在你身体虚弱的时候,我们不能太亲近!”

    宁珂挑挑眉,故意恶作剧地逗他,“那可怎么办呢?我看见你就受不了了。”

    “唔,这个也是个难题,我会想办法的。”楚君越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然后就真的沉思着离开了。

    等宁珂再见到他的时候,已经无法辨认来的人到底是谁了!

    因为楚君越是带着面具来的,他曾经喜欢的松垮、稍微露出一抹锁骨的袍子全部丢掉,一律只穿高领束袖的灰暗色调服饰,让人看着就觉得索然无味的那种。

    宁珂差点没吓得从床上掉下来,眼睛都要瞪出来了,“你!你干嘛穿成这样!”

    “你说你看见我会受不了,但是我又不可能不见你。”楚君越一本正经地端着汤药进来,保持在一个安全距离就停下,放在了桌子上,才继续道:“所以只能出此下策。”

    宁珂汗颜,完了,他真的是除了手指以外,任何一寸皮肤都不露出来的!

    他包的那么严实,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有多么饿狼扑食呢!

    还有,现在他和她说话,基本也是用那种没有任何起伏的平淡语调,她对着他,和对着一个念经的老和尚没有区别。

    她觉得他是成功的,成功地让她觉得不见他也是好事。

    可是某人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为了不再重蹈覆辙,他已经想过很多,即便这辈子不能再有女人的滋润,他也无所谓,没有孩子也无所谓,只要有她陪伴,那就足矣。

    在遇见她的人生之前,他觉得自己只是一个人行走在茫茫没有尽头的沙漠里,黑暗,狂风,暴雨没有同行者,没有庇护,只能孤独前行。

    可是他遇见了她,他的天空就开始有了颜色,沙漠里开始长出了花花草草,葳蕤成生机无限的春。

    那种孤独的心突然找到了方向的感觉,美好得让他几乎可以放弃一切,可是老天给他开了个玩笑,想要夺走他的另一半心脏,他如何能受得了?如何肯再回到那黑暗之中去?

    所以,即便他这辈子都只能有灵无肉的爱情,他也是满足的,甘之如饴。

    时间就这么过去了一个月,宁珂终于可以出月了,再也不必困在这个寝宫里发霉,高兴得恨不得爬到屋顶上去高歌一曲。

    不过,她怕被人做成疯子,想想还是算了。

    楚君越还是老样子,天气都开始进入夏天了,他还带着面具,包的一寸皮肤都不留,宁珂看着都怕他捂出痱子来。

    “要不你还是换回以前的衣服吧?”宁珂好心建议他,也不敢靠的太近,免得他像上次那样,她想给他扣一下扣子,结果他直接跳窗跑了。

    楚君越摇头,坚定拒绝,“不用。”

    “你不热啊?”宁珂看着他都觉得热,“你这样别捂出痱子来了,你看你儿子身上就长了几个。”

    楚君越自信地拍了拍胸口,“我这是冰丝材质,很凉快。唔,小木木长痱子了?可能是我这两天带他出去太热。”

    “好吧!”

    人家都这么坚持了,宁珂还能说啥?她再继续说,难保他又以为她要把他怎么了呢!

    “你先试试这个衣服,明日小木木满月宴。”楚君越让人送了几套精致的宫裙过来,按照以往他都会在一边帮忙,顺便沾沾眼福,如今,宁珂还没有开始换衣服,他人早就抱着小木木跑了。

    青蔷瞧着他闪了出去,还一脸诧异地砸吧着嘴,“这是陛下吧?咋还穿成这样啊!”

    宁珂撇撇嘴,耸肩,“谁知道呢!也许这是今年的流行?”

    “嘿嘿嘿,也许是哦。”青蔷目光暧昧在她身上飘啊飘,眼睛里明明白白地写着“你怕是对人家陛下做了什么才让人家那么害怕”的表情。

    宁珂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眼神,也见怪不怪了,拿了衣服进去试,没想到楚君越给她的衣服竟然是玄色黑边绣着纯金龙凤呈祥的锦袍!

    他这是想借助小木木满月宴替她正名吗?要不然,以她一个公主的身份,如何担得起龙凤的图案?

    她不用想,也知道她一穿上这一身黄袍,会带来多大的轰动。

    可是,她并不认为这就应该退让,她在考核当天取得如此出色的成绩,即便最后一关来不及,但那前面三个问题都足以改变西蜀的处境!她也足够资格称为西蜀的女王!

    这是她应得的,她当仁不让!

    而那天害她的人,也会因此而付出代价!

    她已归来,无所畏惧!

    五月初九,西蜀公主与大燕皇帝之子的满月宴在皇宫隆重举行。

    当朝大臣都在邀请的名单之内,可谓是盛况空前,热闹非凡。

    宁珂一早就被青蔷和王嬷嬷抓起来梳妆打扮了,比她出嫁都还要积极上几分。

    “化妆干嘛啊!又不是成亲!”

    青蔷嗔她一眼,“这个和成亲一样重要!公主你好不容易死里逃生,自然要闪亮登场!亮瞎那些个人都狗眼!”

    这些话都是宁珂教给她的,这丫头现在愈发运用熟练,愈发泼辣了。

    宁珂想到当时难产的时候,青蔷一个没嫁人的小丫头给她接生,顿时就愧疚心生,“丫头,那天难为你了。”

    “公主!”青蔷知道她说的是哪天,回忆起来,脸色里都还有些后怕,“过去的就不要提了,那也是奴婢应该做的,没什么的。”

    “唔,不提就不提了。”宁珂捏了捏她的脸,笑了,“我们青蔷也是个大姑娘了,也是时候成亲了。”

    要是她登上了女王之位,青蔷再怎么也是个公主以上的级别,必须是要风光大嫁!

    “公主!”

    青蔷害羞了,也不肯再跟宁珂说话,动作愈发快了,甚至比午宴开始都要提前。

    “陛下驾到!”

    元宝的大嗓门从外面传进来,宁珂一手扶着头上沉甸甸的金玉琳琅,站起来往后看去

    一抹明黄身影顶着夏日明艳的阳光而来,仿佛神祗从天而降,身披一身霞光,光芒万丈!光彩夺目!

    宁珂微微眯了眼,终于看清了没有面具的他,心头没有由来地跳了一下。

    他带着面具果然是有原因的

    她果然招架不住,有点血气上涌了!*************************************************************************************************************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la)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la/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