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枭王霸宠:诈尸狂妃要逆天 > 第294章 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第294章 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书名:枭王霸宠:诈尸狂妃要逆天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今夕明夕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宁珂接着柴火的亮光,发现这洞内的墙壁上竟然用剑着一幅幅的画,看样子好像是在打仗之类的,画面血腥残忍,惨绝人寰。『 』Ww%W.ㄟKe Wai Shu .O R %G

    “这是什么人画的?”她伸手抚摸在那深邃的线条上,似乎还能感觉到当年作画之人的那种悲愤之情,从久远的年代奔来,直袭她的心脏。

    楚君越却没有应她,目光像是黏住了,死死地钉在了墙壁上的画面里,脸色一点点沉了下来,仿佛在努力克制着什么。

    “越越?”宁珂觉得他有点反常,用手在他眼前划了一下,“越越你怎么了?发什么呆呢?”

    楚君越这才恍然回过神来,他低头看了宁珂一眼,有点迷茫,“小珂儿你叫我?”

    “对啊!你怎么了?想什么那么出神?”宁珂皱眉,不满地道:“我刚才和你说话,你都没听见。”

    楚君越脸上掠过一丝不自然,他飞快地眨眨眼,随即若无其事地笑了出来,“我也是看得入了迷,万万没有想到这里竟然还有壁画。”

    宁珂对于他的异常并没有多想,拉着他的手走到前面来,好奇地道:“你来看看,这些都是什么人呢?上面的鸟啊不是!雄鹰背脊上有人呢!这是羽族的人?”她越说越兴奋,一直问楚君越,“你看看是不是?像不像羽族的人?”

    “嗯,就是羽族的人。”楚君越心事重重地道。

    宁珂指着其他那些凶神恶煞的军队,“那你看看,这些又是什么人?好像有点眼熟”

    “可能”楚君越目光闪了闪,“可能是当年追杀羽族的人吧!你怎么可能会看着眼熟,你看错了而已。”

    宁珂咬唇想了想,确实想不出来哪里见过,也以为是自己看走眼了,最后也就作罢了。

    “哎,也罢也罢!那都是百年前的事情了,我们也不知道当年到底怎么回事。”

    “对,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楚君越垂下眼眸,轻轻迎合了一句。

    宁珂以为他这几天玩累了,也没有继续再说,笑着拉他坐下来烤火,没想到,她一坐下,就被什么扎着,痛的离开跳了起来。

    “啊痛痛痛!”

    楚君越紧张地将宁珂抱了起来,“怎么回事?哪儿疼?”

    “那里,那里有东西扎我!”宁珂回过头,指着刚才坐过的乱草堆,此时,依稀可见发黑的一根根,像是柴火似得东西,“该不会是棍子?”

    楚君越眉头却皱了起来,他摇了摇头,“不是,那是人的骨头。”

    “人的骨骸?”宁珂也吓了一跳,立刻让楚君越放她下来,两人小心地将上面的干草和泥土弄开,才发现真的是一堆残骸!

    也许是之前洞里有野兽居住过,这人的骨骸早就不成形了,而且年代久远,乱糟糟地塌在了一起。在骨骸上面还埋着一把短剑,虽然时间长了,但是竟然也没有生锈,依旧锋利如雪,刀柄上的花纹栩栩如生,那雕龙画凤好像可以飘出来似的。

    “这是”宁珂兴奋地瞪大了眼睛,“这是作壁画之人!还有她的剑!”

    楚君越盯着那柄剑,目光更加幽深了,没人看得透里面隐藏着什么。宁珂一转头,发现他又发呆了,不悦地戳了他一下,“你到底怎么了?怎么老是发呆?”

    “没有,我只是有点感慨,这短剑真是好。”楚君越微微垂眸,掩盖了眸底的不自在。

    宁珂也点头,“好是好,但是这也是死者的东西,我们既然来到这里,也算是有缘吧!反正我们现在也没事,就帮这人入土为安吧!希望她早日投胎,来世不必再受这战争之苦。”

    “好”

    楚君越慢慢地点了点头。

    两人没法将这人弄到外面安葬,也就在洞内就近埋了,再立了块无字碑。

    宁珂看着坟前光秃秃的,索性将自己游玩的时候摘得野果子,用芭蕉叶装着放了一些,顺便拿三根树枝烧着了,充当香烛。

    “好啦!大功告成!”

    宁珂拍了拍手上的泥土,看着这似模似样的坟墓,笑了出来。

    楚君越勉强扯了扯嘴角,“小珂儿心地善良,这人在天之灵,也会保佑小珂儿一世安好的。”

    “不仅仅要我好,还有你,还有小木木。”宁珂回头一笑,火光下的眸子异常的亮。

    狭小的石洞,摇曳的火光,孤男寡女被雨水淋湿了衣服,就这么四目相对着,刹那之间,似乎有电流在空中啪啦连接。

    楚君越心头一动,忍不住地将她拥入怀里,一手捧着她的脸,一手护着她的后脑勺,深深地吻了下去。

    “噗通!”

    宁珂感觉自己的心跳猛地跳了一下,那声音大得好像是听诊器里面传来的,把她自己吓了一跳。

    楚君越也因此吓了一跳,他想到了什么,立刻松开了宁珂,一脸的紧张。

    “小珂儿!你有没有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

    宁珂看着他这副紧张的模样,忍不住笑了出来,“我没事!不就是亲了一下,我还不至于出什么事。”

    不过。

    他要是再继续亲下去,她还真的保不准会不会再大出血。

    她好久没有和他亲近过了啊!别说他一个大男人难以忍受,她偶尔也会怀念他的温存。

    可是,她这个毛病据说是一辈子都没法痊愈了。

    她和他,注定只能是精神上的眷侣,没有任何身体上的欢愉了。

    “小珂儿,对不起以后我会注意的,若是你因我出了事,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楚君越将她的神色看在眼里,心中也忍不住地疼惜。

    宁珂摇头,“这不是你的错,是我”

    “小珂儿,什么都别说了。不管怎么样,我这辈子只爱你。”楚君越没让她继续说,霸道地甩下一句话,就去铺床。

    他大概是怕自己晚上受不了对宁珂怎么样,刻意分了两床,但是又怕她有危险,所以也离得不远。

    整整一个晚上,洞内温暖通明,洞外雨声瓢泼,两个彼此蠢蠢欲动的心,却只能看着彼此在墙壁上的影子入睡。

    这么一睡,就是三天三夜。

    等到暴雨停歇,宁珂和楚君越终于走出了洞门。

    可是,眼前的一幕,哪里还是三天前的那个风景秀丽的世外桃源?

    原本郁郁葱葱的山林崩塌成残缺不全,清澈见底的溪水变成了浑浊不清的黄河水,之前的良田和峡谷,也被洪水猛兽给湮灭放眼看去,只有看不尽的滚滚洪水!

    “越越没了!”宁珂难以置信地用力握住楚君越的手,“桃花村没了”

    楚君越也没有想到几天的暴雨会变成这个样子,谷底的水涨得很高,不仅仅谷底桃花流水、良田菜园都没了,悬崖上面稍微建得低一些的人家都已经被淹了。

    好好的一个世外桃源,毁于一旦!

    “小珂儿,也许这就是命。他们注定还是要走出去的。”

    最后,楚君越也只能拿命运来安慰,除此之外,他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走!我们回去看看!”

    宁珂一声呼哨,不远处,雄鹰飞掠而来,大概也是无处可躲,羽毛都是湿的。宁珂抿抿唇,脸色更加沉重了。

    雄鹰尚且如此,那么那些村民们呢?

    归心似箭。

    宁珂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悬崖上,可是,上上下下的小楼里,都已经没了人!

    “人呢!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她不免担心了起来,身子都有些发抖。

    楚君越眉头也紧蹙了起来,“奇怪,这洪水不可能涨到这里来,怎么会没人?”

    宁珂好像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他们肯定是躲起来了!村里有安全疏散场所之类的。”

    她像是看到了希望,立刻冲进了自己的住所里,到处找了一遍,她却没有找到密道。最后,她抱着试试看的想法,第一次用御兽术和雄鹰对话。

    “你知道村民都藏在哪里了吗?”她说的是人话,雄鹰歪着脑袋,眨巴着眼睛看着她,好像不太明白。

    宁珂抿唇想了想,那本凌云志上面的奇怪发音,也学着那些音调,叽里咕噜说了一通,大概也是问村民在哪里的意思。

    雄鹰也还是有点迷茫的样子,慢半拍的眨着眼睛,那样子更萌了。

    “看来”宁珂有点丧气,肩膀耷拉了下来,“我的技术还不过”

    “啾啾!”

    那时,雄鹰却突然叫了起来,用鹰喙叼住她的衣服,往里面扯了扯。

    宁珂被它的举动吓着,一开始还不明白它什么意思,后来才恍然大悟,“你的意思是密道就在里面?”

    “啾啾!”

    雄鹰仿佛在点头,脑袋一直往屋里那大大的柜子后面伸。

    宁珂目露惊喜,赶紧跑到它指住的柜子前面,她让楚君越搬开,果然发现了一道严密的石门,要不是认真看,还以为只是一堵墙而已。

    “原来真的是这里!它能听懂我说话啊!”宁珂惊喜不已,不仅仅为自己找到了村民的踪迹,更加是为了自己的御兽术!

    石门需要机关才能打开,楚君越不过是看了几眼,就找到了机关所在,用力一转,石门就轰隆隆打开了,一条漆黑的台阶往上蜿蜒。

    两人点了火,沿着台阶一路走了上去,最后也找来了那个大洞里。

    可是洞里的景象,再一次让宁珂震惊了!

    “怎么会这样村民们”*************************************************************************************************************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la)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la/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