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第304章 狼是被人控制的

书名:枭王霸宠:诈尸狂妃要逆天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今夕明夕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确定这些就是他们养的狼?”宁珂回头,一脸凝重地问元宝。课 外 书Ww W.Ke Wai Shu .O R (G

    元宝认真地点头,“是的!都在这里了,没错的。”他也发现宁珂脸色不对,凝眉问道:“女王,怎么了?发现了什么?”

    宁珂站了起来,冗长地叹了一声,脸色沉沉的,她的声音压得很低,刚好可以让周围几人听见,“事情不妙了,根据那些尸体上面的齿痕和现场的脚印来看,和这些狼都不吻合,所以,不是这些狼做的。”

    “不是这些狼那可不就是我们”元宝说了一半,吓得自己都捂住了嘴,诚惶诚恐地道:“不会吧?我觉得不至于,是不是您看错了?”

    楚君越摇摇头,“她没错,确实不吻合。”

    “但是我们的狼从来没有出去过啊!侍卫们都可以证明的!”元宝耿直地道。

    宁珂嗤笑,“你以为那些别有用心的人会相信吗?自己的人给自己人作证?谁信呢?”

    “难道真的是”元宝垂下眼眸,也开始有点担心了,如果真的是侍卫养的狼做的,那么势必会连累到主子和女王啊!

    宁珂也正是因为知道这个后果,心里才会那么担忧。

    她很相信自己的判断,绝对不会错,这一次吃人事件,肯定不会是这些公子哥的狼做的。而且这些狼好吃好喝的,一身肥膘,也不至于饿得出去吃人。

    那么,就剩下侍卫们养的那只了,如果真的是后果可就让人头疼了。

    “那头狼在哪里?”楚君越冷声问元宝,“带我们去看看。”

    “被我关起来了,主子你们跟我来。”元宝没有声张,是悄悄带着宁珂和楚君越从后门离开的,那些公子哥们都被侍卫们扣押下来,以阻挠公务治罪,等案件结束后再执行。

    侍卫养的狼被元宝关在了禁卫军专属的地牢里,四面都是铁栅栏,那只狼有气无力地趴在中间,看见有人来了才掀起眼皮看了一眼,它似乎认出了元宝,想站起来,但是又重重摔了下去。

    “它怎么了?”

    宁珂看着这狼没有一点精神的样子,总觉得不对劲。

    元宝摇头,“我也不知道,这几天都这样。”

    “开门,我进去看看。”宁珂开始戴手套脚套,准备亲自进去比对。

    元宝有点担心,看了楚君越一眼,征询意见,见楚君越点头了,才让人拿钥匙开门。

    一开始元宝还担心狼会怕生,会对宁珂有所冒犯,没想到宁珂走进去,狼还低低地俯下身去,以一个臣服的姿态趴着,一动不动的。

    “主子!女王她”元宝惊呆了。

    楚君越脸上满是欣慰的笑,“她的御兽术没有白学。”说着,他也跟着走了进去。

    在他眼里,野兽就是野兽,指不定什么时候发狂失去控制,所以还是要仔细保护好她才行。

    他的担心也是多余的,狼在宁珂手里不知道多乖巧,她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可是,结果却是令人堪忧的。

    “很不幸牙齿和脚印都完全一致”宁珂叹了一声,心底沉甸甸的,一口气闷着出不来。

    元宝急了,“怎么可能呢!这狼一直都在啊!而且它很听话,怎么会吃人呢?”

    “你可以保证一天十二个时辰,它都在吗?”宁珂看着元宝问。

    元宝摇头,“人总要睡觉的,晚上就可是侍卫住的地方都有高大的围墙,它怎么爬的上去?”

    “你看它的爪子都磨得快没了,还掉了个指甲”宁珂指给元宝和楚君越看,“应该是爬墙弄掉的,而且它的身上还有凝固的血,因为它毛色是黑色,不太明显。另外,它脚掌下还粘着泥土,和现场的一样”

    她将这一系列的线索罗列出来,元宝听完之后,整个人都沉默了。

    没想到,侍卫一时的恻隐之心,最后会变成这样的恶果。

    如果早知道会这样,他一定会竭力阻挠的!可是没有如果。

    “元宝,你也别太内疚了,先听我说完。”宁珂放软了语气,不想让元宝太过自责。

    “什么?还有别的发现吗?”元宝眼睛微微亮了一下,似乎看见了希望。

    “嗯。”宁珂点了点头,回头看住了地上无精打采的狼,“这只狼天性不坏,不是它自愿去吃人的,而是有人迫使它去的。”

    “你怀疑是”楚君越眼睛眯了起来,透出一缕微凉的幽光,“羽族?有人用御兽术控制了狼,让它出去吃人?”

    “真的是羽族吗?”元宝瞪大眼睛,“可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啊!一开始都说是他们的飞禽吃人,是女王查出来不是飞禽给他们洗刷冤屈的,他们为什么要兜这么大的圈子先伪装是飞禽做的,然后再让人查出是我们的狼?太奇怪啊!而且我们对他们那么好,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宁珂冷笑了一声,眼底掠过一丝狭促,“元宝啊,你想的太简单了,如果那人直接留下狼吃人的线索,会显得太刻意,让人容易怀疑到羽族的头上。这人先做成飞禽吃人的假象,表面上看似是给羽族添麻烦,但实际上是为了掩饰,让人不会怀疑他。”

    “那这人也太**诈了!”元宝愤愤不平,“亏得咱们把他们带出来,给他们安居立业,他们竟然这样陷害咱们!”

    楚君越陷入了深思里,深邃的黑眸里沉浮着让人看不透的灰暗,宽袖子里的手紧紧握成了拳头。

    他知道是什么原因。

    只是他不能说,这是他无法开口的不堪。

    “越越?越越你在想什么呢?”宁珂喊了好几声,楚君越都没有反应,她忍不住戳了他腰肢几下,他才回过神来。

    “怎么了?”问答也是漫不经心的样子。

    宁珂皱着眉,奇怪地问,“你怎么了?刚才我叫了你好几次,你都没听到吗?在想什么呢?”

    “没事,只是在想是谁做的。”楚君越生硬地撇开脸,无法直视她纯粹关心的目光。

    “那你想到是谁了吗?”宁珂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故意盯着他的眼睛问。

    “唔”楚君越握拳在唇边,沉吟着道:“御兽术能够达到这个地步,想必也不多人吧?只需要做一下排除便可知。”

    宁珂实在看不出他的心思来,也只好放弃,回到了正题,“嗯,你说的和我想的一样,只要我们查一查谁能够达到这个境界就知道了。不过,只怕对方隐藏起来,咱们就不好查了。”

    “我倒是有个方法,不妨试试。”楚君越压低了声音,在宁珂耳边耳语了几句,宁珂的眼睛慢慢亮了起来,不住地点头,“这个好!这个方法好!就这么办!”

    元宝一头雾水,不知道他们说的好方法是什么,他们就往外走了。

    宁珂本意是去找羽族的人先探探风,没想到一出来门口,就被羽族的族人们给堵住了,一个个都仰头看着她,一脸期待,甚至带有质问的样子。

    “诸位怎么来了?”宁珂觉得奇怪,他们不是因为还在调查范围之内么?应该是暂时被软禁的啊!怎么都跑出来了?

    白苍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回答她,“府尹大人说吃人事件与羽族无关,是狼所为,所以就解除了对羽族的怀疑和控制。此事,女王陛下一早就知道,只是不知道为何不早告诉我们,不早放我们呢?”

    最后那一句话已经有了质问的意思,宁珂知道他们来这里,就是来追究被人陷害的事情了。

    “府尹能够放你们,难道可以不通过我的许可么?”宁珂很不喜欢这种兴师动众的问罪,她是女王,威严不可侵犯,自然不会被人这样骑在头上的。

    虽然她确实没有叫府尹放人,但是她笃定府尹也不敢公然拆穿她,要是府尹敢这么说,她就可以治他个擅自主张的罪名了!

    白苍脸色有过一瞬的讪讪,语气也缓和了下来,“我们也只是想知道,到底是谁想陷害我们罢了。毕竟,我们来到这里一直安分守己,不曾得罪过谁,实在想不出来是谁要置我们羽族于死地。”

    “此事还在调查中,有了结果自然会告诉你们的。”宁珂态度强硬,一丝不让,“查案是朝廷的事情,你们不必干涉,若是因此泄露了案情,谁也担不起这个责任。”

    “是么?”白苍笑意带着几分嘲讽,“只怕是女王不敢说出来吧?是因为这个人是女王想保护的人?所以宁可让羽族背黑锅了?”

    他这话一出,瞬间激起了羽族族人们的不满,七嘴八舌地讨伐了起来,看宁珂的眼神都不对味了。

    “肃静!”

    楚君越站了出来,冷不丁地一声厉喝,现场顿时齐刷刷地一静,呼吸都静止了。

    “女王平日待你们亲近,却不代表她的威严可以肆意践踏!尔等不过是一介平民,女王做任何事情都不需要向尔等交待!再者,调查之事也轮不到尔等指手画脚,女王自然会将此事调查清楚!”

    羽族的族人们自然是不敢再说什么,看着他的眼神都怯怯的。

    白苍却一点都不畏惧,反倒是冷冷地笑了起来,声音越笑越大,全场都只剩下他的大笑之声,“哈哈哈哈!陛下说的真是有道理,可是陛下却是误会我们了,女王是我们羽族的人,我们无论如何也是拥护她的。可是,难保不会有人别有用心,利用女王,像当年那般对羽族不利了。”

    宁珂听出这话不对味,脸色沉了下来,“你什么意思?当年的杀戮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白苍笑得愈发意味不明*************************************************************************************************************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la)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la/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