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轻松玩游戏,免费得Q币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问镜 > 第一百四十章 战场置换 釜底抽薪(上)

第一百四十章 战场置换 釜底抽薪(上)

书名:问镜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减肥专家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剑意方出,具多罗等人便感觉触肤生寒,包围的圈子不自觉又散开一些。

    见杨朱如此,“谢康令”多少有些意外,眼睛微眯,幽蓝寒芒从眼缝里透出来,直抵剑意最微妙处,细究法理。

    不论佛国、玄门、儒宗、旁门,世间修士总爱用剑,也是有理由的:

    一方面,确实是剑器犀利,多劫以降,衍化无数妙法,是最得力的攻伐手段之一。

    另一方面,则是真界用剑心法则大都指向灵昧——但凡生灵,在剑道上有所成就,悟得剑意,本质上都是“人之灵昧”的衍化,不是剑修独有。也因此辅修剑技,是公认的“明心见性”的捷径,以此筑起根基、拔升境界,多见奇效。

    此中涉及到天人九法的概念,后辈小子不知其妙,宗门前辈却是知道的,宗门前辈不知道,外宗的高人总是知道的,故而一代代传下来,蔚然成风。

    四明宗儒玄双绝,剑技别有一功,但杨朱在剑技上的本事,并不出众,至少名头不响。

    根据极祖的了解,杨朱是在魔染之后,才真正在剑技上用心,当时玄黄杀剑之事初起时,正是他以荡魔神锋亮相,已颇有法度。而当时荡魔神锋尚无感于其入魔之实,可见控制得力。

    如今,杨朱将荡魔神锋转赠给甘诗真,别的不说,魔染程度想来已经到了压制不住的地步。

    可是,他修的这门剑技,依旧了不得。

    “冰寂魔国”封锁虚空,天地法则演化,滞涩难通,要的是让人无有法则凭依,或干脆被其中魔意所染。

    可杨朱剑意所出,虽含而未发,却对几乎一切的法则限制,都视若无睹,灵动矫健,变化自生。

    这就是剑修最恼人之处。

    到了长生境界,逐一斩去天之三法束缚,后随境界提升,不论阴阳,不惑真幻,不惧生死,但凡是灵明在,则锋锐无匹,一剑斩去,什么封禁都阻挡不住。

    此时的杨朱,就展现出了这种征兆。

    极祖一直在观察,并不准备立刻出手。

    手下是干什么的,不就是用在这种时候吗?

    具多罗三人,都是劫法宗师级数,重伤未愈的百战真君稍弱一些,但三人共事多年,这段时间也联手逃脱追杀,默契早培养出来。

    要说百战真君是最擅长正面攻坚的,可此时有伤在身,也只有天鹰上人**上。

    天鹰上人习惯性排布界域,“谢康令”周边,自成魔国,也有所加持。

    具多罗则就此隐没,他最擅长于敌方不注意时,近身行雷霆一击,在这种正面战场上,不免有所限制,但以其千变万化的能耐,依旧能给人以巨大的压力。

    三人转眼间已经分出主次,然而不等真正发动,杨朱随身形变得极度虚无的眼神,往天鹰上人身上一扫……

    剑至!

    剑气虚无,剑意透骨。只一剑,便听天鹰上人尖声惨嘶,手抚胸口,向后暴退,刚刚铺开的界域,就像是纸糊的一般,直接撕裂。

    更要命的是,天鹰上人气机纷乱,境界摇荡,已有有不稳迹象。

    “谢康令”皱皱眉头,那手法,似曾相识。

    至于效果,倒是清楚,斩破界域,是剑意犀利,已经颇有些纯粹剑修斩灭法则的架势,且针对的不是别的,正是由超拔之法衍生出来的诸多脉络。故而天鹰上人只受了一击,便境界摇动,此时更有走火入魔之厄。

    这手段……挺像诛神刺啊,不过有**儿粗糙,味道也有**儿不对。

    一击重创天鹰上人,杨朱不声不响,人影剑意俱消,再现时,已经魔潮深处,几乎是贴着甘诗真抹过去。

    而这般跨越数百里的,并非只他一个。

    更早一线,具多罗现身,已经在甘诗真背后,拟化天魔之形,欲待下手,然而杨朱来得太过及时,为避剑意锋芒,只能再一个变化,险险避过。

    哪知甘诗真虽神情安定,仿佛全然不知,可荡魔神锋反手便是一击,与杨朱配合得天衣无缝,也是具多罗太在意近身效果,移动轨迹受限,闷头撞上去,肩上当即爆出血光,随即蒸发殆尽。

    荡魔神魔专克魔物,犀利至极,这一击差**儿便将具多罗的肩膀切下来。

    以其大劫法宗师的身份,连续两次失手伤在甘诗真这小小真人手中,传出去势必是名声扫地。

    具多罗倒不会在意,事实上,他已经达到了目的!

    此时,两边的战场,已经合在一起。

    杨朱、甘诗真虽属同门,可如今的杨朱,身遭魔染,所用的法门也受到很大限制,刹那间的默契是有,却很难长时间形成合力,否则说不定甘诗真手中的荡魔神锋,就要把他给误伤了。

    此时,一直缩在后面的百战真君强冲过来,已没有天域梭上时,任何圆滑亲切之态,而是嗔目扬眉,兵杀战气扫荡,扩及千里,不论敌我,全覆盖进去。

    这种大范围的冲击,对甘诗真的威胁很小,然而落在魔潮之中,却自生奇妙变化。周边魔潮竟受其所控,受其加持,聚合化形,分明有明晃晃甲胄附体,又排兵布阵,列布成行。

    百战真君便居于战阵之中,时而主持中军,时而冲杀在前,散溢的魔潮,被他整合成一支强军,层层阵列,进退如一,又是不畏生死,虽不成妄境,可实质性的杀伤,却比一般的妄境更可怕。

    甘诗真本在魔潮中来去自如,天魔战阵一成,立时受困。

    荡魔神锋虽利,却要先切过兵杀战气的防护,才能落在魔头身上,杀伤力有所限制,而对面布阵之后,魔念层叠冲击,再有劫魔、眷属寻隙突杀,一下子将节奏带走。

    短短数息,甘诗真竟连中了十余击,若非定心簪妙用无穷,替她卸去天魔杀伐之力,此时还不知怎样。

    甘诗真也是硬气,不管中了多少击,手中荡魔神锋法度不乱,也不妄自开启定心簪更强的加持,形如弱柳,神若山岳,不为所动。

    “现在的后进都是了不得啊。”

    具多罗呵呵而笑,两个战场合在一起,就是要乱掉对方的节奏。

    现在杨朱受限于魔染,不能做支撑的基石,甘诗真代替他的角色,做得很稳,具多罗就要比她更稳。

    此时的杨朱,却是被具多罗缠住,同样是大劫法宗师的境界,杨朱固然是锋锐无匹,具多罗也是老辣圆融。

    尤其他此时,实是极祖的种魔对象,早己不惧生死,更有冻寂魔国加持,杨朱的天魔虚空之法,虽神妙无方,却也是有迹可循,真的挡不住,被一剑穿透,甚至伐动根基,具多罗连眼也不眨,同样是法度不乱。

    反正“谢康令”还没进场,论后劲,无论如何都在上风。

    看出杨朱对甘诗真的另眼相看,乱其心神也是好的。

    “定心簪妙用无穷,就是不知道那位妙人儿的心头血,能支持多久。”

    “杨宗主亲身到来,想必是有手段的,可这样束手束脚,让人看了心焦。”

    “若是两位都殒身在此,是否可以说,四明宗也要重蹈上清覆辙?”

    这些话,一句句地吐出来,让杨朱和甘诗真都听得到,就算没用,也无所谓。

    然而几轮冲击、拦截之后,杨朱再次消失,具多罗通过冰寂魔国的加持,隐约感觉到轨迹,想再次阻拦,却发现,不是这一边!

    杨朱再现时,已经是“谢康令”身侧,相隔不过数尺。

    虚空嗡然震荡,剑意切过,随即消解在“冰寂魔国”之中。

    杨朱这是重启两个战场,也是一次决绝的置换。

    “真的可以吗?那小姑娘良材美质,我看了都觉得可惜呢。”

    极祖话是这么说,可他也知道,加持了定心簪的甘诗真,以其稳重的打法,具多罗等人能多长时间攻下,还不好说。

    况且此时,极祖也受到限制,至少他不想与上回在华阳窟一样,在真实之域打得整个真界都知道,八景宫也好,洗玉盟也好,都已经怀疑了,再来一回,真当别人都是好脾气的?

    这个支**要保住,至少在得偿宿愿之前……

    所以说,杨朱这样,不按常理出牌的手段,他真的不喜欢!

    念头发散,不减其威。

    既曰魔国,自有法度一以贯之,远近如一,内外如一,杨朱的天魔挪移之法,在魔潮之中,固然是神出鬼没,但这滚滚魔潮,同样是魔国覆盖之地,对极祖来说,也没什么。

    然而,他还注意到,杨朱的也并没一昧里斩过来,无声无息间,已经撑开了界域。

    界域近乎虚无,不是四明宗的法度,当然也不可能是剑修的手段。

    相对来说,魔潮受“冰寂魔国”的影响当然更大,拼控制的话,杨朱无论如何不是对手,可问题是,杨朱根本没想着拼控制,而是展开了一轮绞杀!

    两类界域的对冲,使得万千天魔瞬间蒸发,狂暴纷乱的魔念,一部分归入魔国,重新化生魔头,另一部分却被杨朱摄走,仿佛是添入了某个不见底的深洞里,有进无出,就算有什么反应,也都在最深处运转,难以看出端倪。

    也就是极祖感应通玄,才隐约觉得,是与剑意运化有关。

    这就又绕回到之前的问题上去:

    究竟是什么剑技?

    月底最后一天,求大伙儿月票清仓,让我们站在前十!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