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轻松玩游戏,免费得Q币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问镜 > 第一百四十四章 绝妙理由 大宗气魄(上)

第一百四十四章 绝妙理由 大宗气魄(上)

书名:问镜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减肥专家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余慈静静看着正发生的这一幕。

    从“道境”中步出的,正是上清宗除开派祖师以外,最重要的一位人物:

    葛祖师。

    当然,这不是葛祖师亲身到此,而只是有上清体系以来,漫长时光长河中的一道剪影,也是体系无上荣光的刻印。

    理论上,掌握了上清体系,在与千千万万上清修士执念、情绪共鸣之时,余慈就等于是收集了所有相关人员的信息,还有相关的记忆片断,彼此参照之下,从中余慈可以拼合出任何一位的身影。

    而实际上,想从执念、情绪、记忆中逆推出每个人的音容笑貌,是不可能做到的。执念有强有弱,情绪有高有低,记忆有整有缺,这里面绝大部分修士,便是一时之杰,也在时光长河的冲刷下,逐渐黯淡、消失。

    连身影都拼不出来,遑论神通法力。

    只是,终究还是有例外的,终究还有那么几位,因其个性、因其修为、因其成就,真正在上清体系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

    比如葛祖。

    “万古云霄”以后,上清中人谁不知葛祖?

    葛祖本人合道而去,在世间的痕迹倒也寥寥,可这位前辈祖师,却是给予了上清乃至玄门体系最无可辩驳的根本法理依据,可谓是奠基式的人物,也是真真切切地活在了无数上清修士的记忆里。

    就算如今上清体系几近崩溃,数百年时光长河无情冲刷、异化,葛祖在体系中的印记依旧清晰、深刻。

    通过情绪层次的共鸣,余慈几乎没费什么力量,就通过千万人的记忆拼接,将这位前辈祖师“请”了出来,并用《洞元玉章三气妙化符经》进一步描画,最终成像。

    他承认,极祖针对“超拔”脉络的攻击,确实是切中要害。只是,余慈如今已经勾连了上清体系,这个体系从来不是以主控修士的修为定高低,而是以特殊的结构形式,对玄门真义做出阐发。

    在这一点上,又有谁会比葛祖师更有资格?

    当葛祖身影“迈出道境”,虚实转换,便与上清体系之间,殷殷共鸣。

    这种共鸣,更多还是法理上的,没有真正触及实质性的层面。

    也就是说,这一尊葛祖法相,只是一道虚影。

    可就是这道虚影,明明白白架起了“境界”,使仍然处在支离破碎阶段的上清体系,现出了基本轮廓,其中物性、法理交融,几至圆满。

    余慈便在这体系之中,隐去了自己的破绽。

    这就是上清体系对他的另一桩现实意义所在:只要在体系之中,依循法度,就可以最大限度地遮掩境界层次上的缺限。

    当然,也就是遮掩而已。

    目前前对余慈而言,最重要的是,谢康令的反应程度,还要在他估计之上。

    从杨朱处,余慈得知,葛祖之于谢康令,是有特殊感情、特殊意义的。

    早年极祖布局北地,从谢康令身上下手,就是将其与葛祖相提并论,引为绝代天骄。内心高傲的谢康令明知这不是一个合理的比法,却难以开口,只能力求精进,最终诱发了那一代紫微帝御的魔念,一发而不可收拾。

    从这一点看,谢康令真的曾以葛祖自诩,至少是以葛祖为目标的。

    其实,自葛祖以后,哪一位上清弟子心中,没有这份向往?

    某种意义上,谢康令的想法,便是千千万万上清弟子的共鸣之音。

    如今,谢康令已遭魔染,灵昧沉沦。

    可是,葛祖虚影的出现,仿佛是携来了上清宗最昌盛年代的恢宏大势,替代了当前残缺破碎的体系结构,并且,将谢康令包容进来。

    就算极祖数百年来层层魔染异化,但他也不能否认,从小生在上清、长在上清,因上清而荣,为上清而死的谢康令,每一寸形骸神魂,都深烙了上清的印记。尤其是为了日后夺取上清三十六天,他在魔染中还主动保留、禁锢了一些。

    就是这么一些缓手,此时此刻,将局势瞬间推向了失控的境地。

    葛祖依旧拢着两手,慢悠悠前行。

    两边对视……其实也不是对视,只是谢康令看似空洞的目光落在葛祖身上。

    至于葛祖,本来就是时间长河中的一道剪影,甚至是由千千万万上清修士的记忆拼接起来的,核心特质或许未变,但相关环境、事件颇有似是而非的地方。

    也许余慈可以赋予他神通法力,但不是此刻,也无需此刻。

    他只是缓步而行,没有“道化天真难为喻,万古云霄一羽毛”的无上神通威煞,也没有关注眼前发呆的谢康令,就像是一个刚刚听了道尊讲课,静静沉思的普通仙真,沿着既定的路线走过去。

    从谢康令身体中央走过去。

    冻寂魔国没有起到任何阻碍的作用。

    谢康令身高九尺,高拔俊逸;

    葛祖身不过七尺,佝偻温顺;

    两边身影交错穿过,怎么看都是谢康令“包”住了葛祖。

    然而,交错刹那,谢康令软软跪倒,空洞的眼眸中,泪水流下,既而成冰。

    葛祖身影,就此模糊、消失,但谢康令身中,所有一切曾属于上清体系的印记,都在挣扎、咆哮!

    余慈不敢说,谢康令的灵昧激活,毕竟魔染难逆……然而曾经归属于上清,此时又包裹在上清体系中的物性的东西,又岂是数百年魔染尽限得住的?

    这些物性的东西,亦即形骸的方方面面,每一分每一寸,都在于上清体系勾连、共鸣,当这份“共鸣”达到极处,形成了一个整体性的趋向,人身中极为奇妙的“机关”便给打开。

    此时的谢康令或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灵昧”,但他有本能。

    一种浸淫在上清体系之中,深刻在骨子里的本能。

    他的倾颓、软弱以及眼泪,都是本能的触发,再刺激到已经魔染异化的神魂深层。

    这一刻,本能所勾连的基础情绪与所谓的更高层的“意志”发生了激烈的冲突。

    这种冲突是致命的。

    因为他指向了自我毁灭!

    谢康令无法逆转魔染,但激醒的本能却是触发了“道魔不两立”的决绝。

    他的灵昧根基,开始在决绝中摩擦、冲突、蒸发。

    虚空抖荡,冻寂魔国深处,仿佛响起了魔龙长吟般的啸声。

    极祖震怒!

    也许这并非余慈本意,但就结果来看,这完全是釜底抽薪的一招。

    如果没有灵昧根基,谢康令也就是一具躯壳,要来又有何用?

    自在天魔的怒火,确实激烈可怖,但没有迷惑他灵智,知道事情到了关键时刻,极祖意念做了变化,之前被抛弃在魔潮中的华阳魔矛,陡然间扭曲扩张,吞了万千天魔,再多角突峰,几个翻滚,身化蛟龙,咆哮而起。

    但这并非是和余慈、杨朱再战一场,而是借了华阳魔国的力量,强行干扰了上清体系的内部共鸣,巨吻张开,一口咬住谢康令,倒卷而回。

    冻寂、华阳两个魔国的力量虽不比最初那么契合,但在极祖不计损失的加持下,还是可以暂时镇压谢康令的灵昧根基异变。

    但以眼下的情况,绝不适合再战斗了。

    所以,魔蛟掉头就跑……

    已经被遗忘很久的具多罗,突然从魔潮中跳出来,拼死缠住杨朱,务必要将这个渊虚天君的支点给挡住。

    具多罗是大劫法宗师,又狡狯多智,更重要是被种了魔,替换了真种,便如当年的鬼厌,真到关键时候,既狡猾难缠又悍不畏死,杨朱一时间竟也无法突破,眼看着魔蛟口衔谢康令,越飞越远,已经跨过魔潮,消失在域外星空深处。

    余慈静静看着这一幕,没有帮助杨朱打破具多罗的防御。

    一方面,就算他出手,也未必能收到多好的效果;

    另一方面,他也未必需要在这个方向上使力!

    将一份意念留在杨朱这里,余慈心神再一个跳转,刹那间虚空移换,已经来到了真界之内。

    眼前灰蒙蒙的天空中,有一道“狼烟”直冲云霄,动荡万里。

    那是华阳魔国的浩瀚魔气,受极祖牵引,奔腾域外之故。

    眼前就是华阳魔国、华阳窟。

    余慈在华阳窟打了那么一场,又确认了里面魔头了得,怎么可能不做几个后手?便是他不做,赵相山也要提醒他做。

    正好影鬼控制的“盘皇剑宗”,近年来一直在附近经营,在铁阑、寇楮的管理下,里面颇是收了余慈一些信众,更因为有体系照拂之故,对余慈的虔诚之心,远超同侪,就是重新布网之时,也没有离开的。

    近日里,余慈便将其中几个安插到了华阳窟附近,没有想到这么快就用上。

    看着远方灰蒙蒙的天空,灰蒙蒙的山脉,余慈没有任何犹豫,径直发力。

    华阳窟周边,属于他的信众,都是五体投体,虔诚默祷,将神通法力通过的“口径”扩张到最大。

    华阳窟震动,华阳魔国之内,属于上清体系的那部分,开始强势复苏,与魔国互相干扰,殷殷鸣啸。

    如此声势,也是平等珠余波所及,华阳魔国受冲击未尽之故。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