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问镜 > 第二百零一章 上善之印 月中之城(下)

第二百零一章 上善之印 月中之城(下)

书名:问镜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减肥专家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在目睹奇妙清光,由清转浊,又由浊化血的一幕,极祖记忆深处,某些相关的场景自然就跳出来,与之相联系的种种信息,也层层显化,这下当真是形神剧震,亿万里外,还在洗玉湖上的本体,都脱口叫道:

    “上善印!”

    不只是他,在中天战场,瞥见这变化的萧圣人、罗刹鬼王等,都是讶然。

    上善印是一种非常奇特的玄门神通,其根基是玄门一种非常常见的“上善八法”的气法,中正平和,但修持起来需要耗费大量时光,往往是以数劫计。

    一般只是作为辅修之术,待修到尽头,可得一门“不争真意”的法门。

    顾名思义,这法门不是用于争战杀伐的,护身保命,或者加持他人,才是正途。

    可是物极必反,一旦修持成“不争真意”的修士,遭遇不可抗拒之力,却可以彻底废掉法门为代价,结下“上善印”这种特殊的神通,将不争之意,尽化为无上杀伐之力,以弱胜强,诛邪破魔!

    这种法门,是冷门中的冷门,极祖也算见多识广之人,可辈子也只见过一回而已,虽不是当事人,却记忆犹新。

    他知道不好,即使那一滴碧血,看上去稍微使一点儿力,就能蒸发殆尽,可这玩意儿,却是万万碰不得的。

    已挥出的巨灵之掌,无论如何也收不得了,那么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迅速切断一切气机联系。

    到极祖这等境界,“收发由心”已经是呼吸般自然,不顾一切地断开气机,更是最简单不过的事。

    失控的巨灵之掌,挟着倾颓天穹的伟力,径直砸落,一应变化都断去之后,声势反而更强了一层。

    明月中探出的巨灵之掌,先是弹出血滴,随即反手上迎。

    两边接触,巨灵之掌同时崩灭,中天之上,瞬间刮起了一场大千颠倒风,破碎的法则碎片形成了扫荡寰宇的龙卷,擦着明月过去,在中天好一阵肆虐。

    当其时也,萧圣人、罗刹鬼王都要让开。

    层涌上来的黑潮中,天魔倒是又给杀了一批,还有刚刚在魔经感召下,探过魔识的一些魔门修士,也绝不好受。

    最后失控的飓风还是扫向了中天战场最大的目标,也就是云外清虚之天。

    这处洞天之外,根根云气垂如缨络,形成坚韧防护,将其屏蔽在外,最终消解,但偌大的洞天,也是可以目见地微微晃动。

    毫无疑问,这就是最顶级的地仙大能对战的情景。

    一旦交手,真力撞击,在法则层面,便是从根本法则起,一路演化下去,哪个环节撑不住,就要全盘崩溃。

    可若是天人九法修持圆满,几无瑕疵之时,尤其双方都是真力雄浑,当真是没有任何花巧可言。

    就看谁的修持更圆满,谁的根基更雄厚。

    相比较而言,之前的中天战场,萧圣人金科玉律的神通压制,罗刹鬼王避实击虚,参罗利那又未出全力,就显得不温不火。

    但这种局面,也因为这一波大千颠倒风的到来,骤然紧张。

    中天的混乱,极祖完全不关注,也分不出心思来。

    对面弹出的那一滴碧血,着实没那么容易打发。

    他分明断开了气机,神意也是全面收缩,意图以无量虚空神主的神意黑潮为盾牌,可是血滴上的神通异力,依旧渗透过来。

    莫名地,极祖想起那一声“拜尔所赐”,其中简直就有无穷尽的沉郁愤憎之气,而这些都化在碧血之中。

    极祖眼前却是有些恍惚,似乎有一些片断的场景闪过,都是当年上清宗破灭时的惨景,当诸般场景演化到极处,却是凝定在一个极特殊的人脸上,或者说,是一个头颅。

    其面目扭曲,已经有些变形,双眼圆睁,死不瞑目。

    不过,极祖还是一眼认出来——这种得意之作,岂能忘记?

    这一刻,他多少有些意外:

    杨端明?

    上任紫微帝御?

    是他?

    不,若他真有修炼成“不争真意”这种水磨功夫的耐性,怎么可能被自己设计,入了魔境?

    一个疑惑方起,就知麻烦,

    “糟透了……”

    这分明是代入了因果之牵系,固然玄门不比佛门,无法使之具备无上神通威能,可这天然就是最高层级的气机锁定。

    对面显然是有着通盘算计,针对的必是他无疑!

    此时再谈后悔什么的,毫无意义,

    碧血锁定,此时,在洗玉湖上空,他本体处,莫名就是有一道极微的光芒照下来,这是印光透体。

    被这几乎可以忽略的光芒一照,极祖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

    眼神微冷,一道咒文自心头掠过,刚刚激发,碧血透空而至,洞穿虚空万物,冻寂魔国的防御,都好似某没半点儿作用。

    而此刻,碧血再度清浊变化,血色洗褪,渐转清亮,但在清浊之间不断摇摆,还是留在了混浊不明的状态。

    天书文字,妙悦清音,一时化现。

    这是真文道韵,承载道经: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

    极祖闷哼一声,真文道韵无上神通,对魔门杀伤犹重。

    不过他却是不怒反笑,神意不再收拢,而是弥散开来,散入了此刻真界天地几乎无所不在的无量虚空神主神意黑潮之中。

    刚刚激发的咒文,就此发挥作用,来自于混浊水珠之内的无上破魔杀伐之力,便似灌入了引水渠,尽都导引出去。

    极祖没想着给无量虚空神主添麻烦,现在也添不起,不过,黑潮之中,刚刚聚拢起来的万千修士神意,却是最好的下家。

    在他妙至毫巅的操控下,至少是上千修士,人人有份儿,每一人都分润了些过去。

    如此可谓天降横祸,真界四方,起码有上千魔门修士,承受了“上善印”的杀伐之力,不管修为高低,稀里糊涂就送了性命。

    但由于比较分散,倒是没有引起多少注意。

    只有无量虚空神主,往他这里送来“一瞥”。

    极祖嘿然冷笑,心里却着实松了口气,这份带着因果的杀伐之力,纯以威能论,甚至还要胜过之前那个见了鬼了的女剑仙的纯化剑意,能不沾就不沾。

    今天,他分明是被特意针对了。

    如此的话,还有没有什么后手……

    一念未止,他心头警兆又起,再看时,他的“冻寂魔国”之内,莫名地水汽汇聚,竟是又凝成了一滴混浊的水珠,依旧含蕴道韵,大有生生不息之势。

    极祖的妖异雪眼已要被寒光冻结,但他的反应依旧是一等一的。

    他可以肯定,刚刚“上善印”中的杀伐之力,已经尽数导引出去,此时“水珠”的穿透力已经损耗殆尽,那么,冻寂魔国完全应该能够控制得住。

    事实也确是如此。

    这一颗刚刚凝成的水珠,在冷彻寒意之中,几乎有冻结之势。

    极祖眼神冷厉,此时他大有反客为主之势,森然魔意顺着水珠气机倒溯而上,他倒要看看,究竟是谁,在那儿装神弄鬼。

    可是乍一接触,某个很熟悉的感觉,在他眼前心中铺开。

    真实之域,神台之上,刚刚被他打灭神通法相,唯留真意的勾陈帝御,真意显化,垂眸看来。

    眸中依然是观睹天地鼎革的漠然,可是在此刻,似乎总多了点什么。

    正琢磨之时,下方洗玉湖底深处,地脉汇聚的核心,同样有一对眸子睁开,那是一对厚重慈悲的法眼,可样也有一点儿异样的元素,若存若亡。

    此时,极祖追溯气机的尝试,已经卓有成效。

    魔意追溯源头,不出所料,虽是发于当空明月之中,其实还是在洗玉湖底,刚刚他不得不暂时放弃的太霄神庭之内。

    又一次,无数场景铺开,这次要模糊得多,以极祖的神意修为,都辨识不清,只知在其中,总有一个道人,占据最核心之位,降妖伏魔,畅游天地,立世而万劫辟易,逍遥自在。

    而这一切,最终都凝定在某个广阔宏伟,却是冷寂幽寒的星殿之中。

    星殿主位之上,依稀有个人影,模糊不清,唯有真意挺拔。

    如此三方真意相合,漫觉虚空浑茫,无有边际,而且其中又有一道真意,却是光亮明透,照彻浑茫,如开天辟地,阴阳两分,衍化万物。

    最后一道真意的源头要明确得多,其在真实之域显化,中天紫微天域便有星相呼应,似持天轴,万星流转。

    紫微帝御,渊虚天君!

    这一刻,极祖终于是恍然大悟:

    这是四御之位……四御真意!

    随着余慈真意归位,其余两位尚未登上真实之域的,亦是随行,并居神台,当下诸天响应。

    当空明月,骤然间光芒大放,月轮之中,那本来模糊的如屏山水,便是清晰纹理显化,可越是显化,其所占的比例越小,越往月轮中间“缩”去。

    同样如此的,还有云楼树,以及树上轻轻哼唱的美人儿剪影。

    而在其外围,有更多模糊的脉络一一呈现,每清晰一部分,就是往内聚合,如此层层叠叠,如莲花瓣叶,逐片合拢。

    直到某一个节点,内聚的力量到了极致,轰然外烁,却是在四御真意的统驭之下,尽都凝注,直往极祖这边来!

    明月灿烂,流光溢彩。

    此时,极祖追溯源流的气机,其实还在探知的星殿之中。

    主位之上,那道人投目过来,看似空洞的眼眸中,分明透着讥意:

    “真意何用?便是此用!”

    极祖闷哼一声,四御真意反制,更多还是意识层面的冲击。可是与刚刚“投影”上去的太霄神庭体系之力合为一处,就算极祖“冻寂魔国”一直冻绝虚空,就他心境修为,到了极致,也要受到震荡。

    任何人的修持,说是万劫不毁可以,万劫不伤……谁能做到?

    极祖无疑是受了影响的,哪怕只有一点点,一个呼吸就能痊愈,可终究是留了痕迹。

    而就是这一点儿可说是微不足道的“痕迹”,却是致命的。

    他心神莫名悸动,就在此时,早已经化去的真文道韵,竟然再次显化,第二段道经就此展开:

    “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以其无以易之……”

    道意不绝!

    如此真文道韵,不是后来哪个人重新加持——在冰寂魔国的控制下,就是陆沉复生,也没这个能耐。

    这就是原本留在“上善印”中,连续不断的变化。

    无疑,这是算计,但更是无上神通!

    水珠在冻寂魔国中蒸发,而那一点儿“上善至柔”的真意,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对着极祖心头“滴落”。

    一滴水痕,浅浅的,几近于无。

    可正是这浅浅“痕迹”,烙在心中,透入道基,无论如何抹拭不去。

    极祖愕然以对,就像在发一场幻梦。

    就是这一点“痕迹”,在接下来千年、万年之中,便将水滴石穿,一点点磨损他的道基,使之永难圆满。

    这还是他不受外力的情况下,如果受伤,顺势渗透,后果将更不堪设想。

    终于,极祖醒悟过来,无可抑止的暴怒情绪,像是焚毁一切的岩浆,喷涌而出。

    他发出惊天动地的咆哮声,天域之上,正往无量虚空神主黑潮中融去的百万天魔,直接蒸发,下方三元秘阵也在颤抖,刚刚才被天摇地动毁了个遍的三仙城,便在这一波震荡中,彻底化为了废墟。

    不可接受!

    极祖的修为其实没有折损太多,依然是纵横无敌的冰雪魔宫之主。

    然而,就是这淡淡的一个印记,等于是毁掉了他超拔出离的道途。

    什么上清三十天,什么太霄神庭,都成了笑话、笑话!

    他仍像是在发梦,他希望从梦里跳出来,却又有着前所未有的恐惧。

    而在这前所未有的混乱情绪中,有一个始终没有解开的疑惑,像是啃噬着心脏的毒蛇,钻进去,透出来:

    是谁?

    你是谁!

    极祖一怒,天地震怖。

    那震荡传至中天,便是傻子也知,极祖这等大能,就在刚刚的“上善印”之下,吃了大亏。

    因为这个,各方都不免心惊,以至于激烈的战事都停顿了刹那,才又开始对冲。

    只是无论哪人,都要对中天明月之上,分出点儿心念,

    疑惑就像阴云,覆盖在每个人的心头:

    是谁呢?

    ***********

    今天要去班上一趟,先更四千。

    感谢名单晚上出。I752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