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轻松玩游戏,免费得Q币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问镜 > 第十一章 鹏鹤鹰隼 鸡雀蛙虫(上)

第十一章 鹏鹤鹰隼 鸡雀蛙虫(上)

书名:问镜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减肥专家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按照八极宗等四方阵营的计划,进入岛上的“玩意儿”应该就是四个,每个阵营都有一个名额,成败在此一举。可纯阳门那边鼓噪起来的修士,大概是看局面不够热闹,更想浑水摸鱼,要拿自家出品的上场,闹出了这场戏码。

    余慈并没有太在意,想也知道,八极宗等既然敢拿出这颇含深意,又近乎儿戏的赌局,对场面的控制力是毋庸置疑的,区区一点儿乱子,很快就能解决,还掀不起什么风波来。

    果不其然,那人没嚷嚷几句,混乱就平息下去。这边船上的修士虽也议论纷纷,但也没有哪个真的响应。

    而此时,大约是看余慈太过清闲,旁边有人捺不住好奇心,凑过来自我介绍:“余先生,冒昧打扰,在下白闵,在三环城做点儿小买卖……”

    他话没说完,旁边就有人笑道:“白掌柜,你们随心阁都叫小买卖,让我们这些苦哈哈情何以堪?”

    白闵也笑:“敝人能在三环城站住脚,也是林道长你们的这些朋友的抬爱,就算这样,也是守成而已,着实不敢拿大。”

    “随心阁?”

    余慈还是有点儿惊奇的,要知“白”姓在随心阁是三主姓之一,白闵此人看起来年岁也不是太大,能在北地大城站住脚跟,想来也是有几分本事和背景。他笑眯眯的模样,很有些和气生财的感觉,也很享受这种相互抬举的场面。

    这种人,大概就是天生做商家的料子吧。

    既然搭上了话,白闵也很是热情地为余慈介绍刚刚帮他捧场的人物:“这位林道长,道号双木,莫看他道号起得随意,实是游戏人间的一位奇人,剑艺之精,不在那些大宗门阀的嫡传之下,便是飞魂城夏夫人,也很是称许的。”

    他话音方落,旁边又有人笑道:“白掌柜这回怎么消息不灵通了,难道还不知,双木道兄已经由夏夫人相邀,登堂入室,成了‘三千门客’之一?”

    白闵哎呀一声,连忙恭喜不迭。

    夏夫人最喜延揽各方名家,所谓“门下三千客”,医星卜相,无所不包,或许失于芜杂,但不可否认,只要能入选其中,确实都是一时之杰。尤其林道人还是以剑艺为进身之阶,在飞魂城的背景下,愈发罕见。

    林道人亦颇有自矜之意,但又要拿出姿态来,便微笑称谢两句,顺着白闵的话题,和余慈说话:“我观余先生风神脱俗,必是大才,我这点儿事情,没的让先生笑话。却不知余先生仙乡何处?”

    余慈也以微笑相应:“我自南国来,唔,算是思定院的吧。”

    此话一出,白闵等人都是面面相觑。思定院,这是哪个宗门?还有,“算是”又是什么意思?

    白闵终究是出身随心阁,对南国之事较为了解,苦思一番,忽有所得:

    莫不是海龙城的那家?可若真是如此,又凭什么让孟都对他另眼相看?

    白闵心中有了把握,却没有声张,免得旁生枝节,引来仇怨,违了生意人的本意。不过和“余先生”交游的心思,不免也有些淡了。

    可他的见识广博,其他人也不差。有个在南国游历多年的修士很快也想了个明白,脱口道:“海龙城的那个思定院?你们院首是海龙城天篆分社的执事吧,叫什么来着……无羽,对不对?”

    周围席上有不少人轻哦一声,随后飘来的眼神就有些变化。

    若是一位散修,能在天篆社里谋得执事之职,也算得上是他人欣羡的对象,绝不比刚才的双木道人来得逊色。

    可是,以一宗之主的身份,担任此职,事实就很明显了:也只有那些意图借用天篆社名头,往自家脸上贴金的小门小户,才会如此吧。

    思定院一门中,还丹修士的数目过了十个没有?

    众修士虽然出身不同,修为也有高下,但在北地三湖这种世间繁华之地行走多年,眼界也是极高的,并不因魔劫的兴起,而受到多少影响。思定院的根底如此之浅,由不得他们不看低几分。

    余慈却是只当没看到,笑应道:“正是无羽院首。”

    “你和那位怎么称呼?”

    “我叫她师姐吧。”余慈随口应了声,也没计算二者间的辈份差别。

    此时就有发现了乐子:“咦?女院首?”

    刚才叫破余慈“来历”的修士笑呵呵地回应:“不止是女的,而且是个美人儿啊,可不比余先生身边这位娘子逊色到哪儿去。”

    一时众人都笑,倒显会场内热闹许多,而“余先生”的真实身份,也就随着笑语迅速扩散。

    人的心思就是这么奇怪。

    当某人维持着神秘姿态之时,人们总有忌惮之心,也无时无刻不想着窥其虚实;而一旦揭了皮下来,不管结果如何,立刻就拿来比较,和自己比、和周围人比、和所知的一切人比。

    最后得出结论,大抵就是“原来是这样”、“不过如此”、“和某某差远了”之类,实在是比不过的,就是“若我在那位上,比他要强出十倍百倍”,诸如此类。

    而且,由于情绪反弹,类似的情绪心思只会变本加厉。

    会场内修士多了一桩有趣的谈资,而作为当事人,余慈当然不会笑。

    无羽和他纵然不是师姐弟关系,却是他的天魔眷属,也可能是他未来的信众,不是拿来被调戏占便宜的,当然更不可能是别人用来污辱他的工具!

    他垂下眼帘,看手中半空的茶杯。

    杯中澄碧的茶水映着灯火、阴影,正如同众修士的七情变化、六欲浊流,光怪陆离,却也尽都在他杯中,由他晃动,生成涡漩,又或翻波起浪。

    如果他乐意,顷刻之间,周围这些人都会遭遇魔染,永沦魔域,无可解脱。

    但他总算明白,为何魔门把魔种分为六欲、精进、超拔、自在等阶,且那般地“挑食”,实在是有些东西,太难下口。

    他同时又明白,为什么罗刹鬼王对人心变化感兴趣,纯论变化繁复,至少还是如烟火一般,挺好看的。

    只是,看多了也会厌倦。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