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轻松玩游戏,免费得Q币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问镜 > 第二十六章 天有二日 月出云海(三)

第二十六章 天有二日 月出云海(三)

书名:问镜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减肥专家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刺耳的示警之音,是给大部分人油煎般惶惑的情绪上,再投进一颗火星,当即就轰声爆燃,还留在上层甲板上的客人,至少有三分之二本能地就要退走,只是受到烟霞岚光障的限制,想离开是要完成交易之后,又或者向船上提出申请才行,一行人急得心尖儿冒火,对着高台便骂:

    “什么时候了,开着烟霞云光障是给大伙儿收尸吗?”

    几位强者之间的冲突变化,何其快捷,便在骂声起时,武元辰踢翻云座,身外魔影化钟,正是神通发动之兆。人们都以为他要动手,哪知下一刻,烟障轰然摇动,被强行撕开一个口子,武元辰就那么化虹而飞,离开三宝船范围,直撞入翻涌的劫云中。

    对大劫法宗师来说,区区烟霞岚光障,实在起不到什么效果。

    “武元辰都跑了?”

    “你娘的随心阁真是扶强锄弱啊!”

    “还不快快打开,放我们出去!”

    下方骂声不绝,像白闵这样的随心阁中人,都脸上变色,往高台上看去,可一贯机警决断的沈婉,却像是被眼前的局面惊呆了,别说第一时间做出反应,便是在这汹涌如潮的骂声中,都没有动弹的意思。

    “麻烦了。”

    万飞罗喃喃感叹,那些蝼蚁之辈的喧嚣,他才懒得理会,烟霞岚光障也根本困不住他,他之所以感叹,是针对武元辰!

    武元辰闯出烟障,钻入劫云,看起来是逃走的架势,可明眼人都知道,像他这样专精神意攻伐之术的强者,拉开距离,隐匿身形,反而是大干一场的兆头。

    其实之前万飞罗本能还想锁定对方去向来着,可半途就有强横神意轰来,将那份感应切断,且余波不止,险些就挫伤他的神魂。

    这魔头果然不可力敌,可怎么突然就打起来了?

    眉头锁起,万飞罗叫了声“紫梧兄”,他知道游紫梧一直与武元辰对峙,要搞清楚局面,没有比直接询问游紫梧更迅速的了。

    然而,游紫梧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应。

    万飞罗心头一激,扭头看去,却见游紫梧身外八角宝幢凝定,其上身形面目竟是模糊起来,层层烟气幻影之后,所见所得再难确认。

    似有一人,行云登霄,遨游九天之上;又似一国,江山万里,囊括八荒**。

    那层层变幻,无有穷尽的奥妙,险些就让他拔不出眼来。

    万飞罗张了张口,欲待再问,却有意念透入,给他最新的指示。

    他心神凛然,当即领命,身上烟云缭绕,闪没无踪,再现身时,已经到了三宝船之外。

    这时候,他长长吐了口气,虽说同行之初,就有觉悟,可当真踏入漩涡之前,不免有些感慨,更多的还是疑惑:

    怎么冲突的双方,就变成了游紫梧和余慈?

    “又走了一个!”

    看到万飞罗遁走,云座之下,诸多被防护法阵困住的修士,当真要爆炸了。

    本来还定神观察局面的孟都公子,此时也微有变色:“两位先生,我们当早做打算。”

    八极宗来的可不只他一人,船上还有一些同门、侍从安置在他处,如果真的掀起大战,若云座之上多几个参战的,那部分人损折的可能性极大,他自身也不怎么保险。

    天角先生叹道:“那位沈掌柜不知是做何考虑,当前,要她关闭法阵才是正理。”

    “不,这样正好。”

    “唔?”

    孟都公子和天角先生齐齐扭头,却发现余慈的面目莫名变得模糊,明明近在咫尺,却似雾里看花,又像是拉开了漫长的距离。

    “余先生!”孟都公子大喝。

    余慈却向他们拱拱手:“让二位受惊了,一会儿再行赔罪。”

    话音方落,两人眼前就是一花,奇妙的光暗变幻,让他们不自觉眯起了眼睛,饶是如此,仍有某种“久违了”的光线射入瞳孔,并带来了相应的温度。

    那是……阳光吗?

    作为能够登临外域的步虚修士,二人并不像困居在地面上的亿万黎民一般,长年累月不见阳光,然而这种光线,不同于高空几乎全无遮拦的眩目强光,而是经过了天地间多层过滤,才最终形成的,最适合人们的柔暖之光。

    抬头上看,果然碧空如洗,骄阳行天,然而他们虽还在三宝船上,周围却已不是茫茫云海,也没了那剑拔弩张的氛围,船下是水光潋滟的湖面,远方是墨点般的岛屿,还有几只水鸟,咕咕飞过。

    刚刚还在叫嚣的一众修士也都反应过来,纷纷哑然:幻境?

    可这吞吐的天地元气是怎么回事?其清新纯净之处,远远胜过这些年受劫力污染的真界所有。

    正莫名惊诧之际,有人发一声笑,便在众修士纷纷循声回头之时,锵声剑鸣,锋芒切过,众人心中某个区域陡然一空,然后扩大,诸多念头蓦然中断,就那么软倒在地,陷入昏迷。

    “真险哪!”

    刹那间就只剩廖廖几个人影,立于云海之上,什么烟霞云障,浮空巨舰都如泡影般消失。作为仅有数人中的一员,余慈拍拍衣袍,长出口气:

    就在刚才,心内虚空急剧扩张,人间界显化,硬是将偌大的移山云舟整个地吞没进去,使一众修士免遭池鱼之殃。

    这不只是保护弱者,也是隔绝了情绪神通的作用。余慈很明白,暂时而言,在这门神通上,他无论如何也无法与罗刹鬼王相提并论,与其看着众修士为幻术所算,成为不稳定的因素,不如釜底抽薪。

    事实证明,他做的很对,船上包括上层甲板一众步虚修士在内,上千号人,都已经中了罗刹鬼王的情绪神通而不知知,还好他及时虚空隔离,又斩灭了众人生发的情绪,否则为人所用,还真是麻烦。

    还有十来位长生中人,大部分自成界域,两相排斥,是轻易收摄不进去的,余慈也就不费那个力气了。

    毕竟吞掉亿万斤计的移山云舟,也不是太轻松的活计。便是此时,身外虚空亦是荡漾不休,迭生重影,那正是两处虚空对接、交换的余波。

    就在这荡漾的虚空外围,张天吉等长生中人凭虚而立,呆呆地看向这边,却没有什么反应,茫茫云海之上,尽是沉默。(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