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轻松玩游戏,免费得Q币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问镜 > 第40章 鱼龙

第40章 鱼龙

书名:问镜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减肥专家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第40章 鱼龙

    余慈真切感受到了还丹修士的怒火,然而,这还是无法彻底阻挡他。即使是目不视物,即使是身无定处,他依旧可以振动喉咙,清晰声:“于观主,请开价!”

    血光夕阳忽地散去,仿佛万斤重负一举移开,陡然的轻重转换,让余慈的身子晃了晃,也仅是晃了晃,便继续站亭外,目光的焦点重定老道脸上,似乎刚刚只是略微闪神而已。

    至始至终,他的视线都没落到金焕身上。至于已经迫到他身边,几乎要出手的陆大管事,被他彻底无视。

    他还没到极限!

    以金焕的修为境界,照理说能对余慈形成绝对压制,但那是建立精神、肉身全面落差的基础上的。而现,余慈虽说与金焕还丹顶峰的境界有一段难以弥补的距离。可是他体内氤氲弥漫的,却是精纯正宗的“先天一气”,或仍比不过金焕的火候,却也没有质的差距!

    他不知道金焕现脸色如何,眼前的老道倒是若有所思。稍停,老道开了口:“‘乙木聚灵汤’乃是我离尘宗的独门配方,特转于白日府,以提纯药草,一切从此汤得来的鱼龙草,都应是白日府所有,若是他人拿来交易,本宗不收!”

    这个回应当真是很给白日府面子,不提金焕,亭外陆扬露出微笑,再向前一步,便是两个年轻人也反应过来,磨拳擦掌,准备给这欠抽的道士一个永世难忘的教训。

    余慈却神色不动,自顾自地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石盒,单掌托起,伸向前方。陆扬本要动手拿他,却没想到余慈突然用出这么一个动作,倒像是自己要上前夺走人家的东西一样,一时有些愣神。

    这个空当,余慈又开了口:“此十三株鱼龙草,乃是我天裂谷深处,费心耗力,从崖壁挖出来,天生天养,与白日府何干?”

    “哦?”老道白眉轩动,真的惊讶起来:“不是催化,是天然生成?”

    余慈咧嘴一笑:“如假包换!”

    老道士看似浑浊的老眼扫来,略一点头,也不管旁边金焕的脸色,点头道:“若真是天生天养,自然是开得起价……拿来我看!”

    余慈迈步上前,这一举步,他才现,要抵住还丹修士的怒火,也不是想象的那么容易。他的体力已经刚才的一瞬间几乎全部榨干,眼下近乎虚脱,踩着脚下的碎石小径,也像踩着棉花一样,落不到实地上。

    他的底细瞒不过人,后面两个年轻人便满心地盼他出丑。余慈本人却不以为意,他深吸口气,就这么从陆扬身边走过,陆扬只需举手一掌,便能要他的性命,可是这一掌也始终没有拍下去。

    余慈进了亭子,犹自记得向旁边的金焕颔示意,就像山道上、入观时那样。金焕冷冷扫他一眼,径直垂目内守,不给任何回应,也不让人看到他的表情,不过,小亭周围的温又是提升。

    再笑了一下,余慈向老道行礼后,将石盒摆桌上,与另外两个盒子并列。

    盒子打开,余慈清楚感觉到,四道金蛇电火般的目光打过,然后他也望里看,下一刻,亭的空气完全凝住。

    石盒内,空空如也。

    没有余慈所说的十三株鱼龙草,甚至连路边的杂草都不见一根!这一刻,余慈的脑子也像盒子里一样,一片空白。

    “嘿!”

    这是金焕笑,只笑了这一声,亭子内外的温便又向上提了一个层级。余慈眼,周围的空气已经被高温扭曲,也许就下一刻,对方便会亲自出手,扭掉他的脑袋。

    余慈忽然就清醒过来,他不知道为什么石盒的鱼龙草会不翼而飞,也绝没有想到自己会陷入到这样的绝境,不过,这一切都没有让他的思维停止运转。事情落到这步田地,再后悔或是考虑后果都没了意义,他只是转脸去看金焕,盯着这位控制绝壁城余年的豪雄,心计算:

    如果突然拔剑,死之前,能不能这厮脸上划一道下来?

    便这时,有人耳边惊叹:“道虫!”

    余慈猛地扭头,却见那老道慢慢站了起来,眼睛盯着石盒,全神贯注的模样,让人禁不住随着他的目光一起看过去。

    亭子内外温骤降。

    余慈的视线抵石盒,他看到了,盒底与内壁形成的夹角缝隙,一条细如丝的虫子藏那里,摇头摆尾,慢慢地又从阴影游出来,像是一条过份纤细的蚯蚓,盒底蠕动。

    这虫子似乎很是享受众人投注它身上的视线,又或者觉得狭小的盒子太过局促,再晃了下看不出头尾的身躯,便驾着一阵刚吹进亭子里的微风,飘浮起来,虚空游动。

    “鱼龙!”老道被雪白胡须掩盖的唇齿间,又挤出两个字,却和先前的不同。

    老道再次开口的瞬间,金焕视线转移,定他脸上。眼神之凌厉,不比对上余慈那回稍减半分。

    老道却似是全无所觉,他的目光盯浮游的虫子身上,好一会儿,才转向余慈,问道:“后生,这鱼龙可卖么?”

    余慈压住失而复得的兴奋,还有药草变虫的荒谬感,沉住了气,点头道:“自然是卖的,不知沽价几何?”

    老道微笑着伸出三根手指:“三功!”

    余慈心猛地一涨,前所未有的轻松感觉蔓延全身。但他没来得及回应,亭外便有人忍不住叫了起来。

    叫喊的人是金川,年轻人养尊处优,乍遇变故,火气大一些是正常:“怎么可能,我白日府辛辛苦苦十余年积攒下来的,还没有这一条虫子来得多?莫不是你……”

    “包庇”两个字未出,金焕便冷冷扫来一眼,把他后话截断。

    “这就是你对仙长说话的口气?跪下!”

    金川怕的就是亭这位叔爷爷,当下一声不吭,跪地上。前面的陆扬赶紧让开,旁边的匡言启也退开一些,一时半会儿都不敢求情。

    金焕并不想把精力浪费这旁生枝节上,待金川跪地,他便直接把年轻人丢一边,目光再移回去,沉声道:“于师兄,你慧眼独具,我向来是佩服的,不过,此事事关我白日府与贵宗的‘专办’之权,我势必要问个明白!”

    说是要“问”,但那姿态,前面大概还要加个“审”字。

    老道毫不意:“自然要给金府主一个明白。”

    说罢便转向余慈这边,笑道:“很久没有见到拿住‘鱼龙’的年轻人了,就算是取了巧,也不简单……请坐。”

    余慈的心情早已调适过来,看着老道和金焕言语交锋,倒是兴趣盎然。老道让他坐下,他也不客气,举手一礼之后,便坐桌前石凳上,非常自然地侧过半身,与老道脸面相对,卖了个后脑勺给金大府主。

    亭外的陆扬等人为之瞠目。

    余慈才不管那些,他为人处事的信条便是:既然已把人得罪了,且没有转圜的余地,那么直接得罪到死便是。反正现让步,也不会让金大府主善心饶过他。

    入座之后,他再一拱手:“请于观主明示。”

    这是把金焕的说辞给抢了,余慈背后便是一烫,但他毫不以为意,似乎已经将后面那个举手可置他于死地的还丹修士遗忘干净。

    老道见他这般作派,混浊老眼倒也弯了一下,随后抚须笑道:

    “金府主,山门转给你‘乙木聚灵汤’时,也曾说起过这鱼龙之事。大概隔了许多年,记忆模糊了?”

    这话像是给金焕台阶下,但话里讽刺的意味儿似乎多一些。

    金焕倒也能稳得住,只道:“或是事务繁忙,记不得了,师兄再提点一回也是好的。”

    老道看他一眼,忽地叹息一声,道:“也好,我便再说一回。”

    也许是余慈理解错了,老道语气,针对金大府主,似乎多的是感慨和……惋惜?

    老道的心思谁也猜不透,他真的就那么从头说起,务求详:

    “要说鱼龙,必须要说回到虾须草。天地万物,禀气所生,物有物性。而那天裂谷,沟通两界,诸气相激,内里草木鸟兽,大都具备不可思议的特性,虾须草便是一例。此草根须特异,难以吸收地气以自活,必须寄生树木之上,然而长成之后,却也因为特异的根须,对同类特别敏感,往往吸食同类生气以自肥。吸食到了一定程,虾须草便也脱胎换骨,成了鱼龙草,至此价值大增。

    “而那鱼龙草成形之后,受先天禀性影响,同样吸食同类生气,慢慢转换质性,当其再一次脱胎换骨的时候,便由草木之灵,转化为血肉之灵……这是一次无以伦比的进化,类似于破茧成蝶,又远远超越,至此,鱼龙草化为鱼龙,脱离了草木的限制,悠游于天地之间,吸纳万物精血灵气,自然生成,寿纪无穷。虽然本身力量不大,却也天地间难得的灵物!

    人们的视线虚空汇聚,焦点便是那个仍自游动得不亦乐乎的虫子。场的都是眼力高明之辈,均能看出来,这虫子虽是纤细如丝,但身上细密鳞片花纹,挥洒着生命的光泽,无论如何都看不出来,这竟然是由十三株药草转化过来的。

    “传说,当此鱼龙吞噬够了同类,又寻了某个契机,真可能跃冲龙门,化为天龙之身,乘云遨游四海……当然,那也仅仅是个传说罢了。”

    老道徐徐说话,不急不缓,自有一种打入人心的感染力。余慈便不自觉意游天外,想象那草木化为血肉、再跃升真龙的过程,会是怎样的神奇。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