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轻松玩游戏,免费得Q币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问镜 > 第90章 符规

第90章 符规

书名:问镜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减肥专家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第90章 符规

    “机缘?”

    余慈先想到的是外门弟子一事,不过看宝光的态,却又不像。

    还好,小道士没有吊人胃口的意思,直接便道:

    “明日山门解良解师叔到观授课。师傅说,此类课程虽不直指大道,却也讲授一些实用的杂学。你精擅符法,恰好解师叔也是此道大家,师傅的意思,你不妨前去旁听,说不定会有些体会。”

    余慈奇道:“观主的意思?”

    见余慈还不怎么明白其的道理,宝光都替他着急:“你不知道这机会有多难得。解师叔是宗门内排名前三的符法大家,他那一辈,是屈一指,且又兼通多门,平日里都山门内修行,从来没有到观讲过课。这次来了,也只是说要精通符法的弟子去听讲,我都没资格进殿旁听。这样的机会,你万万不能错过了。”

    “怎么会错过?”

    余慈只是想别的事:要知这是十天来,于舟次对他有所要求,不论如何,这都是一个好兆头。

    他决没有拒绝的道理,当下一口答应。

    第二天一大早,余慈就来到止心观院的显德殿,按着宝光所说,每隔一段时间,都有一位离尘宗的内门仙师到此讲学,顺带掘可堪造就的美质良材,带到山门修行。当然,前者是年年月月都有可能,后者就是凤毛麟角,稀罕得很了,几十年都未必出现一回。

    踏入显德殿,这里早早就排好了二十几个蒲团,分两边排列。大多都有人坐着,余慈殿外稍一打量,便迈步进去,不过,他总得里面有两人的面孔颇为熟悉。

    等迈步进来,他“唔”了一声,终于记起来了。

    原来真的见过。

    左侧前,两个年轻人锦袍玉带,俗家打扮,与大殿的道士群体格格不入,刺眼得很,偏又占据了好的位置,难得他二人也能安之若素,倒让余慈有些佩服。

    金川,匡言启。

    这两个白日府倾力培养的后起之秀,不是到离尘宗山门修行去了吗?这才几个月,修行就结束了?

    看到这二位,余慈不免好笑。上次见面,他与白日府之间,还只称得上是龃龉不和,而如今再见面,却已经是深仇大恨了。

    当然,这一点他并不意。

    余慈来得晚,轮不着好位子,倒是进门的时候颇为显眼,被昂四顾的匡言启现。两人目光对上,余慈勾起嘴角,匡言启一愣,回肘撞了下同伴,金川抬眼,而此时,余慈已经低头去找位置,直接把二人忽视掉了。

    两个年轻人脸色都不好看,可这个时候,殿诸人翘以盼的宗门仙长正从侧殿转出来,一下子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余慈靠近殿门处找到了位子,盘膝坐好后,也抬眼打量。

    转出来的是一个身量瘦高的道士,昨日听过宝光介绍,此人名叫解良,乃是山门排名前二十的高手,已经进入那传说的步虚境界,可以踏空蹈虚,飞行绝迹。

    其实余慈对步虚修士还缺乏直观的印象。

    按照叶途的理论,步虚境界是“羽化脱蜕”之始,从此境界起,修士超越还丹水准,已经可以不依靠外物,遨游于天际,到火候深处,甚至可以飞至霄云外,去那无边广大的“天外域”接引天地至清至纯的“玄真之英”,淬炼“真形”。

    而所谓“真形”,也就是修士长生不灭的肉身基础,淬炼完满,便可打破时间和衰老的捆缚,驻颜长青,甚至万劫不坏的地步。

    这个境界上,步虚修士的神魂层次,也由“阴神”向“阳神”转化。但这一点,叶途所的宗门并不看重,所以也就语焉不详。

    此时,余慈对步虚修士的印象也仅有两个:飞行绝迹、真形法体,仅此而已。

    当然,天裂谷下见到的鬼兽与那双头四臂的妖魔,看起来也有步虚的层次,但妖魔与修士毕竟不同,没有什么可比性此时此刻,看着这位解良仙长,余慈还是很难将心的印象具现化。一时间,余慈甚至想开启照神图,看看那上面,又会是个什么情形。

    仅以目见,这位解仙长和传说的仙家高人相去甚远。其人面目平板木讷,一看便是平日里少言寡语,不苟言笑之辈,余慈不会以貌取人,认为来者名不符实,却担心以此人的性情,口才怕不怎么便捷,纵是心有千般道法玄奥,也难以形之于口。

    便这种心思之下,解良开口说话:“今日我讲符法。”

    语音干涩,几乎全无起伏,还带着一些地方口音。不过,长辈仙师的威严还是让殿一下子静寂下去,人们的呼吸也不自觉变得细了。

    哪知他下一句话便是:“不谙符法、平日用符不超过五个的出去,强留无益。”

    余慈为之愕然,金川和匡言启的表情也差不多。不过其他人,无论是外室弟子还是挂单道士,都很是乖觉,当下便有七八个人站起来,向解良行礼后,陆续步出大殿,殿堂内一下子空旷许多。

    余慈想了想,干脆上前,就近找了个蒲团坐下,除了金川二人剜来两眼,也没人管他。

    解良眉目低垂,神色冷淡。等殿内恢复平静,他再次开口,语调依旧:“画符的心法,紧要的便是三条,尔等记好:

    “符箓,布精气、书图象以通神者也。

    “气通天真,独具其神,可为符。

    “窍窍相通而灵光焕然,符成矣。”

    毫无起伏地列出三句话,解仙长便又停了下来,似乎是留给众人思考的时间。

    余慈听得入神。这三句话,他并不陌生。

    《上清聚玄星枢秘授符经》的全书总纲内,便有此言论,几乎一字不差。但之前可没有人会把这三句话单独抽出来,并以这种秩序排列。

    便是余慈基础再差,也能听出来,这三句话,分明是以一种递进的关系排列,使得本来模糊的含义变得清晰起来。三句,第一句是说“何者为符”,第二句是说“符之关键何处”,而第三句则是谈及“应该如何画符”。

    明白了这个,余慈的思维便有些散。《上清聚玄星枢秘授符经》那些熟极而流的句子,一个个的好像都活了过来,眼前飞舞,但事实上是围绕着那三句话,重排列。

    这是一个非常奇妙的字和思维重组的过程。

    是的,对余慈来说,那三个“论符”的句子,真正的价值不其本身,而于它们体现出来的鲜明的层次性,以及简明扼要、提纲挈领的作用。

    有了这三句话,《上清聚玄星枢秘授符经》总纲洋洋洒洒近千言,便不再是诘屈聱牙、似是而非的生僻字词,而是一层层、一段段可以寻到其内部源流的绝妙章。

    “高人啊!”

    余慈再看解良的眼神,已是彻底不同了。

    他努力竖起耳朵,争取把此人的每一句话都记心里。现他已经后悔,没有拿纸笔过来,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天知道这一整天的课程之后,他会漏掉哪些重要的信息。

    然而很不幸的,事情接下来就起了变化,说完这字字珠玑的三句话后,事态分明是向着余慈先前设想的糟糕情况倾斜过去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解良简单就此三句话挥了一下,辞采平平,这还可以忍受,但阐述完毕后,他话锋一转,却以“通神”二字为主题,说起了修炼符法的清规戒律!

    也许解大仙长确实是肚子里有料的,他说的都是很明白的道理。那些“符法通神,当有虔诚之心”之类的言论,确实是很值得深思,可是他显然不明白,下面这些修士,想知道的究竟是什么。

    又或者,他知道,但就是不说?

    不管怎样,整整一上午宝贵的时间就这么用掉了。

    这段时间内,殿修士听到的,全部都是清心明德、避离污秽、纯净灵引之类的句子,这些东西又何必他讲,一本粗浅的符书上,都写得明明白白。当然,余慈从来都是看过就算,也没有刻意践行过,却也不见他画的符有什么问题余慈初时还听上几句,后面就一直脑整理《上清聚玄星枢秘授符经》的总纲。而距离解大仙长近的两个年轻人,为了保证将自己优秀的一面展示给仙长看,腰背依然挺直,面目严肃,然而那眼神怎么看怎么呆滞。

    就余慈因为这一整天都要这样过去而叹息的时候,忽有一段话,流入耳:

    “天地自然,万物人心,都离不开一个‘理’字。这个‘理’不是法理、不是物理、不是心理,而是抛开一切具象,斩却一切缀饰的纯粹之物。天地得‘理’而存、自然得‘理’而运、万物得‘理’而生,人心得‘理’而纯。我所言之一切清规戒律,非是限制尔等之桎梏,而是近于这纯粹之理的标准。所为者,无非是要尔等由模仿而至纯熟,由纯熟终至于纯净无疵……戒律之义,其了。”

    这话里有话啊!

    余慈先是以为解大仙长因授课效果不佳,话里带刺,但细想一回,又觉得这段话实是很有些味道。尤其那个“抛开一切具象,斩却一切缀饰”的形容,隐约还有点儿熟悉。再想想,这岂不是与他昨天心湖漫溢、与外界天地沟涌信息之时的某些感觉极其相似?

    他心头一跳,竟是脱口问道:“纯粹之‘理’,可由神魂感应得来?”

    此言一出,包括解良内,满殿的修士齐齐看来,前面金川和匡言启的眼神,像是看一个疯子。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