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轻松玩游戏,免费得Q币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问镜 > 第99章 交友

第99章 交友

书名:问镜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减肥专家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第99章 交友

    后面,匡言启抢上一步,急道:“梦师姐见谅,余师兄之事,关涉金师弟家人,里面情形复杂……”

    期间,他暗力,打醒了金川。两人总算还有点儿默契,金川回神,恰赶上匡言启的话尾,此时他再不敢砌词狡辩,知道眼前这位朴素的女修面前,假话说得越多,结果越严重,只能垂头丧气地认了:“梦师姐,是我的错处。是我头脑热,牵强附会,和余师兄为难。”

    他话里还有保留,不过说到此处,事情也差不多清楚了。梦微注目过去,半晌方道:“金师弟是走同德堂的路子,到山门修行来的,也算不得宗门弟子,但山门一日,就要遵守山门的戒律,才算是一个修行的样子。因私废公,构陷他人,都是恶犯,我不能轻易下结论,当报备戒律院,等回山后再行处置。金师弟可有异议?”

    这时候,金川除了摇头,还能做什么?

    如此情形下,金川和匡言启再留着已经没意思了,两人对视一眼,向场几人行了一礼,仓皇离开。

    宝光“哈”地一声笑起来,但等梦微转身,又忙闭嘴,做一本正经状。

    梦微看他一眼,唇边倒似笑,不过看向李佑时,又有不同:“李佑师兄,他二人如此,你也有失察之过。”

    李佑仰天长叹,终于举手告饶:“好好,我回山之后,多领一桩罪过也没什么。那两个小子……”

    他是想抱怨两句,但很快就梦微的目光下闭了嘴,免去一场罪过。

    余慈和宝光都笑。不过,余慈除了看得有趣,也很好奇,这位梦师姐的言行确实有理有节,但也不至于让李佑等人畏之如虎。而且,他想知道,刚才李佑介绍时,那硬吞下去的信息又是什么。

    似乎,宝光知情,也很意?

    余慈想着是不是抽个时间问一下宝光,也此时,振翅声又起,一只鸟儿朴楞楞地从林飞出来。林梢之上的时候,还是喜鹊形象,但飞到众人头顶,又变成了一只山雀,喳喳叫嚷,甚是欢快。

    这回轮到宝光惊奇了:“水相鸟!”

    呼声,水相鸟已经扑到了梦微身前,施展出它当空悬停的功夫,似乎要和女冠继续之前的节目。不过这一回,梦微没有再逗弄它,只是伸手轻拍鸟儿的头颅,又横起手臂,水相鸟便非常乖巧地落上面,偏着脑袋看过来。不过直到这时,它对余慈和宝光的眼神还有些不善。

    “哎哎,这不就是……”

    论对水相鸟的印象,宝光可比余慈要深刻得多,但也因为太深刻了,一时激动,“就是”这两个字连说了七八遍,还吐不出后面的话来。

    “就是那只!”余慈帮了他一把。

    “对,就是那只!就是我和余师兄南霜湖抓到的那只,宗门里肯定没有第二只水相鸟!”

    说这话的时候,宝光还不自觉地摸着脸,那鸟爪子留下的伤痕似乎还隐隐作痛呢。不过,这一切都抵不过巧合带来的惊喜:

    “原来要这只鸟儿的,是梦师姐!”

    梦微也惊讶,她的视线余慈和宝光的脸上转了一圈儿,随后浅浅而笑,那一抹亮色,便是朴素的道袍法冠,也遮掩不住:

    “原来是余道友和宝光师弟。同德堂上,我列出善功消息不过数日,便得了这鸟儿,让我也很吃惊呢,此谢过。”

    说着,她轻施一礼。宝光连道“应该的”,说了几声,才记得要还礼,又是手忙脚乱。

    余慈却没有这么僵化,只是略欠了欠身,同时看她笑容,觉得极是赏心悦目。

    女冠并没有因为出身戒律部,便刻意保持严肃庄重的姿态,该笑便笑,毫不做作,前面一言一行也都是合乎情理法,令人心折。也无怪乎李佑称她为戒律部的第一流人物,现看来,是很恰当的。

    不过,刚刚还大力夸赞的李佑,此时却是有了大现,他凑过身来,圆脸上挤眉弄眼:

    “梦师妹,你这戒律部的高徒,竟畜养生灵,以为玩物,不知是犯了哪条戒律哪?”

    女冠看他一眼,垂眸道:“宗门戒律,并无不可畜养生灵一说。”

    李佑难得找了一个因由,哪能轻易放过,忙大力摇头:“不对不对,要我说,戒律部那几部戒律清规,洋洋洒洒上千条、数万字,限得人几乎要成提线木偶一般,怎么会允许你这不务正业的做法?”

    梦微被他纠缠,也不生气,只淡淡道:“提线木偶如何修道?李师兄说笑了。”

    李佑继续抬杠:“左一条清规,右一条戒律,一层层捆上来,不是提线木偶又是什么?”

    “戒律之于修行,从不是束缚手脚,只是规范矫正修道人偏移的心性,使其见真性、明真意,合道含真。若是真的心地光明,德充道极,于行走坐卧之间,早已是无戒可说,无律可持。即‘戒无不戒,不戒乃戒,戒无所戒,乃为真戒’是也。”

    梦微说至此处,目注李佑,轻声道:“若是真的触犯戒律,不妨扪心自问,自家道心可是坚定、言行根源于何等心思、是否真的没有被私心好恶左右,这一点,李师兄是比我清楚的了。”

    李佑面色尴尬,显然是说不过她,梦微也不为已甚,她手臂微挑,水相鸟当即展翅飞翔,远去高空,这时她道:

    “这水相鸟也不是我要的,而是为朋友代购。”

    “呃,这水相鸟还要送出去吗?”

    经由这么一回失而复得的反复,宝光倒有些舍不得了,他问了一句:“谁呀?”

    梦微回应:“是万象宗的慕容师姐。”

    “万象宗?”

    “慕容师姐?”

    这两个名号无论是对宝光还是余慈,都很陌生。倒是一旁的李佑叫了起来:

    “慕容,哪个慕容?慕容轻烟?”

    余慈瞥去一眼,觉得李佑脸上表情非常震惊,不是先前那种逗乐取笑的夸张表现,而是真的给震住了。而获得了梦微的肯定回应之后,他脸上的表情几乎就呆滞掉了:

    “梦师妹,以你的性子,怎么和她交了朋友?”

    梦微听出他话里的意思,微皱眉头,没有说话。然而李佑却紧赶上来:“梦师妹,你是不是不知道,洗玉盟那边,慕容那女人,可是出了名的……”

    说了半截,忽地不知该用什么词来形容,窒了一下,才续道:“是出了名的厉害!万象宗都快装不下她这尊大菩萨了,她什么时候又和你搭上线的?”

    梦微摇头道:“李佑师兄,背后不言人阴私!”

    每当她指名道姓,便是说人触犯了戒律,但这时候,李佑却是硬了起来:“我说的是事实好不好,洗玉盟那边,谁不知道这女人的手段。一个普通宗门弟子,靠着认干哥、拜义母,改换家姓,一跃成为宗门领袖,这是不是事实?

    “她一个人还不算,万象宗她手里,就成了墙上的茅草,随风两边倒,越倒越不得了,这难道不是真的?梦师妹,你常山门,难得出山游历一次,见识还浅,可不要被人骗了……”

    相较于李佑,梦微显然为冷静,她没有和李佑争论,只道:“我与人结交,自有我的看法。”

    李佑还想再说,另一边,余慈给宝光使了眼色。经过昨夜的磨合,两人的默契又上了一个台阶,当下宝光便叫道:“你们说点儿能让人听懂的事情好不好?我和余师兄都这儿呢。”

    这话只有他能说,效果本也不错,但接下来,小道士的好奇心占了上风,随口道了一声:“那个慕容轻烟,真的那么……吗?”

    看到梦微一旁,小道士终究不敢说得太直,把话给含糊过去,可是这么一来,前面刚打的岔,岂不又转回去了?

    余慈翻了个白眼,眼看李佑又给引起了话头,止心观内却响起了钟声。那是观道士午课结束的标志。

    李佑本还想再说,但悠悠余音里,他好像记起了什么事,愣了愣,忽然看向宝光:“对了,你是不是说,于师叔让我午课前去找他?”

    宝光也傻了眼:“我说了吗?”

    两人面面相觑。显然,因为金川这一档子事,他们把于舟的吩咐忘了个干净。

    宝光大叫一声,连掐印诀,召唤鬼纱云下来,李佑脸皮比他厚,既然已经晚了,挠头之后也就笑起来。这时候再说那个慕容轻烟,就不合适了,等鬼纱云降到合适的高,他挟着宝光直接跳上去。坐云上,他却还不死心,回头问梦微:

    “那慕容轻烟怎么过来?”

    梦微沉吟一下,还是告诉了他:“乘移山云舟到此。”

    “移山云舟,也就是这两天了。唔,奇怪了,那女人虽无宗主之名,却有宗主之实,怎么有空耗上一年半载的时间,往这边来的?”

    又看下梦微,女冠没有理他。

    李佑嘿了一声,再和余慈打了个招呼,和宝光一起驾云而去,云端犹自传来他的叫声:

    “若她来了,师妹和我打声招呼,那位大名鼎鼎的‘洗玉飞烟’,我必然是要好好见识一回的!”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