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轻松玩游戏,免费得Q币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问镜 > 第306章 有缘

第306章 有缘

书名:问镜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减肥专家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第306章 有缘

    当铁阑将那五个字吐出来的时候,座的十个修士,只要是知道底细的,脑都是一片眩晕。

    不管是高傲的夏伯阳、圆滑的布嵯、清冷的帝天罗,还有身边一直沉默的香奴,都不能免俗,有那么一瞬间,都露出呆怔的表情,然后一个个眼便都燃起了火!

    “斩雷辟劫令?”

    比起这些人,余慈的反应稍慢,当他把这五个字消化的时候,眼睛也不由亮了起来。

    剑园之所以有汇集天下剑修的力量,便于它莫测的机缘,这机缘总有一些极其丰厚的报偿。前辈剑修的上品剑器、剑诀自然是其的主要元素,但数劫以来,总还有比这些来得珍奇的宝物的传说,口口相传,直至今日。

    斩雷辟劫令就是其顶尖的一类。

    “斩雷辟劫”一词本出自《上真霄飞仙剑经》《斩雷辟劫篇》一部,是论剑轩顶级的渡劫秘法,剑修可恃之斩劫雷,劈邪妄,证道长生。而论剑轩的修士别出蹊径,将这样一道可斩破天劫的剑意封入令牌之,使原本平常的令牌,立成稀世奇珍。

    剑园形成后的五劫时间里,斩雷辟邪令共出现两次,也将这件宝物的异处呈现人们眼前:

    不管是谁,只要手持这枚斩雷辟邪令,便有一次可辟天劫的机会要知道,天劫是修士证道长生时,无论如何都绕不过去的坎儿。步虚升真人、真人至劫法、劫法成地仙,这“长生三难”难就难劫数二字。

    尤其是从步虚境界一步迈出,成为长生久视之真人,是修士一生头一回接触天劫,往往都有误判,此关卡含恨而终的修士,不知凡几。而若有斩雷辟邪令手,仗恃那斩劫剑意,这一处劫数便可安然过。

    至于后面小劫法、大劫法乃至地仙所承受的天劫,其实也是修士提升自己修为的捷径,用斩雷辟邪令就有不太适宜,可谁没有个眯眼打盹儿的时候?万一渡劫时有什么麻烦,比如生死大仇趁隙来攻,面临两面夹击的窘境,斩雷辟邪令就可以派上大用场,这是真正的救命宝物,有它手,便等于多了一条性命,多了一次机会,又有谁能不心动?

    当年,要做成这件宝贝,也要付出绝大的代价。令牌本身能承受斩劫剑意的材质也就罢了,上天入地总能寻来,可要分离出这样一道剑意,所耗元气之巨,便是剑仙一流,也要近千年才能恢复,轻易不会炼制。

    传说,论剑轩鼎盛时期,这“斩雷辟邪令”也只积存了三十枚,平日也不是用来渡劫,而是作为号令之用。一枚斩雷辟邪令出,天下万千剑修景从,如今论剑轩韬光养晦,这“斩雷辟邪令”还能剩几枚?

    不管剩几枚,都轮不到座修士的,所以,这枚就摆眼前的斩雷辟邪令,是拥有无以伦比的诱惑力。

    余慈眼皮急跳几下,看着殿堂内急转直下的气氛,有些挠头。其实这枚斩雷辟邪令,对座顶尖的修士来说,真要挥作用,几十年内也是很难,毕竟他们也只有还丹上阶的水准,间还有步虚三阶的漫长的路程。但像夏伯阳、帝天罗之流,哪个不是对自己充满信心,对他们来说,步虚境界根本不是问题,用到这件宝物,也是早晚的事。

    目光巡逡一圈,余慈已经看到了十几个“势必得”的眼神,再望向主座处,那边那位,又会是什么表情?

    此时,沉剑窟主人终于开口:“姑射神光可精粹还丹、净澈神魂,若运用得法,以之代替域外玄真之英,用以淬体炼神也足够,效用甚至尤有过之;《上真霄飞仙剑经》不必说,诸位也都清楚;还有这斩雷辟劫令……看到这几样东西,倒是想起万年之前,剑仙秘境初开时的妙景了。可惜本座还是力有不逮,否则,嘿嘿……”

    能不能别拿出这种骗鬼的态啊……这一刻,殿堂不知有多少人和余慈一起腹诽,但与之同时,余慈也能够听到,殿堂内十名修士蓦地纷乱起来的心跳,上个心脏一块儿剧烈跳动,足以让偌大的殿堂都微微颤。

    沉剑窟主人的手法堪称拙劣,又或者人家根本就不打算这上面费力气,连点儿起码的掩饰都没有,可纵然理智上已经明白沉剑窟主人的盘算,可当那“剑仙秘境”摆眼前,真正能完全不动心的,又有几个?

    前段时间,北地也有一个“黄泉秘府”的传闻,与沉剑窟主人之说相比,还要缥缈得多,但已经引得四方修士闻风而动,使得原本平稳的北方局势霍然一变,暗流汹涌,几有改天换地之势。

    如今,一个真切、实的消息摆众人面前,他们信是不信?

    忽有长笑声起,震激殿堂:“有趣,听窟主言语,除这些宝物之外,竟然还有剑仙秘境一说,我们可是好奇得很了,不如就请窟主详述如何?”

    大笑之人话有鼓动场之人一块儿起哄的嫌疑,倒像是世俗间的唯恐天下不乱的小痞子,偏偏话正扣着人们心痒处,便引殿一片骚然。还有,这笑声很耳熟……余慈抬眼打量,见是之前打量的几个强势人物,比较不起眼的一位。此人黑袍金纹,穿着颇是华贵,然而头稀少,只懒扎一个髻,又显得颇为随意。笑起来的时候,唇角弯折,莫名地让人觉得不舒服。眉头微皱,他转脸去问香奴:“这人是谁?”

    香奴这边沉默一下,才吐出三个字:“式非。”

    “打杀王?”

    这可是如雷贯耳了。山门就听过此人名号,其人来历神秘,只知出身魔门,独往独来,偏偏和北地多数魔宗分枝,关系都还不错。但让人印象深刻的,还是他动辙喊打喊杀,出手毫不留情,杀孽极重,兴之所至,屠人满门也是寻常事。这样的人物,竟然也能北地三湖区域留连多年,没被正道联合剿杀了,天知道洗玉盟是怎么想的,而此人背景深厚的传言,也是甚嚣尘上。

    只是余慈对此人特别关注,却是因为另一件事:离尘宗修士合力进剑园的时候,就是这家伙,一记乌雷梭,打乱了山门阵形,使余慈和同门失散。余慈还记得这人的笑声,也是像现这样,不招人待见。

    先前布嵯已因为问询之事吃了个闷亏,转眼又有式非这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帮着众人问出来,真要打杀,也是“打杀王”排第一个,甚好,甚好。

    不提殿堂内诸修士的心情有多么复杂,主座的那位都稳如山岳:“诸位都是一时之杰,应知这剑仙秘境,遇有缘者则有,遇无缘者则无。座一一十四人,难道都是有缘者吗?”

    他这话的意思倒也明白,座修为稍差的,脸上便是微微变色。什么有缘无缘都是空话,只有实力高低,才有意义,若硬要辩“缘法”,自然是实力高的“有缘”,其他的滚蛋!

    “那为何还要请这么多人过来?”殿堂许多人都有这个想法。

    “有缘无缘,真要见识了才能知晓。但这也是末节,我等只想知道,剑仙秘境,是否确有其事?若真有秘境这剑园,以往数劫,近两万年时,修行界为何没有听到半点儿风声?”

    这等于是当面置疑了,但式非的瞳孔,却是光芒灼然如火,显出他真正的想法,决非置疑,而是要确认。

    正因为如此,沉剑窟主人半点儿不恼,只笑道:“秘境实为剑园枢,自一万五千年前完全成型后,约五千年一启,吞吐元气,以维持剑园封禁。到如今也不过开启两回。头一回本座恰逢其时,拿了这三件宝物,第二回便因沉眠此而错,如今只是第三回,且前两回都和剑园开启之日相悖,诸位不知风声也正常。不过,若是回溯过往,或许外界当知,那两次秘境启封之后的剑园盛会,修士所得,较平常来得多些?”

    此言一出,像夏伯阳、帝天罗这样出身甚佳的宗门修士便都若有所思,这是他们追溯宗门记载,以印证沉剑窟主人的说法。

    然而主座上那人却不愿再等,又用手指敲敲扶手,各人桌面上摆放的玉板忽地放出光华,微微晕晕,并不刺眼,可是十块汇一起,也是明晃晃的,让殿堂诸修士都吃了一惊。

    再看沉剑窟主人,他眼烟云雾霭飞涌轮转,如另辟世界,望之令人心悸。这异相持续片刻便已止,然后那人便道:

    “先前我请诸位玉板上,解题画符,便是触碰机缘,如今诸位机缘有无,我已知。如此,就请玉板上仍有光晕者留下,其余出殿可也。”

    此言一出,满殿大哗。虽说他们被请来时多少有些不情不愿,可如见了斩雷辟劫令等宝物,又听闻剑仙秘境的消息,便是赶他们走,他们也不愿意了,如何就肯答应?

    “我这沉剑窟,多的是前辈剑修遗泽,尔等无缘之人,能从参悟一二,已是侥天之幸,还此聒噪什么!”

    冷喝声,沉剑窟主人大袖一近,刹时满殿烟云,迷蒙不清,一番声响之后,云自散,再看殿堂之,只余下十余人而已。式非、夏伯阳、帝天罗、帝舍、盘皇三剑、赤阴等人,其。

    余慈案上玉板光晕微微,故而也是稳坐钓鱼台。但心却还寻思:

    行事反覆不定,将秘事曝于人前,这样的家伙,究竟是蠢材,还是别的什么?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