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轻松玩游戏,免费得Q币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问镜 > 第397章 根由

第397章 根由

书名:问镜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减肥专家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第397章 根由

    “当!”

    铁锤重重击打砧石上,夹其间的金属片火星四射,周围汹涌火舌被气浪冲开,满屋光芒乱闪。

    这里是鲁德的铸炼室。此室位于山门一处空旷山巅,以符阵收集太阳真火,加以运化,形成可熔金销铁的高温,以为炼器之用。

    鲁德说要给他答案,却把他带到了这里来。而且随手操起一件没有完成的活计,开始工作。而且还是用这种原始的方法,当当的打铁声不绝于耳。就算明知道鲁德说一是一,决不空言,余慈也不免有些焦躁。

    终于,鲁德打铁的间歇说了一句:“刚刚听你叫了他一声师傅……”

    他是指余慈从宝光嘴里掏话的时候,对于舟的称谓。

    余慈皱皱眉头,没有回应,因为这不是他想听到的东西。

    “其实我早就劝过他,有你这么一个年轻人当弟子,实是挺不错,可惜他那边一直没下,不知道是不好意思呢,还是另有打算。”

    “称呼无所谓。”余慈简短说道。

    “是啊,无所谓。对于舟来说,确实没意义……”

    又是“当”的一声重响,鲁德须皆张,狠狠一锤砸半成形的剑具上,澎湃的灵压席卷整个铸炼室,余慈呼吸为之一窒,便此刻,他听到鲁德这样说:

    “他死了!”

    余慈闷声道:“是虹化!”

    “你还真信?”

    鲁德哈哈大笑,重锤再一次轰砧石上,金铁交鸣的重音直接击打余慈心头:“死了就死了,他这辈子都没这么干脆过!”

    “他至于吗?”

    余慈陡然厉喝,要盖过那一声声重锤的鸣响:“他服了玄真凝虚丹,至少还有一甲子的寿元,他的修为根本已经到了步虚境界,只要勤为炼形铸体,明明还大有可为……”

    “你小子闭嘴!”

    鲁德用大的嗓门压制,余慈住口,但仍毫不示弱地瞪过去。空气因高温而扭曲,却无法对二人的视线产生任何影响。

    末了,却是鲁德先让了一步,他移转目光,甚至不再管余慈,将重锤扔掉,赤手拿起通红的剑具,着脸颊打量,看是否呈现出计划的弧,足以烧熟皮肉的高温,连他的胡子也没烧着。

    余慈的嗓音依旧尖锐:“鲁师伯!”

    “你小子运气不错。我铸剑炼器的时候,心情会变得很好,就不计较你和我大吼大叫了……”

    鲁德视线着剑具延伸出去,指向铸炼室火眼的熊熊金焰,但事实上,他瞳孔没有焦点,宏亮的嗓门也渐渐沉下去:“就是这儿,我才有心情和你说这些话。我喜欢打铁炼器,让火烤着,咣咣当当的,心里舒坦。”

    余慈沉默。

    “谢严专注于剑,练剑的时候,天雷打他都没用;解良只要钻进书本里去,十天半月都未必会抬一次头的;千宝那小子是一看到奇的宝贝,就连亲娘都忘掉……我们都是这样,有个寄托和爱好,有个能钻研下去的东西。你师傅呢?”

    他直接就肯定了这份儿关系,余慈毫无异议。

    鲁德继续往下说:“他的天赋,好得让人嫉妒,修炼宗门难精的化离剑诀,也很轻松,另外还兼修了好几种。长辈就一直说他,不应该到离尘宗来,去论剑轩才合适。

    “可是呢,他不是谢严,练剑对他来说,就是简简单单一件事儿,修行之余的时间,他喜欢四处乱逛,不过我们做什么,他都能凑过来:和我聊聊炼器,火炉边儿看火吹风也没关系;和解良逗嘴,实证部和学理部的纠纷,就够他们吵上几天几夜的;他会和千宝一起闯到蛮山去,就为了抢一件刚刚出世的法器,死一生;和谢严不必说,用剑说话,杀个日月无光……”

    又哈哈笑了两声,鲁德正对余慈道:“我以前就奇怪,他老小子就那么多闲功夫?后来慢慢就明白了,我们喜欢这个、痴迷那个,他呢,就是喜欢和我们这些老兄弟一起,聊聊天,斗斗嘴,打打架,这就是他以之为乐的事情了。嘿,这家伙的爱好与众不同。”

    虽是笑,鲁德笑容殊无喜乐之意。

    “他交游广阔,朋友也不只是我们几个,只是相比之下,和我们谈得来。不过,要说亲密,谁也比不过他那道侣……”

    “何清?”

    “叫仙长!”鲁德老实不客气地训斥,却也是确认了。

    此时此刻,余慈想到了于舟、宝光、李佑等等许多人相关的说辞和表现,从那里很容易就衍生出一个已经滥了的可能性:

    “是她对不住观主!”

    鲁德冷冷瞥他一眼:“是你说还是我说?”

    余慈知道自己的心态大有问题,他深吸一口灼热的空气,任五脏腑火烧火燎,打定主意,听出个头绪之前,再不说一句话。

    哪知鲁德随后就问他话,且又离题万里:“你山门呆了有一段时间了,宗门三十个步虚、四个真人、三个劫法的名字身份,你都知道了?”

    他没算近两天的变化,余慈皱眉想想,便点了点头。

    “那我问你,山门四部,各分得几人?”

    余慈张口欲言,鲁德已代他说:“方师叔祖不必说,姜师伯是实证部的,冼师伯、空山师叔也都是实证部的。”

    他说的这几位,姜师伯姜震乃是除方回和玉虚上人之外的又一位劫法高人,亦是离尘宗现任宗主。冼师伯冼罗和空山子,则是四位,不,现是五位真人之二,这四人,都身属实证部,若再算上何清,宗门八位劫修,竟然有五个是实证部修士。

    而步虚修士群体,余慈大略估算一下,实证部修士也有十四人之多。如此,离尘宗的高端战力,竟然有将近一半属于实证部,可见近年来实证部人才之兴旺。

    可这又和于舟之事,有什么干系?

    “近些年,像解良那样,兼通诸部的人越来越多了,不过往往都是道德、戒律、学理三部串联,实证部往往都被排除外,你知道,这是什么道理?”

    余慈惟有摇头。

    鲁德曲起手指,平声道:“山门四部各有侧重,但从某个层面来说,只有实证部和其他三部不同。道德部重感应,学理部重思辨,戒律部重规矩,他们具体修行法门之上,都有一个形而上的东西,或许缥缈不实,但却是求真之源,演化之本,是能够感应、推断、遵行的东西,纵有谬误,终究也能殊途同归。

    “唯有实证部,以践行为纲,不重玄虚,只看实效,因此精进极速,同样的资质,往往都能将其他三部的同门甩下一截,可是,这边的修行法门,到了劫法层次,就没了前例可循,必须一个路子接一个路子地尝试,偏偏实证法门,每一步都是实的,一个行差踏错,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宗门又怎能拿出劫法长辈的性命,往里面填去?”

    他将刚有雏形的剑具扔进了火里,冷然一笑:

    “上,无所凭依;退,万丈深渊,竟是摆明的身死道消之局,长此以往,前路已绝,信心丧,谈何修行?谈何成道?偏偏这还不是各自努力不努力的问题,而是天生缺陷就是如此,宗门一半的战力,顶尖的英才,就陷这死局之,非要有人,为大家指出路来不可。对这件事,方师叔祖责无旁贷。”

    剑具金焰迅速软化,几欲成汁。鲁德却不再去管它,只道:“从我拜入宗门到现,也有三多年,那时方师叔祖着手研究此事已有多年,就我知道的,他为此走火入魔便有两次,每次都是命旦夕,要多年才恢复过来。那段时间,又恰逢天裂谷次***,罗刹鬼王和太玄魔母阴影罩下,很多人都已绝望,只以为宗门败落,就眼前。”

    余慈一时无语,当时宗门氛围,他也能够想象一二,确实是愁云惨雾无疑。

    “不过也是因为天裂谷之变,事情又有变化。方师叔祖遥观两大地仙级数强者对战,忽然开悟,悟出大衍阴阳,术算推演之法,乃是以阴阳之气,模拟推演诸般法门成败。虽不脱实证部窠臼,然而阴阳之气化育推演,却是有预见、验证之能,免了以性命求证之苦。”

    余慈强行喉咙里掐断了行将出口的言语,使那信息只心盘绕:

    是阴阳化生之术!

    他莫名地有些惶惑不安,然后就听到鲁德续道:“此法关键就阴阳之气上。人身虽自备阴阳,然而若要极早见效,莫若神交采气,合籍双修……”

    余慈脑宫深处,“铮”地一声响,某根弦突然就崩断了。

    *************

    千里高空,摘星楼上,女修凭栏倚坐,望向云雾下的擎天山柱,若有所思。

    方回她身后询问:“想什么?”

    “弟子想起当年走完问心路,得见祖师之时。”

    “哦?”

    “今已长生久视,不免感慨,问心路的传言固然是假,但对弟子而言,当年许愿,已然成真。”

    背后沉默半晌,方道:“你多年辛苦,理应如此。”

    女修微微一笑,心想:当年那倔强的女子,口是心非、欺瞒祖师的根由,如今淡得可要忘记了呢。

    倒是那强烈求生**,冲垮心防,将她吞没的那一刻,永远都是那么清晰。

    问心路,果然是假的……

    名字起的倒不错。

    **********

    后几字,磨了三小时,吃力不讨好,信哉斯言。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