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轻松玩游戏,免费得Q币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问镜 > 第478章 又见

第478章 又见

书名:问镜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减肥专家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第478章 又见

    甲虫?

    余慈自己还没看清楚呢。他循声望去,看到那个急火火叫出来的人物。

    那人个子不高,却是肌肉达,是个矮壮的汉子,脑门却是半秃,上面似是被什么有腐蚀性的东西烧过,皮肤干结,颇为丑陋。

    出声前后,他一直很是急切的样子,身边却有同伴猛拽他的袖子,显然是为他沉不住气的表现着急——这不就是明摆着送上去挨宰吗?

    余慈却没有“宰人一刀”的兴趣,扫过一眼后,又把视线移到鬼修身上。

    “这矿石你还拿回去,要是碰到了那位游道友,就对她说我刚才所为,请她把矿石收下,要是她也是冲着矿石里的东西来,让她来找我就是,一时半会儿我也不会离开。”

    稍顿,余慈通过照神图看到,游蕊竟是出了川坊,往里面去了,一路上畅通无阻,要知道今天可不是开无尘坊的日子,看来她和三家坊有很深的渊源。如此,鬼修想找到她还真有点儿难。

    想了想,余慈又改了主意,把矿石递还给鬼修之后,又取了一块空白玉简,记下一段信息,同样递给鬼修;“这两样东西,你找个坊市的管事,让他交给那位游道友,然后就没你的事了。”

    鬼修自然俯答应,虽然它其实不怎么明白。

    这来来回回的,简直是自找麻烦,不过有些事情,不做则已,一做就要做到好,余慈也认了。

    至此,这件事差不多就了结了,鬼修再是千恩万谢,也不能逗留不去,余慈看它消失人潮,方又回头,去看那个希望买他手虫子的半秃汉子。

    余慈之所以对这块阴矿感兴趣,正因为他从照神图现了里面的生灵反应,不过这小东西缩成一团,也不知是个什么模样,当然,现看来,肯定是有些价值。

    “这一位,你也看到了,手尾还没理清,这虫子自然是不卖的。不过我倒想知道这虫子的底细……对了,敝人卢遁,不知兄台高姓大名?”

    半秃汉子有些失望,不过礼数还见得全,便应道:“天法灵宗,赵放。”

    “天法灵宗?”

    余慈突地一怔,这名字怎么有点儿耳熟?这时陆青后轻声道:“南国奇门之一。”

    对了,天法灵宗!

    余慈并不清楚所谓“南国奇门”是什么意思,但“南国”一词还是提醒了他,天法灵宗这个名号,他是确实听到过的。他便笑道:“原来是南国奇门,我有一位故人之子,似乎就贵门修行……”

    “哦?”

    这个回答让赵放和他的同伴都愣了愣,然后才由前者问道:“不知那位姓甚名谁?”

    “应该是姓……”

    余慈有些卡壳,绝壁城的那些事儿,似乎已经是另一个时代了,许多记忆不可避免地变得模糊,乍一寻思还真有些迷糊。还好他们这些出了阴神的人物,隐识层面再无遮掩,只要用心回忆,总会记起来的。他很快就道:“姓范!”

    “范?”

    赵放摸着那坑洼不平的顶门,也努力筛选。余慈心回忆则是愈清晰,他道:“那孩子应该带着一只大鸟,猫鹰喙……”

    “范平!”赵放一下子记起来,接着就是大笑:“那是我一个师侄,为人老实勤奋,原来也是卢兄的子侄辈。

    余慈也笑。看样子,范佬用玄苍戒换了那只从天裂谷得来的猛禽“混球”,还是起了效果。而如今直接的效果就是,双方一下子亲切起来!

    都是远离故土,他乡逢遇,能通过某个媒介彼此联系,感觉实不错。但余慈就奇怪了:“贵宗远亿万里之外,赵兄怎么到这里来?

    “自然是行道历练,顺道这儿来收集骨血灵种。”

    赵放是个比较健谈的人,不只是有一说一,正好余慈手边诸事办完,也有好奇之心,越说越是融洽。坊市上还有一些能够让人暂时歇脚的地方的,余慈两个,还有他那边两人,便寻了一处卖茶的摊位,要几杯所谓当地的特产茶水,聊起天来。

    从赵放口得知,这世上出产猛兽灵禽,第一要数天裂谷,贯穿两界,异种频生;第二是蛮山系,有诸多上古大妖血脉,运气好了,说不定能找到胜过天裂谷的上品灵物;第三就是这北荒地界。至于南方的珍奇灵物虽然也多,论性情悍厉,还是比不过这边,乃是气候与他处殊异之故。

    天法灵宗是此界少有的以驯养猛兽灵禽以为战力的宗门,通灵之术天下知名,越是如此,对直接与实力相关的灵物,要求极高。除了门自家饲养培育外,还经常外出,寻觅的品种,充实门收藏。

    赵放说了不少天法灵宗的讯息,也提了范平的近况,这么说,当然也有试探之意。余慈其实连范平长什么都不知道,只见过他那位老父范佬,也就是数面之缘而已,不过那范佬作为行脚商人,流浪四方,认识的人可就太多了,余慈也不担心漏了底细。

    余慈仍拿出预设的身份,只说是散修,到华严城看伤来着。赵放也是个热心人,便道:“我也通些医术,不如来看上几眼?”

    再怎么通医术,要解去蛊雕毒素,怕也很难。余慈无可不可,也不好驳他面子,道一声“有劳”。

    赵放就把脉、验伤,忙了好一会儿,脸色却是越来越凝重:“妖毒?”

    倒是好眼力!余慈想到这位前面的话,大概是常年和蛮山那边打交道的缘故。

    赵放就继续检查推断:“似乎是一种水毒,阴冷澈骨,作时算不上猛烈,但是损伤筋骨,咝,也亏得卢道友***得快,真要散入全身,真是难以收拾,就是现也难……惭愧,这毒我解不了。”

    “无妨,既然是妖毒,哪有这么容易解去。”余慈很想得开,“我也是多方求医,长青门那边也拜访过一回,看看他们那边有没有办法。”

    “长青门是不错的。”

    赵放实话实说:“妖毒从来都不纯粹,有些生灵之气注入其,纠结元气,很难根除,找个一流的医士好。我这儿有个朋友,或可出一把力,哎,他来了……蔡老弟,这边儿!”

    余慈顺他目光望去,当下就是一愣。同时,那人听到了赵放的招呼,原本很是低落的情绪略提振一些,抬头回应,然后他就看到了赵放身边的余慈。

    “咦,你怎么这儿?”

    “原来是蔡道友。”

    余慈还记得这个行为青涩,看起来很老实的年轻人,刚刚卖碑摊位那边见过的,还邀请他们参加怨坟挖宝,但被余慈婉拒。

    赵放就奇怪:“怎么,你们认识?”

    “刚刚见过一面,聊过两句。”

    余慈看蔡选又有点儿进退失措的样子,对这年轻人的历练不免摇头,嘴上则笑道:“这才真叫有缘呢。”

    “是啊是啊。”

    蔡选回神,总算是有来有往,拱手施礼道:“卢道兄,又见面了。”

    赵放见他们之间一团和气,就哈哈笑道:“卢兄说得不错,见面即是有缘。二位彼此介绍过了?”

    余慈听他话有话,就摇头道:“只通了姓名。”

    “那我就为卢兄介绍一下,这位蔡选蔡兄弟,虽是本地人,但早二十年前,就拜入北地三湖区域,浩然宗门下,乃是浩然宗入室高徒,师从道先生。”

    余慈当真吃了一惊:“浩然宗!”

    *********

    真是越来越紧张啊,年底大伙儿多担待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