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轻松玩游戏,免费得Q币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问镜 > 第二百九十四章 魔树异种 天劫乱象一

第二百九十四章 魔树异种 天劫乱象一

书名:问镜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减肥专家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日期:~09月12日~

    多好看的小说,tt下载~请上~79学网~ ~

    甬道里一片沉默,双方都因为意外而失语的时候,往往是弱势的那一个先开口,双方或许是因为这个而稍稍僵持了一会儿,终还是对面那一位轻声道:

    “好巧,居然这里见到余仙长。”

    余慈点了点头,视线女修遮住头脸的兜帽上扫了一圈,方道:“香奴你也,贵教也来这里寻机缘么?”

    香奴嗯了一声。

    余慈心生疑,他记得,当时东阳正教、罗刹教、盘皇三剑还有他本人一同缀重器门后面,结果重器门领大开杀戒,东阳正教可说是全军覆没,他也遭了池鱼之殃,罗刹教和盘皇三剑却是早早趋避——但再趋避,也不至于避到南辕北辙的这边来。

    “此地主人可曾有所赠予?”

    “有数千剑鬼。”香奴冷笑。

    怎么说大家都曾站同一条战线上,交流经验还是无妨的。很快就将各自的情况了解一遍。香奴没有说她怎么到地窟来的,但说起来到此地之后,他们一行人的运道,可是不如余慈远甚,反倒是和帝天罗等人差不多,都是被无穷无的剑鬼逼迫到死地。

    不过很古怪的,那个地方有一个摆设到半截的符阵,仓促之间,香奴一行将符阵利用起来,拒剑鬼于外,由此局面一下子来了个大逆转,剑鬼退潮,一行人,尤其是真正运用符阵的香奴,反而成了上宾,被邀请到此。

    余慈听得明白,但也觉得奇怪:“原来你也通符法。”

    不知为什么,说完这句话之后,余慈觉得香奴似是扫他一眼,兜帽里有某种情绪,不好捉摸,甬道内又陷入沉默。说起来余慈算是对香奴有“救命之恩”,可双方谁也没把这个当一回事儿,相反,掺进来这个因素,反而让某人不爽,对话一时就难以为继。

    这时候,铁阑终于插进话来:“两位客人请往这边走,显化厅就前面。”

    大约再走了半里左右,余慈终于脱离了甬道、洞窟来回转换的模式,眼前空间骤展。

    不知有多深的地底下,巨量的土方被清空,铺开了一片建筑群,矗立巨大的空洞之间。灰色的云雾盘涌脚下,也升腾空,云雾,那些建筑大都**而居,之间的距离显得有些大,其本身也未必都是宏伟高大,也有些小巧的院落,本身风格并不统一,但或许是云雾充斥,黯沉的色调让这里显得有些压抑,如此古怪的布局,却未给人空旷的感觉。

    还有就是……余慈抬头向上看,当头有一点金光,颇是醒目,只是灰雾层层分隔,将那点光芒的轮廓遮住。即便如此,余慈也大概知道这儿的方位了。

    那儿应该是那巨量先天庚金之气盘结地的正下方,刚才铁阑说过,半山岛一行七人已经绕过了那里,现也应此。

    铁阑此时带他们前往的,是这片建筑的外围,外表看上去有个宫殿的模样,进得其,才见是一个用以待客的宽敞厅堂。殿门到那头的主座约有五十步距离,其间遍置矮几座位,排列整齐,怎么也有数个上下。但此时绝大部分都是闲置,便连主位上,也无人影。

    环目扫过,殿堂只三五人而已,没有熟人,先前设想的半山岛修士也不其,但观其形貌举止,均非易与之辈,里面甚至没有一个还丹境界以下的人物。见余慈和香奴走进来,大都用好奇或审视的眼神打量。

    其有一人给余慈的印象是深刻,其人形貌俊美,坐靠近主座的席位置,一身晃眼的金色袍服,上缀诸般诡异图形,十分扎眼。

    见二人进来,此人看也不看余慈,只是盯着一边的香奴,双眸幽光闪烁,似乎可以穿透兜帽阴影的遮蔽,半晌方收回视线,拿了桌了一块玉板,自顾自地起身,转到一侧屏风后去了,那里应该是离开厅堂的路径。

    香奴低哼一声,余慈有些好笑,也知这二人肯定是认识的,便问了句:“那是谁?”

    香奴迟疑了一下,方道:“洗玉盟,千山教的少教主夏伯阳,也是飞魂城主夫人夏氏的亲侄儿。”

    “哦?”

    余慈是听过夏伯阳的名号的,这人也是山门师兄们比较重视的一位,是剑园盛会必须重点关注的人物。千山教以巫咒起家,据说有上古天巫传承,本身也敬奉巫神,行事与寻常修士不太一样,但其本身实力也不过游,还是与飞魂城联姻之后,才实力渐长。

    飞魂城主幽灿无嗣,夏伯阳那里也和自家儿子一样,故而颇受看重,身兼两家之长,其本身也是惊才绝艳之辈,实力不容小觑。

    不过,眼下余慈想得多的,是另一位与之身份相近的人物:“他比慕容轻烟如何?”

    说这话的时候,他心湖自浮现出那位风姿变,有倾城容光的身影,印象之清晰,倒让他吃了一惊。香奴淡淡回应道:“怎能一样呢?慕容是干亲,夏伯阳则几乎算是嗣子的身份,不过夏氏倒是喜干女儿多一些。”

    余慈“哦”了一声,忽又一怔:“你和慕容轻烟很熟吗?”

    “见过几面。”香奴应付式地道了一声,随后沉默不语。

    铁阑此时旁边道:“两位客人请各自挑一个位置,上覆有玉板的,均是空座,没有的则是先到的客人已经挑过的,请不要再动,两个时辰后,宴会开始,二位径自入席即可。”

    “宴会?什么宴会?”这个之前铁阑可没有说起过,余慈表示莫名其妙。

    “沉剑窟重开,引来不少英杰汇聚。我家主人愿开宴相接,算是与诸位结一个善缘。”

    看来是沉剑窟这边的响动真引来不少人,这沉剑窟主人也好热闹……余慈又问:“贵主人何?”

    铁阑以稳定的声音道:“我家主人正闭关,不克分身,只待宴会开始后,便与诸位相见。”

    余慈和香奴对视一眼,不再多言,走到殿堂的央过道上,数个座位分列两边,余慈目光扫过,这些布置得也简单,不过是一矮几,一坐垫而已,矮几上如铁阑所言,摆着一面方形玉板,径约一尺,上面还有字迹。

    “便坐这儿。”

    余慈也不入座,随手拿起手边儿一块玉板,算是挑了位置,又去看玉板上的字,香奴迟疑了一下,终是挑了与他相邻的座位。

    铁阑又道:“客人可以这儿等着宴会开始,也可以到后面静室休息,宴会开始时,自会通知。”

    余慈已将玉板上的字辨识清楚,心冷笑,但也没再说什么,随口问了一句:“你是什么打算。”

    香奴听得银牙暗咬,余慈肯定已知道,她的身份不是碧潮上师身边的婢女那么简单,偏偏还是用对待奴仆的语气,真不知是何居心!

    她不说话,余慈也不管她,只点点头,便向铁阑问了静室何处,也朝屏风后去了,再没回头看一眼。

    沉剑窟主人搞这神神秘秘的玩意儿,让余慈很看不惯,但是必须要说,他给人安排的静室,还是很不错的。

    室内陈列非常简单,只有一个金黄色的蒲团,可是一坐上去,余慈就现,剑园内时时刻刻都混杂充斥的戾气和庚金之气,便都给过滤掉了,只有纯正的氤氲灵气,缭绕不散。

    “这是主人特意准备的‘无忧座’,可辟阴气和庚金之气,稍加祭炼之后,也可以随心意,将前二者单独抽取,剑园修行,有用处。客人若觉得好用,离去时,可以带走的。”铁阑也跟了进来,向余慈介绍用法。

    “哦,这倒是个好东西。每个人都有吗?”

    铁阑便道一声是,余慈喃喃说了句什么,铁阑没有听清,想再问时,余慈已挥挥手,不再说话,铁阑也会意退出。

    静室内走了两步,余慈终于坐无忧座上,醇厚的灵气让他精神为之一振,再拿出玉板,看着上面的字迹,他又是冷笑,以食指为承托,指尖转了两圈儿,径自瞑目入定去了。

    两个时辰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铁阑站静室门外,赤红鬼眼一闪一闪,有些困扰。其他的修士已经都去了,但门内这位爷,还没有动静,想到主人特意的吩咐,铁阑就觉得自己从来都很平稳的情绪,又变成一锅熬开的浓汤的意思。

    殿堂那些被闲置的修士的声浪,似乎能穿透虚空,到达这里。也许那些人不满,它又记起主人的吩咐:

    “这很重要,很重要……”

    便铁阑想推门而入的时候,静室封闭的石门无声无息地打开了。余慈揉着眉头走出来,见铁阑门外,也是一怔,既而笑道:

    “宴会可开始了?”

    “还没有。”铁阑觉得,自从自己学会这三个字以来,也“还没有”说得这么违心过。

    “没开始就好。”余慈笑眯眯地前行,心情看上去比进入静室之前,要好很多。

    铁阑匆匆带路之下,余慈再步入那名为“显化厅”的殿堂,才一进入,他就知道,自己大概是来得晚的一个了,数个座位约坐了两成,总有来人左右,剩下那些,玉板都还搁案上,想来是一直没有取走。

    而他和铁阑的到来,算是比较扎眼的,也引得殿堂内多数人齐齐回眸。名修士,有近四成是还丹,说起来,就是离尘宗山门,这样规模的还丹修士聚集,也极少见。

    说起来,让这些人注目的感觉,算不上太好,尤其里面善意的情绪不多。

    余慈徐徐举步归座,旁边,香奴看他前来,似乎想说话,但此时,央主座之上,一道黯沉裂隙打开,有人影就从其跨出来,站座前。

    所有人都抬头去看,然而,他们只看一对昏蒙不清的眼睛,仿佛剑园所有阴云雾霭浓缩此人双眸,昏昏然不见底限,却似能把所有人的心神抽出来。

    直到耳畔响起这个声音,众人才如梦方醒:

    “很好,都是一时之俊彦。”

    多好看的小说,tt下载~请上~79学网~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