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轻松玩游戏,免费得Q币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问镜 > 第三百章 十息之战 万载之争(八)

第三百章 十息之战 万载之争(八)

书名:问镜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减肥专家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虚空碰撞的动荡,带来的不只是结构的改变,影响的也不只是余慈,同样也惊醒了此片区域边缘的陆素华。

    相比之下,这位恶客,就要比他机敏得多,当虚空对冲的强压扫过,陆素华所在之处,平空一声雷,撕裂了玄武、羽化双重真意的压制,就那么化为一道电光,冲破了黑暗,也要冲破了这片天域,遁向安全之所在。

    陆素华的遁离,就像是在这边天域中,硬生生挖空了一大块,余慈这才发现,他原来已经有些适应了其所带来的压力,一旦去除,那种轻快飘然之感,便敏感到难以控制,紧接着,玄武、羽化两样真意,便将这感觉压下,由此带来的沉静幽暗之意,则顺势再淹没了他大部分意识。

    但这时候,虚空之畔,蓦地撕裂一道大口子,鲜艳的火光从中喷出来♀时机掌握得太好了,正好拦在陆素华所化电光之前,乍一喷射,便如火龙咆哮,一口将陆素华吞下了肚!

    明面上,这次截击除了一个“恰到好处”,再无其他可称道的,可就是这样,才真的令人可畏可怖。

    如此虚空神通……

    余慈隐约感觉到,似乎来自无量的虚空神通,有所分裂,他更感觉到了业火的气息,心头本能漫过寒流。

    虚空开裂更甚,在裂隙后面,来自于遥远虚空之外的宏大力量,或许比不过陆素华周身拳意几乎无限拔升的霸道,却是浑茫无边,便似那域外虚空,空洞却又包容着亿万的冰冷星芒。

    两种同样恢宏浩大的力量对撞,业火飞扬,横贯纵扩,弥漫百里,陆素华的身影便在此间消失不见。

    并非是陆素华凭空消失,而是她此刻介入的力量层次,远远超出余慈的感应极限——也即超出了长生真人的极限。

    余慈没有精力再去观测,他的意识缥缈如丝,随时都会断掉,可有一点,却是他再怎么昏沉,也无法忽略掉的:

    承启天和永沦之地的屏障,正受到那超拔伟力对冲的影响,开始摇晃,不复稳固。从这个方面讲,两股力量的对冲,其威力已经接近了当年真界与血狱鬼府破界之力的水准。

    那两边……

    余慈做出了最后一个明晰的判断:无量和……陆沉!

    所有的一切都到此为止,他的意识已经完全模糊了,虽然挣扎着想再恢复一些清醒,看一下后面的变化,但过程已不可逆转,倒数终于走到了尽头。

    “我还能醒过来吗?”

    这是余慈最后的意识。

    ***********

    辛乙破开漫天卷动的黑沙风暴,出现在还算得上澄净的天空中,时已入夜,万里无云,星辰罗列,点缀天幕,静谧悠远。

    可他的“心脏”跳动得非常厉害,那正是与远方激烈强横的对冲相呼应,完全同步,不抢一分,不少一毫。

    那边的冲突,已经主宰了十万里方圆的元气流动,而其交击真意造成的影响,更是弥散入空,不知其极限所在。

    北荒、包括周边广大区域,有些道行的修士们,当会隐约有些感应,但绝不会像他这样,阳神法身都要随之共振,控制起来,颇有几分辛苦。

    “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

    口中喃喃念颂道经,而此时,远方天际一道人影飞来,落在他身边,未停稳,就是一声长叹:“北荒从此多事了。”

    辛乙退口,转而咧嘴一笑;“多事?怕是要消退吧!”

    刚赶过来的广微给噎了一下,旋即皱眉:“至于么?”

    “原本不至于,可是莫名其妙,那无量却是扯过来全不相干的一界之地,粘在那边,如今虚空对撞,壁垒削薄,偏偏无人能够阻止……”

    辛乙回手拍了拍广微腆起的大肚:“你说,会怎样?”

    对辛乙未曾身至,却如同目见的本事,广微并不惊讶,修士的眼光,总是随着修为层次而提升的♀是个硬杠杠,层次不到,像他这样,已经临近真人巅峰的人物,就差那么一线,亲身前往,也看不太清。

    如今细思之下,果然如此,脸上便是霞光层叠,分明心中大起波澜,但很快就是废然长叹;“也幸亏是北荒,城池多在地下,最近的无拓城也是毁掉了……但北方四城还要通知疏散,丰都城最好也提醒一下。”

    辛乙嗯嗯几声,并不如何在意。

    广微也在想事儿,没有注意他的态度,又说起一路上的见闻:“域外已是万马齐喑,众天魔从没这么乖过,都是慑服。又有消息说,地火魔宫已经设了祭典,不只那边,北地魔门,数十分支,百多宗派,无不响应……无量沉寂多年,最近却是接连出手,次次不凡,莫不是要在此界长驻?”

    “……是吧。”

    广微终于发现不对,带着疑惑看过来。

    辛乙则是抬头看天,良久,又是一声轻喟:“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广微又是一愣,这种话若换了常人来讲,其意甚是丰富,不好解说。但在此情此景之下,又由辛乙道来,只有一种解释: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此即玄门“种民”之总纲,又可说是神主之道的最高境界。

    广微似明非明,只见辛乙伸手挠头,将已经不成涅的道髻弄得更乱,此时,老道已经进入一个奇妙的状态中,他喃喃自语,又能让人听到:

    “这次出手,他并非由始至终的主导,却是在最有利的时机切入,一举将最大的力量收拢,攻击……可他动手了吗?没有!他设计了吗?不好说!却是处处见他的影子,其上不皦,其下不昧……”

    说着,辛乙又念动道经。

    这是道经上对“道”描述和形容,说“大道”不明不暗,不可捉摸,是个很模糊的说法,可有些时候,用经义说话,意思反而更明白些。

    广微心头就是一动,恰在此时,辛乙又是长叹:“明白四达,能无为乎……”

    “铮”地一声响,如击玉罄,清音洗却雾霾,广微福至心灵,也是开口,顺着念下去:“生之,畜之……”

    辛乙看他一眼,声音蓦地放大:“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是谓玄德……嘿嘿,如今玄德不再,老道可有点儿看不起他了!不过,能把他逼到这一步,不管什么个结果,我都要说一句:好个陆沉,好个东华真君!

    赞声如鹤唳,贯于长空,高拔入云,袅袅远去。

    **********

    离冲突的天域约有两千里路左右,黑袍藏身在地层深处,一道流动的岩浆河里,这是最适合他的环境,在此地他能发挥出十二成的战力,就算是陆素华,他也敢一战。

    但此时,他又有些焦躁不安。

    在他身上的玉盒中,暂时失去自由的魔灵,缺乏这些生灵的情绪,不过论感应之敏锐,以及对局势之把握,还要超出一截。

    之前它忌惮陆素华明彻万里的神通,也不看好余慈的胜机,曾想将分出的那缕魔念撤回,可是因玉盒落入黑袍手中,为防不测,一直没有动手,如今倒是多了一个探知消息的渠道。碧落天域那场不断提升层次的激战,它至少能知晓个五六成。

    不过,随着那边玄武真意勃发,镇压虚空,渐归于沉寂,魔念也受到影响——任何太过活跃的东西,都无法留存在那里的,它也只能让魔念同归寂然,暂时断去了那边的感应。

    但也足够了,它已算是此界最能体悟其中玄妙的有数几个存在之一,它甚至庆幸那个节点来得早了一些。

    它更需要沉默——它不知恐惧为何物,但为了实现它的目标,装聋作哑,甚至将其遗忘,才是最稳妥的办法。

    问题是,它能如此,黑袍却按捺不住了。

    岩浆长河轰轰流淌,在大地的缝隙中穿行,潜伏在此间多日的黑袍,却是脱离出去,岩浆烧热了他的血液,里面炼出来,全是仇恨。

    仇恨充做动力,驱使着他飞驰在地层中,以魔门特有的锁魂之术,遥遥锁定了那个目标。对方定然是受到那场冲击的影响,气机流转滞弱,较全盛之时,不可同日而语。

    对方失踪了整整一天,本以为是趁着上空动乱遁走了,不想竟然还在,且似身负重伤。

    要想亲手报了当日黄泉秘府的仇怨,此时就是最好的机会!

    千里距离飞速缩短,黑袍似乎已经嗅到了仇人身上特殊的气味儿,对方也感应到他的存在,可是移动速度并未变化。

    仅仅一刻钟之后,轰声爆响,黑袍破土而出,漫天的黑沙挡不住他的视线,仇人就在眼前!

    “陆素华!”

    尖锐的啸音切过惨艉推??从械愣?煅?;肪巢欢浴??br>

    黑袍一惊,却见那层层黑沙之后,青衣凌乱,几不蔽体的对手,纵然是形容狼狈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依然有着秀美而冷冽的笑容。

    她指了指天,随后转身,再不回头。

    无休止吹刮的黑暴,忽然静止,亿万钧黑沙就此丧失了一切动力,被大地吸引,轰然坠落。

    黑袍呆若木鸡,除了黑暴异变,还因为这一刻,他在啸音迫发之前,就已经发动的熔核焦狱功,莫名就失去了其最霸道的热力,连沙子都暖不热,只掀起一阵微不足道的风,吹过陆素华破碎的袍角。

    沉郁的压力袭上心头,黑袍仰头看天,高及百里的黑沙恰在此时落尽,显露了出奇阴暗无光的天空。

    这一日,肆虐了数万年的黑暴退,在以后漫长的岁月里,再没有吹起来。

    没用几日,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了一件事:

    无量虚空神主、大梵妖王和东华真君隔空交战于北荒上空,短暂轰破永沦之地与真界的屏障,永沦死气浸染,亿万里北荒地表,元气流散,生机绝灭。

    ***********

    第二卷完,敬请期待下卷《种民》。

    话说,下面的情节还要再顺顺,明天未必会更,未必……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