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轻松玩游戏,免费得Q币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问镜 > 第二一章 天亡人亡 东11(第二十)

第二一章 天亡人亡 东11(第二十)

书名:问镜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减肥专家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此时此刻,悬空楼台上的“观众”们,注意力也有些转移了,如此血潮澎湃,无论怎么看,都不是个好兆头。

    在实景的转接上,由于距离太远,彻天水镜总是有一些延迟,但在信息收集上,却是要全面得多。悬空楼台上,各路信息如流水一般送过来,供众人选摘:

    “位置是七河尖城,为卢舟水府和黎山门共治之所。”

    “城中有居民二百余万,宗门十四家。”

    “自前年起,城中‘青黛湖’数次湖水转赤,范围不定,城中宗门联手察探未果。”

    这时候,楼台中每一个人手中,都有一份儿算得上详尽的情报,上面包括了卢舟水府和黎山门以下,各宗门值得注意的修士信息。这里无不能一目十行,也大都是人精,扫过去两眼,总能发现一些可疑之处。

    当然,大部分人还是闲聊为主:“两百万人哪,横死之下,凶厉之气贯空冲霄,大劫立至,哪个不要命的敢玩这手?”

    “又或是天生凶物、毒瘴之流?要是哪家宗门挖矿时不小心掘了地脉,引出地肺毒气,也有前例。”

    “看盖勋的反应,可不像啊。”

    仝续的洞府距此较近,对这边的情况也熟悉,便奇道:“就算是个三不管四不靠的地方,冯天化和蓬夺也都是眼睛里揉不进沙子的,这事儿就一点儿不知道?”

    冯天化是卢舟水府当代府主,蓬夺则是黎山门的掌门,

    卢舟水府属于黑水河十三水府一脉。自十多年前联手发起“碧落游”之后,十三水府算是上了瘾头,每隔三五年便办上一回,如今已举办了三次,使这个原本散沙一般的宗门联盟,向心力大增,倒是有了些蒸蒸日上的势头。

    至于黎山门,本身倒也罢了,但在座的都知道,该宗门仰的是哪家的鼻息。

    一时众修士都看杨朱。

    杨朱依旧端坐,对玉玦的把玩也一直没有停止,但速度似乎慢了很多,他并没有故作淡然,拿起手边情报,眉头扣得有些紧了:“若我所记不错,去年宗门也派人出来,到这里查看。”

    仝续紧追一句:“有何发现?”

    “这倒不知,近一年来我都在闭关,几日前才出门。”

    说着,他唤过身边侍酒的仆人,给他一块玉简,同时向帘幕后的夏夫人道:“此为本宗传讯标识,夫人可以本人的名义,取出相应消息。”

    夏夫人道一声“善”,让身边人去办理,而此时,彻天水镜之上,又显出那在百里红潮,视角随即切了进去。凝眸去看,偌大的城池,街道之上空无一人,不闻鸡鸣犬声,唯有建筑在火焰中燃烧,红光灼目。

    众修士半晌都是无语,直到最后,由伊觉打破沉默:“人呢?”

    他说的不只是活人,还包括死尸。

    这城里的人就算是死绝了,也该留一些东西,血迹也好,残肢碎肉也罢,总不至于像现在这般,街道上干净得像狗舔一样,除了一些飘散的黑灰,再无他物。

    “那些黑灰就是。”杨朱再次开口,语气略有些沉重。

    悬空楼台内又静了一下,然后众人开始讨论,莫名地声音压低了好些。

    “应该是有某个符阵、法阵,刻意积蓄这血潮火力,然后爆发,当然,也可能是失控,最后导致百万居民被屠……”

    “不不,若真是失控,城内房屋不会大半保留,我还是更倾向于有人控制。”

    “控制着屠尽百万人?老左,这可说不过去。”

    “不如,往湖里看看?”

    他们说着,彻天水镜的视角也往水底而去,只是那湖水呈暗红色,有些混浊,彻天水镜也需要一些调整。同时还有一部分人很关注天空,专门要求分出一半,察看那边的情况。

    “我看十有七八是‘三阳劫’,与天时相应,阴消阳长,去亡来生,与眼下情形也算相应。”

    “若是三阳劫,似乎和缓了些?真是那种敢屠尽百万人的魔头,未必能诛除啊。”

    “天心莫测,未可轻断。”

    大家讨论的声息不知不觉间,又重新放大,似乎是某方不乐意看到这种场面,彻天水镜显示下,本还算安静的血色湖面忽然动荡,悬空楼台这边,彻天水镜下半部分忽地显出熊熊火焰,随后归于黑暗,显然是巫法受到了严重干扰。

    幸好刚刚分离视角,水镜上半部分场景急剧转换,要捕捉湖中的变化,可才转了一半,便见赤红光影冲霄而起,撕裂苍穹,凶厉之气,便是隔着万里长途,也能感知。

    楼台中没有弱者,他们看得清楚,那分明是一具熊熊燃烧的躯体,且定是人身所化。

    有人便道:“罪魁祸首?”

    杨朱将玉玦轻拍在案上,发出一声轻响:“我看倒像个不入流的可怜虫。”

    这边说着,那燃烧的人影之后,又接连跳出十多个几乎一模一样的东西,四散开来,观其方位,隐然是形成了一个阵势,先后飞上高空。

    场景摇晃,在众人的注目下,最顶上那个,直接飞入高空光线扭曲的区域,燃烧的火焰突然被压制,露出本体,并没有什么损伤,只是眼眶空无,内里晶体已经完全蒸发掉,代之而起的是两簇血色的火苗。

    不用说,已是神魂失控,全凭着外入的血色邪火支撑,而多名长生真人注目,便是通过外部肌体的细微跳动,也将其气机走向判断得**不离十。

    “原来的气血流转线路改变很大,且完全不照顾肌体强度……算了,也没必要照顾。”

    “很尖锐的感觉嘛,我敢打赌,这些家伙的内脏,差不多都给自家的气血搅碎了,不过爆发起来,大约能提高三倍?”

    “如此纠结于气血运转,倒不太像是魔门风格了。”

    仝续指着其中一个面目模糊的人影,叫道:“哎,那个不是……嗯,叫什么来着?是黎山门的人吧。”

    对他这样的长生真人来说,要记清一个中小型宗门的修士身份,真是很无谓的一件事,能有个印象就不错了,而“观众”里,确实有更清楚相关信息的人在。

    杨朱在旁边不冷不热道了一声:“是黎山门一位长老,与我同宗,叫杨元庆。”

    “哦,对了,是姓杨没错。”

    正说着,这边四明宗的消息也传了过来。按照规矩,首先要交给杨朱过目。他搭眼一扫,恰好见到某个信息,又道:“杨元庆是黎山门派来监视湖水变化的负责人。”

    话说到这儿,事态就很明显了,这岂不是要捉人,却被人捉?

    “不是意外……还真是处心积虑呀。”

    其实早在这些人影结成阵势的时候,就能完全确认了,杨朱此言,实际上是说,幕后主使没有把他们四明宗放在眼里,显然,这位锐气正盛的劫法宗师,已经有些着恼。

    可万里开外的那些“可怜虫”们,绝不会因为他的情绪而有所变化,依旧以惊人的气势上冲,同时用出乎人意料的法度,有条不紊地分离天劫威能,最边的一个,还冲到阴冢界域那边去,明摆着就要祸水东引。

    盖大先生也真沉得住气,看着那人影冲过来,依旧不紧不慢地收缩界域,让对方追在后面,总差一点儿,却怎么也赶不上,直到最后,莫名轰声爆燃,化为一片黑灰。

    这火和前面燃烧在体外的不同,是从对方胸腔之内烧起,势头猛烈,乃是“三阳劫”的劫火在对方体内积蓄到一定程度,形成的爆发。这类劫数,固然是缺乏冲击力,但最可怕的,也在于这如春风般和煦,却可直接透入骨髓、且不断积蓄的杀伤。

    “先遣者”没有成功,湖中仍未现身的罪魁祸首也不再强求,继续分出燃烧人影,也是一门心思利用三阳劫发动势头较慢的特点,想着尽可能地分解压力。但明眼人都看出来,严格来讲,他已经成功了一半。

    三阳劫最典型的特征就是发动慢、范围广、持续时间长,另外,就是相当“敏感”。

    盖大先生“不紧不慢”地收回界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摆脱三阳劫的影响,可是,因为那个主动凑上来的家伙,界域终究还是受到了干扰,间接“帮”湖底的家伙减轻了压力。

    目前这种情况,就是盖大先生,也要谨慎行事,三阳劫既然压过来,抵御是抵御不了的,只能在劫火入体之后,及时消化、疏导,不使其积蓄到危险的程度。

    而如今,他阳神转化鬼身,主控万世冢,因其幽阴质性,对三阳劫火更难抵挡,不得不分出更多力量,侥是如此,还是有部分阴兵被阳火烧化,再难起复。除了这些,已经显化的四方鬼王,也受到限制,比前面多耗气力不说,威力还下降了三五成。

    意外的风险总是让人烦恼,特别是遭遇这种级别的事态,便是盖大先生也不能免俗。他嘿了一声,关注了下三阳劫的发动程度,随即将视线转到界域内,那个锐利又沉稳的剑手身上。

    三阳劫下,此人也无法幸免,可观其气机,吞吐劫火,倒是爽利得很,好像很有些经验似的。

    就是此人,勾起他心头感应,一路追袭而来,陷入到僵局之中。之前他觉得,这人是一份机缘,一根连线,只是一头勾着劫数罢了;现在么,他又有个念想:

    这位,怕就是个披着人皮的劫数吧……

    一念既生,他忽地心头微寒。

    *********

    还是少了点儿,一上班千头万绪,大伙儿见谅。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