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轻松玩游戏,免费得Q币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问镜 > 第六十九章 推衍真谛 多方争夺(下)

第六十九章 推衍真谛 多方争夺(下)

书名:问镜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减肥专家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余慈很奇怪,他利用照神铜鉴才看到了一星半点儿,剩下的全要靠猜测分析,花娘子又是拿出了什么通天手段,能在魔门封锁严密的区域内,看到里面的情形?

    花娘子还以一个微笑:“此处有魔门‘绝心圈’阵势布下,可封绝内外感应,迷惑五感六识,怎么可能看到?”

    “那……”

    “万物生长,自有其根;诸事分化,自具其源  。只要留心发现一些端倪,再加以推衍分析,总得见出几成真实。”

    花娘子可不只是说那些空泛的大道理,她纤手旁指:“那山峰背阴处开了一些细缝,其裂隙尚新,当是双方交战时,山体遭遇剧震而成,观其裂口、山石的纹路、再加上地气流动运化的一些参照,大约可以算出其受力的大小,再细致一些,还能算出受力的各种方向、来路,在彼此作用时的消长变化。

    “熔核焦狱功对地层的干扰也能做一个简单的分析,土壤在高温作用下,性质必然会发生改变,而其中成份又非常复杂,改变的程度、方式都不一样,参照比对的话,可以对其法门的变化做一些推衍。当然,也可以反推出素华在其间施加的影响,还要计入天地大劫的变数。

    “种种变化汇总在一处,虽然表现形态各不相同,却总要在天地法则体系中找到对应,由此化繁就简,可知……”

    下面花娘子口中出来的种种数字和分析,对余慈来讲,已经是天书的范畴,tèbié是完全不懂里面已经归总提炼出来的各个既定的计算理论,只听了小段,就只好苦笑着叫停。

    “你直接说结论好了。”

    花娘子也知道他的感觉,笑吟吟地凭空画了几个图形,指尖有水汽凝结,在虚空中留下浅淡的痕迹:

    “素华在此地,正不断衰弱下去,近一次对冲,完全落在了守势;那运使熔核焦狱功的高手在此……就此时交战的情况看,此人或许论真实修为,还要逊色素华一筹,但在素华重伤之时,却又要强出一头了。只是天地大劫之下,顾虑甚多,冲击虽强,程度却不jīliè,素华冒险到劫云之下,大约也是这个缘故。

    “但要注意,从这个高手的wèizhì看,附近接应、合围的同伙儿至少还有三到四位。最可能的wèizhì是在这里、这里、还有这儿……当然,也可能还有更高明,不受‘绝心圈’阵势拘束的强者隐身在侧。”

    余慈将其结论与他tongguo神意星芒等手段获取的情报相互对照,一时无语。

    虽然某些细节,他了解的要比花娘子更多,可花娘子判断出来的有效信息又要胜过了他。

    而且,对全局的把握,也非他可比。

    当然,如果他肆无忌惮地寄托星芒,或许能掌握全局动态,但那是要在极大可能惊动对方的前提下jìnháng。

    余慈发现,自己实是看低了现在的花娘子。

    他本来已经确定,眼前这个“花娘子”,不管根本如何诡异,其携来的力量,肯定是压不住秤砣的。

    这个推论没有错误:此时在移山云舟处,还开辟着一个战场,两边作战,确实不好发力;往远处想,天地大劫既起,蛛网难收,大黑天佛母菩萨那边应该也挺辛苦吧。在东海时,黑蛟真人的呼唤都没把她请来。

    从这些方面做个推论,也能知道,大黑天佛母菩萨在这边的办法并不多。

    否则像她那样的大能,既能直中取,何必曲中求?

    此一情形,已经和余慈设想的最理想的状况相差无几,故而才携上了花娘子,想看一看她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可他却忘了一条,修为的高低,未必就是决定性的力量。

    如果纯以修为定胜负的话,他余慈早就化为一抷黄土,哪还有机会和花娘子探讨?

    他一时颇有感触,便叹道:“这就是推衍之术的神妙吗?”

    余慈以前一直以为,推衍之术大概就像简紫玉所表现出来的太元隐星执天魔无量法那般,专门针对心法的破绽,推衍出种种变化。可目前来看,他的眼光分明是太窄了。

    这分明是一种观察、体悟天地万物运转消长的独特方式。

    也可以见到,如果用这种方式去观天测地、得出结论,绝不比控制形神交界地的念头生灭简单多少。

    单只论那强大的计算能力,如果得到这种法门,余慈对“黑森林”体系归纳汇总、推衍出成果的时间,节省的不是几年、几十年,而是几百、几千年!

    怪不得花娘子对她提出的条件信心满满,刚刚又是如此完美地演绎,便如商贾亮出的招牌,使得余慈怦然心动。

    不过,他不可能轻易地改易决定,只是顺着自己的感慨道:“原来天地万物还可以这么看的……只是这样计算推衍,剥离了一切感官感应,不会错过什么吗?”

    “真实的世界本就是无趣,只因世间万物,再怎么多姿多彩,还原为最真实的根本时,就尽是重复、单调、枯燥。最初时还觉得其中的道理也不错,但后来见得越明白,用得越熟练,未知的越稀缺,也就越发地没意思。

    “当然,不怕对道友提起,此法唯一不能彻底计算明白的,就是人心之情绪变化,再怎么枯燥、单调的东西,在人心里一过,总能附着上五颜六色的光采,故而,此法虽妙,人心更妙。世间乐趣,都在其中了。”

    “……也是。”

    虽然有些跑题,但余慈不得不承认,花娘子说得很有道理。但他却是有点儿奇怪了,这样的话,不应该是罗刹鬼王的台词儿吗?

    念头再转,余慈发现,他和花娘子的谈话已经跑偏太远了,现在陆素华可还在重重包围之下鸭子是快熟了,却是在别人的锅里面。

    余慈直接扳回正题:“魔门之事,你怎么看?”

    花娘子倒是不怎么在意的样子:“以如今素华的状态,但凡有强敌摆出堂堂之阵,不受外界影响,磨上个几日夜,就能得手。可影响不都还在吗?我倒想问一句,道友要拿陆素华,是怎么一个因由?”

    ********

    感谢凝固眼泪书友超大额捧场的XX分之2……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